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四十三章 无情

第四十三章 无情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天,是混沌的灰色,地上,被浓密的草所覆盖,而草,却是鲜艳的红色。

  在这片天空之下,星音看见了前方的四人。

  里面有她和荀阳贤,还有两人,

  和他们使用灵力时,所改变的样貌,特别的相似。

  “使者归位。天地未正,雷泽未归。”

  一名身着金红色衣裳的男子,严肃的对着面前的,星音和荀阳贤。

  “依照规定,需由阳使者与月使者做出选择,方可送八位使者回归。”

  男子身旁的,白衣女子冷漠开口。

  女子转头,看向了经由幻梦而来的星音,

  她的眼中,含着浅淡的悲伤。

  “所以,你们二人需择其一,用现有的灵力补足空缺,献出生命。”

  星音和荀阳贤互相看了看,犹豫不决。

  而站在远处的星音,还没来得及在多听到一些,

  就突然,失重坠落,失去了,对外界所有的感知。

  而在漆黑的甬道中,消失的星墨霖,却因此发现了另一件事。

  光点的闪现,带星墨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建筑地。

  墙面,似是用石头堆砌而成,通道里的光线,也很昏暗。

  约莫间,似乎听到了互相交谈的声音。

  他顺着那偶尔出现的声音,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从石头间的缝隙里,看向了房内。

  房间很空荡,只随意的摆了几具矮榻。

  而矮榻,却全部都面向前方的,一个小池子。

  池子,是用石头搭建起来,小小的面积,盛放着些许的水。

  水面波光淋漓,闪着点点星光。

  房间里,有两名男子。

  一位坐在正中间,另一位坐在了旁边。

  旁边那名男子,抬起的手正对着池子,

  在空中微微的画了一个圈,小池子中的水便逐渐向上,在空中形成了一面水镜。

  “尊者,看何?”

  那名男子恭敬地,对着正中间的男子说道。

  被称为尊者的男子,百无聊赖的往旁边一靠,用手支撑着头说:

  “汝随意。”

  男子应下,对着水镜随意的一挥。

  水镜中,便出现了现在,在天香楼客栈中的三人。

  镜中之人,正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荀阳贤正一边喝茶一边下棋,吴璃落在研磨药草,

  而邽尘浩,却在客栈里到处乱串,似乎是在找人。

  尊者撇了撇嘴说:

  “甚是无趣,苍钧,可有玩焉。”

  苍钧声音低沉的笑出声,道:

  “吾等不过偶尔观之,自是无趣。”

  “汝说,尔等能否至此?”

  尊者叹了口气。

  “关卡甚多,唯情一字,当真如此难以舍弃?”

  苍钧忽然没了笑容。

  他们看了那么多的人。谈情说爱。

  因为爱之一字,让每个人都矢志不渝,都想长相厮守,

  也出现了很多,形容爱情的诗句。

  他有最喜欢的一句,便是: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而他们所看到的爱情,他们也试过、相处过。

  却没有,因爱而苦恼,

  没有因爱有相思、有离愁、有生死相许,

  也不会,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念头。

  他们不会老,不会死,也没有情。

  而他们的生命,是无边无尽,没有尽头的。

  也许,是他们对生没有渴望,对死亡并无感觉,

  所以没有,对生活的激情和奋斗。

  其实,说这些人无所事事,那他们呢?

  这些人,会不断的学习,互相交流,

  虽然其中,确实有许多人,浑浑噩噩的过了一生,

  但却不乏,为了生活而努力的人。

  他们有些人,为了自己的理想,有些,为了自己的坚持,

  可这些理想和坚持,又是从何而来,

  能让人如此的奋不顾身,

  还有因此无畏生死,愿意献出生命的人。

  这些人的坚韧、毅力、情怀和抱负,是他们不能理解的存在。

  同时,也是令他们心生向往,让他们对未来,产生了期盼。

  或许他们这些,被称为神的人,正是这些人,口中所说的冷血无情。

  星墨霖本想看看,水镜中显现出来的画面,

  但视线刚转过去,就有一股力量,把他往后拉扯而去,

  眼前所有的画面,都快速向前掠过。

  不稍一会儿,便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下一刻,一股眩晕感便席卷全身,

  待他稳住,脑中没了头晕目眩的感觉,才看清眼前身处何地。

  他又回到了小院子里,转头向旁边看去,

  却看到一位蓝衣女子怀,抱着昏迷不醒的星音。

  他立刻蹲身看去。

  “瑜惜!瑜惜你怎么样?”

  水惗桐看了星墨霖一眼说:

  “灵力耗尽,稍事休息便好。”

  在一旁,席地而坐的吴优语,就不乐意了。

  她噘着嘴说道:

  “你们怎么都不关心关心我!明明我也很累的!”

  “辛苦你了。”

  水碧莹语气冰冷的说。

  “唉!伤心了,伤心了,再也不要和你玩了。”

  吴优语坐在地上撒娇。

  她将手搭在膝盖上,撑着小脑袋,左右不停的摇晃,小嘴巴还噘的,特别的高。

  星墨霖转头,看向在那里闹小性子的吴优语,问道:

  “敢问姑娘芳名?”

  “咦,墨霖哥哥好,小女名为优语,”

  “那位冷冰冰的叫水碧莹,一会儿又变得蕙质兰心的,叫水惗桐。”

  吴优语摆出一副天真烂漫的笑容,还不停的眨巴着眼睛。

  星墨霖看着眼前装可爱,虽然,也是真的很可爱的少女,问道:

  “你怎知我的姓名。”

  吴优语滴溜溜的,转了一下眼珠子说:

  “我算是上一任天素吧。”

  上一任天素?

  星墨霖疑惑,这女生的年纪如此的小,

  甚至,应该比星音还小上几岁,又如何成为上一任?

  “墨霖哥哥,优语有一件好事,和一件坏事要告诉你,你要先听哪个呢?”

  吴优语嘴角的笑容,越发的扩大,还隐隐的,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星墨霖点点头说:

  “那便先听听坏事吧。”

  吴优语俏皮一笑,笑容饱含深意说:

  “音姐姐这次使用幻梦,牺牲掉的,是你们父亲的性命。”

  星墨霖眼神一震,双手紧握成拳头,脖颈处的青筋明显凸起。

  良久,才无奈叹气,

  他想,若是他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