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202章 我像傻子吗?信他个鬼!

第202章 我像傻子吗?信他个鬼!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杨琏真迦吐露的秘密,第一条就是关于江浙行省左丞范文虎的。

  范文虎本是南宋大臣,以献安庆有功被忽必烈封为两浙大都督,行省左丞。就在年初,忽必烈召见范文虎,加征日副统帅,让范文虎在江南督造战船,筹备征日战事。

  杨琏真迦说,范文虎不但用大量江河船只冒充海船,还偷工减料,中饱私囊,许多新船都有问题。

  而江浙肃政廉访却因为分赃和范文虎串通一气,隐匿不报。

  李洛笑道:“难怪征日大军在海上出事,原来范文虎督造的战船有问题。”他当然不想戳穿范文虎,他只想看看这个卖主求荣的汉奸如何收场。

  范文虎比张弘范等人更加可恶。毕竟张弘范是北方汉人,没吃过宋朝的俸禄。

  可范文虎却是宋朝大臣。他先是兵败丢了重镇襄阳,导致局面败坏,后又主动投降,献出第二个重镇安庆,引伯颜的大军长驱直入临安。

  忽必烈当时问范文虎:“你为何这么轻易就投降?”

  范文虎回答:“因为宰相贾似道为人霸道,还看不起我。”

  忽必烈当时的话也很精彩,他说:“这么说来,贾似道看不起你还真没有错。”

  然后,这毫不妨碍忽必烈重用范文虎。

  杨琏真迦吐露的第二的秘密,是关于湖广行省平章政事阿里海牙的。

  阿里海牙是色目回回,曾经平定广西,大肆屠杀。又和蒙古大将阿术平定湖广。杨琏真迦说阿里海牙隐匿流民3800户近两万人,为自己的私属。

  蒙古和回回贵族大肆掠夺汉人为奴,当然是再正常不过,根本不是事。可问题是,阿里海牙一下子占了近两万汉人奴隶,还隐匿不报,这就不是小事了。

  要知道,一般的蒙古大贵人,平均也就几千汉奴。阿合马贵为宰相,如此嚣张,也没有一万奴隶啊。你一个二等的回回儿,竟然搞了这么多奴隶,想干什么?

  无论是范文虎还是阿里海牙,他们的事一旦被捅到元廷,最少也是丢官罢职。不过,李洛不准备捅出去,因为对他没有好处。

  可是第三个秘密,却让李洛有点不敢相信。竟然是关于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墓地!

  杨琏真迦说,铁木真埋葬在……六盘山!杨琏真迦提到一个地方:安西王府!

  六盘山就是安西王府的所在地,如今的安西王府,以前就是铁木真的行宫。

  按照杨琏真迦的说法,铁木真就葬在安西王府附近的浮屠塔下。这塔是忽必烈造了送给安西王的。而且,忽必烈曾在六盘山呆了很久,就是为了给祖父铁木真守墓。

  李洛记得,铁木真就是死于六盘山附近,而且时间在夏季。那么,葬在六盘山的确最有可能。可是宁夏六盘山区域很大,后世没有人知道铁木真究竟葬在哪里。

  现在,这个谜底被杨琏真迦揭开了。安西王府附近的白塔,就是秘密埋葬蒙古王的地标。

  李洛万万想不到,杨琏真迦竟然还知道这个秘密。用他的话说,就连安西王阿难答,也不知道自己的祖先铁木真葬在自己王府附近。

  问题是,铁木真死了五十多年了,杨琏真迦那时还没出生,他是怎么知道这个连安西王都不知道的秘密?

  但无论如何,知道铁木真葬地的,极少极少。杨琏真迦之所以能知道,可能是和他出身宁夏,又是密宗高层有关。

  可笑的是,杨琏真迦想拿这些秘密换取痛快的死法,最后却被李雍骗了,死的痛苦不堪。

  “据说,铁木真的陵墓中,陪葬了大量的黄金,也不知是真是假。”李洛说道,“杨琏真迦吐露的三个秘密,这个最重要。”

  崔秀宁将两张纸烧掉,说道:“知道又能怎么样?他埋在西北,你还能去干老本行不成。”

  李洛叹息,真是可惜啊!就是知道又如何?那里是安西王阿难答的王府附近,阿难答无意识中就成了铁木真的守陵人。就算那里埋着金山银海,李洛也只有干惦记的份。

  崔秀宁继续说道:“特察局特意打听的几个消息,我说给你听听,或许你会吃惊。”

  “什么?”李洛觉得她的神色有点古怪。

  崔秀宁的笑容有点讽刺,“大都根本没有出现过马可波罗这个人。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李洛呵呵了,“这么说,马可波罗这个骗子,果然没有来过大都了。”

  马可波罗究竟有没有来过中国?这是个历史悬案了。而现在,李洛终于知道了答案。

  假的!骗子!

  崔秀宁伸出第二根指头,“第二,元朝大间谍尤宣抚,就是如今的江浙平章政事尤徽明。此人现年五十二岁,曾经在杭州承天寺外当算卦先生,潜伏南宋八年。很多投降元朝的南宋大官,都是他策反的。”

  “此人虽然是平章,却一直不怎么管事,对政务并不上心,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些什么。”

  李洛道:“他身边能布置眼线吗?”

  崔秀宁摇头,“暂时不行。等我们的特工更老练时再说吧。尤徽明既然是个资深间谍,肯定是有职业敏感的。最好不要打草惊蛇。”

  李洛皱眉:“一个资深间谍,做了省级干部,却不关心政治。他当然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用想,肯定是特务工作了。如今,元朝要准备好几场对外战争,尤宣抚的工作,会不会和这些有关?”

  崔秀宁一拍手,捏捏李洛的鼻子,“逃犯,你真是提醒我了!我知道怎么在尤宣抚身边布置眼线了!”

  李洛想了想,恍然道:“愿者上钩?”

  “对。”崔秀宁眼睛亮晶晶的,“尤宣抚或许在为派遣到日本和越南的间谍头疼。他可能没有懂日语的间谍可用。如果,一个懂日语的年轻人出现在他面前,又表现出一定的特工潜质,你说会怎么样?”

  李洛笑道:“那一定是招揽过来,培训后派到日国。”

  既然人是他自己招募的,那么尤宣抚就自然而然的会放松戒备。

  李洛早就为派到日国的特工做准备了。半年前,他就开始为几个擅长学外语的夜月堂学生教授日语。

  李洛本来就精通日语,之前又和来高丽的日本商人交流过,也搞清楚了古今日语的区别,完全可以和古代日本人交流。

  那几个学生不但跟他学日语,也跟崔秀宁学情报学。如今,日语已经可以简单交流,情报学也有了基础。

  当然,要想被尤宣抚主动发现,并招募进去,也需要崔秀宁来主导策划。

  尤徽明手上,一定有一个情报网。他的间谍肯定没有崔秀宁的专业,但数量一定要庞大的多。一旦有自己人打入尤宣抚的情报体系,获取这个元朝特务头子的信任……想想都带感。

  “还有第三件你关心的事。”崔秀宁继续说,“宋恭帝和太皇太后谢道清,如今住在金台坊的瀛国公府,深居简出。小皇帝今年十岁,谢道清七十岁了。”

  宋恭帝赵显,几年前临安陷落时和太皇太后谢道清一起投降元朝,被押送到大都。忽必烈封赵显为瀛国公,虽然后来被迫出家为喇嘛,却还是被不放心的蒙元皇帝赐死。

  太皇太后谢道清,被降封为“寿春夫人”。

  如今,这对亡国祖孙在大都为囚,滋味如何,可想而知。

  李洛忽然笑了起来,惹得崔秀宁皱眉,“你笑什么?”

  李洛解释:“我想起后世有人说元顺帝是宋恭帝赵显的儿子,就觉得好笑。说是元朝皇帝后来抢了赵显怀孕的妻子,生下的孩子就是元顺帝。”

  崔秀宁也笑了,“这事谁信谁傻。”

  李洛正色道:“很多史料上都这么说,有板有眼的。明朝时很多人都相信这个说法。钱谦益你知道吗?大学问家。他就考证出,元顺帝真是赵显的儿子。”

  崔秀宁撇撇嘴,“那你信吗?”

  李洛指指自己的鼻子:“你看我像傻子吗?信他个鬼啊。”

  崔秀宁站起来,“别耽搁了,你不是要去见真金太子道谢吗?我给你编两条蒙古小辫子,也好让你对我大元表表忠心。”

  李洛乖乖让崔秀宁打开发髻,编成左右两条蒙古小辫。不过,他还是不安分的做了怪,趁着崔秀宁不备,脑袋突然往后一仰,正好撞在一团柔软之中。

  “你作死啊!”崔秀宁顿时炸毛,小拳拳一挥,狠狠一个暴栗子落在李洛头上。

  PS:我爱一个人。他姓丁,单名一个越。求丁越啊!没有丁越……票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