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309、310章 覆灭和大捷(二合一大章)

第309、310章 覆灭和大捷(二合一大章)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轰隆隆—”数万日军骑兵重新加速之后,排出近两里的宽阵,黑云般压到东征军步兵大阵前。

  眼看不到三十丈远了,就连日军骑兵的面容,也看的清晰。

  可正在这时,已经重新装填完的石炮和床弩,也再次发出怒吼。

  “轰—”

  如今近的距离,数以百计的床弩和石炮,杀伤力极其惊人。日军前阵,就好像突然被狠狠削掉了一截。

  几乎同时,一万多高丽弓箭手和一千多神臂弓手,也发出一轮骑射。

  日军骑兵前阵,完全沐浴在如雨矢石之下,死伤惨重。人仰马翻的骑兵,铺满了一两里宽的阵地,惨叫哀嚎声惊天动地。

  加上两翼的蒙古骑兵箭雨,日军骑兵虽众,却如同陷入泥潭的怪兽,被三面轰击,阵势一片凌乱。

  但是,后面的日军骑兵仍然潮水般推着前面的骑兵,在巨大的惯性下,不计死伤的踩着前面堕马的同伴,轰然压向征东军步兵大阵。

  说时迟那时快,此时距离只有十几丈了。

  “杀鸡给给!抠楼塞!”九死一生冲过来的日军骑兵,兴奋之极的吼叫,跃马扬刀的杀过来。

  少贰经资和北条实政等人日军将帅,看到骑兵付出巨大伤亡后终于冲到敌阵,原本难看至极的神色,终于露出笑容。

  “冲上去了!干的好!”

  就算再不懂军略的人,也知道几万骑兵冲击步兵方阵,意味着什么。

  哪怕敌军步兵方阵严整,哪怕敌军步兵用长枪刺猬阵防护,可在几万骑兵不计代价的冲击下,也很难不崩溃。

  蒙古轻骑之所以不愿意冲击步兵刺猬阵,主要是人口少,不愿意付出太大代价。但不意味着蒙古骑兵真的破不了步兵刺猬阵。

  日人可没那么顾虑死伤。反正神国有上千万人口,而登陆的元寇只有眼前这些,死一个少一个。就是拿人命填,也划得来。

  骑兵是金贵,可是和消灭元寇相比,骑兵损失再大也不算什么。

  少贰和北条等人的判断并没有错,倘若几万骑兵真冲进去,就算日军骑兵在失去马速后全军覆没,可是东征军的步兵大阵,也一定会崩溃。

  然后,日军紧随在后的步兵鱼鳞阵,再上前剿杀崩溃的东征军,就能斩获一场惨胜。

  步兵不像骑兵,骑兵对阵型要求不高,就是阵势乱了,很快就会重新聚集。而步兵对阵型的要求很高,一旦溃乱,就很难重新组织起来,人数再多,也没什么用了。

  牺牲绝大多数骑兵,干掉元寇的主力步兵,才是日军将帅的策略。反正元寇骑兵太少,步兵一旦被干掉,只凭上万骑兵,就翻不起大浪了。

  这个战略,是少贰和北条联合定下的,就叫“骑兵玉碎”。

  日军的战略战术,从古到今都很疯狂,也是有传统的。换了其他任何一国,也干不出拼掉好几万骑兵,换取消灭敌军步兵的事。

  “步兵压上!骑兵预备队出击!准备破敌!”少贰经资下令,命令步兵压过去,准备收割牺牲骑兵换取的战果。

  没错,日军还隐藏了一支五千人的九州骑兵,用来追击元寇步兵所用。

  九州岛本来就聚集了五千骑兵,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使用。之前宇都宫贞纲率领本州六万多骑兵来援,加起来近七万。但在和忻都的元军石墙血战中,损失了一万三千骑,其中还有三千最宝贵的具装重骑。

  这次日军南下,骑兵仍然庞大。即便近五万骑兵正面出击,步兵大阵中却还藏了五千骑,瞒过了元寇探马的眼睛。

  日军将帅又不是傻子,只能李洛耍花样,他们就不会?

  但是,少贰经资等人还没高兴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瞪大眼睛发出惊呼。

  “纳尼?!”

  站在临时搭建的马拉高车上,少贰经资竟然看到,就在己方骑兵即便冲到元寇大阵之际,忽然一队人马皆披重铠的骑兵,轰隆隆对撞而来。

  “具装重骑!八嘎!元寇竟然带了具装重骑!”少贰经资恨恨说道,心立刻悬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千多蒙古重骑和八百高丽重骑,已经和汹涌而来的日军轻骑撞上。

  “轰隆—”

  蒙古重骑不但人高马大,而且都是都是人马具装,就连兵器,也是狼牙棒。而高丽重骑的兵器,却是骑枪。

  两千多重骑兵借着微高的地势,在后面的步兵推送下顿时加速,狠狠撞上来势汹汹的日军轻骑。

  一霎间,就有两千多日军骑兵堕马,日军骑兵的马速,犹如激流撞上河堤,顿时被遏制了。

  蒙古重骑凶悍的挥舞狼牙棒,狂飙突击之中,日军骑兵集群犹如被一张被猛虫凶狠蚕食的树叶,在急遽萎缩,终于被撕开一个个口子。

  紧接着,一万江南军重步兵也紧随在重骑兵之后,举着长刀大枪,凶狠的突击失去马速的日军骑兵,犹如后世跟着坦克突击的步兵。

  这是李洛策划的重步骑混合阻击战阵。蒙古重骑虽然厉害,但毕竟人数太少,而日军骑兵太多。仅靠两千多重骑兵,很难对付数万日军轻骑。

  所以,他才将一万装备宋军步人甲的重步兵,配合蒙古重骑。

  果然,失去马速的日军骑兵,在蒙古重骑和江南重步的突击下,顿时陷入劣势之中,虽然众多,却极其被动。

  而一万多高丽弓箭手,却抛射羽箭,打击中间的日军骑兵。

  于此同时,两翼的蒙古骑兵,终于收起弓箭,拔出雪亮的蒙古弯刀,呼喝着冲击失去马速乱成一团的日军骑兵。

  如此一来,重骑重步在正面阻击突入,高丽弓箭手在后面抛射羽箭,两翼的蒙古色目轻骑发动冲击。

  庞大的日军骑兵集群,顿时崩溃了。

  蒙古骑兵冲入阵中大砍大杀,所到之处,失去马速的日军骑兵无不披靡。被杀的,堕马被踩死的,不计其数。

  重骑兵和重步兵突入下,日军也伤亡惨重。很多日军被迫下马,变成步兵厮杀。

  整个战场,成了数万人的混战。只是,日军完全处在下风。

  “轰隆隆—”左右两翼的蒙古骑兵终于凿开厚实的日军大阵,左翼的冲到右翼,右翼的冲到左翼,然后重新策动马速,再度凶狠的冲击已经崩溃的日军骑兵大阵。

  就连骑兵总大将宇都宫贞纲,也被一个蒙古骑兵斩杀。

  “阁下!”周围的日军骑兵看到宇都宫贞纲战死,都是魂飞魄散的嘶声大叫。

  此时,失去马速的日军骑兵,完全沦为蒙古色目骑兵弯刀下的猪羊,几乎是一边倒的被杀。

  “八嘎…”少贰经资口瞠目呆的看着这一幕,满眼血红,可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整个正面,己方骑兵乱成一锅粥,已经无法步兵跟进了。

  怎么会打成这样?元寇的战力,果然强悍啊。尤其是他们的骑兵,哪里是神国骑兵可比?差的太远了。

  日军将帅都是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他们的确抱着牺牲骑兵的念头,可问题是骑兵必须毁灭元寇步兵大阵,而不能白白牺牲啊。

  “鸣金退兵!”少贰经资终于万分无奈的下令撤回骑兵,一边令大批弓箭手准备掩护。

  可是,如何能撤的回来?日军骑兵彻底乱了,就算有些人往后撤,也刚好被蒙古骑兵从背后追杀。

  “骑兵预备队出击——攻击元寇右翼!”少贰经资此时无计可施,只能派出自己的五千九州骑兵,趁着元寇骑兵对付己方骑兵的功夫,突击元寇防守薄弱的右翼。倘若真能突破,战局说不定还能挽回。

  五千日军骑兵蜂拥而出,绕过正面战场,冲向东征军右翼。

  来了!李洛看见竟然还有五千日军骑兵出来,立刻就猜到是要突击自己的侧翼。

  呵呵,就怕你不来。你要不来,那我在侧翼花的功夫岂不白费了?

  转眼间,五千日军骑兵就绕到东征军右翼附近,加快马速全力冲来。

  少贰经资等人都是紧张万分,人人心中祈神,保佑突击敌军侧翼成功。

  可是下一瞬,他们的心就沉了下去。

  日军骑兵们纷纷马失前蹄,大片大片的摔倒。紧接着,元寇右翼的步兵方阵竟然内缩,露出隐藏的一排拒马。然后,就是刺猬般的长矛。

  “陷马坑!拒马!”少贰经资等人脸色难看到极点,哪里还不知元寇早就准备?看来,突破侧翼不可能了。

  看着正面自己方骑兵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元寇侧翼又早有准备,少贰经资方寸大乱。

  “大将军,你看……”少贰经资惨笑着看向镇西大将军北条实政。

  北条实政的脸色一片惨然,仗打到这个份上,多半输赢已定。他自己很难逃过自尽谢罪的结局。

  “为今之计,只有破釜沉舟,以全部玉碎之心,求取最后之转机!”北条实政声音嘶哑的说道,语气中都是决绝之意。

  “好吧,那就…全军攻击吧!”万般无奈的少贰经资,终于下达了步兵突击的命令。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骑兵快要完蛋了,步兵就算保存实力,难道还能躲过敌军的攻击吗?还能安然撤离吗?不可能。

  孤注一掷的全军突击,让战场变的更乱,或许还能乱中求活。就算全军覆没,也要元寇大伤元气,让元寇看到神国武士的决心。

  “呜呜呜——咚咚咚!”随着日军总攻的命令发出,数万日军步兵虽然胆寒,也只能硬着头皮保持着队形小步快跑,支援绝望中的日军骑兵。最前面的日军弓兵,已经射出漫天的箭雨,不管敌我的倾泻而下。

  虽然有些蒙古兵在箭雨下死伤,可死伤更多的,反而是仅存的日国骑兵。

  真是疯了啊。

  日军骑兵此时只剩下上万人,几乎被蒙古骑兵和重步兵围堵起来,全部覆没就在转眼之间。

  李洛看到日军步兵全部压上,知道日军要拼命了。

  “传令!除了右翼之外,所有步兵全部出击!”李洛也下达了总攻的军令。

  很快,左翼两个万人队以及一千骑兵,包括放下弓箭的高丽弓兵,也换了刀枪。就是李洛的七千嫡系步兵,也出击了。

  四万人保持着队形缓缓压上。

  随着双方步兵参战,战况更是惨烈到极点。双方大阵咬合在一起,犬牙交错,刀砍枪刺,每时每刻都要大量死伤。日军弓箭手没有上阵,而是在阵内抛射箭雨。

  十几万人的大战,让天地也为之颤栗了。

  此时的日军骑兵,近乎全军覆没,仅剩下的数千人,虽然被日军步兵接应出来,也都成了步兵。

  李洛下令分出五千蒙古骑兵,对付之前攻击右翼的数千日军骑兵,然后将右翼的步兵也投入正面。

  剩下的蒙古骑兵和海东骑兵,则是冲击日军步兵脆弱的后方。日军步军虽然还排列着鱼鳞阵,但在骑兵的弓箭打击下越来越凌乱。

  而东征军的石炮,也抛射大片石弹,降落在日军大阵中。

  两军接战之处,首当其冲的是蒙古重骑和江南步重,只是由于已经疲劳,无法突破日军步阵。

  可是借着重骑和重步正面扛住日军步阵的功夫,李洛凭借兵力优势,将几个万人队排成两翼阵,完成了对日军步阵的三面包围,只留下后方。

  如此一来,战场大局已定。

  日军大阵中的少贰经资,眼看无法正面突破元寇大阵,而且还被三面包围,哪里还不知道大势已去?

  “杀鸡给给!七生报国!”少贰经资满心都是决死之志,手持一柄太刀,亲率最精锐的一万“马回众”,左冲右突,四处支援。

  “杀身成仁,正在今日!”北条实政也亲率亲卫武士厮杀。只有奋不顾身的厮杀,才会让他忘记此战大败后的可怕后果。

  而同样作为统帅的李洛,却仍然坐镇中军大阵,在三百亲卫的保护下,气定神闲的看着喊杀整天,血雨纷飞的巨大战场。

  位同命不同啊。

  “少贰君,你看,本帅很快就能替你报仇了。”李洛指着战场,笑着对被软禁在大帐的少贰信资说道。

  少贰信资呆呆看着战场,神色凄凉。

  少贰经资是他的仇人,可毕竟也是他的兄长,眼看少贰经资性命难保,要说他毫无伤感,又怎么可能?

  少贰信资更心痛的,是少贰家的精兵。经此一战,不但九州精兵尽丧,少贰家的武力,也不复存在了啊。

  对于李洛这个侵犯神国的人,少贰信资打心眼里排斥厌恶,可他很清楚,不能忤逆李洛。神国的命运,不是他一个文人能改变的吧。

  “唉,那就谢过李洛阁下了。”少贰信资违心的感谢,心中满是伤痕。

  李洛笑道:“少贰君应该高兴才是,等本帅进了大宰府,你就是大宰帅,少贰家主,你的母亲和妹妹也会和你团聚。只要臣服大元,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是。李洛阁下放心,在下知道该怎么做。”少贰信资悲喜交加的说道。

  此时,在蒙古骑兵和海东骑兵的羽箭打击下,日军大阵的右翼,终于崩溃了。

  崩溃的趋势如同涟漪一般,迅速感染了整个日军大阵,数万原本就不习惯大集团作战的日军,“轰”的一声,顿时全面崩溃。

  “莫尔道嘎!”蒙古骑兵收起弓箭,率先冲入崩溃的日军大阵,砍瓜切菜一般挥舞弯刀,借着马速将日军大阵捣的稀乱。

  借着,围在三面的东征军步军,全部突入日军大阵,转眼间就将日军分割包围起来。

  日军步兵本来就处于数量劣势,而且阵势崩溃,哪里还是征东军步骑联合军团的对手?

  已经一盘散饭的日军各自为战,简直被单方面的屠杀。

  有一支东征军的表现尤其抢眼,他们只有数千,都穿着布面玄甲,相比江南军和高丽兵更加勇猛善战,而且搏杀之时队形整齐,配合默契,攻击很是凌厉。

  终于,胆寒的日军开始突围,近万人从没有阻挡的后方争先恐后的逃出包围圈,向北逃窜。

  可是紧接着,大队蒙古骑兵就追击过去。

  半个时辰之后,参战双方兵力高达二十万的基山之战,终于落下帷幕。

  日国十万零五千大军,全军覆没。

  少贰经资、北条实政、宇都宫贞纲、大友赖泰等日军将帅,全部阵亡。

  至此,九州岛日军主力,不复存在了。

  而东征军的损失,也并不小。

  首当其冲的蒙古色目骑兵战死一千七百,江南重步兵战死两千一百,高丽兵战死三千两百,江南轻步兵战死四千三百。而李洛的嫡系,因为最后才出动,打的还是顺风战,所以只有数百伤亡。

  全军共战死一万二千人。加上负伤的,伤亡达到三万。

  以三万伤亡,换取十万多敌军全军覆没,的确是一场漂亮的歼灭战。可是李洛,却没有太多高兴。

  因为伤亡高过他的预估。

  实际伤亡,比他预估的数字,多了整整一万人。

  主要是,他低估了日军的步兵。大部分的伤亡,不在歼灭日军骑兵的时候,而是在围歼日军步兵的时候。

  日军习惯一骑打,讲究个人勇武,不擅长大军集群作战。可也正因为如此,日军崩溃后哪怕各自为战,也仍然有一定的战斗力,并不会全无抵抗。

  对付这样单兵作战意识较强的敌人,不管谁来打,伤亡都不会太小。

  更重要的是,光九州就有一两百万人口,还有很多民间武力。倘若他们被组织起来打游击,那他就不得安生了。

  “恭贺大将军!”诸将料理完战场,一起向李洛祝贺。这一仗赢得如此彻底,多赖大将军指挥谋划之功啊。

  自从李洛接手征东军兵权,屡战屡胜,一帆风顺,更一战歼灭十万日军,不日就能攻占大宰府。这让非李洛嫡系的将士,也都极其敬服。

  这一战,让李洛终于得到非嫡系将士的崇拜。

  李洛神色淡然的问道:“日军的尸首,处理了么?”

  虎古回道:“回大将军的话,已经按照大将军的意思,命令日国苦力挖坑埋了。”

  如今天气正热,这么多尸体不掩埋,很容易发生瘟疫。倘若发生瘟疫,东征大军也会有危险。

  光夏道:“请问大将军,我军战死弟兄的坟墓,碑文怎写?”

  李洛早有计较,“就写征东英烈某某之墓。墓园再立一块告示,有敢挖坟掘墓的,诛杀全家。找不到正主,就杀周围方圆十里的百姓。再令基山城主建庙祭祀,保护墓地。倘若有失,问其罪。”

  “还有,战死的将士,录名封档,有家属的,必有抚恤,让其瞑目九泉。”

  诸将一起动容行礼道:“大将军真是爱兵如子。”

  李洛又问:“我军缴获如何?”

  朱颔回道:“完好的盔甲刀枪数以万计,完好的战马也有八千多匹。”

  李洛皱眉道:“日军骑兵有五万多,怎么只缴获了八千匹完好的马?”

  哲札道:“大将军,战马没了主人,就会四处乱跑。很多马都是逃走了。不过大将军放心,末将已经分派骑兵四下寻找,总还能找回几千匹。”

  李洛笑道:“日国的战马虽然不高,耐力却不差。用来做运输正合适。”

  正在这时,一个亲卫进帐汇报道:“大将军,基山城主求见。”

  “让他进来吧。”

  “诺!”

  很快,一个身穿黑袍,头戴高冠的男子,穿着木屐蹀躞进来。他神色非常恭敬,一见李洛就匍匐跪下。

  “卑臣朝仓伏马,见过上国将军大人。”基山城主用熟练的汉语说道。

  李洛似笑非笑的看着朝仓伏马,语气带着压力的问道:“朝苍伏马,你来此何事啊?”

  朝仓伏马看着据案高坐的李洛,以及两边顶盔掼甲的武将,心中战栗不已。他以头触地,小心的说道:“卑臣恭贺将军大捷,在城里摆下了酒宴,请将军大人和各位武将宴饮。”

  他是被吓到了。

  开战前,他还满心期待,期待神国大军能打败元寇。可谁知,元寇如此厉害,竟然让神国大军全军覆没,连少贰大人和北条大人都死了。

  看来,元寇势大难制,九州不保了。

  他一个小小的基山城主,除了顺服,又能如何呢?

  PS:这场大战结束了,朋友们有什么要说的?我还是要求支持啊,月票排名从五百多掉到六百多了…五月最后一天了吔。大家支持下吧,蟹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