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八卦悟炼爱 > 第七十二章 不同

第七十二章 不同

小说:八卦悟炼爱作者:落兮瑕字数:325588更新时间 : 2021-02-20 12:36
  因此,璆鸣拿到了一把木梳。

  而印岚,则是一根靛青色的发带。

  荀阳贤六人不似他人,一路玩乐,结交好友,而是专注找信物。

  却不知为何,路已过半,

  依旧没有看到荀阳贤、闻人烙、邽尘浩三人,应该在何处才能拿到信物。

  随着日头西落,距离到南街的时间也越来越近,可三人还未找到。

  他们随着人群来到东街尾处,各处的酒楼和茶楼,早已坐满了人,

  也就只有路边的小摊,还有些许的位置。

  “那茶摊的人较少,我们去歇会儿,顺便问下这三个数在何处,如何。”邽尘浩询问。

  “甚好。”

  文均夏说完便往茶摊走去。

  凉茶刚上,邽尘浩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

  坐在他旁边的文均夏就已经浅尝,并对邽尘浩说:“你们去吧,我在这等你们。”

  邽尘浩瞪了眼文均夏,道:“你小子,连口茶都不让我喝。”

  “没不让你喝。”

  文均夏淡淡一撇。

  “璆璆,你也不管管。”

  璆鸣双手插在袖中,慵懒的说:“你不能管?”

  “我管,他又不听我的。”

  文均夏直接抬脚,对着邽尘浩就踢了过去,

  “快去!”

  邽尘浩立刻反踢回去,说:

  “等着!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

  于是,就他一人往摊主指的方向而去。

  那是离茶摊百步,一个卖小吃的摊子。

  邽尘浩将红线拿出,又买了一点小吃。

  小贩这才清了清嗓子说:“江畔春景应眼前。”

  “猜字?”邽尘浩轻声问出,“湘?”

  “公子可确定?”

  “那就是湘。”

  小贩点头,指向身后的箱子,说:“麻烦公子自己取下。”

  邽尘浩摆摆手,走到箱子前打开。

  发现箱内只有一件物品,是一方手帕,帕上面绣的是合欢花。

  他甚是嫌弃的将帕子拿起,随意的放进袖中,举步回了茶摊。

  而荀阳贤和闻人烙要去的地方,就要远一些了。

  绕了几个弯,才找到那间店铺,店里还有几人聚在一处,似乎在商议着什么。

  离近了才看到,店里悬挂着一块牌,牌上写着壹百以下单数。

  店内分成了两块区域,一边摆放着售卖的物品,另一边较为空旷。

  以弧形放了十五根三角形的木板,距离木板一定的地方划了根线,线旁放了一个球。

  而十五根木板上分别写着:

  花、木、草、玉、布、空、纸、玉、绣、文、乐、瓷、果、铜、食。

  “三位公子是来买东西,还是来取信物的?”

  “取信物。”闻人烙回,并将红线拿出。

  荀阳贤却在第一时间转头,看到二人身后还跟着一人。

  “怎么跟来了?”

  “嗯。”

  印岚看了眼正在询问规则的闻人烙,回到:“我是闻人的守护者。”

  荀阳贤恍然点头,走到闻人烙的身边问:“他一直这样?”

  “嗯。”

  闻人烙看了看木板,想着踢到空字也不错。

  这时他却突然转头,看到印岚站到不起眼的地方,

  拼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闻人烙顿感无奈。

  这两日,印岚的状态一直都不好。

  他也许因为黎夫人等人,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同样想起了那年深夜发生的事。

  这么多年过去了,可印岚并没有从当年的那件事中走出来。

  跟闻人烙同行的时候还好,看着倒还像个正常人,

  可一旦让他独自一人之时,就极度戒备周围的人,还会一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闻人烙考虑了下,决定还是今晚就找他谈一谈。

  毕竟,印岚若是无法从那段回忆中走出来,

  那到后面所受到的磨难,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

  心魔会因恐惧而无限放大,最终被困入其中,挣脱不掉。

  闻人烙一脚踢出木球,对准的是空,却撞倒了旁边,写着纸的木板。

  因此拿到一把折扇,扇子一面画着山水图,一面以草书写了一首诗。

  荀阳贤学着闻人烙,也将木球随意的踢出。

  木球碰撞到写着木字的木板,只是轻轻的摇晃了下,

  拿到的信物是一支木簪,雕刻成了一只竹子的样子。

  拿到了信物,几人便回了茶摊,等待允许前往南街的时间。

  六人也将各自拿到的信物,放到了桌子上,

  简短的说了一下信物,和得到信物的过程,就不再过多的关注,而是聊起了别的。

  此时,邽尘浩却急忙打断了五人的谈天说地,问:

  “要不问下她们拿到了什么信物?”

  “你是想知道,小琉璃拿到的信物是什么吧。”

  璆鸣勾唇一笑。

  邽尘浩不答,看向荀阳贤问:“阳贤不想知道小音拿到了什么吗?”

  荀阳贤却神色复杂的看了邽尘浩一眼,低头喝着凉茶,

  独自一人感应了星音,知道星音信物的瞬间,

  他握紧了手中的木簪,神色阴沉。

  ‘璃落,你的信物是什么?’

  吴璃落听到那响在耳旁的声音,疑惑眨眼,看向星音。

  “音姐姐,我好像听到也有人在跟我说话。”

  “你知道是谁吗?”

  “听声音很像是木头,还问我信物是什么。”

  星音默然,刚才荀阳贤也问了她同样的问题,

  只是她告诉荀阳贤后,却没有得到回应。

  “你想告诉他吗?”

  吴璃落用手指点着木鸟的小脑袋,“说了也没什么吧。”

  “嗯,没什么。”

  应该也没什么的,星音想到,又说:

  “你默念下要和谁说话,然后在将自己想说的话传递出去。”

  吴璃落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自己一人在不断的尝试,

  如何能按照星音所说,将自己的话传递出去。

  ‘木鸟。’

  用了快三炷香的时间,才传递出了两个字。

  但也正是因此,让吴璃落找到了一点窍门。

  得到吴璃落回应的邽尘浩,听到木鸟二字后,

  先是一呆,然后迅速看向文均夏面前的那只木鸟。

  紧接着一把抢过木鸟,同时还将自己的手帕丢向文均夏。

  “把鸟还我!”文均夏斥声道。

  邽尘浩用双手紧紧地抱住说:“不给,你拿我的帕子。”

  “我不要,把鸟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