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十五章 太子

第十五章 太子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荀阳贤暗叹口气,含情脉脉的看向星音说:“我知道,但别无他法,不是吗。”

  星音不做多想便起身道:“既已有结果,那我便先走了。”

  水惗桐看了眼荀阳贤便起身跟在星音身后,进了星音的房间内,问道:“你可以阻止的。”

  “他既已做出决定,我又如何干涉?”星音的脸上并没有明显的表情,但她的眼神中很明显的流露出了悲伤。

  “我们总会因为一个人或一件事,放弃另一个人或是自己的坚持,不是吗。”

  从山庄出来后发生的事情,就像一根针一样,扎在心上一阵一阵的发痛,越是甜蜜的回忆过往,现在越是觉得苦涩,也让人觉得可笑。

  伸手摸向发间的那只步摇,来回抚摸着步摇上的月亮,在缓慢的顺着流苏往下摸,最后愤然用力的拔下了那只步摇。

  星音将步摇拿在手中,像是被点穴了一般,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手中的步摇。坐在她旁边的水惗桐只好无奈的起身出屋,赶忙去联系吴优语,决定今晚就立即行动。

  在这恒州城内一处小院子里,有两名男子一坐一立,一名男子已是两鬓白发,身子略微佝偻的坐着石凳子上。

  另一名男子则身姿挺拔,仰头望着黑夜的来临,在空中寻找着可能会出现的新月,在日落之际,天还未黑之时,在半空中出现的一抹极浅极细的新月。

  那名身子略微佝偻的男子不可置信的对着青年说:“确定是瑜惜吗?”

  青年满脸笑意,眼中是无法掩饰的喜悦,声音低沉的说:“这次一定不会错了,她回来了!”

  男子欣喜兴奋的笑起来,但脸色却又马上暗沉下来,一种名为悲痛的情绪在眸中翻滚着,沸腾着,泪却迟迟不肯落下。

  “爹……”青年似是懂得了男子眼中的痛。

  男子听到青年的声音后,缓慢的闭上双眼,缓缓的吐了口气,“没事,这样的结果,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见她?”男子那双毫无色彩的眼眸望向那片火红的天空,“即刻。”

  日升月落,月升日落。在太阳与月亮交替之时,是阳之灵与月之灵最浓郁的时候

  这时的荀阳贤和星音要在地貌广阔的地方,分别面对日月交替的方向,互不干扰的吸收着天地灵气。

  就在这时,离星音不远的百米以内,有一对父子站在那里看着星音,而这对父子正是在小院子里的那对。

  男子眼神迷离,像在透过星音看着另一个人一样,青年却心疼的看着站在树枝上的少女。

  当最后一束光芒消失在大地,夜晚降临,清冷的月光照着,给大地和枝叶披上了一层薄纱。

  “你们两个!在那里看很久了,想做什么!”身着橘红色衣服的荀阳贤扯着嗓子,面容愤怒的对着这对父子怒吼。

  这时,一身月白色衣衫的星音也出现在荀阳贤的身旁,看清两人的样貌后,愣在了原地,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两个人。

  “瑜惜。”男子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想摸一摸眼前的少女。

  荀阳贤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下,同时也停止了阳之灵在体内的高速运转,露出原本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样子,看了一眼星音。

  “老伯,你认错人了。”

  他说完便拉着星音就要往回走。

  “阿贤,你先回去吧。”星音低着头,原本还不确定眼前的男子,可是他却确确实实的叫出了自己的乳名。

  “阿音……”荀阳贤不敢直视星音的眼睛,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了看男子,沉吟了下才道:“等你。”

  星音偏头看向荀阳贤,她猜想今日白天之事,定然是她自己多想了,是她自己感觉错了,她只是单恋着荀阳贤,眸中逐渐溢满那倔强不肯落下的泪水。

  “好。”

  星音悄悄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头看向二人,张了张口,叹口气道:“既然来找我,那一定有原因吧。”

  男子点点头说:“我们去别的地方聊聊吧。”

  “嗯。”

  荀阳贤眼看着星音和两人一起离去,心中莫名的焦躁不安。他从未看见过那样的星音,脆弱的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消失。

  而星音远去的身影不知为何,就这样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他心中突然一痛,觉得星音这一次的远离,就像是要永远远离他的身边,在他能看得到却够不到的地方。

  一直以来,星音对他都是灿烂的笑容,有时也会有一点小撒娇,也有成熟的一面。

  虽然星音这段时间,面上表情并没有最初时那么的丰富,但是他依旧可以看出她情绪的好坏。

  可刚才的星音,让他忍不住想要紧紧的抱住她,给她一个依靠,让他依赖着。

  想强行把她带走,想要告诉她有关自己的想法,更想让她不与那两个让她变得脆弱的人接触,只有笑容,才是最适合星音的!

  星音跟着男子和青年一路走到了一家小酒馆,酒馆的名字叫霖惜酒馆。

  “瑜惜,来这边还习惯吗?”男子慈爱的看着星音,眼睛一刻也不愿离开星音。

  “还好。”

  星翔听了星音的回答落寞了下,又马上打起精神说:“这是你哥哥,星墨霖。”

  星音平淡的看了眼星墨霖,又低下头道:“知道。”

  “瑜惜,终于见到你了。”星墨霖疼爱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妹妹。

  星音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尽管想了很多次相见时的场景和会说的第一句话,可十多年的分离,却不是简单的一两句话就可以拉近的关系。

  星翔看着沉默不语的星音,不管是分离了十年还是二十年,他都欠星音一份父爱。

  没有陪伴着星音一起成长,一起生活,可这十多年的爱,却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减少,反而像那封存的美酒一般。

  “可以告诉我,你的成长经历吗?”

  星音点点头,整理了下思绪,将自己从记事以来的所有点点滴滴都说了出来。

  从三岁开始读族谱,学习月之灵的运用方式,学习四书五经,学习如何使用各类兵器,学习各种器乐。

  还要在七岁之时去学校读书,一直以来她的童年都没有所谓的快乐,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学习了。

  直到她把族谱读到了十一家族,她才知道在这个生活的世界里,还有另一个和她一样的继承者。

  当她可以灵活的运用基础灵力时,就悄悄的到处找过那名继承者,自从看到他那阳光的笑容,谦和有礼的态度,温文如玉的气质后,便被深深的吸引。

  但是她知道,日与月的继承者,在没有完全控制灵力的时候,是不能靠近百米以内,远离一公尺的距离。

  就是这样的距离,她在成长,也看着荀阳贤的成长,也不知是何时,她的心开始在乎荀阳贤,在乎他身边接触的每一个人,在乎他对每一个人的态度。

  可一直到她十七岁的时候,属于她的守护者来到她的身边,她才没有一直一个人孤单寂寞。

  虽然她的这个守护者,一开始总是很冷漠,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其实她的守护者拥有的能力并不完整,这名守护者的内心也是很温柔的人。

  星翔听到星音特别提起的两个人,一个眼含爱慕和忧伤,一人眼含疼惜和宠爱。

  他知道星音说的这两个人是谁,那么当初定下来的事,便是正确的,他心中的愧疚也可以少一些。

  星墨霖看到星音露出少女的爱慕之情,心中稍加欣慰,却在下一刻深皱起眉头,眼中包含着一丝愤怒。

  他才认回来的妹妹,还没有好好的溺爱,就被野小子给叼走了,不仅被叼走,这个野小子还伤害了他多年放在心尖上的妹妹。

  “瑜惜,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信。”星翔从袖中把信和一块玉佩递给星音,“这个玉佩是信物,你将信读过便知。”

  星音颤抖着双手接过信和玉佩。那一天,她非常的后悔,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逃避会让自己如此后悔莫及,她也痛恨着自己的软弱。

  她紧握着手中的信,不敢打开,却依旧用她自己认为最慢的速度打开了信。

  信中写到:

  瑜惜,当你看到这封信之时,想必你已经和你的父亲、哥哥相见了。

  请原谅我对你的谎言,以及对你父亲和哥哥的不公。

  十一家族历代以来继承的诅咒,要由你们来解开,很抱歉把这么重的担子压在你身上。

  曾经我和我的伙伴们也想要改变这困扰的现状,但我们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还有更多更加负担不起的代价。

  所以我们选择了放弃,只能将这一重任托付给你们了。

  月神继承的诅咒,让每代月者都早逝。

  为了这个真相,以往的每一任月者在诞下继承者后,会用最后的灵力来预知未来,不断累积,计算出结果。

  在这边的世界,会有许多的经历,也会有许多回忆,但别忘了你和伙伴们一起,经历过的快乐,和他们一起拥有的欢笑。

  因为我的教育,让你自小就没有享受过快乐,所以我知道你对于这些时光,会特别的珍惜,这一点母亲很放心你。

  这枚玉佩是你与阳贤之间定亲的信物,要怎么处理,由你决定。

  另外,帮我告诉你的父亲和哥哥,我很抱歉没有办法回来一家团聚。

  很抱歉无法和你父亲相伴一生,很抱歉没有给予霖儿应拥有的母爱和陪伴。

  瑜惜,朝着你自己想走的目标,不用害怕,大胆的往前走。

  母留

  星音将信递给星翔,“你们,看看吧。”

  她看向手中的玉佩,摸着玉佩的纹路,便知道这玉佩是鸳鸯佩,玉佩上还有一处暗纹,勾勒出的名字是阳贤。

  她突然有点好奇,荀阳贤的那枚玉佩上,勾勒出来她的名字是星音还是瑜惜了,如果是瑜惜,那他一定不知道瑜惜是她的乳名。

  星翔看完信后,递给了星墨霖,对着星音说:“今晚在这休息,可愿?”

  “好,麻烦父亲了。”

  星翔听到星音对他的称呼有些伤感,“瑜惜……”

  “爹,你帮妹妹整理下房间吧,我和妹妹聊一聊。”星墨霖宠溺的摸了摸星音的小脑袋。

  从来没被这样对待过的星音,顿时呆愣,傻傻的抬头看向星墨霖,很小的喊了一声:“哥哥。”

  “嗯,妹妹乖。”星墨霖拉起星音的手,往屋外走去,“院子里有一处用藤叶搭建出来的凉亭,是娘曾经和爹说过的地方。”

  星音点头说:“母亲与我说过。”

  星墨霖看着自己的妹妹,原本一身浅橘色的衣裳,逐渐变成了月白色,一头黑发也化为银丝轻扬。

  他不知道星音要做什么,若是要吸收自然之灵,那在傍晚灵力最充盈之时已做过,那现在有是为何?

  星音的双眸也逐渐变浅,化为白色,再越发的冰冷变成了银色。

  她犹豫了,要是她独自一人动用幻梦,那付出的代价却让她望而却步。

  如果只是要她的七情六欲,只是要以她的感情为代价,那她会毫无顾忌,但是这个代价除了自己的感情,还要付出自己血亲的生命!

  她转过头看向身边,才刚刚相聚的哥哥,星墨霖,若是没有相见,那她还能狠下心,但是现在……

  “哥,对不起,我……”星音想告诉星墨霖,她的选择,想该不该这么做。

  星墨霖看到星音眼中的冰冷,就知道她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他宠溺的看着星音,“瑜惜,做你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好,哥哥永远都是你的支持者。”

  星音那冰冷的双眸逐渐泛出泪水,她在心里想着: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能哭出来的机会。

  随即她口中默念道:“启吾之心,引吾之魂,观今之势,现未之果。”

  咒语结束的同时,以星音为中心向四周无限的扩大了一个圈,随着莹白色圈环的扩大,雾气也愈发的浓郁起来。

  看到这一现象的星墨霖立刻抓住星音的手,警惕的观察那浓厚的白雾。

  在天香楼客栈的一个黑暗角落里,有两位少女正在商议着事情。

  当莹白色的圆圈从两人身上经过时,她们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震惊以及难以置信,她们最终还是没能阻止星音独自使用幻梦。

  不做他想,二人立刻飞身寻找星音所在的地方,用两个人的力量,竟可能的保下星音的两位血亲,这样才不会导致更加悲伤的事情发生。

  随着白雾的肆意弥漫,处在中心地带的星音和星墨霖,早已不被他人看见,而他们却去到了未来,去到星音想知道这趟旅程最后的结果。

  白色的雾是那么的显眼,让人一眼就能看到的白色,在星音和星墨霖的眼中却成了漫无边际的黑色。

  他们走进了一个甬道,没有丝毫的光亮。

  但是在途中,星墨霖却看到了一个光点,小小的光点,可光芒却不容忽视,他走了过去,也触碰了光点,人却消失在了甬道中。

  星音并没有注意到星墨霖的离开,因为她的耳边不断的回荡着一个声音:“往前,一直走,不要停。”

  她不知道自己在这漆黑的甬道中走了多久,她只知道,若不是耳边时常响起来的声音,她早就停下了脚步。

  只是这无边无际的黑暗,让她感觉到了恐慌与绝望,而在长时间没有一丝光亮的甬道里,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她只是清楚的感知到了自己心中的那份苍凉,正随着她每一个脚步的迈出,无限的蔓延,遍布全身,冰了她的心,冷了她的身,冻了她的手与脚。

  直到光芒出现的那一刻,她僵硬的看向光源,眼神麻木空洞。

  天是混沌的灰色,地上被浓密的草所覆盖,而草却是鲜艳的红色,在这片天空之下,星音看见了前方四人,里面有她和荀阳贤,还有两人和他们使用灵力时,所改变的样貌特别的相似。

  “使者归位,天地未正,雷泽未归。”身着金红色衣裳的男子严肃的对着面前的星音和荀阳贤。

  “依照规定,需由阳使者与月使者做出选择,方可送八位使者回归。”男子身旁的白衣女子冷漠开口。

  女子转头看向经由幻梦而来的星音,眼中含着浅淡的悲伤,“所以,你们二人需择其一,用现有的灵力补足空缺,献出生命。”

  星音和荀阳贤互相看了看,犹豫不决。

  而站在远处的星音还没来得及在多看些,多知道一些,就突然失重坠落,失去了对外界所有的感知。

  在漆黑甬道中消失的星墨霖却因此发现了另一件事。光点的闪现,带星墨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建筑地,墙面似是用石头堆砌而成,通道里的光线也很昏暗,约莫间似乎听到了互相交谈的声音。

  他顺着那偶尔出现的声音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从石头间的缝隙里看向了房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