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四章 神之子

第四章 神之子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她懂了师傅告诉她的故事,但是她不想懂,她只想和师傅好好的呆在这座山里,呆在这里小茅草屋里,每天上山采药,每天帮跟师傅一起给人看病。

  “落落,你就是教主和教主夫人的亲生女儿——吴优落,改为璃落是夫人的要求。”

  “那师傅,您是让我要找回我的亲生父母吗?”吴璃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是,教主和夫人由我来寻回与小姐相认,告诉小姐是希望小姐去承担应该承担的使命。”齐古突然激动道:“荀阳贤和星音就是来接您的,您该行使您自己的使命,也是属于您的命运。”

  “使命?我没有使命!我的使命就是陪着师傅!”吴璃落眼中的泪不停的滴落,“其实,师傅您就直说,您讨厌落落了,想离开落落就是了!”

  “落落,不是的,师傅喜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讨厌你呢!”齐古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吴璃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能不让她误会自己所说的意思。

  “师傅骗人,师傅是大骗子,师傅明明说了要照顾落落一辈子的,即使落落以后嫁人了,那落落的夫君也要由师傅把关,师傅明明都跟落落约定好了,现在又出尔反尔,师傅就是个大骗子。”

  吴璃落跌坐在地上,如同幼童一般,哭的稀里哗啦,还不停的蹬腿。

  齐古慌忙的去抱住吴璃落,轻抚她的头道:“不是的,师傅没有骗落落,只是过了这么久了,师傅以为你可以做一个平凡的女孩,找个好夫君和师傅一起生活,但是你继承了这个力量,就注定了不平凡,是师傅妄想了,是师傅想和落落一起生活,看着落落成亲生子,幸福的样子。”

  “师傅!璃落不要离开您!”

  “落落……”

  站在屋外的荀阳贤听到了齐古跟吴璃落所讲的她的身世,双眸无神的看着天空,眼中全是失落与无奈,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眼紧关的房门,轻轻地走开了。具他所了解到关于自己的身世,星音的身世,而今又听到了吴璃落的身世,难道其他的伙伴们也有着相同的身世吗?他们都必须要经历亲人的离去,独自一人的活着吗?

  难道我们的诅咒,就真的没办法解开了吗?

  一天的光景很快就过去了,吴璃落不愿相信这些事情,更不愿因此而离去,就这样跟星音和荀阳贤僵持不下,有时意外的碰到了荀阳贤就像是躲瘟疫一般,迅速的躲开,不见踪迹,也会去避开星音寻过来的身影。

  而星音在听完荀阳贤告知吴璃落的身世后,连着好几天都去找她,可每次都被躲开,最终无奈只好决定直接去她房门口堵人。

  “璃落。”星音将吴璃落挡在的房门前,“我想和你谈谈。”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吴璃落立刻关门,星音一个闪身就进了屋里。

  “我们必须谈谈。”

  星音进屋后,在吴璃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出去的路给挡住,让吴璃落不得不去面对自己的身世和即将发生的事。

  “璃落,这几天,你一直避着我和阿贤,我知道你认为是我和阿贤的到来,才打破了你和你师父平静的生活,你很讨厌这一切的改变。”星音看着眼神闪烁的吴璃落。

  “我知道,你不想面对这些事情,你也不想承认那是你的身世,可是逃避并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如果逃避就能解决一切的事情和问题,我想我早就这么做了,这样我就不会来到这里,我的母亲也不会消失。”

  “音姐姐,你的母亲消失了!”吴璃落震惊的看着星音。

  “是,你应该没有看过家族史记吧。”星音看到吴璃落摇头,选了不远处的凳子坐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凳子对吴璃落说道:“坐吧,听我慢慢的讲给你听,这个故事有些长,也要从很早以前开始讲起。”

  还远在上古时期,那时的人类还在探索阶段,依靠自身的生存反应和一点点的摸索中在自然界中生存,还没有我们现在所用的语言和文字,他们依旧按照动物的习性群居着,在后来称为部落,也有的部落为了生存而跟随着动物在不断的迁徙,会到达一些他们从未去过的地方,当中有许多的险地和绝地。

  一次,有十一个部落在不停的迁徙中,从十一处绝地意外找寻到了十一件神兵利器。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利器找到的同年,这十一个部落直系出生的第一个婴儿就拥有了跟神兵互相呼应的力量,但是这个力量看似相互利用,相互制衡,再经过了几代后,他们才渐渐的发现,他们自己不过是被这十一把兵器所操控的傀儡而已。

  而这十一个部落就是我们十一个家族的先祖,这十一个部落也是最先拥有文字和语言的人类,他们也在迁徙途中遇到过许多的部落,从而会停留许久,用来教授他们语言和文字,这十一个部落被其他的部落称为神。

  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跟每一个部落都是一样的,当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多了,甚至流言比他们行走的速度还要快速的让每个部落都知晓后,他们才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同,他们才知道自己已经不完全属于人类的范围。

  然而,在经过了数代的继承,让他们知道以后的每一代,不论是直系还是分系都或多或少会拥有这种能力,并且每一位直系都是年少而亡。那个时候的他们都拥有很长的寿命,对于这些继承了与神兵相应能力的他们却过早的消亡,这一点忽然让每个部落的首领都意识到了什么。

  因为神兵的遥呼相应,让十一个部落的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第一次聚集在了一起,在首领互相商谈后,才发现这样的事情只出现在了十一个部落当中,他们经过商讨决定各自找到隐姓埋名的地方。

  他们又一次经历了长时间的迁徙与寻找,才找到十一处非常隐秘的险地,开始淡出世人的眼中,却也让那些流言把他们传的越加神秘,到最后成了民间故事一般的存在。

  只有当世间纷乱,战火燎天,百姓困苦不堪之时,才会秘密的出现于世间。他们会根据月之族的提示寻找到适合当君王的人,并辅佐他们登上皇位,而这件事情也只有每朝的初代君王才知晓缘由。

  十一家族每一次出世帮助有帝缘的君王登上皇位,还和君王定下契约——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十一家族的信息,不然会导致王朝衰败,走向灭亡。

  在第一次出现战乱最早的时期,十一个家族出了大部分的人稳定天下格局后,这个大家族中的一个家族开始逐渐活跃在了世人的眼中,而这个家族却成为了十个家族封口不谈的秘密,最后被九个家族所排挤、厌弃。

  “我说的家族史记,就是每个家族所记载自己族中发生的事,以及做过的事。其他家族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们月之族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家族内部的子嗣记载,第二部分是家族秘事,第三部分是家族预言,这本家族史记是每代继承人必须熟读,而我族的预言部分是必须记住的。”

  星音看了眼在思考中的吴璃落继续道:“至于我母亲消失的事,是先祖早就预言到的结果,在预言中说道:迷雾朦胧,千年传承,数经万年,劫后重生,路途且长,百代新生。”

  “劫后重生……百代新生……”吴璃落默默地重复着预言的文字,忽然恍然抬头问道:“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家族史记的?”

  “八岁,十岁时,就知道先祖的预言了。”

  “什么!那!那这么说,你在十岁的时候,就知道你母亲会消失?”吴璃落双手轻轻捂住自己因惊讶而张大的双唇,声音颤抖的问星音。

  “是,我用了五年的时间,才让自己勉强能接受这个事实。”星音淡然的说道,仿佛曾经经历过的痛苦都已经消失不见,仿佛只是在简单的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

  站在门外听到了全部内容的荀阳贤抬着头,眼神看着天空,却又像透过天空看着自己所生活的世界。他们九个家族只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却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而月之继承者要比他们知道的都多,相反也要承受很多。

  他们,却不用想她一样一天天的数着最后的日子,每天都在倒计时,这样的疼痛,是那么的窒息,那么的令人难受,令人崩溃,让人疯狂,每一天都在挤压着自己最后一根神经,最后一根弦,仿佛这根弦只要断了,人也就不在了。

  荀阳贤突然很心疼她,那种一天一天的临近对她内心的折磨压抑,和她忍耐的疼痛,仿佛切身体会了一样。

  吴璃落是真的不敢相信,作为医者的她,在治病救人时,总会全力以赴的去救治每一位重症难愈的患者,让他们都有一丝希望,而这个呢?知道了自己的死期,不管做出什么样的努力,都不会有所改变,这不就是在一天天的数着自己最后能活着的时间吗!

  想到这里,她看向星音的眼神有同情,有怜悯。

  “不需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这是我们的宿命,你跟我们也是一样。”星音的神色微冷,她不喜欢别人用这样的眼神看她,她没有什么值得别人去同情的地方。

  “我们这一代的继承者,都是预言中的第一百代,所以你的母亲作为天之守护者,也同样与我母亲,阿贤的父亲一起消失了,如果你想找回亲人,你也只剩下你的父亲。”

  星音残酷的把真相告诉吴璃落后,开门离去。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自尊心,也不准任何人伤害她的骄傲,即使那个人在将来是她的伙伴。

  离去的荀阳贤懂得了星音的坚韧,却也同样看懂了她的脆弱。他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不想让别人看出他的思绪,于是拿起了书,虽然时不时的翻页,可他的心思却不在书上。

  “小子,那丫头呢?”齐古看着正坐在屋里一边看书一边喝茶的荀阳贤。

  “她去和吴璃落好好的说说话。”荀阳贤头也不抬,只盯着自己手中的书。

  “唉,小子,那你到时候跟那个丫头讲吧。”齐古在荀阳贤的旁边坐了下来,道:“璃落还有个姐姐,亲生姐姐,叫吴优语,如果你们在路上遇到了,不要让璃落认她,也不要告诉璃落。”

  荀阳贤放下手中的书看向齐古,“这是为何?”

  “你听老夫的便是,理由你日后自会知晓。”

  “如果有那么一天,等结束后,我会告诉璃落的。”星音推开门,走进屋里。

  齐古眼神凶狠的看着星音,“我希望你别那么做。”

  星音自顾自的找了个位子坐下,倒了杯茶,慢慢的喝完才看向齐古,“我想,杨阿姨肯定把家族史记给你了,并让你在璃落苏醒之时让她阅读并熟记,对吧!但是你非但没有让她阅读,还让她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虽然我能感应到璃落是天之守护者,不过我也要谢谢你,很坦诚的说出了璃落就是天之守护者的事,可是璃落的人生应该让她自己去选择,而不是你去帮她选择,她有权力知道这件事情。”

  “我……我只是不希望璃落活在痛苦当中,自己的亲姐姐为了杀她,不择手段。”齐古的脸色苍白,仿佛十一年前所发生的事就在昨天。

  “我相信优语是有苦衷的。”星音看到正要反驳的齐古立刻打断他道:“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当这一切都结束的那一天,也许我会选择告诉璃落,这件事情,以及这件事情的真相。”

  齐古看着这个才十八岁的女生脸上出现不属于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决绝时,他选择了点头。

  荀阳贤和星音又在茅屋留了一晚。荀阳贤在屋里“苦读”,星音躺在屋顶上,闭着眼睛,吸收着月光,双手腕上的白色带青的玉镯有一下没一下的亮着。吴璃落站在自己屋子的门口,看着躺在屋顶上的星音,不停地在思索着。

  当月亮不再悬挂在空中,星音跳下屋顶,进屋休息去了,而她脸上出现的苍白,也只有一直观察她的吴璃落看在眼里。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上,吴璃落已收拾好自己的行囊和齐古为她准备的常用药物、做好的药丸和医用金针。

  收拾好行囊的荀阳贤和星音也出了屋,看到在院里等着的吴璃落,荀阳贤微笑着对她点了下头,星音则冷冷地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师傅,那我和他们走了,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吴璃落看着在一旁捣药的齐古,满满的不舍,还在不停的对着齐古叨念着。

  “嗯,会的,你涉世未深,一定要听阳小子和星丫头的话。”齐古头也不抬的说完就丢下药进屋去了,也不理会三人是什么样的心态。

  “师傅……”吴璃落看着齐古关上的房门,眼睛里全是泪水,但却倔强的不肯落下。

  “走吧。”星音拉着吴璃落,冷脸说道:“早晚都要分别的,不如痛快点。”

  说她记仇也好,小肚鸡肠也好,她才不在意,她只是不允许任何人看轻她。

  吴璃落看向星音,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突然她双膝跪在地上,向那紧闭的屋门磕了三头,立刻起身跑了出去。

  齐古从屋里出来,看着三人远去的身影,“落丫头,你放心,不论生死,我都要护你周全。”

  齐古快速的收拾好自己的行囊,依依不舍的看着这所住了多年的茅草屋。

  曾经,他以为他可以和璃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直到他入土为安。

  曾经,他以为他可以亲眼看着璃落成亲,可以亲手教导他的孙子或是孙女。

  曾经,他以为璃落可以一辈子都不用知道自己的身世,让这份仇恨就此消散。

  曾经,他以为她这辈子可以就这样简单活着。

  无论有多少个曾经,但现实却打破了这些曾经,打破了一个老人对一个简单未来的期待。

  齐古一把火烧掉了茅屋,因为他知道这所茅屋将来用不着了,他想避免的事情再也避免不了,再也无法逃避下去,他也该去执行他的任务了。

  赶了一天路的荀阳贤三人,疲惫的露宿在了野外。睡前,吴璃落在他们休息的不远处撒了一些防蛇虫的药粉,经过一天的赶路,她的情绪缓过来了很多。一路上,荀阳贤和星音也跟她讲了许多的事情,她自己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她还是很好奇,为何这样的事情要由他们来承担。

  然而在半夜里,几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划破了夜色中的宁静,黑衣人快速的跳跃带着轻微的风啸声袭向了荀阳贤三人所休息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