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280、281章 简单粗暴的“神药”(二合一大章节)

第280、281章 简单粗暴的“神药”(二合一大章节)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忙完立国建号的事后,李洛还要处理一件事:处置蒲寿庚。

  蒲寿庚,以及夏璟、田真等几个汉奸,被带过来见李洛。蒲寿庚见了李洛仍然满脸倨傲怨毒的神色,而夏璟等汉奸则是一见面就扑通跪下,砰砰磕头求饶命。

  “大胆蒲寿庚,见了唐侯如何不跪!”押解蒲寿庚的警士喝道。

  唐侯?蒲寿庚淡蓝色的眸子轻蔑的扫了一眼坐在上位的年轻人。“哼,我蒲寿庚见过大元天子,见过宋国官家,南洋各国国主,就连诸族君长也见过不少,却从未听过什么唐侯!”

  “蒲寿庚,你快要死了,而且死的很惨,你知道么?”李洛冷冷道,目中都是森森杀气。

  蒲寿庚冷哼一声,“大丈夫处事,要么五鼎食,要么五鼎烹。我蒲寿庚活到七十五岁,享尽了人间的荣华富贵。有何惧哉!”

  李洛道:“你是无所畏惧,可惜啊可惜,你的家人,蒲氏满门都被诛杀。你有一百多个儿孙,可到头来连个祭祀的后代都没有,这滋味如何呢?”

  蒲寿庚哈哈大笑道:“那又如何?这世间遭遇灭门惨祸的,岂止老夫一人!老夫光在泉州,就杀了几万汉人。宋国宗室几乎被老夫诛杀一空,不知道多少赵宋贵女,被老夫赏给部下成为猪狗不如的贱奴,生不如死。死在老夫手里的汉人,何止十万!老夫,早就够本了。”

  “你这劳什子唐侯,想必也是宋国余孽吧?哼,你以为占据海外一岛,就能恢复你们汉人江山么?真是白日做梦。等到大元天兵一到,尔等的下场,又能好到哪里去?”

  李洛懒得再和这已经沦为魔道的蒲寿庚啰嗦了,下令道:“来呀,塞住他的嘴。传令大法堂,判处蒲寿庚屠戮汉人罪、颠覆汉家罪,处以剥皮楦草极刑!立刻执行!百姓皆可来观刑!”

  “诺!”几个警士押解着出去。

  “唐侯饶命啊!我愿意归顺唐侯……”夏璟看到蒲寿庚竟然被下令剥皮楦草处死,顿时吓得肝胆欲裂,如同失去父母保护的三岁孩子。

  李洛看都不看这几个汉奸。虽然蒲寿庚是个魔鬼,却比这三个汉奸硬气多了。这三个人,完全就是贪生怕死的软骨头。

  “判处夏璟等三人汉奸罪,判处腰斩之刑。立刻执行!”李洛下令,厌恶的挥挥手。

  “诺!”几个警士一扑而上。

  夏璟等三人魂飞天外,吓得瘫软在地,被警士们塞住嘴巴,死狗一般架了出去。

  当天下午,海边法场,几乎人山人海,观看行刑的唐国百姓,足有几万人,将法场围得水泄不通。

  这个法场,去年底处决过梅全禄,现在要处决蒲寿庚了。

  蒲寿庚的大名,不但南方移民妇孺皆知,就连北方移民,也都听说。

  此人正是那种罪大恶极、杀人无数的大恶人,他被称为泉州王,曾经令无数闽粤百姓家破人亡,逼迫汉人信奉某某教。此人还是个脑后生了反骨的白眼狼,他受大宋重用,结果不但投降了鞑子,还为虎作伥,帮鞑子灭宋,甚至惨毒无比的屠戮几千赵宋宗子。

  “杀!杀了这个大恶人!”

  “蒲老贼,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啊!”

  “老天有眼,唐侯英明!蒲老贼,你的报应到了!”

  “杀!杀蒲寿庚!杀了这个老畜生!”

  看到蒲寿庚被押到法场,围观的百姓人人情绪激愤,恨不得扑上来生啖其肉。

  一个人能作恶到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地步,那绝对是魔头的段位了。

  主持行刑的官员是法堂和刑曹的主官。新的唐侯令规定,法堂负责审判,刑曹负责起草修订律法,监督堂署衙门的司法是否符合法条。

  唐国的堂署衙门,具有独立的司法权,为了防止其权势太大失去制衡,就以刑曹牵制堂署。倘若刑曹发现堂署的司法环节有问题,就可以质疑或弹劾。

  独立的司法权,必须建立在公正执法的基础之上。

  “宣读判决文书!”年轻的法堂官员下令。

  一个身穿黑袍、头戴獬豸冠的年轻法士,来到法场展开判决文书肃然宣读:“经查蒲寿庚…所犯颠覆汉家社稷罪、屠戮汉人罪,证据确凿。按唐候之令,两罪并罚,判处剥皮楦草之刑,即刻行刑!华夏三九七八年、唐侯元年五月十九。”

  念完蒲寿庚的判决文书,又宣读对夏璟等三个汉奸的判决。

  “经查夏璟、田真…所犯汉奸罪,证据确凿。按唐侯之令,判处腰斩之刑,即刻行刑!华夏三九七八年、唐侯元年五月十九。”

  走完这道程序,法堂的黑衣行刑队就走了出来。法堂行刑队只有十人,却都是从军中挑选出来的,专门用来处决犯人。

  直到两个时辰后,百姓们才人心大快的才散场回家。很多人回忆起行刑时的情形,仍然感到惊悚无比。

  那个惨呐……真是想想都可怕,晚上都会做噩梦哩。

  蒲寿庚整张老皮都被剥下来,成为一只装草的人皮口袋。然而没了皮的蒲寿庚,偏偏一时半会不得死……

  三个腰斩的汉奸,都断成两截了,还在地上爬呢。

  比起这几人,以前被斩首的梅全禄,简直死的太舒服了。

  哎呀,不能提不能提。观看行刑的百姓,议论纷纷的同时一致决定,回到家里千万不能给老婆孩子细说,免得唬到了。

  …………

  “某将申花生,拜见君候!”申花生被带到唐侯府,面见李洛。

  他此时已经不是小小什长了。上次剿杀蒲氏私兵时,由于表现过人,被崔秀宁提拔为队长,和他在元军时的百户差不多了。

  “申花生,你的效忠,夫人已经尽告于我。你是个将才,之前在元军做百户,那是他们不相信汉人。不然以你之才,千户也尽可做得。如今即将征日,吾可抬举与你,升你为联长,随吾出征。”李洛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申花生已经通过考验,经过特察局的暗中观察,的确可用。

  “君候如此信重,末将感激涕零,必定赴汤蹈火,肝脑涂地,在所不辞!”申花生以头触地,斩金截铁的说道。

  男儿大丈夫,功名但求马上取。这是申花生的理想,如今有了用武之地,他哪能不激动?

  联长可是统带三百多兵的军官,虽然比不上团总,但他只是个降人,又非唐侯嫡系故旧,能抬举他为联长,绝对算是重用了。

  “起来吧。只要你忠心用事,吾当然不会冷落英雄豪杰。好生做,自有你的造化在。”李洛抬手说道。他现在的说话语气,已经和这时代的上位者毫无二致。只有和崔秀宁交谈时,还保持着后世的说话风格。

  “诺!末将谢过主公抬举!”申花生大起知遇之感,对李洛的称呼不知不觉间就从君候变为主公,这表示他已经认李洛为主,不会再三心二意。

  李洛虽然进位唐侯,但只在很正式的场合,才被臣下称为“君候”,除此之外,都是称呼为主公。

  君候,主要是唐国百姓对李洛的称呼。

  “你自去安排罢,明日就要动身出发!”李洛端起茶碗。

  “诺!末将告退!”

  申花生告退之后,李洛随即写下一道手令:“任申花生为虎士团右联长,此令!”然后用印,交由亲卫下达给虎士团团总朱颔。

  如今虎古是近卫骑千骑长,团总空出一个位置,就让朱颔做了团总。虎士团有左、中、右三个联,只有右联长还没有合适的人选,刚好让申花生补缺。

  现在的唐军各团,团一层级的军官,无论是团总,团监,谋长(原来的策划长),还是团副,教导长等,都是满编的。但在联和队这两个层级,却有不少空缺。

  尤其是队,目前大多数队只有一个主官,或者有主官没有队副。这些空缺,是李洛故意留出来,虚位以待他的学生的。

  这次,李洛带了三十个军官生来海东,剩下二十个军官生留给了乡勇。

  所以,李洛再次写了一道长长的委任状,任命来海东的三十个军官生,为队长、队监、队副。

  这五十个军官生,已经培训了五个多月,学了不少近现代的军事知识,在冷兵器时代同样很管用。而且,除了刘卫泰一个人外,其他四十九人,之前不是保安团的什长伍长,就是江华乡勇的什长伍长,本来就算老兵。

  他们,已经完全能胜任队长级别的军职,甚至会做的比他们的上级更好。

  这是李洛利用自己学生彻底掌握兵权的第一步。

  当中下层军官大多数是自己的学生,将领想背叛就难如登天。

  这五十个学生一放进军中任职,加上第一批十几个军官生,总共有六十多人。其中位置最高的,已经升到团一级的团副和谋长,联级的也有好几个。

  任命宛一批军官,李洛有和崔秀宁去海东医院,观摩“土造青霉素”。

  半年前,崔秀宁来海东,在海东医院专门讲了一堂课,教授海东医师如何培养青霉素。

  这些中医们简直不敢相信什么青霉素竟然能治病,因为,老祖宗的医书上,可是从无此说啊,夫人又不是名医,所谓人命关天,他们如何敢信?

  夫人虽然是海东主母,让他们很是尊敬,可是在医术上,如何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呢?

  至于崔秀宁说的细菌和病毒,他们虽然相信,却把细菌和病毒与邪毒混为一谈,认为不过是两种说法罢了。

  他们很难认识到微生物的存在。

  于是,崔秀宁就做了一个简单之极的直观实验。她让人在河里舀了一盆水,展示给所有医师看,问他们,水是不是很干净。

  医师们看到水里什么都没有,就回答说干净。

  崔秀宁就吩咐,将这盆河水在医院放大半个月,再看看水里有什么。

  海东气候潮热,大半个月后,医师们竟然发现,盆里出现了小虫子。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些小虫子,半个月前是以他们看不见的方式,存在于水中。

  为何大多数古人习惯喝生水?就是因为看不见水中的虫卵,更别说水中的细菌了。

  清水生虫的现象,他们以前都是见过的,可却一直以为,虫子是从外面进入水里的。

  这次才明白,原来虫子一直在清水里,只不过慢慢长大,才能让他们发现。

  其实,这个道理真的很简单,为何中西方的古代医生都没有重视?因为,没有没有人会无聊的舀一缸清水,然后天天观察,直到看见虫子为止。

  倘若这个实验不是在潮热的海东做,而是在中原做,就是一个月也未必能发现清水生虫。甚至,虫卵根本没有机会长大就死了。

  这个实验,顿时让医生们心服口服,他们这才相信微生物的存在。

  崔秀宁却很无语,因为她很清楚,水中看不见的虫卵,根本就不是微生物啊,细菌才是。她其实耍赖了。

  可问题是,没有比虫卵更直观的实验了。她虽然知道显微镜的原理,可是也没时间造这个东西,那肯定是很细致的活儿。

  所以,崔秀宁不可能解释虫卵不是微生物,而是趁热打铁的告诉医师们,酒曲之所以能酿酒,就是因为里面有一种微生物,食物之所以发霉变质,就是因为有微生物导致的。

  而这青霉素,也是微生物的一种。但是,青霉素能克制其他多种有害的微生物,就像是猫能消灭老鼠一般。

  这一下,医师们顿时恍然大悟,算是“真的明白了”。崔秀宁的细菌学说,等于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打开了崭新的一扇门。立刻启发了他们,之前很多知所以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问题,竟然都迎刃而解。

  那一刻,他们不由都是心中顶礼膜拜,夫人真是神人啊,对于医术也如此精通!

  于是,他们对培育青霉素再也没有丝毫抵触情绪,而是按照崔秀宁教授的法子,认认真真的开始了培育。

  半年来,研究细菌竟然成为海东医师们最重要的工作。虽然他们现在不可能有什么成果,但都进一步证实了一点:细菌绝度存在,而且很多疾病,都是细菌引起!

  崔秀宁能把他们启发到这一步,其实已经足够了。

  李洛来到海东医院,发现土制青霉素已经做出了上千套。每一套,都是一个小瓷瓶,一根鱼皮管子,一根鱼骨空心针头,一个用作吊瓶的蒸馏水瓷罐。共四样东西,全部放进一个小木盒中。

  真的是…简单粗暴啊。

  四样医疗器材,没一样的靠谱的。这要是给伤员注射进去,啧啧…不敢想,生死有命哦。

  然后,这已经是目前做的最好的了。

  “这些青霉素如何?可曾试过?”李洛有点心虚的问一个司院医师。

  那医师回答:“只试过一个人。两月前一个匠师受了工伤,伤口恶化,持续高烧不退打摆子,就是双黄等药物也无可奈何,眼看就不行了。属下只能吩咐吊一罐青霉素,就算死马当作活马医。”

  李洛眼睛一亮:“结果如何?”

  “结果竟然好了!而且是立竿见影的快啊,这青霉素,真是神药!”

  没得败血症么?李洛顿时松了口气,再怎么样,起码有用。总比没有强得多。

  崔秀宁却是说道:“天下哪有什么神药,张司院,你可千万不要宣传什么神药,不但不能宣传,还要告诉百姓,是药三分毒。这青霉素虽是新药,却也有风险的。明白么?”

  “是是是!夫人所言极是,属下遵命,遵命。”张司院忙不迭的领命。

  之前,他的确打算好好宣扬一番,一方面宣扬夫人的功德,一方面也彰显海东医院的成就。

  但他的打算,被医院妇科堂的司堂医师,李沅给否了。

  一个司堂医师,本是他的下属,又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本来绝无可能否决他这个司院,名医。

  可问题是,李沅是主公的妹子,也算他的主子,他如何敢反驳?只能熄了宣扬神药的念头。

  如今听夫人这么一说,他才明白当初幸亏听了李沅的话,没有宣扬神药。不然夫人这次一定会训斥自己。

  李洛又召见了半年前崔秀宁招募的一百个战地军医学徒。这些学徒都很年轻,李洛抽查医治刀伤箭伤,以及如何注射青霉素的问题,都能答得上来。

  不错,这些“军医”虽然连半吊子都不算,但起码能用了。

  一百个所谓的军医,也是要出征的。

  最后,李洛也没有忘记去看望李沅。李洛正在妇科堂给一般女子授课。见到李洛,立刻迎过来。

  “小妹见过兄长,嫂嫂。”李沅很乖巧的行礼。她穿着一身洁白的宅袖汉服,领口绣着一只葫芦,头戴黑纱网巾,黑白分明,煞是好看。

  这是李洛和崔秀宁联合设计的医师制服。领口绣的葫芦,也出自“悬壶济世”的典故,所以葫芦向来是杏林岐黄的代表。

  “怎么样,在这还满意么?”李洛笑问。

  李沅笑道:“这里好得很,小妹非常喜欢。现在教了几十个学徒,每日主要就是授课。”

  崔秀宁道:“没收过女病人么?”

  李沅有点不好意思了,“很少。这半年了,只治疗过三个,接生过两个。他们看我太小,很多女病人和孕妇来到医院,知道我是主治医师,立刻不看了。”

  李洛忍不住哈哈大笑,“你才十六吧,年纪这么小,病人如何不害怕?放心,这日子久了,你妇科名医的名声传出去,到时就忙不过来了。”

  李沅脸红了,“兄长说笑了。说道妇科医术,我和养母差远了,也就刚入门而已,哪里能说妇科名医。只是,上次嫂嫂给我讲了不少妇科医术的道理,小妹觉得很是有用,这几个与,一直在摸索。”

  李洛点点头:“好好摸索,这将来,你还要担负更多的东西。这妇科医术,尤其是妇产一项,极其紧要,务必用心钻研。我在下一道令,让海东所有产婆,必须在海东医院挂名,让你管理。”

  李沅很高兴的说道:“谢谢兄长!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所有民间产婆都归她管理,她就可以通过产婆们接触到大量孕妇,亲自观摩练手长经验。

  如今民间孕妇生产风险很大,产婆技术不过关也是重要原因。

  兄长把管理产婆之前交给自己,自己就真能为唐国出点力了。

  李洛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为了让那些产婆听话,我再封你为亭主。”

  很快,又一道唐侯令发出:“封李沅为亭主,位在上卿之上。”

  李沅乃唐侯之妹,唐国公室贵女,她得封亭主,官吏百姓们都不奇怪。

  自古宗室贵女,依次是公主郡主县主乡主亭主,亭主虽然最低,却也起码是侯爵的女儿或姐妹。

  PS:给点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