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190章 要跑路的“总统”

第190章 要跑路的“总统”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3156513更新时间 : 2021-03-30 12:02
  临安(杭州)号称“东南佛国”,名刹大寺比比皆是,香火极其旺盛。

  当然,这也是老黄历了。自从南宋灭亡,大喇嘛杨琏真迦当上“江南释教都总统”,江南佛教就受到很大压制。

  “总统”杨琏真迦本身也是和尚,为何要压制江南佛教呢?因为他是密宗僧人,江南佛教却是显宗。

  在这二品大僧官看来,密宗才是正法真佛,显宗是假佛,应该取缔。汉人都应该信奉密宗,沐浴在上师的佛光中。

  杨琏真迦的“总统所”,就驻节在西湖之西的天竺山。杭州天竺三寺,全部是杨琏真迦的道场。

  天竺三寺,本是显宗名刹,可如今不但做了僧官的官衙,还成了密宗寺庙,里面的显宗僧众,全部换成了密宗喇嘛。

  整个江南,几十万僧人,上万座寺庙,无数寺院产业和奴婢,全部归属杨琏真迦掌管,权势极大。

  此时的上天竺寺,正在举办密宗大法会,为薛禅大汗忽必烈祈福,为大元江山禳灾。

  寺庙匾额旁边,还有一块竖匾,写的是:江南释教都总统所。

  “总统所”门口的守卫,也都是官兵。

  寺内,数百喇嘛在诵经念咒,密宗法器处处可见,加上香烟缭绕,大法会上一片神秘肃穆的气氛。

  但是,即便如此重要的大法会,身为“总统”和“上师”的杨琏真迦,却也并不在法会上亲自主持。

  因为,他正忙着玩弄女人。

  研习密宗“大喜乐”的杨琏真迦,对男女之事极其热衷。相比大多数都很好色的蒙古和回回贵人,杨琏真迦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杨琏真迦不但尽掘宋朝皇陵,搜刮民财,积累了巨大财富。他还掳掠大量江南民女,幽禁在寺庙内,供他和手下弟子……种种邪毒酷烈,令人发指。

  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大恶人分为很多种,而杨琏真迦,是那种自带诡秘阴森的“黑喇嘛”。他的恶,很邪。

  此时,这名动天下的大喇嘛,正在他那阴暗奢华的宽大僧房,肆意折腾他眼中的雌奴。他从来不把这些江南少女当人看,从不。

  如果谁此时进入他的僧房,就算不被榻上不堪入目的情形恶心到,也会被这房中的各种所谓“法器”吓到。

  拳头大的婴儿头骨,人皮鼓,带着长发的头皮,人皮木偶,头骨木鱼,画风诡谲的壁画……这些道具,似乎都在刻意表现恐怖、邪异、神秘、阴暗的力量,借此装神弄鬼,恐吓世人…就问你怕不怕。

  正在杨琏真迦乐此不疲之际,忽然他的心腹弟子允泽匆匆来到僧房内,对正在行野兽之举的师尊禀告道:“师尊,大事不好,大都来人了!”

  允泽的声音,明显带着惊惶,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杨琏真迦从榻上爬进来骂道:“孽畜!缘何坏佛爷兴致!大都来人又怎的!”

  允泽赶紧跪下,目中惊慌之意怎么也压抑不住,“师尊,真的大事不好,毒害国师之事,已经事发,下毒的人在吐蕃已经被拿下。如今,大汗锁拿师尊进京的旨意,只怕出了大都!”

  什么?!

  杨琏真迦阴冷凶恶的神色,顿时也变得惊慌起来。

  毒害八思巴的事,只是杨琏真迦极少数心腹才知道,如今既然泄露,当然是他派去下毒的人,把他卖了。

  八思巴不但是他的师尊,还是宣政院大臣、国师、帝师、密宗教主,每一个头衔都是沉甸甸的。他毒害八思巴,不光是欺师灭祖,为密宗所不能容,就是大汗和朝廷,也断不能容他。

  一旦他被锁拿进京,不是车裂就是剥皮,或者凌迟,反正不会好死。

  杨琏真迦之所以铤而走险毒害自己的师尊八思巴,当然还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虽然他是八思巴的弟子,但年纪比八思巴小不了几岁。

  八思巴不过四十余岁,平时无灾无病,再活二三十年也稀松平常。如此一来,杨琏真迦不知道何时才有机会接任八思巴的职务。

  说不定,他还没有八思巴活的长。

  可只要冒险毒死八思巴,他很快就能继承八思巴的衣钵,权势地位更上一层楼。

  还有一个原因。八思巴佛法庄严,为人正派,多次训斥杨琏真迦胡作非为,甚至要罢黜杨琏真迦的官职,这也让杨琏真迦对师尊怀恨在心。

  这事情,其实做的很隐蔽,知道的人都是他的心腹。

  “事情确凿么?”杨琏真迦毕竟是呼风唤雨惯了的大僧官,心理素质还是很强,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允泽掏出一封信,“这是哲桑措大师的亲笔信,师尊看看,是真是假。”

  杨琏真迦打开一看,果然是哲桑措那熟悉的吐蕃文字:

  “……事情十万火急,大汗很快就会知晓,我只能从海津(天津)出海,逃往日国。如今,日国不惧大元,只有日国方能庇护我等。且日国也是佛国……”

  信里说的很清楚,哲桑措已经先跑了,出海逃往日国。为了通知自己,他还派了一帮人连夜南下,护送自己从浙江出海,北上日本汇合,利用日本信佛,东山再起。甚至,说杨琏真迦有可能成为日本国师。

  杨琏真迦看后,顿时脸色惨变,最后一丝侥幸之心终于破灭。

  事情必定已经暴露,薛禅大汗锁拿自己的圣旨,估计已经南下了吧?

  很可能三天之内,自己就从云端跌落尘埃,从位高权重的二品僧官,成为欺师灭祖、图谋不轨的叛逆。

  所谓做贼心虚,杨琏真迦又不是未卜先知,怎么会知道此事竟然是个陷阱?

  他万万想不到,这信的确是哲桑措写的,但却是崔秀宁让特务逼着哲桑措写的。哲桑措本人已经被特务秘密处决了,压根没有出海逃往日国。

  “送信的人呢?”杨琏真迦急急问道。

  允泽回答:“他们在茶室等候大师垂询。”

  杨琏真迦指着榻上脸色惨白的少女,“把她宰了。”就算她听不懂吐蕃语,杨琏真迦也不放心,反正就是一个被他玩残的雌奴,干脆杀了灭口。

  说完,杨琏真迦就匆匆忙忙的赶向茶室,身后则是传来女子的惨叫。

  很快,允泽提着一把带血的戒刀,也跟着杨琏真迦赶向茶室。

  杨琏真迦一进茶室,一个年轻人立刻跪下,神色激动的说道:“总统大师快走吧,我们比圣旨最多快两天,再不走就迟了!”

  杨琏真迦问:“你们都是哲桑措的护卫么?他怎么派了这么多人?”

  那年轻人说道:“哲上师说,总统大师从浙江出海去日本,海路更长,路上容易遇见海盗,就让我等同来,海上更加稳妥。”

  杨琏真迦点点头,并无怀疑之心。虽说他有很多武力,但几乎都是官兵,是不可能跟他逃走的。而他自己的心腹护卫不过几十人,的确是少了点。

  这年轻人当然就是李雍了。

  “总统大师,事情紧急,还请大师尽快决断!最好,现在就走!”李雍等人一脸焦急的说道。

  允泽也很焦急,“师尊,快走吧!再晚就迟了!圣旨一到……”他与杨琏真迦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急不成啊!

  杨琏真迦好像看见了锁拿自己进京的马队进了临安城,他何尝不想立刻就走?但是,他的钱财,又万万不可放弃!

  “允泽,你赶紧带可靠的弟子将我们的宝库装车,要快!半夜车队一定要出城!”杨琏真迦吩咐道。

  李雍“劝”道:“大师,圣旨随时会到,是不是算了?咱们到了日本,还不是……”

  杨琏真迦怒道:“闭嘴!你懂什么!”虽然呵斥李雍,但内心最后一丝怀疑却消失了。

  “是。”李雍很恭敬的说道,“哲上师吩咐,让我们听总统大师安排就是了。”

  杨琏真迦道:“好!那你们一起去宝库装车,我们尽快出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