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259章 我们是好人,不散布谣言

第259章 我们是好人,不散布谣言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李扬早在去年十月初,就被崔秀宁派到福建行省,任务是潜伏到蒲寿庚府邸。

  虽然李扬是崔秀宁的优秀学生,而且去年八月就正式毕业。但由于蒲寿庚是色目人,天生对汉人有堤防之心,所以李扬足足花了四个月时间,才成功打入蒲家当卧底。

  崔秀宁道:“李扬通过迂回战术,先交好蒲寿庚的儿子,这才好不容易混进蒲府,成为蒲家一个执事家臣。”

  “李扬回信说,蒲氏的执事家臣有上百人,大部分都是色目人。他一个汉人,年纪又轻,又刚入府,无法成为蒲寿庚的核心家臣。所以,李扬就把精力用在蒲寿庚儿子身上,用了不少心思,终于套出蒲家的核心情报。”

  崔秀宁解释完,就递过来一张纸,“刚送来的福字号情报,你看看吧。”

  李洛打开一看,见上面写的是:

  “蒲寿庚,色目人,信奉某某教。现年七十五,体魄仍然健硕,虽有妻妾近百,却仍纳妾,不似高龄老人。此人老奸巨猾,狐疑善变,喜怒不形于色,全城全州莫不畏惧……”

  “蒲寿庚有子五十余,孙百余,人丁极其兴旺。然其子孙倚仗权势,横行无忌。蒲氏之罪,恶贯泉州,流毒闽南,百姓莫不切齿。”

  “蒲寿庚崇信某教,寺遍泉州,城中但有不信者,皆为异端,迫害屠戮,残忍酷毒。”

  “蒲寿庚挟制闽南,制霸闽海,麾下海獠商船上百,兼土地矿产店铺无算,富可敌国。更统带水师九千,私兵三千余。”

  李洛看到这里,忍不住咂舌道:“好家伙,光私兵就有三千,这还打个屁啊!”

  蒲寿庚虽然统带上万水师,但那还不是他个人的武力,而是蒙元的官军。可这三千私兵,却是蒲寿庚豢养的私人武装。他又不想造反,养这么多私兵当然是为了作威作福。

  李洛继续看下去。

  “泉州乃大成,城墙坚固,强攻难下。城中兵马,有探马赤军三千,蒲氏私兵三千,城外海港,更有水师九千,武备严整。”

  “蒲家巨宅,高墙深濠,防备森严。两千家兵驻宅墙之外,一千家兵驻宅院之内。内外协防,内外制衡,以防万无一失。”

  “蒲寿庚狡诈,为防万一,宅内秘修地道出城,直通海岸私港。倘若城中有变,可从密道出城上船逃逸。因通道情报不详,学生只能借故出城,夜半往蒲氏私港暗查,推测密道出口,当在海边一座大宅之内。”

  “四月初二,乃蒲寿庚七十五大寿,到时宾客云集,出入频繁,戒备必然松懈。以学生之见,实乃动手良机…学生还画了一张蒲家坞堡的图纸,供老师参详。”

  李洛看完,笑着对崔秀宁道:“你这学生很不错,竟然能搞到蒲家有地道的情报。”

  关于地道的情报,是这一整份情报中最核心的内容。

  蒲氏这样作恶多端又富可敌国的大家族,在宅内暗修秘通城外的地道很正常。万一城中变乱,或者有强敌破城,蒲家就可用密道将族人和财富转移出城,上船出海逃走。

  但是,虽然密道是一道保命符,却也可能是个催命符。如果敌人知道通道的存在,并且找到通道的出口,直接从通道攻入蒲家大宅,那泉州坚城,蒲家高墙,就全部成了摆设。

  所以,密道的存在,必定是蒲家的高度机密。但是,修建一条七八里长的地道,这工程不可能小,蒲寿庚无法瞒住自己之外的所有人,起码他的至亲和极少数心腹是知道的。

  李扬聪明就聪明在,他不是从老奸巨猾,狐疑善变的蒲寿庚身上突破,而是从他儿子身上突破。

  以李扬的聪明,他甚至不需要蒲寿庚儿子说出“地道”这两个字,只要对方话中暗藏了地道的存在,他就能推测蒲家有地道。

  比如,只要对方说出类似“哪怕贼军破城,或城中百姓造反,我蒲家也能顺利出城,在港口上船出海。”这样的话,李扬就能得到情报。

  有些情报,压根不需要对方直接说出来。

  李扬只是从蒲寿庚儿子口中分析出蒲家有地道通往城外港口,不是水师军港,而是蒲家的私港。

  但蒲家是海獠出身,至今还是大海商。蒲家的商船很多,私港应该也很大。只晓得地道出口在私港,还是没有用处,太宽泛了。

  所以,李扬干脆借故出城,在蒲家私港观察,他推断出海边的一座宅院,应该就是出口所在。

  李洛觉得李扬的判断很有道理。

  这个时代,可不是后世,讲究什么海景房。哪怕是靠海吃饭的渔民,也不愿意直接住在海边。

  住得起大宅院的,当然不是普通百姓。怎么可能愿意在海边建宅子?不怕海盗打劫么?

  这显然有点反常。

  但是,光凭这点,也不能就此断定地道出口在海边宅院。

  “你觉得,出道口在那宅院的可能有多大?我们必须要确定出口的具体位置。”李洛问崔秀宁。

  崔秀宁道:“李扬是个细心谨慎的人,不然我也不会派他卧底蒲家。卧底蒲家,真的是比卧底皇宫还难。但是,我也不敢确定密道出口就在那里,我给出七成的概率吧。”

  李洛点头:“那就需要继续确定。只有确定了,我们才好动手。”

  要灭掉蒲寿庚,并且抢了他的钱,硬来肯定是找死。唯一的办法,就是密道。

  当然,密道中肯定有人防守,也肯定有不止一道门封锁。但却比攻打城池和坞堡容易的多。

  “我会继续安排人手去泉州,试探试探,确定出口的位置。”崔秀宁道,“这件事李扬就不用再管了,保持静默状态,以防暴露。”

  李洛笑道:“我心里大概有了思路。你说说你的思路,看你是不是和我夫妻默契。”

  “谁和你夫妻默契?我需要和你保持默契?”崔秀宁说道,“我的思路是,蒲寿庚的疑心反而为我们的行动提供了方便,我们就从这点入手。”

  崔秀宁铺开李扬画的蒲家坞堡图纸,指着图说:“蒲寿庚明明有三千私兵,却不敢全部放进宅院,他怕家兵造反。所以,墙外驻扎两千人,墙内驻扎一千人,内外制衡。外面的家兵不好造反,里面的家兵不敢造反。”

  “但是,如果我们从密道攻进去,用最快的时间占了坞堡,控制大门,外面的两千家兵就进不来了,只要守住大门,对付里面一千家兵就成。”

  “蒲寿庚大寿那天,进进出出的宾客一定很多,蒲寿庚本人也会分心。加上人一多一乱,就是动手的好机会。”

  “行动战队最少也要两千精锐,除了打战,还要搬运蒲家金银,人少了肯定不行。战队从密道潜入,直接攻进坞堡。这是第一条线,也是主线。”

  “第二条线,冒充宾客随从能混进去几十人。这几十人肯定不能携带武器,他们的作用只有一个,突然发难夺占武库,事发之时让蒲家私兵无法第一时间穿甲。”

  常年平安无事的私兵,肯定不会时时刻刻穿着盔甲,作为私兵,也不方便像官军那样穿甲。但按李扬的情报,蒲寿庚的武库是有大量盔甲的。

  崔秀宁计划混进去几十人夺占武库,紧急之下私兵无甲,只能被从地道攻出的行动战队屠杀。

  “第三条线,是在城中。在城中散布漳州义军陈吊眼,将联合大批倭寇攻打泉州的谣言。这样一来,水师就会调动,家兵也会调动。水师调动,有利于我们出海逃走。家兵调动,有利于我们解决蒲家。”

  崔秀宁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夺过李洛手中的苹果,咬了一口润润嗓子。

  李洛却是拍手笑道:“哎呀,真是心有灵犀,夫妻默契!你这三天线,和我的想法几乎如出一辙。只有一点不同。”

  “哪里不同?”崔秀宁问。

  李洛幽幽说道:“为何要散布陈吊眼攻打泉州的谣言呢?我们是好人,不要散布谣言,就让陈吊眼的义军,真正来攻打泉州吧。呵呵。”

  PS:大恶人蒲寿庚快要完蛋了。他并没有招惹主角哦,你们说冤不?可是,谁叫他那么有钱呢?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