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五十九章 姐妹相见

第五十九章 姐妹相见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既然决定了,就回屋收拾东西去。”水碧莹说道。

  吴璃落眨巴眨巴着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

  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哦,好。”

  看着离去了,还呆呆傻傻的吴璃落,

  水碧莹勾了勾嘴角,想起那张被她擦的,有些泛红的小脸,脸上的笑意扩大了几分。

  “听见了?你若不与她相见,那我就告诉她,她姐姐不要她了。”

  水碧莹说完便出了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根本没有人在。

  久久的安静,忽然从空中传来一声,沉沉的叹息。

  出门的水碧莹,和水惗桐又一次交换回来,

  这时的水惗桐,来到了邽尘浩的房门口,

  她打算将两人之间,由长辈定下的亲事取消,将信物归还,

  并将吴璃落和吴优语的事情,再同邽尘浩讲了一遍。

  不多时,水惗桐便走出了邽尘浩的房间,

  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将握在手心中的玉佩,缓缓地展现在眼前。

  这样,就可以了吧。

  水惗桐这样想到,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众人趁着天未黑,城门未关,继续赶路。

  但在出了城门,不远的地方,邽尘浩和吴璃落找了一处隐秘的地方,等待吴优语的雪凰。

  兽居山,乃吴优语所起。

  只因山中,具是飞禽走兽。

  虽然这些奇珍异兽,都是她收集来的,在这个世界,已几乎灭绝。

  这里,同时也是吴优语的居住地。

  在林中有小屋两间,搭了小棚当做厨房,

  不远处,开垦了几亩田地,

  随处可见的兽类,以小屋为中心,向外搭窝。

  当星音和闻人烙到达的时候,天空被浓厚的雾气所遮住,一点光亮都照射不到地面。

  吴优语带着他们,直接进了星墨霖的屋中,

  看到了星墨霖现在的样子,那是已经开始,脱离人类形态的样子。

  有一双长着青毛的耳朵,原本如墨的长发,彻底的成为了银色,

  肌肤细腻白皙,就连瞳孔、睫毛与眉毛,都褪成了银色。

  “哥!你为何成了这样?”

  星音少有的情绪,在看到星墨霖的样子后,犹如晴天霹雳,

  她多多少少能猜到,造成星墨霖现在样子的原因。

  星墨霖疼爱的看着现在的星音,说:

  “瑜惜,哥哥没事,不必自责。”

  星音默默地低下了头,她应该是灾星吧,

  拥有这样的能力,是她的不幸,成为她的亲人,更是不幸。

  “瑜惜。”

  星墨霖拍了拍星音的脑袋,心疼的说:

  “哥哥会保护好你,不用担心太多。”

  “闻人烙!”

  吴优语靠在门边喊了一声。

  闻人烙淡淡一笑,对着星音说:

  “我和优语谈点事,我们一会儿再说。”

  星音点点头,目送闻人烙和吴优语离开。

  回头的时候,看到星墨霖双眼直直的,盯着他们离去的方向,

  就连人影都看不到了,依旧看着。

  “看来,哥哥是有事发生了。”星音难得俏皮的说到。

  星墨霖无奈的看着星音,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

  “你呀!确是有点事。”

  说完就沉默着,拿起了一旁的水果,细心的削好皮,切好递给星音。

  半晌才开口问:“瑜惜觉得阿语如何?”

  星音正心安理得的,吃着水果的手突然一顿,

  略微诧异的看向星墨霖,默默地咽下水果,

  然后一直盯着他看,看得星墨霖有些害臊的转头,

  才说:“阿语?哥哥是想问,嫂子如何是吧!”

  听到星音的称呼,星墨霖干咳了起来,

  急忙喝了口茶说:“瑜惜,别乱说!”

  “怎么?难道哥哥不是心悦优语吗?”

  “我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星墨霖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好。”星音鲜少表露出小女孩的心态,问:

  “哥哥和优语之间是否发生了什么?”

  “咳咳咳。”

  星墨霖干咳起来,窘迫的说:“瑜惜,给哥哥留点面子。”

  星音还打算在说点什么,但门外忽然响起的脚步声,让她止了口。

  吴优语一步一跳的走了进来,她对着星墨霖甜甜一笑,才说:

  “音姐姐,烙哥哥让你过去,他正在布阵。”

  星音起身,往门口走了几步,才回头看向星墨霖和吴优语。

  他们两人正在对视,眼中的柔情,嘴角的笑意,

  是怎么都遮掩不住,浓情蜜意的。

  再想到现在的状况,让星音不经意想起来一个词,相濡以沫。

  或许,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

  能相互依赖,相互信任,相互依靠是这么的难能可贵。

  找到闻人烙所在的地方,看到他正在把一个个的物件,按照阵型的方位摆放。

  “阿音,将黑曜石给我。”

  星音从荷包里摸出两块玉佩,把黑曜石递给了闻人烙。

  而闻人烙清楚的看到,另一枚玉佩上勾勒出来的两个字,了然一笑,

  接着低头,将许多一小节的树枝,按规律摆放在阵中心,

  而最中间的位置,放的就是那块黑曜石。

  蛇陨教,坐落于吐蕃边境,

  在甘泉水和冥水的中间,北面是大唐的玉门关,靠近大雪山。

  正在雪凰背上的吴璃落,和吴优语相对无言,

  纵使吴璃落对吴优语,有许多的话想说想问,

  但分开那么多年,她们已经没有了儿时的亲昵,如今已不知该如何相处。

  而一旁的邽尘浩,默默地守在吴璃落的身旁,看向这两姐妹,心中无奈。

  “你们二人就无话可说?”他率先打破僵局。

  吴璃落拘谨的瞟向吴优语,“姐,我……”

  “这几年过的可好?”吴优语依旧没有看吴璃落。

  这些年,她时常暗中去看这个妹妹,过得如何,她很清楚。

  可是她偏要当面问一问,才肯罢休。

  “很好,我是前段时间,才知道这些事的。”她小心翼翼的说。

  “嗯。”

  “姐姐,你会不要我吗?”

  吴优语惊愕的转头,看着她的妹妹,

  心有些发疼的说:“我只有一个妹妹。”

  吴璃落眼眶含泪,一个用力,扑向了吴优语,

  紧紧的抱着吴优语,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她的怀里,声音哽咽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