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十七章 好心办坏事

第十七章 好心办坏事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水惗桐看着眼前的星音,目光闪烁意志消沉,因为她明明白白的看出星音现在的状态,那是对生没有了渴望的眼睛。

  她又该如何做,才能留住星音,才能唤起星音对生的渴望,她迫切的想要找到办法。

  正在水惗桐内心纠结抓狂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轻微的说话声。

  “放心,我会保住阿音。”闻人烙对着水惗桐眨了下眼睛,便移开了视线。

  一共十一人,现在只剩下火素,沼泽和雷素,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闻人烙看着其乐融融的六人,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聊着各种趣事。他知道,他应该做的事情不远了。

  这一次的他们,必须要和这百世的诅咒有一个了断。

  为了将来那美好的向往,无论付出任何代价,即使不折手段,有所牺牲,也要达到目的。

  因为,真相是残酷的。

  刚刚汇合的两位,分别的暗影——闻人烙,和山素——印岚。

  二人和大部队一同,按照原定的计划行事,由荀阳贤出面对风凌承诺,带走了风果含。

  而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风果含,就这样欢欢喜喜的跟着她一直心心念念的阳贤哥哥一起往下一个地方赶去。

  也因为发生的这些事情,和风果含的加入,让这个小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一直是荀阳贤和星音走在最前面,而水惗桐守护在星音的左边,离她半步到三步的距离,邽尘浩和吴璃落在落后十步左右。

  因为一路上吴璃落就像个好奇宝宝,问各种各样所瞧见的事物,而一直回答她问题的是邽尘浩。

  虽然星音、荀阳贤和水惗桐偶尔也会告诉吴璃落一些有趣的事,但他们五人相处的一直都很轻松,一路也是欢声笑语。

  现下,荀阳贤的身边换成了风果含,她占了星音一直在的左边,而星音却和闻人烙一路,走在了小队的最后。

  其实也可以不算是最后,因为作为守护者的水惗桐和印岚,一左一右的护在两人身边。

  邽尘浩和吴璃落就像是在中间隔断了他们一样,吴璃落也不像从前,有问不完的问题和说不完的话。

  她现在就是每天摆弄着采摘来的药材,偶尔和邽尘浩说上几句话,甚至都到了偷偷摸摸的地步。

  跟在荀阳贤身边的风果含丝毫没有注意到怪异的气氛,每天都是欢欢喜喜、蹦蹦跳跳的像个终于可以出门玩耍的孩子。

  在休息的时候,邽尘浩带着吴璃落特意去找了闻人烙,问他有关于暗之家族的事。

  对于那铺天盖地的问题,闻人烙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与烦躁。

  “闻人,火素和沼泽又何必让我们跑一趟,你传信让他们去饶乐会合呗。”

  “璆(同球)鸣说,要享受这最后悠闲的时间。”闻人烙正儿八经的回答。

  眼神瞟到出去摘野果回来荀阳贤和风果含二人,便立刻转头对星音说:“阿音,我们去那边聊聊。”

  “好。”

  荀阳贤看到起身跟在闻人烙身后的星音,眼神失落。

  从恒州出来已经有两天了,星音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他想看看她还要借着看风果含转头的时机,才可以看到星音。

  他从小就被培养成不动声色的人,他不可以明显的暴露出自己的情绪,就连情绪的起伏也不可以过大,荀阳贤也一直认为自己做的很好。

  但是自从这个闻人烙出现后,他发觉他的“忍功”越来越差,他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看到闻人烙和星音说话,他想上去霸道的拉走星音,他想霸道的对星音说不可以看别的男生,和别的男生说话,像这样的场景他想过无数次,但从来没有一次实现过。

  因为星音的眼神,变了。

  变得让他不认识了,而他对于星音来说,就像是同行的陌生人一样,他也越来越看不出星音的心情如何。

  她好似没了感情一样,不会笑不会哭,没有了含情脉脉的眼神,没有了清悦的声音,说出来的话也没了语调和波动。

  都是他的错,对吗。

  起身的闻人烙和星音稍微走的远了一点,才对着空气喊了一声。

  这时,吴优语出现了,她第一件事就是设下阵法,掩盖他们的身形和声音。

  “我哥如何。”星音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吴优语。

  “音姐姐放心,我在教墨霖哥哥,怎么去融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吴优语俏皮的说。

  闻人烙看两人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立马就问:“现在情况如何?”

  一说到正事,吴优语立刻严肃起来到货:“确实动作很多,朝堂已让位给太子,诏书已下,时间也定下了,各门派来人甚多,应是快按捺不住了。”

  闻人烙将双手环于胸前说:“好,我的人已经布置下去,危急时刻才会出动,你的人注意动向,她要是请了能人异士,立刻除去,那些跳蚤不必理会。”

  吴优语点头,“自然。”

  “优语,雷素的事,你找到办法没。”

  说到这个,吴优语才露出笑容来,她可是找那东西找了好久的,终于知道消息,已经派人去取,过不了多久就到了。

  他们这一代的雷素身为女子,倒是受了许多的苦,虽然早先已服用过“嘉荣草”,但日益增长的灵力,已经抵消了“嘉荣草”的效用。

  明明每一代的雷素都是男子,当所有人都想当然的以为,雷素诞下的一直都会是男子时,可偏偏他们这一代却是个女子。

  “我已派人去取了,你们去沧州也不会呆多少时间,再到饶乐府,不知道赶不赶得上。”

  “尽力。”

  “好。”吴优语略微停顿后,从香囊包里拿出了一只玛瑙钗,上面只有一朵迎春花和两片叶子作为陪衬,迎春花的中间是一颗白色的珠子。

  吴优语把玛瑙钗递给星音说:“别着急让落落全部吸收,慢慢引导,便可让这源力挣脱枷锁,化为己用。”

  星音郑重的接过玛瑙钗说了声“好”,便往阵外走去,她知道,闻人烙和吴优语有秘密,那是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情,她猜测,一定和他们身上的诅咒,以及诅咒背后的真相有关。

  但她已经没有办法再独自一人使用幻梦了,而她又不想让吴璃落看到那背后的真相。

  吴优语自然知道星音的意思,他们选择了隐瞒,就必须要忍着,不能告诉任何人。

  “闻人,银宫那边的通道准备好了吗?”这时的吴优语露出了从不在别人面前,露出的表情。她的笑容邪魅含着危险的味道,眼神中是倾巢而出的疯狂与执拗。

  “还在准备,这个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否则……”

  “嘻嘻嘻嘻,我这边的祭品可是早就准备好了呢~”

  闻人烙拍了拍了吴优语的胳膊,“在大的仇恨,也别迷失了自己。”

  吴优语脸上的笑容笑的更猖狂了,她仰头看着天空,眼中尽是满满的仇恨。

  还有对一切事物的残忍,和燃尽一切的疯狂,像是一个没有理智的变态,疯狂的,歇斯底里的。

  她声嘶力竭的喊:“我定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要完全割断这条线!”

  “唉。”闻人烙也不知该如何劝解吴优语了。

  他们认识了有十一年,自从吴优语成功的塑造了灵体,他便无时无刻都在解开吴优语的心结,却从来没有成功过。

  吴优语的心结已经成了她心中的执念,动摇不得,也化解不得。

  “优语,那些草木果实,你尽量多找些,以防万一。”

  听到闻人烙的吩咐,吴优语立即变脸,没有了刚才的疯魔状态,反而狠辣带着媚态的说:“这是自然,我可要保护好我唯一的妹妹~”

  闻人烙点头,“劳累你了。”

  “以前确实劳累了,还好那条鱼争气,现在又有了灵力,速度更甚从前了。”吴优语毫不在意的说。

  “那就好,我也该过去了。”闻人烙说完便转身离去。

  这才看到星音在离阵法不远的地方等他,一同回去。

  “久等了。”

  星音轻微的点了下头,就过转身往回走。

  阿音,我定让你恢复如初,这是我暗影欠你的。

  闻人烙在心中想到,这一次他的暗之家族欠了月之家族很大的一笔债。

  又是一路的无言,路上的笑声也都属于风果含。而陆路赶路的速度比水路要慢很多,纵使他们用上灵力全力狂奔,却依旧赶了将近两个月的路。

  但是他们每次都不一定会有住的地方,而赶路却又是枯燥乏味的,除了吃饭和灵力消耗的休息,就连晚上的睡眠时间都很短,因为都用来赶路了。

  而最先受不了的就是吴璃落,她现在可以控制自己少说话,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动,每天都疯狂的赶路,让她觉得特别的无聊。

  而且作为一名大夫,都要求他们一定要有充足的睡眠时间,可他们还是这样没日没夜的赶路,可怜她这个作息时间了。

  好不容易才从水惗桐那晚晚睡中调整过来,还没有好好的享受充足的睡眠时间,现在又开始熬夜赶路,她才不同意呢!睡觉可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呢!

  于是,被吴璃落这么一闹,反而让他们熬夜赶路的时间更多了。因为,吴璃落睡觉了,就可以让邽尘浩背着吴璃落赶路了。

  他们一路上也在明里暗里的埋怨沼泽,明知道他们所在的地方,也知道了雷素的所在之地,却还要他们去沧州一趟。

  明明可以直接去雷素所在的饶乐府,可偏偏要他们跑一趟沧州,还叫上火素一起在沧州等待他们的到来。

  希望时间还够充裕。

  闻人烙不经这样想到,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与大家汇合在一起,也更方便保护大家。

  后续的事情他都安排好了,到了特定的时间后他的下属就会把任务布置下去,以后暗主的继承也会跟以往不同。

  只要这次的事情按照他预料之中的发展,以后的暗之家族就不在出现,能和十大家族比肩的能力。

  若是吴优语的计划成功了,那么这个世界就可以成功的独立出来,单独的成为一个世界,而他们也不会再过着这样的生活,不用拥有这样的诅咒。

  那样美好的未来,他很憧憬,也很想看看,但是却没有机会看到这个世界的未来,也没有机会在他所憧憬的未来生活下去。

  日夜兼程后,星音和荀阳贤等人终于到达了沧州,然后由闻人烙带路,直接去了沼泽在沧州建立的渤沧门。

  并未耽误太久的时间,到达渤沧门后,他们立刻被在门口守候的弟子带了进去,一直来到了后山山门,那名弟子才停下来,让星音和荀阳贤等八人自行进入。

  走过一段小径,最先印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座凉亭和一位红衣男子,靠近后才看到红衣男子的对面,坐着一位披裘带索的男子,但那粗鄙的衣裳却遮盖不住男子自身玉树临风的气质。

  红衣男子眉眼含情,微勾的嘴角带着轻佻,声音勾魂的说:“小夏子,咱们就闲着下下,何必这么认真呢!”

  被喊“小夏子”的男子,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枚黑色棋子,在棋盘上僵持不动,男子抬眼看了下红衣男子,复尔看向棋盘,思虑这一步该如何走。

  现在的局面,他的棋子凸显了败局,他该下哪一步才可以反败为胜。

  走到棋盘前的荀阳贤看了看棋局,对着久不落子的男子说:“死而后生。”

  红衣男子敲了敲桌子道:“小鬼,观棋不语。”

  荀阳贤温和一笑,站在了男子的身旁。

  印岚低沉一笑,上前观看棋局,而后站在了红衣男子的身旁,紧接着闻人烙与邽尘浩一同上前,分别站在两人的另一侧。

  吴璃落看到红衣男子后,眼睛赤裸裸的盯着一动不动,然后一个机灵转身,快步走到星音的身旁,挽着星音的胳膊悄悄的,眼睛却没离开红衣男子半分。

  “音姐姐,这人不就是……”

  水惗桐走上前,站在凉亭外说:“确是他。”

  不待星音上前细细观看,红衣男子就站起身来,双手插入袖中,勾着唇角。

  略微回头看向凉亭外的星音、水惗桐和吴璃落说:“又见面了,小音。”

  星音点下头道:“你既已知我等到来,也知我们的位置,既然相见,为何不说。”

  璆鸣头一抬,又低头看星音说:“对,差点忘了!风子、小浩子咱们过会儿一起喝酒聊。”

  印岚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笑眯眯的对璆鸣说:“球球,我说过,不要再叫我风子了。”

  邽尘浩低头,面露纠结,却依旧说出口,“球球,也别在叫我小浩子了,听起来跟耗子一样。”

  璆鸣冷哼一声,对着星音说:“我这有个人,想见见小琉璃,那你们也别叫我球球,我便不这样喊你们。”

  后半句明显是对着印岚和邽尘浩说的,印岚抿了抿嘴,邽尘浩撇了下嘴。

  两人都没回答却在心中同时在说:璆璆,不正是球球吗,很合适的呀。

  璆鸣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一批又一批的人。

  紧跟着的是星音、吴璃落和水惗桐,尔后是文均夏和悠闲走着的闻人烙,接下来就是荀阳贤,最后便是邽尘浩和印岚。

  “你喊谁小琉璃啊?”吴璃落好奇的问道。

  璆鸣对着吴璃落含情脉脉说:“自然是你。”

  吴璃落听到璆鸣说话的语调,浑身一抖,“咦~不愧是音姐姐说的妖孽,你能正常点不?像个人一样。”

  璆鸣无奈的摇摇头,万般委屈的说:“小琉璃,我哪里不像个人了?”

  吴璃落噘着嘴,“不男不女,那儿像个人了?”

  “哎——”璆鸣不再轻挑,心想着,不要跟年龄小又不懂事还不知事的小妹妹聊天了!

  随后他注意到,才刚归队的风果含,这次很安静。

  按照他所知道的情报,风果含应该是和最开始的星音相差无几,活泼好动、大大咧咧的。

  虽然他能明显的注意到,现在这八人的气氛异常的怪异,但也应该不会导致风果含今日一言不发。

  璆鸣甩甩头,这件事还是稍后在问吧,现在要见的人,所发生的事还是比较重要的,毕竟关于吴璃落的身世和她身上天素能力的缺失有关。

  来到一间屋外,璆鸣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星音说:“屋里不宜进太多的人,还要谁进去吗?”

  星音看向吴璃落,她不忍让吴璃落面对这些,可这是她该知道的。

  毕竟这世上她只有一位亲人,却被当做仇人,曾经两人的距离也很近,却不能相认,往后谁能活下来,又有谁说的准呢?

  “木头,你陪落落进去。”星音说完后,毅然转身离去,“妖孽,我累了。”

  “我带你去你的屋。”

  水惗桐小小的郁闷了下,既然这样她又何必跟来,于是立即转身随便朝一个方向走去。

  余下的几人有点搞不懂这三人是个啥情况,却也留下了邽尘浩,四散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