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四十九章 小狼主

第四十九章 小狼主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完颜铎如今只是个贫穷的孤寡老人,拜他为父有何好处?

  对于没有野心的人来说,当然没有好处。可对于有野心,而又没啥势力的人,比如李洛这样的人,就有极大的好处。

  颜铎没有钱粮,没有军械,没有官职,连维持温饱都不易。

  可是,他有族人,而且对族人有很强的号召力。

  李洛有官职,有钱粮,有军械。可是他没有班底。他招募的乡勇,不是短期内就能成为自己的基本盘的。

  成为颜铎的“儿子”就不同了。

  更多的女真战士会成为他目前最需要的可靠武力。

  五代宋元之际,义子的地位很高,并不比亲子差太多,甚至有资格继承家业。

  看着李洛和崔秀宁向颜铎行大礼,都烈和乌图想说什么,不过终究还是保持了沉默。这或许是最好的结果吧。

  李洛和崔秀宁行礼已毕,颜铎笑呵呵的亲手扶着两人起来,神色很是愉悦。乖巧的崔秀宁赶紧倒了一杯水敬上,“义父。”

  崔秀宁这么痛快认颜铎为父,除了希望得到颜铎的帮助外,也有感情的因素作祟。她很想念自己的父母,认颜铎为父,也算是一种寄托。

  李洛的想法和崔秀宁差不多。他很小就被人贩子拐卖,至今不知道父母是谁。被拐卖后养父对他也不好,一直拿他当瓷窑童工使用。认颜铎为父,也能弥补心里的遗憾。

  颜铎突然站起来,很严肃的说道:“尔等听令,至今日起,李洛就是老夫之子,是你们的小狼主,李娘子就是你们的小主母!”

  都烈乌图等女真人早有心理准备,此时看颜铎如此郑重,立刻向两人下拜:“见过小狼主!见过小主母!”

  李洛和崔秀宁装作吃惊的样子,“义父,这……”

  颜铎黯然道:“如今也无需隐瞒。为父实乃大金宣宗皇帝长孙完颜铎。大金再日,爵代王,官都元帅。”

  李洛早猜出完颜铎是金朝宗室,可是没想到他还是金朝亲王,宣宗长孙。

  “原来义父还是天璜贵胄…”李洛说道。

  完颜铎摇头叹息,“什么天璜贵胄,为父枉生帝王之家,身处末世,沧桑屡变,飘零半世。如今不过是流落异国,寄人篱下的苍髯老农而已。”

  李洛和崔秀无言以对,不由心生同情。

  从云端跌破尘埃的人生经历,那种天堑般的巨大落差,不是谁都能忍受的。

  乌图都烈等人都神色黯然。他们的父祖,无不是死于蒙古灭金的劫难中。

  女真人被蒙古屠戮者何止百万。少数幸存者不是为奴就是迁徙边陲异乡,流离失所。

  如今,虽然蒙古人不再随意屠戮了,可赋税徭役却极其繁重,族人活的甚为辛苦。

  前些年,狼主数次率领不甘屈服的族人起来事反元,可由于蒙元势大,又缺乏钱粮军械,无不惨遭失败。

  颜铎又道:“李洛,你既是中原遗民,自是仇视蒙元。为父问你,志向若何?”

  李洛想了想,郑重说道:“义父,蒙元无道,来日儿能反则反!若不能反,儿也要带大伙儿过上好日子,不再受欺压奴役!”

  “好!”颜铎击节叫好,“为父果然没有走眼,你说的正是为父想听的。若你果真成事,对女真人该当如何?”

  李洛毫不犹豫的说道:“与汉人一视同仁,平等相待。田地山泽,人人有份。功名富贵,不分族属!”

  颜铎很满意的点点头,对都烈等人道:“你等都听到了?这就是吾儿的承诺。你们的承诺呢?”

  都烈乌图等人一起说道:“自然听从小狼主号令,赴汤蹈火,忠心不二。”

  颜铎又道:“如今中原各族怨恨蒙元,往往一夫倡义,万夫景从。虽旋起旋灭,却前仆后继。以此可见民心所向,蒙元如此酷毒,必不长久。尔等好生效力吾儿,未必不能重回中原,叶落归根。若是得天之助,他日更是一场造化。”

  众人垂首道:“谨遵狼主教诲,今日之言,必不敢望!”

  颜铎又对李洛道:“如今散居高丽各地的女真人,大多是为父旧部,眼下约有五千余口。这些人为父还能召唤的动。辽东路总管府治下,还有几万女真遗民,都是从中原迁徙而来。这些人,有的还听号令,有的估计不会听了。”

  李洛心中一喜,先不说辽东路的几万女真遗民,起码在高丽的五千人能替他效力。

  当然,五千人包括老弱妇孺,能充精兵的应该最多几百人。

  他们之所以散居,当然是为了打消蒙元和高丽的顾虑,表示甘做顺民的姿态。

  颜铎继续说:“辽东那里不说它。高丽这几千人因为散居各州郡,急切之间也难以聚集。如今能用的,只有江华岛上的女真流民。”

  都烈插话道:“狼主,如今已有五十名精壮在给小狼主做乡勇。这江华岛上的女真人,还能充当精锐的,最多只有四五十人了。”

  颜铎道:“都烈,你立刻负责把这几十人召集起来。加起来近百人,应该够了。”

  “是。”都烈领命。

  李洛赶紧道:“谢过义父。”

  颜铎摇头:“你先别谢我。你的计划有漏洞,还差两样东西。一是兵器不够,第二件,你有无想到过?”

  李洛和崔秀宁对视一眼,说道:“是海船。”

  “不错。”颜铎很是欣慰,“你还差一条能装载百人的海船。没这条船,杀了图尔努马就无法善后。既然你知道需要海船,想必有了谋略吧?”

  李洛道:“是。儿和秀宁商议,伏兵不走进城路线,而是从距离红松林五里外的海上登岸,再翻过山岭进入红松林埋伏。事成之后,翻山离开,下海扬帆而去,让人以为是海盗所为。”

  颜铎点头赞许,“你们这谋略不错。不过,最好冒充三别抄残部。三别抄宝部这些年时不时出来骚扰蒙古人,冒充他们最令人相信。”

  李洛笑道:“姜还是老的辣!义父所言极是。那就冒充三别抄。”

  颜铎对乌图道:“你立刻带几个人,渡海去对岸大陆,购买一艘现成的中等海船。然后在汉阳府,京畿等地购买强弓五十张,箭千只,直刀五十。记住,一定要分散购买,每家兵器铺子最多买五张弓。后天务必赶回。”

  “是!”乌图领命。

  崔秀宁问乌图:“需要多少钱?”

  乌图想了想道:“回小主母,一艘中等海船要承载三百石,售价两百多贯。良弓要十八贯一张,好箭一贯钱五只,直刀四贯一柄。算来共需一千六百贯左右。”

  崔秀宁顿时很是心疼。难怪说养兵难,这军械真是烧钱啊!从柳家弄来的两千贯,转眼就要花出去了。

  颜铎对李洛道:“为父只安排到此,接下来你自己分派调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