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一章 毁灭

第一章 毁灭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荀阳贤巍然不动的保持着上半身向后转身的动作,眼中的焦距逐渐消失,在星音那双妖异又美艳的银色瞳孔里,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等星音发现荀阳贤就这样转身后没了动作,看到他逐渐涣散的瞳孔才恍然大悟,随即停下双眸的迷幻效果。

  “阿贤,这个不好处理啊,这些孩子都是鬼母的孩子。”

  他震惊的回头看向那些小孩问:“鬼母的孩子怎么会在这里?”

  “真不愧是月影,他们正是鬼母的子女。”巫祭司缓慢的走出阵法,气喘吁吁的道:“等我们把他们和余下的族人完美结合在一起,成为我族人的傀儡,我们就可以不再做你们十一家族的支族,也不用一直呆在这方寸之地,一生都碌碌而为,一生都为你们效力。”

  “那鬼母呢?”星音问道。

  “鬼母?哼,她不过就是一个女人罢了,除了会吃小孩什么也不会。”风之巫祭在旁边不屑的说道,虽然火星灼烧着肌肤有些疼痛,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大的疼痛。

  “小音,没必要跟他们废话。”

  荀阳贤对星音说完话,抬起手中的剑向三位巫祭挥去。

  孩子……救我……这里……

  断断续续又很虚弱的一个声音传入星音的耳里。

  谁!

  随着星音月之力的扩散,她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威严。

  我……鬼母……

  星音为之一振,突然贼兮兮的笑起来,看向了荀阳贤。

  此时正在与三人打斗的荀阳贤明显的落入下风,毕竟那三位巫祭经验老练,而他还年轻,再加上荀阳贤的礼让,让他基本上都处在防守的状态。

  他并不想杀了他们,他们毕竟是家族的支族,荀阳贤也表示理解他们的想法,只是走错了方向,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虽然是支族,但也是族人,他又怎能痛下杀手呢。

  怎么救你。

  星音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讯息传来,她开始有些着急了,如果她再不传讯息过来,不消一会儿,他们两个就不能离开这里了。

  “姐姐。”

  她闻声低头看去,一个离她最近的小孩已经从那人怀里醒来,正站在她的面前,黑色的眼珠深不见底,稚嫩的脸庞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深沉。

  “你……难道你……”星音的眼神从疑惑到害怕,身体开始有些发抖,她感到自己的后背冷风飕飕的吹。

  那名孩子点了点头道:“母亲用最后一丝余下的力量将我唤醒,让我来帮姐姐和那边的那位哥哥的。”

  星音听到小爪的解释后,突然松了一口气。但是,随着小爪后面说的话,她又突然紧张起来。

  “作为回报,姐姐和那位哥哥要帮我救救我的母亲,母亲被那三个人封印在一个地方,还被打成了重伤,姐姐的灵力气息那里也有,而且占主导地位,所以姐姐一定能帮我救我母亲的。”

  星音的神色有些复杂,她并不知道该不该救鬼母和这些孩子,毕竟,害了他们的,就是自己支族的人,而且鬼母虽已被点化成仙,但是成仙的是鬼子母神,并不是现在遇到的这个九子鬼母。

  当年,鬼母虽被点化成仙,但是她前世的怨念极深,今生的罪孽又太重,导致鬼母转生的这一世成仙,而前世的怨念从体内分离而出,经过了百年修炼,在冥界拥有一席之地。

  可是鬼母怎么会到人界来的?而来人界的鬼母又是哪一个?

  小爪不等星音回他的话,便立刻加入了荀阳贤的战斗中,他恨这几个人,如果不是他们,他的兄弟姐妹们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而他们几个居然还要把他们制成傀儡!让他们成为人类的奴仆,想得倒是挺美的。

  小爪的手段特别狠,招招致命,只攻不守,明显是不想留下活口。

  “小孩,手下留情!”荀阳贤急忙喊了出来。

  “切。”小爪不耐的散掉了正抓向三人的手,这一招可是杀招,只要碰到那个巫祭司,他就要体验一下经脉寸寸断裂的感觉。

  看到小爪撤了杀招,荀阳贤立刻大声喊道。“小音!”

  “月之力,细如丝。”时刻准备着的星音听到了荀阳贤的呼唤,迅速的捏了手决。

  随即一条细长的白色丝线把巫祭三人绑在一起。

  “哥哥姐姐好,我是母亲的第九个孩子,我叫小爪。”打完架小爪乖巧的站在两人面前,仿佛刚才那个凶残的人并不是他。

  “小爪?”星音盯着小爪不停的看,看得小爪的脸都泛红了,她才道:“你的母亲是鬼子神母,还是九子鬼母?”

  小爪的眼神闪动了下,又很快的恢复到了平静,甜甜的笑着对星音说:“当然是鬼子神母啦!”

  “是吗?”恢复成原样的荀阳贤平静的站在那里,有点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小爪,“据我所知,冥界,在西方称为地狱,而冥界的鬼在西方则是恶魔,小爪,你知道吗?恶魔都是阴险狡诈的,常常用甜言蜜语骗别人,让他人坠入深渊。”

  星音在一旁对小爪温和的笑着,点了点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是出来害人便可。”

  小爪缓缓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喃喃道:“我们才懒得呢,好不容易给个假期,结果基本上都被封印在了这里,哼,恨死那三个人了。”

  小爪的声音虽然小,但是他和荀阳贤星音的距离并不远,而且以二人目前的能力,也是能听清楚的。

  “小爪,你知道你母亲被封印在哪里了吗?”星音在小爪面前蹲下。

  小爪吃惊的抬起头看着星音,“你,你愿意帮我救母亲?母亲!母亲就在祭坛下面,如果不是昨天你和这位哥哥在祭坛上引动了月光,让封印松动,母亲的气息是不可能传出来的,所以今天那三个人才急着加固封印,不然等母亲稍微恢复下,就可以出来了。”

  “好。”星音深吸一口,看向了祭坛。

  既然是她的灵力气息占主导,就说明基本上都是月支族人把她封印的,口诀也是月之族的,而阳支族只是起一个保护的作用,以免被发现。

  荀阳贤和星音对视一眼,接着右手抬起,食指指向空中悬挂着的太阳道:“阳之耀,毁天地。”

  此时的星音紧闭双眼,双手放在胸口上,“月之寒,听我令,放光华。”

  小爪紧盯着祭坛,在荀阳贤念完口诀后,整个祭坛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但是祭坛却没有一丝的变化,紧接着,星音的口诀在完成的瞬间,大火熄灭,一层蒙蒙的光华在祭坛上散发出来,越来越深,如溪流汇入大海一般,朝着星音而来,钻进她的体内。

  “啊!终于出来!”

  一抹黑色闪过,出现在小爪面前,紧紧的抱住了小爪,“小爪,娘好想你啊。”

  “母亲。”小爪在九子鬼母的怀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九子鬼母宠溺的对小爪笑了,“好了,在外人面前哭成这样,像什么话啊。”

  她说完,转头看向还未醒来的孩子们,左手抬起一挥。黑乎乎的一片包裹住了广场上的那些人。

  “还请您手下留情。”星音紧张的说道。她也不知道这九子鬼母的性情如何,但是那些都是十一个家族的族人,在人全部没有找齐之前,她要保护好他们才行。

  九子鬼母淡淡的看了眼星音道:“我可以留下他们的命,但是那三个人,必须得死。”

  “可是……”

  “没有可是,我只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我把他们全部杀了,要么,我只要他们三人的性命,如何?”

  “可以,但是我希望您能把他们身上的灵力转到下一代的巫祭身上。”荀阳贤淡然的说道。

  “阿贤!”

  “小音,这三人已经有了违反之心,留着又有何用?我并不能让他们三人毁了全族的人。”

  星音虽然也知道这些,但是,那三人也是他们的族人啊!他们只是走了弯路,难道这样就让他们用生命来认识到自己犯的错误吗?

  九子鬼母用欣赏的眼神看了眼荀阳贤,然后手成爪型对三名巫祭爪去。

  凄惨的声音响在两人两鬼的耳边。对于九子鬼母和小爪来说,那是最好听的声音,但是对于荀阳贤和星音来说,那是痛彻心扉的。

  “看在你们救我出来,还让我泄愤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的规则好了。”九子鬼母抱着小爪就这样坐在地上。

  “这个世界有五类人,凡人,武者,道士,和尚和灵能者。这个顺序也算是等阶顺序,凡人,毫无能力;武者,由凡人修炼而成,有强健的体魄和内力;道士,有些仙法,但是不分好坏,只要是与他们相对立的,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抓捕或是毁灭;和尚,有佛光相护,大成者可运用佛光,但只会一心去度化他人,太过于慈悲;而灵能者,说的就是你们,拥有与自然相对应的灵力的人,而且有些人虽然有灵力,但局限很大,很难往上修炼。”九子鬼母顿了顿,眼神有些诡异的看向二人道:“其实那些灵能者,都是你们十一家族的支族族人,经过千年的繁衍,有许多人都有了自己的家族,并且拥有灵力,但是拥有灵力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有些家族都窥欲你们的灵力,为了让自己或是后代能够拥有灵力,在家族的比拼中拥有超高的地位,都不折手段的暗地抓获你们的族人。”

  荀阳贤将这些内容很认真的记了下来,“看来,我们还不能暴露自己是灵能者的身份,鬼母,那武者,道士,和尚和灵能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九子鬼母点了点头,眼中的欣赏更甚,“身份暴不暴露都没什么问题的,以你们目前的能力,尚能解决,至于四者的区别,武者的内力和剑法刀法之类的,都是靠自己修行而成的,如果你们遇到了,感应一下就知道他是武者;道士都有统一的服装,但他们内部的争斗也很厉害,分有派别,不同的道观有不同的衣服;和尚,就只有出家和俗家弟子,通用武器是棍;灵能者有灵能者的标志,只是一个徽章而已,由最大的灵能组织者——银宫,经过每年的测试来颁给,不过,你们两个没必要的。”

  “哦,嘻嘻,谢谢您哦,您真好。”星音对着九子鬼母眨巴眨巴着眼睛。

  “不用了,你们初来乍到,这些都只是常识,如果连常识都不知道怎么行。”九子鬼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向已逐渐醒来,来到自己身边的孩子们。

  “走了,对了,还有一点,凡人并不知道灵能者和武者的区别,毕竟都是用兵器的,灵能者也只是在一些地方才用简短的口诀,而道士的另一个名称叫封魔者,他们也是用口诀,但他们的口诀太繁复,都只是在心中默念,但愿我们后会有期吧。”

  九子鬼母说完,对她的孩子们招了招手,飞走了。

  星音看向荀阳贤,有些激动的问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等下吧,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

  星音的热情瞬间被浇了个透彻,嘟囔道:“他们自己又不是不能处理,干什么还要帮他们处理。”

  其实,荀阳贤的想法很简单,只是星音不愿意去多想,想的太多对于她来说太累了,她只要轻轻松松的就好。

  荀阳贤轻笑了下:“那你四处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或是好看的风景,一会儿就可以了。”

  星音看了眼荀阳贤,又看向那些族人们。那三位巫祭的亲人看着一大片的鲜血,却没有连一点肉身都没有,而他们一直挂在腰间的那串骨头却在血泊中,吸食着四周的鲜血。

  “那就只有你一个人忙了。”

  “没事的。”

  星音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去了。

  “你们谁可以告诉我,囚禁鬼母和鬼子,是前任三位巫祭私自做的,还是你们都知道。”荀阳贤的语气很冷,眉宇间甚至还带着一丝杀气。

  “回禀阳影公子,这件事只有这三位前任巫祭和继任巫祭知晓。”

  荀阳贤看向说话那人,“那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有一次我无意间听到前任巫祭在劝说继任巫祭,与他们一起,后来小人被发现了,继任巫祭以命相搏,小人才得以救回这条命。”

  “那继任巫祭是生是死?”

  “这个小人就不得而知了。”

  荀阳贤暗暗皱眉,如果继任巫祭已死,那这些族人又如何庇护呢?

  “阿贤!”星音从远处而来,落在他的身旁,“嘻嘻,我找到了三个人,他们说他们是继任巫祭哦。”

  “真的?”

  “嗯,正在过来的路上呢。”星音对荀阳贤甜甜地笑着,心里想到,能帮到他真好,嘻嘻。

  没一会儿的功夫,三位继任巫祭才到广场。有了这三位巫祭,后续的工作就简单了许多,星音也趁着这个时间,私下里问了一些族人后,才了解到前任巫祭为何要冒如此危险做这样的事。

  因为十一族的族人们都居住在这个村庄中,不与外界接触,有些资源是没有,而且族里近十年来,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人数开始逐渐减少,再因为只支族的原因,血脉已经不如初代支族那样纯粹了,甚至还有些族人因为血脉的变异,能存活下来都是问题,所以前任巫祭为了让血脉完善,才走了这样的错路——试图囚禁神。

  “小音,我们该走了,巫祭司告诉我们,应该先找到天元素和地元素,这样才能更快的找到其他人。”

  “嗯,好。”

  星音并没有过多的去问他往哪儿走,她只是默默地跟着荀阳贤走。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想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陪着他做他想做的事就好,有自己能帮到他的地方就尽自己所能的帮他。

  走在前面的荀阳贤所有的思绪都放在了在他身后,只差他半步的星音身上,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星音的变化了,更让他搞不懂的是,星音从刚开始的拘谨接着文静在然后就是开朗,直到现在的可爱温柔。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在心里说道:我怎么就忘了呢,女人心,海底针啊。女人是最复杂的生物了,永远都搞不懂她们在想些什么。

  荀阳贤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前方。虽然他们脚下的路可以看见,但是远方的路呢?那是他们用肉眼所看不见的,而未来,对于他们似乎还有点遥远。

  他停下步伐回头看去,一排排的树木遮掩着,已经看不到村子了。

  这次离开,不知道再次回到这里是什么时候了。那时,我和小音一定把大家都聚集在一起了吧。

  他们并不知道,在以后的日子里,要经过多少的磨难,经过多少的挫折。当荀阳贤再次回到这条路上,回到这个村子的时候,一切都早已物是人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