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来钱最快的还是抢啊

第一百三十二章 来钱最快的还是抢啊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打扫战场,共得到盔甲七百多副。倭刀五百多柄,环首刀三百多柄,高丽直刀两百多柄,复合弓三百多张。

  韩恭的首级,早被小心的斩下,用准备好的石灰和盐防腐。

  韩恭去年登陆误杀了元廷钦差,被定为海逆,成为朝廷钦犯,到现在鲁东各郡县,还张贴有韩恭的画像。

  他的首级,当然是实打实的军功。虽然军功不大,但没有水分。

  凭这个拿的出手的军功,再有“伯父”李签亲自操作,官升三级也不是没有可能。

  此时,阵亡者的遗体已经被简单收殓。

  负伤的战士,自是包扎之后被送到船上修养,至于能不能挺过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李洛没有抗生素,消炎药,又能如何呢?他只能安排随军的郎中,用烧针缝线的办法简单治疗。

  至于消毒酒精,对不起,李洛暂时还没有。

  韩恭手下的海盗,大多都是三国战兵武士出身,算得上精兵,尤其擅长几百人的小规模作战。李家军这次能打成这样,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就是换成元军精锐来,表现也不会比现在的李家军强太多。

  直到此时,一轮红艳艳的太阳才跃出海平面,朝霞万丈。

  早就有人围住了不远处的“岛主府”。李洛等人进了偌大的“岛主府”,没有直接进后院,而是先去了前院的库房。

  这么长时间的打斗,离得又不远,岛主府后院里的人,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乱成一团,也没有哭喊。

  后院大厅里,挤了三四百个年轻女子,为首的是“岛主夫人”季九娘。

  她已经告诉所有的女子,这次攻上岛的人,不是她的朋友,就是官军。

  如果是她的朋友,她就能做主放了她们,让她们有机会回到中原。

  如果来的是官军,那也是她朋友请来的。横竖比落在海盗手里要强。

  这些女人,几乎都是海屠夫韩恭侵袭鲁东沿海时掳掠来的,就和后世被强迫的慰安妇没有两样,甚至还不如。

  一年来,被折磨死的,不堪凌辱自杀的,已经不下百人。

  她自己,也不比她们强多少。她是被韩恭强迫的,虽然是“岛主夫人”,但内心对韩恭恨之入骨,巴不得韩恭早点完蛋。

  要不是为了出生不久的孩子,她早就和韩恭同归于尽了。

  听到外面的喊杀声消停下来,季九娘心里很紧张,她不知道谁赢了。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门外传来一片铁甲“铿锵”的声音,她才稍微放心。她知道,韩恭输了。

  因为她早把武库的钥匙复制了一把给韩韶,昨晚韩韶起事时,已经带走了最宝贵的铁甲。

  所以,外面那群人既然都穿着铁甲,就不可能是韩恭的海盗。

  果然,很快一个身材极其魁梧、手持狼牙棒的大汉带人进来。不是韩恭的人。

  但季九娘还是有点失望,她最希望来的是石岩。

  如今来的显然是官军,他们会怎么样?

  大厅里的其他女子,都不敢抬头,只听到“铿锵铿锵”的铁甲摩擦声,看到一双双黑色的中筒革履走进来。

  不是海盗们的脚。海盗的靴子,没有这么好看,这么统一。

  季九娘抱着孩子站起来行礼:“奴家季九娘,见过将军。”

  季九娘这三个字,她咬的很重。

  其他女子也纷纷下拜,口称将军。

  来人正是萧北,他看到这个神色镇定的美貌夫人,抱着孩子安之若素的行礼,就猜出了她的身份。

  “季九娘么,你无需害怕。我家营主转眼就到,他自有安排。”萧北说道。

  “你们快快起身,切勿拜我!灭韩恭者,乃是我家营主,并非某家!”

  萧北说道。

  众女子闻言起身,她们听到韩恭被杀,这将军又没有无礼之举,顿时放心了一大半。

  只是,这将军口中灭了韩恭的营主大人,究竟如何呢?听这将军语气,对他营主甚是恭敬,应该是一个更大的官儿了。

  官大的人,胸襟也大,该不会和她们为难吧?

  众女正忐忑间,营主大人就到了。

  她们看见威风凛凛的将军,对一个二十来岁、细皮嫩肉的年轻人行礼,口称营主。

  这就是营主大人?

  包括李九娘在内的所有女子,都有点失望,也有点担忧。

  越年轻的男人,越喜欢闹腾,尤其有了生杀予夺的权力,就很难把持的住,少有不任性的。一旦任性胡为起来,什么样的坏事都能做的出。

  她们可是……真的担心呢。虽然这个年轻的营主长的挺好看,可是,长的好看的男人,未必就是好人呀。

  不过,起码现在,营主大人显然很和蔼很高兴。但是他的话,又有点奇怪。

  “都在啊,挺热闹的。”这营主笑吟吟的说道,他笑的嘴角翘起,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一下子就把她们的担忧都笑走了大半。

  “你们都是中原人?”营主大人问道。

  她们不敢接话,好在“岛主夫人”季九娘主动回答了。

  她先是行礼,然后说:“营主大人,她们都是中原人,被抓到这里一年多了。”

  这年轻的男人点头:“既然是中原姐妹,你们大可放心,都是华夏血脉,本官自会关照你们。如今海盗尽灭,你们已经解放了,想去哪就去哪。”

  这话是不是有点奇怪呢?不过,她们也听懂了。这位官人说会关照,还说自己等人是自由之身了。

  营主大人是个好人呀。

  她们忍不住一起跪下来,一边拜谢一边喜极而泣。

  可是,她们如今能去哪里呢?

  回家?她们大多数人的家都没了。要么被海盗祸害,要么被鞑子祸害,家人死的死,流亡的流亡。

  回去,多半要做奴,成为蒙古官人和色目老爷的“驱口”。

  想到这里,这些女子又愁肠百结。海盗灭了,她们自由了,可是她们也无处可去了。

  李洛观察这些女子的表情,哪里不知道她们又将面临什么处境?

  “本官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大岛,上面有很多中原流民,有良田,桑林,还有很多可以嫁的后生。而且,那里没有蒙古人,没有苛捐杂税……”

  李洛打起她们的主意,“……说世外桃源可能夸张,但那里的日子,比现在的中原好过多了……要去的,本官就再行一次善,好事做到家,送人去天涯……”

  “不想去的,各回各家,悉听尊便。”

  李洛画了饼,还撒了芝麻。她们不能白让自己画饼。所以,她们如果不去……怕是不成。

  因为,李洛将会把海盗的金银财物,粮食,大船,铁块,旷工,一起打包运走。

  他得到这么大的好处,不能被第三方势力知道。

  她们如果不愿去海东,就不可避免会泄露出去,很可能被官府、甚至元廷知道海东的秘密。

  但又不能杀人灭口,李洛毕竟是后世的人,对同族女性无法这么冷血残忍。

  那就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部迁徙到海东,充实海东的人口。

  “奴家愿去……”

  小部分女子在李洛话刚落音时,就迫不及待的表态。

  “奴也愿意……”

  又一部分女子同意去海东。

  还剩下一部分女子东看西看,低声细语的议论,一时难以决定。

  李洛不再管这些可怜的女人,他看向季九娘。

  季九娘是一个很妩媚的女人,她的美丽温润而皎洁,微有阳光般的暖意,就像一株摇曳在春风里的海棠。

  而她怀中的孩子,更加增添了她母性的光辉。

  这样的女人,难怪韩恭会被她蒙蔽。

  “那封给石岩船主的信,是你写的?”李洛问道。

  季九娘点头承认,“度日如年,不得不出此下策。好在上天有眼,韩恭终于被大人收了去。大人于我们这些苦命的女子,就是再生父母。”

  李洛摆摆手,“你无需如此,更不用担心。本官能剿灭韩恭,也多亏你送给石岩的信。本官也不管你与石岩是何关系,本官既然答应他要护的你周全,自然不会食言。”

  季九娘灿然一笑,“多谢大人。如此,我夫妇二人就又欠了大人一份人情。敢问大人尊姓大名?奴家也不能忘了恩人的名讳。”

  李洛笑道:“本官比你少把刀,姓李,李洛。”

  季九娘道:“请李将军借一步说话。”

  李洛让其他女人全部退出大厅,季九娘说道:“想必外院的两个库房,李将军都点验过吧。”

  李洛点点头,他现在心情之所以很好,就是因为韩恭的两座库房。

  武库里的盔甲虽然已经被搬空了,可是却还有五百多张弓,羽箭两万余支。倭刀直刀还有三四百柄。

  尤其是,他竟然还发现了十几桶火药。

  火药虽然早就发明,火器也面世很多年,但火器还处于原始阶段,最多算第一代火器。

  对于火药的使用,在海战中一般就是发射火箭,炸罐,或用来火攻。实战威力非常有效。

  可是对李洛来说,却很有意义。这些火药,多半是宋军逃兵加入韩恭队伍时带来的。

  粮库中,足足还有上千石粮食,还有大量肉干,盐油,胡椒,甚至药材。

  季九娘笑道:“内院的地下室,还有二十万白银!这些,都是李将军的!”

  就算她不主动说出来,李洛也极有可能找到,还不如自己说出来,做个顺水人情。

  再说,银子再多,她也得不到。

  二三十万两白银!

  李洛的心猛的一震。

  他靠军需图发了大财,卖宝石又发大财,可现金加起来如今也不过十万两。

  但现在季九娘告诉自己,韩恭藏着二三十万两的银子!

  果然,来钱最快的还是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