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七十章 信物

第七十章 信物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吴璃落眨巴着眼睛,木讷道:“字谜?”

  小贩点头,神色中流露着自信。

  “哦,简单!是竹,竹子的竹。”

  小贩的神色一僵,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

  从摊子下的箱子里拿出了一只鸟,递给吴璃落。

  吴璃落则是木然的接过,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只鸟,

  微张的羽翼,全身由木头雕刻而成。

  “就,这样?这样就拿到了?这么简单的吗!后面不会还有什么吧!”

  小贩瞪大了双眼,这叫简单!然后他骂骂咧咧的开口了。

  “这位小姐,虽然字谜相较于其他游戏,要简单些许,可这谜底也得想上许久,何来的简单!”

  “不、简单吗?”

  风果含偷偷笑着去拉吴璃落,说:

  “好啦好啦,拿到就行,咱们找下一个地方吧。”

  水惗桐也失笑点头,态度温和的问:

  “请问玖、贰玖、陆壹叁分别在何处?”

  小贩嘴角抽抽,眼神怪异的看过水惗桐、星音和风果含三人。

  “陆壹叁往前不远就是,玖在屋内,贰玖多在宽广之地。”

  “多谢。”

  她们根据小贩给的提示,很快就找到了两处地方。

  陆壹叁就在隔了八九个摊子的地方,同样是立了一块木牌,写着陆百开头。

  摊子上摆放的都是簪花,多为绢花和珠花,倒还放了几朵鲜花,

  都是常见的石榴、月季、合欢。

  风果含兴致冲冲的,拿着红线跑到摊前,

  “这位姐姐,我这数可是找你?”

  那妇人听后捂嘴笑开,

  “自然是这儿,小姐可准备好啦?”

  “不知姐姐可否前提告知,要如何拿到?”风果含笑容甜甜。

  “这可就不能告知小姐了。”

  妇人看到风果含委屈小可怜的表情后,又道:“那我许小姐找一个帮忙可好?”

  风果含双眸一亮,笑容更甜了些,“谢谢姐姐。”

  妇人拿出了三个木盒子,让风果含选一个打开。

  而风果含想也不想,直接拿起第一个盒子打开,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她僵住了。

  吴璃落看到风果含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反应,好奇的凑了过去,

  盒内的东西让她疑惑,怎么是晒干的草药?

  “小姐只要准确说出,盒内的花草名,便算是通过。”

  妇人笑意盈盈的,等着风果含的回答。

  好一会儿,风果含才小心的捻起那朵干枯的白色花蕾,

  “这是什么花?”

  “需要找个人帮你吗?”妇人适时的问道。

  “嗯嗯嗯。”

  回过神的风果含立刻转身找吴璃落,将花蕾递过去的同时,吴璃落开口了。

  “辛夷。”

  妇人将已经提前拿出来的一方手帕,交给了风果含,看着四人远去,黯然叹气,

  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摊子,一边在那里碎碎念:

  “今年特意准备晒干的花草,多少也要精通药理才能辨认的出,想了这么久的一个办法,怎地都猜到了呢?该不会今年的信物连一件都守不住吧!”

  星音四人走了没多远,就应了吴璃落的要求,买了许多小吃,

  基本上方便拿着的都买了,不方便的也是坐着吃完才走人。

  而星音和水惗桐不像吴璃落跟风果含,一路走来,坐着吃的吃了有五种,

  手中拿着的也有七八种了,而这二人居然依旧还能吃下。

  “落落,吃太多了。”

  吴璃落偏了下头,扫了眼桌子上放着的零嘴,抿唇。

  “没有很多啊,每一样我都吃的很少,这些小吃,一会儿跟木头他们碰面,让他们拿就是了,而且我们后面赶路的时候也可以带啊。”

  “你虽吃的少,但这么一会儿就吃了许多,我们还要逛很久,吃太多不好。”

  “可是好吃的那么多,我……”

  “可以逛一会儿在尝你想吃的,若是走过了你先记下,我们在倒回来便是,你现在挨个吃,街还很长,还有南街呢,你确定能吃的完?”

  “好吧,那我要把没吃过的都尝一遍。”

  “好。”

  减少了走走停停的时间,很快就看到了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但那里正有人在表演杂技。

  而拥有强烈好奇心的风果含,只来得及对星音三人喊一嗓子,

  就往人堆里面挤,力争要挤到最前面去看表演。

  一连看了好几个人的表演,才发现一个问题。

  杂技团每一位成员的额头上,都绑着一个带子。

  有的人带子上绣的是图案,有的人是花鸟,有的人却是字,

  当最后一人出现时,风果含激动了。

  她赶忙挤出人群,找到了在人群外不远,正坐在小摊旁的三人。

  “桐姐姐,那个杂技团也是一处,咱们要不要去问问?”

  “是有何提示吗?”

  水惗桐倒了一杯水递给风果含。

  “嗯,我看到他们每个人头上的带子都绣着图案和字,最后一人出来的时候,带子上绣的是一,然后我将字连起来,就是‘壹百以下双数’,桐姐姐的数字是贰玖,应该包含在里面吧。”

  星音看到原本观看杂技表演的人群,这一会儿少了一半,

  还有几人,也陆陆续续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应该是,我们跟去看看。”

  风果含兴冲冲的起身,回头看见那少了大半的人惊叹道:

  “天呐!全都是这游戏的吗!”

  星音四人赶忙跟着来到了一处小院,看到小姐们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什么,距离中间或近或远。

  而此刻的,正有位小姐拿着一只箭,举棋不定的寻找着角度。

  顺着看去,离她约有一米的地方有一个壶,

  壶有三口,中间的壶身较大,壶口只容得下一只箭,两旁紧挨着一个小壶,壶身短且小,壶口较大。

  “这是什么游戏啊?”风果含小声的问。

  “应是投壶。”水惗桐回。

  “投壶?就拿着一只箭投到那壶里?”

  “嗯。”

  水惗桐观察了那位小姐好一会儿,从她们进来到现在,

  都还没将手中的箭投出去,而周围的人也没有急躁或是催促。

  她们来的晚,并没有听到规则,

  或许是因为规则有所改变,导致她不敢投出这一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