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四十六章 通道

第四十六章 通道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因为一路上,吴璃落就像个好奇宝宝,问各种各样,所瞧见的事物,

  而一直回答她问题的,是邽尘浩,

  虽然星音、荀阳贤和水惗桐,偶尔也会告诉吴璃落,一些有趣的事,

  但他们五人的相处,一直都很轻松,一路也是欢声笑语。

  现下,荀阳贤的身边,换成了风果含,她占了星音一直在的左边,

  而星音,却和闻人烙一路,走在了小队的最后。

  其实,也不算是最后。

  因为作为守护者的,水惗桐和印岚,一左一右的,护在两人身边。

  邽尘浩和吴璃落在中间,隔断了他们一样,

  吴璃落也不像从前,有问不完的问题,和说不完的话,

  她现在的每天,只摆弄着采摘来的药材,

  偶尔和邽尘浩,说上几句话,甚至都到,说悄悄话的地步。

  跟在荀阳贤身边的风果含,丝毫没有注意到,这诡异的气氛,

  她每天都欢欢喜喜、蹦蹦跳跳的,

  像个闹了许久,终于可以出门,玩耍的孩子。

  在休息的时候,邽尘浩带着吴璃落,特意去找了闻人烙,

  问他,有关于暗之家族的事,对于那铺天盖地的问题,

  闻人烙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耐与烦躁。

  “闻人,火素和沼泽又何必,让我们非要多跑一趟。”

  “不如你传信,让他们去饶乐,同我们会合吧。”

  “璆鸣说,要享受,这最后的悠闲时间。”

  闻人烙正儿八经的回答。

  他眼尖的瞟到,出去摘野果回来的,荀阳贤和风果含二人,

  便立刻转头对星音说:

  “阿音,我们去那边聊聊吧。”

  “好。”

  荀阳贤看到起身,跟在闻人烙身后的星音,眼神失落。

  从恒州出来,已经有两天了,

  星音没有和他,再说过一句话,

  他想要看看她,还要借着看风果含,转头的时机,才可以看到星音。

  他从小就被培养成,不动声色,他不可以明显的,暴露出自己的情绪,

  就连情绪的起伏,也不可以过大。

  在遇到星音之前,荀阳贤也一直认为,自己做的很好。

  但是,自从这个闻人烙出现后,他发觉他的耐性,越来越差,

  他也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看到闻人烙和星音说话,他想上去,霸道的拉走星音,

  他想霸道的,对星音说,不可以看别的男生,不可以和别的男生说话,

  像这样的场景,他想过无数次,

  但从来没有一次,实现过。

  因为星音的眼神,变了。

  变得让他不认识了。

  而他对于星音来说,就像是同行的陌生人,

  他也越来越看不出,星音的心情如何,

  她好似没了感情一样,不会笑不会哭,

  没有了满含爱意的眼神,没有了清悦的声音,说出来的话,也没了语调和波动。

  都是因为他吗。

  起身的闻人烙和星音,稍微走的远了点,才对着空气喊了一声。

  这时,吴优语出现了。

  她第一件事,就是设下阵法,掩盖他们的身形和声音。

  “我哥如何。”

  星音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吴优语。

  “音姐姐放心,我在教墨霖哥哥,怎么去融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吴优语俏皮的说。

  闻人烙看两人不再说什么,立马就问:

  “现在情况如何?”

  一说到正事,吴优语立刻严肃起来,说道:

  “确实动作颇多,朝堂已打算,让位给太子。”

  “诏书已下,时间已定,各门各派来人甚多,应是快按捺不住了。”

  闻人烙双手环于胸前,说:

  “好,我的人已经布置下去,危急时刻才会出动,”

  “你的人注意动向,她要是请了能人异士,立刻除去,那些跳蚤不必理会。”

  吴优语点头。

  “自然。”

  “优语,雷素的事,你找到办法没。”

  说到这里,吴优语才露出点笑容来。

  她可是找那东西,找了好久。

  终于得知消息,已经派人去取,过不了多久,就能到了。

  他们这一代的,雷素身为女子,倒是受了许多的苦。

  虽然早先,已服用过嘉荣草,

  但日益增长的灵力,已经抵消了,嘉荣草的效用。

  明明每代的雷素,都为男子。

  当所有人,都想当然的以为,雷素诞下的,一直都会是男子时,

  可偏偏他们这一代,却是个女子。

  “我已派人去取,你们去沧州,也不会呆太多时间,再到饶乐,不知道能否赶上。”

  “尽力。”

  “好。”

  吴优语略微停顿后,从小包里,拿出了一只玛瑙钗。

  钗上只有一朵迎春花,和两片叶子,作为陪衬。

  迎春花的中间,是一颗纯白色的珠子。

  吴优语把玛瑙钗递给星音。

  “别着急让落落全部吸收,慢慢引导,便可让这源力挣脱枷锁,化为己用。”

  星音郑重的接过玛瑙钗,说了声“好”,便往阵外走去。

  她知道,闻人烙和吴优语有秘密,那是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

  她猜测,一定和他们身上的诅咒,以及诅咒背后的真相有关。

  但她已经没有办法,再独自一人使用幻梦了。

  吴优语自然知道,星音的意思。

  他们选择了隐瞒,就必须要忍耐,不能告诉任何人。

  “闻人,银宫那边的通道,准备好了吗?”

  这时的吴优语,露出了从不在别人面前,露出的表情。

  她的笑容邪魅,含着危险的味道,双眸中,是倾巢而出的疯狂,与执拗。

  “还在准备,这个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否则……”

  “嘻嘻嘻嘻,我这边的祭品,可是早就准备好了呢~”

  闻人烙拍了拍吴优语的胳膊,说:

  “别太执着,不仅会生心魔,还会蒙蔽双眼。”

  吴优语脸上的笑容,笑的更猖狂了。

  她仰头看着天空,眼中尽是满满的仇恨,

  还有对一切事物的狠心,和燃尽一切的疯狂。

  像是一个,没有理智的变态,疯狂的、歇斯底里的。

  她声嘶力竭的说:

  “我定要他们,为此付出代价,让他们完全割断这条线!”

  “唉。”

  闻人烙也不知,该如何劝解吴优语了。

  他们相识有十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