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五十八章 长生

第五十八章 长生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一人身具五源吗!”

  璆鸣倒吸口气,着实是被震惊到了。

  水惗桐点头,不理会众人难以置信的表情,

  接着往下,说那一个个如同惊雷般的消息。

  “我们无法控制的这份灵力,只因我们的身躯是凡胎,无法承受庞大的能量,

  而经过每代的锤炼,如今已是能承受许多,

  就是说,我们必须褪去凡胎,方可到达终点,

  而褪去凡胎之物,小音会给我们带回来,所以你们不用多想。”

  文均夏强压下心中的恐慌,声音却依旧有些颤抖的问:

  “褪去凡胎,我们会如何?”

  “自是成神,与这一方世界共存,亦掌控这一方世界。”

  水惗桐懂得,文均夏心中的恐惧为何,

  就连她,当初从吴优语口中得知此事时,亦是如此。

  这种结果如鲠在喉,让人难以接受,

  他们的努力,就是想摆脱这份能力,做一个平凡人,

  能够自然的,经历生老病死,

  而非拥有长久的寿命,和那不知何时,就会降临的厄运,而失去性命。

  更何况是成神,拥有同这一方世界,同样悠长的寿命。

  所谓的长生不老,或许是当权者想追求的,

  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余下的时间,

  他们害怕面对死亡的恐惧,害怕权力,不再在自己的手中。

  可这些当权者却不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先一步老去、死去,是何等的煎熬,

  而面对,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寿命,以及不知何时,就会被剥夺生命的厄运,更是何等的恐惧。

  面对那无止境的生命,和孤身一人的孤寂,是何等的无力。

  “只此一方,别无他法了吗?”邽尘浩问。

  水惗桐摇头,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今日虽将此事说出口,但心中那股压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

  反而更加浓郁,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而荀阳贤、邽尘浩、璆鸣、文均夏、风果含五人,都心灰意冷的,

  这个结果,让他们都措手不及,

  唯一泰然处之的,便是印岚了。

  作为闻人烙的守护者,他自然比水惗桐知道的更早,知道的也更多,

  这些事情,闻人烙从来都不会对他隐瞒。

  而目前,唯一让他担忧的,便是那计划中,闻人烙是何种结局,

  因为,这是闻人烙唯一瞒着他的地方。

  坐在水惗桐身旁的吴璃落,此时却是困惑不解的,看着荀阳贤五人,他们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

  作为医者的她,自然知道长生不老的诱惑力有多大,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

  可在此时此地被她得知,这趟旅程在即将结束之时,

  自己会获得那长久的寿命,却是无感的。

  “桐姐姐,只有我们十一个人会获得吗?”

  水惗桐诧异的看向吴璃落,随后点头。

  得到了水惗桐的回应,吴璃落笑颜逐开,说: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都在一起了!”

  风果含面色不佳的,瞪着吴璃落,说:

  “那你的父母姐妹,又该怎么办!你忍心看着他们老去,而你的面容却依旧吗!”

  吴璃落眉头轻拢,疑惑的开口说到: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父母年纪大,先走是肯定的,

  但我们可以想办法,让他们的寿命更长久一些,

  再者,我们的寿命,只是与这一方世界相同,

  若是这方世界灭亡,那我们的寿命也就终结了,难道不是吗?”

  听着吴璃落的言论,荀阳贤等人都大吃一惊,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心思单纯、入世并不久的小女孩,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为他们延长寿命吗?而他们也并非是不朽的存在!

  文均夏、璆鸣都自嘲的一笑,

  确实是,他们都被“长生”两字困住了,

  随即又暗叹口气,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纵使他们再如何担忧,再如何抗拒,最后的结果只有接受。

  两人对着吴璃落执一礼后,回到自己的房中。

  而风果含也起身离去,却神色恍惚。

  她执着的认为,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的,

  他们一直以来,不都是为了解除这个诅咒而努力吗!

  他们不要这长久的寿命,不要这超出常人的能力,可其结果却是让他们成神!

  那他们努力寻求的方法,不就是一个笑话吗!

  她的母亲,就这样白白被牺牲掉了吗!

  虽然吴璃落说的,也有道理,可她不甘心!

  不甘心只有这一个结果,不甘心这个结果是必然的,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一定还有!

  荀阳贤看了眼失魂落魄的风果含,并没有跟上去安慰,

  毕竟这还是需要自己去消化的,就如同一个人的信仰崩塌,

  她不知该继续坚信她的信仰,还是听从他人之言。

  而他也不知该对水惗桐说些什么,再三犹豫后,也起身回到自己房中。

  随着众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只余下三人的桌子,立刻显得冷冷清清的。

  印岚看向水惗桐说:

  “我去看看城门是否通行了,也好赶紧到饶乐府。”

  “好。”水惗桐应道,拉着吴璃落回了房间。

  不等吴璃落开口询问,便先将她所知道的,与吴优语有关的事情。

  “你是选择去了解真相,还是和我们一起。”

  水惗桐打断了吴璃落的沉默,“你若是决定要去,我传信给优语,让雪凰带你去。”

  “我想知道。”

  吴璃落眼神坚定的看着水惗桐,双眸中隐隐泛着泪光。

  “她为什么不来与我相聚,是不要我了吗?”

  “不是。”水惗桐抱着吴璃落,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背,

  安慰着说:“不是的,她肯定要你,你可是她唯一的妹妹呀,

  在耐心等等,等她愿意见你时,责问她,打她骂她都可以,”

  “不要!只要她还要我这个妹妹就好。”

  “行了!哭什么哭!她不要你了,我们要。”

  正哭泣不止的吴璃落,突然被这不耐烦的声音,哭的一噎,

  僵硬的抬头,小心翼翼的喊:“碧莹姐姐?”

  “嗯。”水碧莹拿出帕子,对着吴璃落的脸就乱擦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