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知死乎!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知死乎!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马虞侯这个兔子,可不要作死才好!否则…”李洛有点恶心的想。

  守在大帐外的颜隼,看见李洛神色不悦,低声问道:“郎主可是受了节制那厮的鸟气?”

  李洛摇头道:“没事。”

  几人往“制海水军府”外面走去,迎面过来一个幕僚模样的男子,他见到李洛,忽然不着痕迹的点点头,抬起手来摸摸鼻子。

  李洛顿时了然,此人是“特察局”的线人。

  崔秀宁的特察局,已经发展了大半年。江华府衙、水军大营、柳府等重要地方,都布置了眼线。此人,应该在三月前就布置了。

  特察局几乎是崔秀宁一手打造的,她的情报人员分为内勤,外勤,内线,外线四种。

  内勤其实就是她自己,外勤是她教的学员,是真正的骨干特务,目前只毕业了十几人,还有十几人需要再跟她学习三个月。

  内线,是外勤直接发展的重点眼线,如今有数十人,眼前这个水师大营的幕僚,就是内线,属于重要眼线,但不算骨干特务。

  外线,是内线发展的眼线,是外围线人。

  特察局虽然只有大半年历史,但崔秀宁已经编写出几本速成教材,亲自教授学员。

  课程不光是情报学,还有侦缉、审讯、心理、公安、保卫、策反、卧底、伪装、格斗、锄奸(暗杀)等十多个科目,基本上把崔秀宁的知识精华用最简单的方式总结出来。

  所以,特察局虽然目前人数少,却已经囊括了军警宪特,算是一个综合性的特务情报机构。

  不过,如今特察局主要还是搜集情报信息。

  李洛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法子,反正现在他已经开始收到高丽王宫的消息。

  发展线人,安插卧底这样的工作,看似很简单,其实远不是那么回事。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人,难以窥测到其中关键的细节,也就无法进行微观操作。

  就像李洛,要是让他安插王宫中的线人,说不定对方转身就把他卖了。或者,他很难判定什么样的人能上船,什么样的人不会上船。

  不过,虽然李洛在警特专业上远远比不了崔秀宁,但他比崔秀宁更懂历史。

  比如,这个时代的蒙元头号间谍头子:尤宣抚。

  蒙古帝国在东征西讨中,极其重视使用间谍。尤宣抚就是派到南宋的大特务。他在南宋整整潜伏了八年,组织策反宋军官员。

  此人搜集兵力,武器,城防,朝局,赋税,民心,甚至农业,水利,交通等方面的一系列情报。同时,还散步夸大蒙古军队的实力,瓦解宋朝军心士气。可谓破坏极大。

  这个人,还活着!

  这也是为何李洛这么早就支持崔秀宁发展谍报组织。

  李洛收回思绪,看到那个幕僚慢慢最进中军大帐。

  离开“制海水军府”后,李洛片刻不停的直扑左营。

  左营就在岛南,离李家钨堡只有十几里。李洛穿过自己的地盘,一路上不断有乡民下拜,口称乡君。

  李洛虽然新升了司御,可仍然兼了团练使和两个都寨,可谓身兼四职。很多乡民都不知道李洛升官,还是以乡君称呼。

  左营军港当然没有大营军港宽阔宏大,但也是一处优良的海港。

  军港内停着大小十来条战船。大的有五六百料,小的只是巡逻艋舟。

  李洛首先看船,让他满意的是,船还都不错。高丽人造的船,还是靠谱的。

  船上零零星星几个值班水兵,都光着膀子钓鱼,看到岸上李洛等人,都惊慌的站起来。显然,他们知道李洛是新来的长官。

  李洛懒得管他们,接着往营盘走去。

  岸边的山崖上,建着一座小营盘,辕门离码头足有一里多。

  将水兵营盘建在离海边一里的陆地上,也是蒙古人的安排。以前的江华水师只有水营,平时都是住在船上,招募的兵员也大多来自渔民。

  可现在,除了战船,看不出这个营盘和陆兵有什么不同。

  可以想象,一旦来了海盗,水兵们都无法第一时间上船。

  辕门上挑着两杆旗帜,一杆上面是个“玄”字,一杆上面是“水师左营”四字。

  大部分的水兵包括司御,都在营盘内。

  李洛没有下马,径直纵马进去,门口的水兵看见,先是一愣,紧接着就赶紧下拜,参差不齐的喊道:“见过司御大人思密达!”

  李洛理都不理,直接往最中间的中军营帐而去。

  颜隼等亲卫都是顶盔贯甲的骑马跟进,显得很有气势,立刻引起全营瞩目。

  “新司御到了!”

  “我猜,就是这几天的事!”

  “玄司御酒醒没有?”

  “应该没有,红姬还没有从他大帐出来呢!”

  李洛听不到众水兵的议论,他纵马直接开到大帐门口,跳下马背,就手按刀柄昂然进入。

  他如今才是这个营盘的将主,这个大帐,已经是他李洛的,为何还要通报?

  再说,按规定玄福应该早收到他要来接任的消息。

  大帐门口的几个守卫,显然是玄福的亲兵,被玄福喂饱了的。他们见到李洛要闯入进去,立刻陪着笑脸,拦住说道:“可是新到的司御大人?还请稍待,容小人先去通禀司御大人……”

  看李洛盔甲,他们自然知道李洛是新来的长官,可是要直接放李洛进入大帐,却是不能。

  他们,可是玄福大人的心腹亲兵。如今司御大人还在帐内醉酒酣睡,里面还有红姬在伺候,哪能让新来的官人闯入?

  李洛倒是愣了一下,瞬间拉下脸来。

  我尼玛……谁是司御?玄福已经不是了好么?你们和我说话,连思密达这敬语都不用,当我假的?

  “你们,是左营的水兵,还是玄福的私兵?”李洛冷声问道。

  几个卫兵面面相觑,犹豫着说道:“小人……自是左营水兵。”

  李洛一鞭子就抽过去,一边抽一边骂道:“不长眼的王八犊子!尔等乃是左营水兵,本官正是尔等官长,竟敢拦我?不知死乎!”

  几个卫兵每人挨了一鞭子,顿时屁滚尿流,暗叫苦也,赶紧一迭声的求饶,哪里还敢阻拦?

  李洛提着鞭子进入大帐,首先闻到强烈的酒气,紧接着就听到拉锯般的打鼾声,再定眼一看,原来一条光溜溜的大汉,正躺在中间的卧榻上睡的昏天黑地。

  旁边还有一个女子,竟然也能在如斯鼾声之下睡着。厉害。

  白日军中醉酒也就罢了,还酣然大睡。大睡也就罢了,还召女姬入营相陪。

  “玄司御!”李洛大声喊道。对方毕竟是前任,他不能向对小卒那样上来就用鞭子抽。

  喊了几声,玄福没醒,那女子倒是被喊醒了。

  “哎呀……您,您是新来的司御官人思密达?”那红姬吓得脸都白了。

  如果李洛这时一刀斩杀这个女子,压根一点问题都没有,她死了也白死。

  但李洛没有这个念头。

  “把他泼醒!”李洛下令。

  “不用……司御官人,奴婢可以帮您~思密达。”那红姬赶紧讨好的说道,她跑到玄福身边,揪着他脚上的一个鸡眼,狠狠一拧。

  “哎哟!”玄福的鼾声顿时被一声痛呼取代,整个人一下子弹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