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282、283章 大军东征(二合一大章节)

第282、283章 大军东征(二合一大章节)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五月二十日下午,在海东仅仅待了六天的李洛就离开海东,出海北归。他不能再耽搁了,不然无法率领“明路军”按期去合浦港汇合。

  失期当斩啊!

  出发前,为了避免暗路军被元军和日军发现,李洛更改了暗路军的出兵日期,改为七月十八出发,直接前往萨摩藩之南的屋久岛驻扎。比原计划晚了一个多月。

  暗路军不但有六千精锐,还会携带大量粮食,以及大量的军械物资,多余的战船。多余的物资,是为收编江南残军准备的补给。

  历史其实已经发生了小小的改变。原本的历史上,忻都和金方庆的东路军此时已经出发。而现在,东路军要到六月初才出发,整整晚了半个月。

  而且,原本带病出征的元军统帅阿剌罕,已经被忻都取代。忻都由原本历史上的征日蒙军元帅,变成蒙、丽、汉联军统帅。这使得征日元军有了总指挥。

  虽然历史已经发生了小小的改变,但李洛还是很有信心。只要台风如期而来,元军主力就无法避免覆没的命运,忻都等将帅们还是会放弃残军逃回国,他就有机会收编残军,趁机攫取征日统帅的位子。

  以他对历史和日本地图的了解,他一定有机会攻上九州,打开一番局面。等到元廷再次派大军前来,他要做的事情应该已经做成了。

  整个攻略计划,他和崔秀宁已经对着日国地图推演了很多次。而且再过两三个月,派到日国的间谍,也该产生作用了。

  李洛离开时,崔秀宁率领唐国文武官吏,来海边送行。

  直到李洛的船走远,崔秀宁还伫立在海边遥望。

  “嫂嫂,回去吧,海边阳光太烈。嫂嫂放心,兄长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归来的。”李沅对一脸忧虑的崔秀宁说道。

  太公颜铎也道:“我儿回去吧。你不回,他们也不好离开。”

  崔秀宁点头,“回吧。”

  监摄国政的唐国夫人不走,身后的唐国官吏,自然也不好离开。

  …………

  五月二十日。晴,东南风。

  今天李洛走了,我心里空落落的,如果还有什么,那就是担忧。

  一想到他有可能再也回不来,我心里就很疼,很慌。我知道不该往坏处想,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

  昨晚梦见他血淋淋的站在我面前。梦里的他说,秀宁,对不起啊,我回不来了,这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好好活下去。

  我吓醒了,一身冷汗。等到看见他躺在我身边,睡得正香甜,才知道是一个噩梦。

  可是,昨晚他还在枕边,今晚就不在了。

  但我不能太脆弱,尤其是不能让新生的唐国上下,看见我的脆弱。我必须以防万一,做最坏的心理准备。

  简直无法想象,万一他不在了,我在这个世界会多么寂寞,多么孤独。

  这个月到现在还没来例假,应该是怀孕了吧。可就算生了一个孩子,也是这个时代的孩子,无法替代李洛。

  如果是个男孩还好说,我有把握压制所有人。可如果是女孩,那未来的唐国,就不好说了,甚至我的下场,会很难看。

  就算是武则天,不也是很难看的收场?在这个男权绝对主导的世界,假如没有李洛也没有儿子,那我就是再有本事,又能怎样呢?

  海东十几万汉人,会接受一个女主么?我觉得不可能。

  所以,我只能打算和李沅谋划,借助她妇科司堂医师的便利,准备一个荒谬的计划。

  万一李洛回不来,我又没能生下儿子,那就只能对不起某个孕妇了。她会“难产”而死,但她生的儿子,会成为我和李洛的“儿子”,成为新的唐侯。

  虽然这只是最坏的打算,但我必须有最坏的打算。为了李洛和我的事业不至于夭折,为了唐国十几万百姓,有的牺牲是必要的。

  呵呵,日记写到这里,我竟然被自己吓了一跳。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如此狠毒,如此不择手段?可还是当初的我么?

  这个时代,真是太坏了。竟然能把我这样的人,都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但是,作为摄政夫人,我不能软弱迂腐。

  男人,你可一定会回来啊,一定。一定要记住答应过的的,活着回来。你是我的逃犯,既然被我抓住,就不能再逃到另一个世界了。

  算了,就写到这里吧。

  烧掉吧。这篇日记,绝不能留。

  …………

  李洛回到宁海州时,是五月二十五日。他命令宁海水师即刻起航,随他去江华。

  五月二十六日,李洛回到江华。李签拨付给出征乡勇的两千多副高丽盔甲,也已经全部到达。

  五月二十七日,李洛尽起江华乡勇两千七百、江华水师三千六百、宁海州水师八百、海勇五百、亲兵三百、水手五百,共计八千多人,乘坐大小船只上百艘,浩浩荡荡的驶向高丽合浦港。

  李洛只是四品护军虞候,但他这次统带的兵马,应该是四品部将中最多的了。

  这就是明路军了,属于元军战斗序列。所以,军粮物资其实不用他自己准备,因为元廷和高丽王廷都已经准备好。

  但是,知道历史走向的李洛,还是带走了早就储藏的两万石军粮和其他物资。

  五月二十九日,李洛提前一天到达合浦港。

  合浦港是高丽最大的港口,此时已经完全成为一个巨大的军港。

  海边上水营遍布,岸上人喊马嘶,海上风帆蔽日,桅杆如林,景象无比壮观。

  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忙碌的高丽兵将,以及一堆一堆的物资。

  这里,已经停留了近千艘大小船只,东征军的主力,都到了。

  军港的元军见到李洛舰队上的元军大旗,远远就打出旗语令李洛止步。然后,一只小船驶出军港,来到李洛的旗舰之下。

  紧接着,一个军吏登上李落的旗舰,检查李洛的告身和调令,再确定李洛舰队是来汇合的元军后,这才允许舰队进入军港。

  李洛将舰队停靠军港抛锚,和其他元军舰队保持一个距离,然后去中军水营报到,拜见高丽都元帅金方庆。

  金方庆的大营,被高丽军的水营团团簇拥,大营内外,都是身穿高丽盔甲的兵将,走动间都是铿锵作响,一派紧张肃杀的气氛。

  高丽人真要认真起来,战力并不会差。

  金方庆中军大帐外的卫兵拦住李洛:“来者何人,速通姓名!”

  李洛道:“高丽东征左护军虞候李洛,率军前来汇合,拜见都帅。”

  卫兵行了个军礼,“将军稍待思密达!”然后入帐通禀。

  很快卫兵又出来说道:“都帅有令,传见李虞侯。”

  李洛进帐,只见一个满头银发、身穿华丽盔甲的老将,正巍然端坐在帅位上,一双细长的眸子,很是威严肃重。此人正是李洛多次见过的金方庆。

  两边,赫然坐了十几个盔甲鲜明的武将。其中一个中年大将,盔甲的华丽程度不下金方庆,气势也很强,还坐在金方庆的旁边。

  此人,应该是高丽副都元帅,军职仅次于金方庆的洪茶丘了。史书记载洪茶丘颇为自傲,和金方庆不合。元廷派他来给金方庆做副手,当然是牵制金方庆。

  “末将左护军虞候李洛,拜见都帅!”李洛一身盔甲的半跪下去,行了个拜见主帅的军礼。

  “李虞候辛苦,免礼,坐吧。”金方庆很温和的说道。李洛是他举荐的部将,又是李签的侄儿,还是太子和王后的人,他自然客气很多。

  “谢都帅!”李洛站起来,做到最后面的一个空位置上。此刻这帐中诸将,金方庆和洪茶丘自然都是一品大员,然后二三品的将领也有好几个,除此之外才是四品。

  所以,李洛的军职其实很不够看,没有什么说话的资格。

  “李虞候此次带来多少兵马?”金方庆问道。

  这一问,只是主帅的例行公事。金方庆从始至终,都认为李洛只不过是来镀金的,心里其实并不指望李洛能派上什么用。

  李洛回禀道:“回都帅的话,江华水师三千六,宁海州水师八百,其余的就是乡勇,加水手有八千人。”

  八千人…不少啊。这里的其他三个护军虞候,只不过三四千兵马。不过,想到这八千人人还有大量当炮灰的乡勇,其他将领也就释然了。

  众将领暗想,这个李洛,竟然带着乡勇前来凑数,真是岂有此理。

  金方庆肃然道:“刀枪无眼,军法无情。李虞候既然来了,就要谨遵号令,切莫孟浪行事。”他是担心李洛年纪太轻,贪功心切,误了性命,不好和李氏交代。

  李洛道:“谢都帅提醒,都帅放心,末将定会令行禁止,全以大局为念。”

  金方庆点头,环顾诸将说道:“如今我高丽五万大军全部聚齐,粮草物资也都装载上船,可忻都大帅仍然未到。尔等回去后,与其干等,不如操练兵马。”

  金方庆刚说到这里,忽然一个亲兵进来禀报道:“禀报都帅,忻都大帅到了,传都帅和诸将去岸上山丘大帐相见!”

  忻都到了?众人顿时精神一震。金方庆虽然是高丽征东都元帅,可忻都才是元军统帅。

  金方庆对忻都有些不满。这都要上船了,你作为统帅,却在岸上山丘扎营,这么怕海的么?

  等到金方庆带着诸将上岸,果然见到不远的山丘上,已经飘起一杆高大的白马尾毛旗纛,旗纛上面,绣着一头狰狞的苍狼。

  正是蒙古军队常用的苍狼战旗,马尾大纛。

  “呜—呜呜!”山丘之上,传来苍劲的牛号角声,加上无数战马的嘶鸣,显得一片肃杀。

  众人登上山丘,往北一看,只见密密麻麻的大队骑兵,轰隆隆的奔驰而来,挟卷着雷霆万钧的气势,犹如不可阻挡的洪流,惊天动地,不可一世。

  “轰隆隆……”

  万马奔腾之下,彪悍狂放的气息上干青天,下震大地,卷起漫天尘土,狂飙一般汹涌而来。

  高丽众将和李洛看的浑身汗毛直竖,口中发干。

  这就是威震天下不可一世的蒙古铁骑啊。这要是放在平原上,谁能抵挡?

  眼前的骑兵有三万人,已经具有如此威势,可元廷这样的骑兵,有好几十万。

  此次征日,忽必烈调遣了两万蒙古骑兵,一万探马赤军,总共三万铁骑。比原来的历史上足足增加了两万。

  忻都的中军大帐已经立好,眼前奔驰而来的骑兵,当然就是后队了。

  金方庆等人经过一个个身材高大、面容粗野的蒙古战士,进入大帐,看到大帐中一个虎背熊腰的蒙古大将,正光着剃的发青的脑袋,用刀割食着一头羊。

  此人自然就是忻都了。

  帐内已经坐满了蒙古将领和色目将领,一个个喧哗不已的喝酒吃肉。

  蒙语本来就冷硬,说话的人长相也冷硬,加上他们那独特的髡头辫发,所以看上去真的很野蛮彪悍。与什么斯文好看全无一点关系。

  整个大帐,充满了一股膻味。李洛知道,这股膻味是蒙古将领身上的气息。因为他们喜欢吃羊肉,还是半生不熟的羊肉。这时间久了,身上的膻味就流连不去。

  “金帅来了。来人,给高丽勇士们上酒肉。”忻都看见金方庆,一边喝酒一边笑道。

  金方庆是高丽军主帅,比他只低一级,他当然要给点面子。

  “谢大帅。”金方庆拱拱手,带着高丽将领坐下来,一起喝酒吃肉。

  别看蒙古大将喜欢在军营喝酒,但他们酒量大,很少喝醉。酒,反而会让他们更加无畏。

  而且蒙古军队带的的奶酒,既能解渴,还能充饥。

  李洛喝了一口马奶酒,就差点吐出来。他母亲的…好难喝啊,一股浓烈的奶腥味,直冲鼻子。

  李洛只能拿起一块奶酪,尝了一口,也怏怏放下。又硬又酸,真的好难吃。但不可否认,营养和能量应该很足。

  李洛突然想到海东的鱼肉干。到时暗路军会携带大量的鱼肉干,作为肉食补充。虽然不如蒙古军队的羊肉和奶酪,但也不错了。

  其他高丽将领,也喝不惯奶酒,吃不惯奶酪和半生不熟的羊肉。但为了不让蒙古将领讨厌,只能勉为其难的小口抿着,小口吃着。

  “哈哈哈!”蒙古和色目将领见到高丽将领一副小里小气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目中的鄙夷毫不掩饰。

  就连高丽军主帅金方庆,面对蒙古将领的嘲笑,也无可奈何。

  没办法,横竖这些蒙古将领都得罪不起,谁叫他们是大元国族呢?

  忻都喝好了酒,看向金方庆,打着饱嗝说道:“金帅的高丽军,来了多少人马?”他说的是蒙语,但金方庆勉强听得懂。

  金方庆道:“加上水手,共五万四千,各路全部到齐。”他的蒙古语很差,幸好忻都也能勉强听明白。

  忻都环顾帐内诸将说道:“勇士们都到齐了,本帅命令,修整三日。三日一过,八万大军出海东征!”

  “六月中,务必攻占…攻占…”忻都突然语塞。

  金方庆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六月中,务必攻占对马岛,壹岐岛。”

  忻都甩开自己的辫子,一拍额头,“对!就是对马岛。然后,等范文虎的江南军,汇合。”

  金方庆很是无语。这蒙古大军是厉害,蒙古将领在陆地上也厉害,可是一到海战,立刻就不靠谱起来。

  忻都作为元军统帅,竟然想不起对马岛和壹岐岛的名字,真是不应该啊。

  有忻都做统帅,这一仗只怕悬了。蒙古军队不但对海战很陌生,对大海也很畏惧,在海上很难指望他们。

  李洛听到忻都的话,心想,忽必烈如此会用人,却用了忻都这样不精海战的人为主帅,不得不说是个很大的疏忽。

  忽必烈估计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没有一个蒙古将领真懂得海战。忻都多少打过第一次征日之战,总算是有些经验。

  三日之后,所有的骑兵全部上船。近千艘船只的庞大舰队,运载着八万多人,几万匹马,十几万石粮食,以及大量的物资装备,浩浩荡荡的跨海东征。

  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风帆如云,真是气吞万里如虎!

  同一日,大元皇帝忽必烈正式下诏东征。兵临不臣之国,威加桀骜之邦,让蒙古大军,惩罚夜郎自大、冥顽不灵的东海罪人。要让那些东海罪人夜夜哭泣,后悔对众汗之汗的不敬。

  真的开始了啊!

  李洛站在自己旗舰的甲板上,周围是“明路军”的上百条船,打着高丽和元军的旗帜。

  前年,他和崔秀宁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为了生存而挣扎。可不到两年,他就率领八千人马征讨倭国。

  加上海东的暗路军,足足有一万四千人随他征日!

  李洛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以及遮天蔽日的船队,忍不住豪气干云,意气风发。

  似乎……有点飘了。

  因为,他开始作诗起来。

  “海风鼓荡八千里,十万旌旗下东番。若知英雄缘何故,请君再活七百年。”

  倘若有人真的能再活七百年,就会知道李洛为何要处心积虑的征讨倭国了。

  蒙元不是好东西,倭国同样不是。就让双方拼命撕咬吧。

  最后的赢家,只能有一个,就是他李洛。蒙古军,高丽军,日军,甚至汉军,全部是刀。

  他,要做一个看不见的…持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