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452、453 就让我最后一次跪拜你吧!

第452、453 就让我最后一次跪拜你吧!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圣旨中说,李洛可将养一段日子,回高丽省亲,但必须九月前到任。

  眼下才七月,他还有一个多月时间,不急着马上赴任。

  湖广行省平章政事,这是李洛在元廷最后一个官职了,也不会干多久。

  李洛被任命为湖广平章的第二天,崔秀宁的信也到了。

  崔秀宁让李洛回趟高丽,不要急着赶回海东见她和孩子,免得引起元廷和皇帝猜疑。

  毕竟,李洛已经很久没回高丽了,有点说不过去。这个节骨眼上,小心总没大错。

  李洛花了一天时间,拜访了真金太子,脱不合,张三丰三人,算是辞别。还托人给宫里的金光若送了一批珠宝。

  因为李洛征南大胜,连带金光若也沾了光,如今已经被封为丽妃,很是受宠。

  为了感激李洛,金光若还托人送了一本她亲自抄写的佛经,说是保佑李洛哥哥平安无事,加官进爵。

  李洛收到金光若的礼物很是无语。这个女人,注定是个悲剧人物啊。

  自己一旦起兵,她到时能不能保住一条命,就看她的造化了。

  李洛正要离开大都,忽然一个不速之客到了。

  竟然是陈益稷。

  陈益稷怨恨李洛欺骗利用自己。可是现在却又发现,除了被自己怨恨的李洛还搭理自己,整个大都竟然没有第二个人能说上话,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陈昑等人不理他,元廷看不起他,忽必烈甚至都没召见自己,只是给了道圣旨,把他打发到湖广行省鄂州做总管。

  鄂州路总管虽是三品官员,可头上还有达鲁花赤,也就是个二把手。这对陈益稷这个想做大越皇帝的人来说,简直是巨大的落差。

  历史上,陈益稷客死鄂州,刚好是陈友谅出生地。后世安南人就往自己脸上贴金,说陈友谅是陈益稷之孙,乃是安南人,硬是把陈友谅写进安南正史。

  这不,李洛成了湖广行省平章,鄂州正是湖广治下。陈益稷就腆着脸来见李洛,希望李洛关照自己。

  “大将军,在下到了鄂州,举目无亲,人生地不熟。还请大将军多多关照在下啊。”陈益稷带着重礼,见面就装可怜。

  虽然李洛不再是征南大将军,但他还是习惯这么称呼。

  李洛笑道:“交州王勿虑。大汗在鄂州赐了你万亩土地的庄园,又有王爵在身,没有人敢动你。当然,本堂也不会不管。”

  李洛耐着性子好生安慰了陈益稷一番,可谓“交心”。陈益稷既然做了鄂州路总管,说不定还有利用价值,对他态度好点应该不会错。

  陈益稷见李洛如此态度,心里好受了很多。觉得李洛其实并不坏,起码不是势利之人。

  “交州王先去鄂州上任。本堂八月即到。”李洛说道,“倘若有人让你难做,自可报本堂名号。”意思就是,我照着你。

  李洛立有灭国之功,乃是公认的大元名将,天子信重的墨尔根拔都,爵封越国公,官任湖广平章政事,妥妥的重臣一枚。他的名号,还是好使的。

  湖广行省的治所也在鄂州,两人算是同城为官。关照陈益稷,不过李洛一句话的事,值当什么。

  送走了陈益稷,李洛就带着数百亲卫,离开大都沿着驿道往海津而去。

  七月十二,李洛在海津港上船。七月十三日下午就回到江华岛。

  江华岛!

  李洛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

  说起来好笑。江华是他的投下领地,他现在已经是元廷一品大员,炙手可热。然而身上还有一个官职,却始终还兼着:摩尼乡都寨,九品小官。

  这是李洛的第一个官职,已经当了好几年了。这官虽然很小,却是李洛赖以起家的官职。

  由于摩尼乡都寨一直是李洛,所以即便他早离开江华,可在摩尼乡百姓心里,李乡君一直是他们的都寨。

  李洛一上岸,发现他的百姓立刻奔走相告,很快引起了百姓的轰动。

  “乡君回来了思密达!乡君回来了思密达!”

  “快去迎接乡君思密达!”

  李洛还没回到李家坞堡,车马就被大群百姓围住。百姓们都神色激动的下拜行礼,很多人还从家里拿出米酒和瓜果,到李洛车前敬献。

  自从李洛当了都寨,这里百姓的日子就好过起来。尤其是江华岛成了李洛的投下领地后,百姓没了官府和世族盘剥,日子就更好过了。

  所以,看到李洛回来,百姓们是真的高兴。

  “乡君做了高官,封了公候,却还记得我们啊思密达!”

  “乡君,还记得小人吗?闵家的…乡君赏过小人白米…”

  李洛看着这些百姓,心中很是感慨。农耕民族的百姓,还是很淳朴的。只要统治者施行一些仁政,就能让他们感恩戴德。

  摆脱了热情的百姓,李洛又遇见一个熟人:宋店主。

  李洛哑然失笑。这个宋店主,自己刚来时,还在他店里写对联,换了一吊钱。算是帮过自己一点小忙。

  “小人拜见主君!”宋店主和那些百姓不同,他知道应该称呼领主为主君。

  “宋店主免礼,起来吧。”李洛一边说一边让亲卫赏赐宋店主一百贯钞,就毫不停留的继续前进。

  “谢主君!”宋店主再次下拜,看着李洛身边的颜隼和颜仝等人,既羡慕又后悔。

  颜隼和颜仝他都认识,原是村中的女真流民,饭都吃不饱。可是如今,一个个神气无比,一看就是大有出息了。

  跟对了人啊!

  当年,自己也是有机会的。可是不敢下注,善财难舍。倘若那时雪中送炭,他也能飞黄腾达了。

  真是后悔啊。

  李洛回到李家坞堡,大管家甄良秀就泪水涟涟的迎出来,神色喜不自胜。

  “少郎君…”甄良秀盈盈下拜,“奴婢千盼万盼,总算盼回少郎君了!奴婢日日担心,今日总算放心!”

  语气诚挚慈爱中带着一丝责怪。

  她虽然是奴婢,但对李洛的情感却不是一个奴婢那么简单。李洛久不回江华,又没有消息送回,让她很是担忧。

  “让甄姨担心了。”李洛呵呵笑道,看着似乎有点母亲影子的甄良秀,心中升起一丝温暖。

  甄良秀很是欢喜,紧着吩咐奴仆准备晚膳,甚至亲自下厨为李洛整治膳食。

  颜铎等亲卫看着之前训练的操场,如今已经空无一人,一个个也很是感概。

  “那时这操场真是热闹啊,整天大伙都在这训练。夫人教授队列,我爹教授射箭。”颜隼有点追忆的说道。

  刘大刀也道:“谁说不是!我记得刚来时,夫人训练队列,说谁站的直,走的好,中午饭食就加一块肉!如今,操场还在,弟兄们都不在这了。”他的眼圈也有点红。

  颜仝道:“我们给郎主当了几年亲卫,可惜当不了几天了。”

  众人默然。他们都已经知道,他们这些亲卫军官,很快就要被分配到火器旅,担任联长、团副、团总。颜隼等几个亲卫队长,起步就是团总,挂司马军衔。

  李洛一直在教授他们火器作战和指挥,说起对火器作战的理解,他们已经绝不陌生了。

  接替他们职位的,是亲卫队的什长。

  李洛进了坞堡,来到他和崔秀宁的房间。虽然很久没有主人,但里面仍然纤尘不染,显然甄良秀日日都在打扫。

  房间中的梳妆台边,恍惚间似乎看到崔秀宁的身影。

  李洛默默在梳妆台前坐了一会儿,就离开坞堡,来到曾经住过的小院。

  这个小院本来就很破败,如今更是破败了。

  然而,院中并没有荒草。原来,周围的百姓知道这是乡君曾经住过的地方,就不时来清除杂草。所以虽然破败,却不太荒凉。

  颜隼等人没有进院子,只是守在门口。

  李洛独自进入那间厢房,一眼就看到那个火塘。

  他似乎看到外面突然下起大雪,火塘红彤彤的烧起来,一个简陋的陶罐正吊在上面,一个女人穿着破旧的大袄在分麦子,旁边蹲着一只拖着肚子的狐狸…

  李洛在炕沿上坐下来,耳边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逃犯,快没柴了…”

  “你是男人,多吃一点。”

  “狐狸怀着孕呢,怪可怜的。”

  “你上炕睡吧,这根木棍,就是楚河汉界,我们就是相帅士,不能过河。”

  李洛想着这些,目中不由湿润起来。

  他坐了一会儿,拍拍寂寞的炕,自言自语说道:“不忘初心,永不相负。不忘初心,永不相负。”

  ………………

  在江华待了一天,李洛就过了江华海峡,往仁州而去。

  七月十六,李洛终于再次来到李氏家城。

  见到李洛回家城,守城的家臣立刻下拜行礼,口称五郎君,紧着将李洛请入,根本没有任何通报。

  刚刚来到内宅门口,李蕙质、李知易等人就一起迎出来,人人笑容满面。

  “五兄!”

  “五弟!”

  “哎呀五哥,你怎么才回来!大人等你都等的闹了!莫不是当了名将,封了公侯,就不认我们可么!”

  那个热情啊,当真令人消受不起。

  这两年,李洛又是东征,又是南征,连接大胜,步步高升。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成为元廷炙手可热的重臣,不光给仁州李氏赚足了脸面,就是给高丽也赚足了脸面。

  他们可是听说,金氏的金光若,也因此沾光封了妃。

  这可是头一份啊。

  家主李签,也因此提前由郡公晋升为国公,李氏也成为高丽顶级世族之首。

  这个堂兄弟的事迹,让他们既羡慕又嫉妒,心情复杂无比。

  李洛被众“兄弟姐妹”簇拥着来到李签所居的萧斯堂,果然见李签笑吟吟的在花厅等着了。

  按说李签应该在开京王廷,但每年夏天,他都会回仁州家城避暑,这次当然也在家。

  但是他的长子,已经升为兵曹判书的李若愚,却没有回来。不然,李若愚看到李洛,不知道会怎么羡慕嫉妒恨。

  “侄儿拜见大人!大人风采如昔,侄儿甚是欣慰!”李洛不得不下拜行礼。

  对李签,李洛还是很感激的。可以说,没有李签和李氏的帮助,他绝对没有如今的权势,也没有如今的实力。

  李签说是他的贵人毫不为过。

  反正这也拜不了两次了,就当自己的报答吧。

  “起来起来!”李签有点激动的笑道,“痴儿啊,即便勤于王事,也不能经年不归!你父君虽去,然老夫尚在,焉能如此啊!”

  李签不轻不重的责怪道,但能看出他真的很高兴。

  “大人说的是,是侄儿的错。这次回来,就是专门来看望大人。”李洛说道。

  李签让李洛坐下,问道:“听说安南已平,你立了灭国之功,大皇帝如何封赏?”

  李洛笑道:“晋了越国公,封一子为县侯。”

  李签松了口气,老怀大慰的说道:“好好好!我李氏又出一国公!家门有幸啊!你死去的父君知道,也必是高兴的。得知你的消息,别说老夫,就是王上,也很高兴啊。”

  他是真的高兴。侄儿这么争气,他这做伯父的当然与有荣焉。而且这几年,李洛献上的骨瓷,为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收益,每年多收入十几万两白银,使得李氏又有了全盛时的景象。

  李洛心道,高丽王能不高兴吗?我立了这么大功,他作为高丽王当然有面子。

  高丽王一直想为高丽人争取色目人的地位,请元廷将高丽人算入色目人。可是元廷始终不答应。

  这一次,说不定有戏了。当然,前提是他不造反。但那怎么可能?

  李知易和李蕙质等兄弟姐妹,听到元廷给李洛的封赏,羡慕的不要不要的。

  原本他们以为自己出身顶级世族,身份尊贵。相对李洛这个野路子堂兄,很有优越感。

  可是如今,那种优越感却当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仰望。

  没错,李洛已经成为让他们仰望的存在。

  越国公啊,还能封一个儿子为县侯!

  就是堂堂李氏,也只有一个国公。

  他们不知道李洛还是唐国君主,倘若知道,都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你从安南凯旋而归,大皇帝可有新的官职给你?”李签又问了一个关心的问题。爵位当然重要,可官职也很重要。

  李洛道:“大人放心,侄儿现已委了湖广行省平章政事之职,下月就要赴任了。”

  “好好!”李签顿时放心了,“湖广行省平章乃是第一疆臣,统管小半个南国,非贵胄重臣不任。你能得到这个官职,足见大皇帝对你信重有加。”

  李知易等人不知道湖广行省平章意味这什么,但听李签说是疆臣第一,管辖小半个南国,就知道这个官位有多重。

  顿时,所有人看向李洛的目光,都是亮晶晶的。

  “伯侄”两人说了很久的话,用过丰盛的晚膳后,李洛才回到这之前住过的兰池溪苑。

  兰池溪苑还是那么幽美,李简当年亲手栽种的老葡萄树,也结了葡萄。

  然而,当年的甄良秀,却已经不在这个院子。

  李洛在李氏家城住了两天,就离开李氏家城,去开京拜见王后和高丽王。

  这也是李签的意思。李签认为李洛一定要去开京一趟,免得别人说闲话,王后也会不高兴。

  李洛走时,李签亲自送他到门口。

  “大人保重,侄儿这就去了。下次,还不知何时见到大人。”李洛离开李氏家城时,郑重的向“伯父”李签拜别。

  就最后跪拜你一次吧,从今以后,你我伯侄缘分已尽。不久的将来,就是敌非亲了。

  伯父大人,好好保重吧,我希望你活着。

  倘若下次还能相见,那就不是今日情势了。我改变不了。你,同样改变不了。

  “好好做!一路保重!时常写信回来,老夫已老,说不定哪天就去见你父君了。”不知道李签是不是有所感知,语气竟然有些感伤。

  李洛磕了一个头,“大人请回吧!”

  说完,登上马车,挥手作别。

  直到李洛的马车看不见了,李签才收回目光。不知为何,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安,似乎是以后再难见到这个李家麒麟般的侄儿了。

  …………

  “哈哈哈,好一朵吉祥的白云!李洛安达,你可是来了!难怪我的海东青今天特别高兴!”

  李洛到了开京皇宫,首先来迎接他的不是宫中黄门,而是安平公主,也就是高丽王后的家臣:印侯。

  “印侯安达,我也总算见到你了!”李洛呵呵笑着拍拍印候的肩膀。

  印候是蒙古人,之前和李洛相识,很是投缘,遂以安达相称。

  “哎呀,听说李洛安达是大汗亲封的郡公啊,还立了很多战功,连安南蛮子都让你平了,我真是既高兴又羡慕啊!”印候爽朗的说道,他还不知道李洛封了国公。

  李洛笑道:“在外面打仗虽然能立功,但比不得印候安达你,能天天为公主大人分忧啊。”

  印候说道:“公主大人听说你要进宫觐见,连打猎也不去了,正在等你呢!”

  两人来到王后的寝宫,根本不用通报就直接进入。

  这本来是极不符合礼仪的。王后怎么能在寝宫接见臣子呢?

  但是,高丽王硬是管不了,也不敢管。

  李洛一进入寝宫,就看见一张圆脸的王后正在发脾气。

  “去!把那个女人的脸划烂,剃了她的头发,送到宫外的青楼坊!本宫还要她全家穿上绿色的衣服,戴上绿色的头巾!”

  李洛一听就知道,高丽王偷腥了,这才惹得王后勃然大怒。

  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啊。

  PS:不忘初心,永不相负!蟹蟹大家支持我!深夜还有一章,为新盟主“华夏武夫”加更!求订阅,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