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五十五章 名为厄

第五十五章 名为厄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此时的荀阳贤只是想着,尽快到饶乐府,

  也许到了饶乐府不久,就可以和星音再次同行了。

  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星音的离去,让他这般心绪不宁,

  就像是有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样。

  他们到天香楼,准备好的房间休息,印岚、水惗桐、璆鸣和风果含商量之下,

  决定由两位男子守夜警惕,让女生休息,

  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水惗桐和风果含心中的不安,让她们睡的比平时更浅。

  就在这神经紧绷的情况下,四人度过了平静的一夜,

  直到天明,阳光和煦的从天空中洒下,

  街道上,也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人群。

  水惗桐和风果含,恍恍惚惚的醒来,掀开帘子,

  看到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心累的重新倒床,深深的睡去。

  一晚上都没有休息的,印岚和璆鸣也无奈的,赶紧爬上床休息。

  但这两人的心态,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印岚是安心的睡去,璆鸣却有些抓狂,

  他牺牲掉,自己最重要的睡眠时间,白白浪费了一晚上,

  可又抵挡不住,一阵阵泛来的困意,沉沉睡去。

  早早醒来的荀阳贤,和后来才起床的吴璃落、邽尘浩和文均夏四人,

  没有去打扰,才休息的四人,就这样一直等到午后,这四人才陆续醒来。

  荀阳贤看着还未睡醒的四人,眉头越皱越深,说:

  “你们四个,昨晚做什么了?”

  风果含用力的甩甩头,努力睁开眼睛,看向荀阳贤,

  原本想说点什么,却在下一刻闭上了嘴。

  而衣衫松松垮垮,挂在身上的璆鸣,往文均夏的身上靠过去,还边说:

  “以防万一。”

  “今日暂时雇辆马车,跟着商队走吧。”

  一直硬撑着,困意却不断袭来的印岚说道。

  荀阳贤转头,看向端正坐着,头却一下一下点着的水惗桐,

  和靠在水惗桐肩上,已经开始睡眠状态的风果含。

  他无奈的摇头叹气,向邽尘浩问了租马车的地方,独自行去。

  车行的人却告诉他,今日城门关闭,不让进出,

  并且接连三日,都只准进不准出了。

  因为昨晚城中又有一人失踪。

  荀阳贤隐忍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怒火,回到了天香楼,

  将事情告知众人,却换来印岚和璆鸣的震惊。

  昨晚,他们二人一点都没有感知到,城中有人消失。

  “有些麻烦了。”

  邽尘浩低头沉思。

  “既然今日无法出城,那今晚我在感知下情况。”文均夏说。

  水惗桐摇头否决说:

  “璆大哥和印大哥都无法感知到,那就只有一人了。”

  “谁?”文均夏问。

  水惗桐看向荀阳贤,正犹豫要不要说出来时,

  一旁的荀阳贤已经开口说道:“阿音。”

  水惗桐点头,说:

  “小音的能力更便于夜间,再由我与璃落的能力相助,能感知的更加细致。”

  璆鸣拿着帕子,仔仔细细的擦着自己的手指,说:

  “小音不在,我们得另想他法。”

  “列阵。”邽尘浩抬头,坚定的看向他们,

  “由我和璃落坐阵眼,惗桐、果含、璆璆、印大哥守四方,最后由阳贤和小夏为矛。”

  印岚点头说:“目前最好的方法,四方位由我来定。”

  璆鸣点头,声音越来越懒散的说:

  “我去补觉,你们自便。”

  印岚点头,和璆鸣一起回到自己的房间,补觉去了。

  水惗桐轻轻拍了拍了,肩上已经熟睡的风果含,对她说:

  “果含,今晚有行动,好好休息。”

  风果含揉了揉了眼睛,声音软糯的应了一声,

  回到房间,就直接倒床睡了,连鞋都没脱。

  当她醒来的时候,是后悔不已,自己没有抵挡住睡意,直接倒床睡去。

  因为她是被疼醒的,小腿直接撞到了床边。

  夜幕降临,根据傍晚的部署。

  八人站在各自的方位,时刻警戒着。

  不消片刻,镇守四方的印岚等人,就感知到了那诡异的气息,在城中迅速的移动。

  印岚、璆鸣、水惗桐和风果含相互传声,

  运用山的厚重、沼泽的吞噬能力,减缓了那股气息的行动力,

  利用风的无所不入,和水的万物可入,

  引导那气息,向荀阳贤和文均夏所在的地方前去。

  气息越来越近,让荀阳贤立刻就感知到,那气息中的熟悉感,

  这股熟悉感,正是来自于原来的世界,

  不论白天黑夜,都需要解决的邪物。

  虽然,他们不能过多的,插手人世间的事,

  但这邪物,却是因他们的能力才出现的。

  就像是,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

  而光越是耀眼,影子就会越加黑暗。

  邪物,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却不接受这阴暗的存在,

  所以这些邪物为了成形,为了幻化成人,才选择了吞噬。

  若是一味的放任,就会破坏人世间的平静。

  这邪物,他们统称之为厄。

  厄的能力,只来自于天、地、水、风、火、山、沼泽、雷。

  而阳与月的厄,据说,是由暗影一人,全部承受了下来。

  荀阳贤习惯性的上前,与之战斗,

  却发现这个厄,比以前遇到的,要强很多,

  并且运用能力,也要娴熟很多。

  根据厄出现的时间推测,不应该会如此之强,

  唯一的可能,就只有所处之处的不同。

  这个世界,有时间的流动,有过去、现下、将来。

  而原来的那个世界,却只有现下,没有过去和将来。

  邽尘浩看出了,荀阳贤和文均夏的艰难,传音与印岚商量,

  决定开启镇眼,将四方阵启动,便要使用身上的卦印。

  整座城,都被四方阵笼罩在内,

  月光越来越昏暗,直到伸出五指,视线也无法看清。

  在这片黑暗之中,荀阳贤和文均夏,却依旧身手矫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即便厄强盛,却依旧在二人联手之下,战败消散。

  待阵法退去,印岚等人立刻赶回天香楼,

  却不知,此时在天香楼内的吴璃落和邽尘浩,却遇到了一位,意想不到之人。

  眼前的男子,格外苍老,满头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