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四十四章 情伤

第四十四章 情伤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可如今,却只剩下他们兄妹二人。

  “而好事是——”

  吴优语意味深长,拉长了语调,皎洁一笑。

  “你得到了一样好东西。”

  星墨霖点头转身,将星音抱起,往早已备好的房间而去。

  “终是没能阻止小音。”

  “我们现下,必须尽快让荀阳贤意识到,他对音姐姐的感情。”

  吴优语面露严肃。

  “不然音姐姐,和荀阳贤能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音姐姐也越加不会,被感情所左右。”

  水惗桐点点头说:

  “我现在去找阳贤,和他说小音的事。”

  水惗桐的身影远去,而她的话,在空中。

  吴优语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眼中闪烁的光亮,也变得深幽起来。

  现在的情况,她得尽快将消息传给暗影,让暗影迅速前来。

  还有一件,头等大事。

  便是星墨霖窥视到的,关于真相的一小部分,

  这一点,是万万不能让星音等人知晓半分。

  至少,是现在还不能。

  吴优语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等待星墨霖出来,

  她知道,星墨霖定有事想问。

  而他想知道的这一切,也打算对星墨霖说出,

  也是为了让星墨霖,做出保证,并共同为了未来,有所牺牲。

  星墨霖再次来到小院,朝吴优语走去,问:

  “你既说,你是上任天素,那你可知,今日我所见到之事?”

  吴优语褪去了刚才,那天真无邪的模样。

  而是不苟言笑的,盯着石桌,仿佛要盯出一个洞一般。

  “自是知道,我也可告诉你全部,但我们要做笔交易。”

  吴优语又笑意盈盈的道。

  “可以。”

  星墨霖不假思索的应道。

  正赶往天香楼的水惗桐,站在了荀阳贤的屋前,

  屋内的荀阳贤,正准备歇息,却得到星音晕倒的消息,

  询问了地址,便运起灵力,迅速往霖惜酒馆而去。

  隔音阵中的星墨霖,却丝毫没有察觉。

  吴优语稍稍偏头,看向荀阳贤过来的方向,

  只一眼,便不再关注。

  躺在床上的星音,气息微弱,面色苍白,

  肤色近乎透明,仿佛要消失掉一般。

  这样毫无生气的星音,让荀阳贤觉得,自己的每一步,都走的那么艰难,

  眼中清晰的画面,却越来越花,竟让他看不清星音的模样,

  他不停的用手,去抹掉落的泪水。

  荀阳贤颤抖的伸出手,一手握住星音的手,一手抚向星音的脸庞。

  “阿音。”

  他忽然有些惧怕,惧怕星音会从他眼前消失,

  他便再也看不到,星音的笑容,无法牵着星音的手,

  心中的恐惧,无限放大,

  甚至让他,有了一种错觉,像是在未来的某一天里,

  星音便会这样,离他而去。

  到一个,他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

  这样的感觉,愈发强烈。

  “阿音。阿音。”

  荀阳贤一遍,又一遍的,低声喊着。

  整整一个晚上,荀阳贤都保持着一个姿势。

  他的眼睛,一直都盯着,星音的面容,

  因着一夜未眠,双眼通红,精神萎靡,却依旧不肯离去。

  星音睁眼,印入眼中的,

  便是荀阳贤,那张憔悴的面孔。

  她小心翼翼的喊出声:

  “阿贤?”

  “阿音,你可还有哪里不舒服?”荀阳贤问。

  星音摇了摇头,回握住荀阳贤的手说:

  “阿贤,你这是一夜未睡吗?我已无事,你去休息吧。”

  荀阳贤随即,笑颜逐开的看着星音。

  “我没事,你今日可有想去的地方?我陪你一起。”

  “没有,我想多休息下,阿贤,你也去休息吧。”

  星音的声音平淡,没有丝毫起伏。

  “好,你在休息会儿,我过会儿去休息。”

  星音应道,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日上三竿之时,星音才醒来。

  她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得知父亲离世,略微的怔忡,便回过神,

  去寻找星墨霖,却没有半点痕迹。

  霖惜酒馆里,星音找遍了每一个角落,

  昨夜,才重新有了家的温暖,

  今日的酒馆,便空空荡荡,

  就像她现在的心,破了一个大洞,空落落的。

  她的亲人,又一次离她而去。

  她依旧,无力阻止。

  星音坐在小院中,仰头发呆。

  水惗桐站在,不远的走廊,关切的看着星音,

  她不知星墨霖去了何处,为何在这个时候,没有陪在星音的身旁。

  “阿音,你何时醒的?”

  荀阳贤醒后,第一时间,便往星音的房间奔去,

  却看见星音,独自一人坐在小院中,

  他清楚的感觉到了,星音的不同。

  “刚醒不久。”

  星音没有回头,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石凳上。

  荀阳贤犹豫不决的坐到星音的身旁。

  “阿音,昨日带你走的二人,是谁?”荀阳贤问。

  星音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荀阳贤说:

  “是家父和兄长,但如今……”

  星音眼中的悲伤,怎么也掩饰不住,她想笑却笑不出来。

  荀阳贤想安慰安慰星音,却又不知,该如何去做。

  “阿贤,我有一事想问你。”

  星音的眼中,随着她话音落下,泛着一丝丝的绝望。

  “你想问什么?”

  荀阳贤深情款款的看着星音,

  经过昨晚一事,他知道,在他的心中,星音对他有多重要。

  星音默叹口气,将神情中的落寞,与绝望掩于眼下,

  “阿贤,你确定,你想清楚,要照顾果果,一辈子吗?”

  星音问的事,让荀阳贤,原本坚定的信念,开始一层层的崩塌,

  是他忘记了。

  对风凌的承诺,和风果含一事,

  那星音和他,又该何处?

  荀阳贤垂下头,艰难的说道:

  “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亦是我的承诺。”

  “你可清楚,风伯伯所说的一辈子,代表着什么吗?”

  星音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起来,才抬起头看向荀阳贤。

  可即使,星音掩饰的再好,

  荀阳贤却依旧,从她的眼中,看到了伤心。

  这样的星音,让荀阳贤的心,跟着一起疼,

  就像那钝刀子一样,一下,一下的,割着他的心,

  他不忍看到,星音独自承受着,悲伤和痛苦,

  可他既然决定,要照顾风果含,就不能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