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465、466节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七千字)

第465、466节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七千字)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正在忽都帖木儿对付白莲教,李洛紧着偷运兵马之际,发生了两件大事。

  一是被调入洞庭湖围剿湖盗的五千多长江水师,中了湖盗诈降的诡计,在洞庭南苇荡中伏被八面火攻,数千湖盗趁势掩杀,长江水师镇抚使、万户战死,千户冯显等人千余人投降。

  有意思的是,据特察局的情报,这所谓的洞庭湖盗,其实就是白莲教秘密组建的水军。只是元军还蒙在鼓里,以为只是湖盗而已。

  洞庭湖水战,是白莲教势力对元军的一次反击。

  当然,长江水师之所以大败,也和特察局的特务脱不了关系。有情报支持的洞庭湖盗,已经把入湖剿匪的元军水师,当成了猎物。

  李洛接到水师大败的战报,一边暗暗欣喜,一边写奏章向元廷请罪,并奏请抽掉福建水师三千,补充进长江水师,担负江防重任。

  李洛借洞庭湖盗的刀,终于废了长江水师这颗眼中钉。

  第二件大事是,半个月前,宋朝遗臣林桂芳,拥护赵宋宗室赵良钤,在南海县(佛山)皂幕山起兵,聚集汉人瑶民万余人,反元复宋,改元延康。(林桂芳起义)

  赵良钤封林桂芳为上柱国、平章军国重事。

  历史上,林桂芳是三月起兵,五月份就被镇压,押到大都凌迟。

  可因为李洛征越大胜,林桂芳拖到十一月才起兵。

  更要命的是,因为时间比历史上延迟了大半年,所以使得新会县的反元义军黎德,竟然投效了赵良钤,被赵良钤封为枢密使。

  如此一来,赵良钤拥众数万,声势大振,干脆在皂幕山直接称帝,追封张世杰、文天祥、陆秀夫为王。

  很明显,赵良钤比历史上的势力更大,可能会坚持更久。

  十一月底,赵良钤发布反元复宋诏,派人四处散发,号召南国百姓起来拥护赵宋复国。

  广东道宣慰使一边派人飞报江西行省(此时广东道归属江西行省管辖),一边派万户王守信率军镇压。

  忽必烈前面接到洞庭湖水师大败的奏报,赵良钤造反的奏报又到了。大元天子顿时勃然大怒。

  又是赵宋余孽!

  本来他还在恼怒长江水师被湖盗大败,准备下旨斥责李洛。可是再看到江西行省送来的赵宋余孽造反消息,忽必烈顿时觉得长江水师兵败的事不算事了。

  赵宋复国,无论如何都是天大之事,必须快速剿灭荡平。

  忽必烈下严旨斥责江西行省平章阿舒特穆尔,以及平蛮都元帅完哲都,广东道宣慰使支德德里都,限克期剿灭。

  当然,忽必烈也没忘记湖广,准李洛所奏,抽调三千福建水师,编入长江水师。同时令李洛防范白莲教造反,并限期剿灭洞庭湖盗。

  赵良钤和林桂芳起兵的消息,飞快的传扬开去,整个南国的反元势力,顿时呈现死灰复燃之势,各地官员豪绅,都如临大敌。

  在这种局面下,忽都帖木儿更是坚信白莲教必反,他认定白莲教和残宋余孽有勾结,一边下令各地官员严格搜捕戡乱,一边密令湖广元军做好准备,随时镇压白莲教。

  作为武将出身的忽都帖木儿,可不怕事情闹大,他巴不得白莲教马上造反,让他有平叛立功的机会。

  整个湖广山雨欲来风满楼,都处于忽都帖木儿的官威之下。而各级官员打着搜查白莲教匪为名,大肆诬陷百姓,敲诈勒索。只要不给钱,扣个白莲教匪的帽子就直接抓人,闹得民怨沸腾。

  而真正的白莲教徒,各地都有被挖出来的,州县的监狱人满为患,刑场上每天都在杀人。

  然而,白莲教仍然没有起事!

  …………

  十二月的鄂州,湿冷湿冷,似乎天将雪。

  李洛拥着忽必烈赏赐的狐裘,围着火炉,在官邸内的望青台,正在和一个江陵来客喝酒。

  周围除了亲卫,再无其他人。

  这个江陵来客,一身道士打扮,自称首阳道人。但是很显然,他不是个道士。

  首阳道人胆子很大,他直接带着一箱黄金来求见李洛。见到李洛之后,开门见山就说:“贫道首阳道人,乃白莲坐下客,见过中堂。”

  李洛也毫不奇怪,说道:“如今各地在大索白莲教徒,道士就不害怕么?”

  首阳道人回答:“白莲教并未造反,贫道亦非反贼,中堂胸襟宽广,雅量高致,贫道只有敬意,何惧之有。”

  李洛又笑问:“你是道士,为何信了弥勒?”

  首阳真人答:“此道非彼道,此佛非彼佛。光明生净土,便是不成魔。”

  李洛闻言哈哈大笑,就请首阳道人到官邸望青台饮酒相谈。

  他很清楚,白莲教派首阳道人来此的目的。根据情报,此人是白莲教总坛高层的一个护法,地位不低。

  白莲教如今深恨忽都帖木儿,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教中言及忽都帖木儿,不称姓名,而是以忽魔头呼之。

  甚至,以此及彼,就连元廷,也被称为魔巢,忽必烈更是得到一个大魔头的称呼。

  然而,由于白莲教都知道李洛主张对他们怀柔,反对剿杀白莲教,所以他们很给李洛面子,没有称呼李洛为李魔头。

  甚至,他们对李洛抱有幻想,希望利用李洛,阻止忽魔头剿杀白莲教,为他们起兵争取一到两年准备时间。

  “平章大官人,我等也是大元百姓,皇帝赤子,所谓意图造反,实属诬陷之词,真乃千古奇冤啊。如今右丞官人下令各地官府剿杀,枉死者比比皆是,破家灭门者屡见不鲜,我白莲教宗何其无辜!”

  “右丞官人行事严酷如此,不但有伤中堂爱民之心,亦有违朝廷法度,有损天子圣明啊!”

  “中堂仁厚之名,天下孰人不知!贫道恳请中堂解我白莲教宗之倒悬,阻止右丞官人所作所为……”

  首阳道人俯首下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似乎真是大元朝的忠顺子民。

  李洛心中冷笑,你们反元很好啊,我巴不得,怎么还会阻止忽都帖木儿?

  别说我不会阻止忽都帖木儿,就算我阻止,那也不过是被你们利用。等你们有了时间准备,到时一造反,不是把我坑了?

  但是,看对手送了两千两黄金的份上,李洛并没有一口拒绝。

  或者说,他不能口头上拒绝。

  “首阳道长,此事无需你说,本堂其实已经阻止过右丞了。”李洛带点苦笑的说道,“然而,右丞我行我素,阳奉阴违,本堂也无能为力啊。”

  首阳道人虽然是白莲教高层,为人也算精明,却从来没有做过官,对官场高层的了解有限。

  “中堂官人乃是一省节堂,口含天宪的封疆大吏,湖广大事,理应是中堂揽总。右丞不过是辅佐官,为何敢违背中堂之命?这岂非坏了朝廷法度,上下尊卑?”

  李洛站起来,看着远处的青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右丞是蒙古权贵,又经营湖广多年,本堂上任数月,能奈其何?湖广官员,多承右丞之命,对本堂这个平章,反而阳奉阴违,百般搪塞。本堂,难呐。”

  堂堂一品重臣,封疆大吏,却对一个道士如此推心置腹,直抒胸臆,也真是平易近人了,纡尊降贵了。

  首阳道人闻言虽然有点失望,却也有几分感动。

  无论如何,这个李平章,还算是个好官人。可惜政事上有些无能,被副手架空了,说话不算数啊。

  这也不怪他误解。几个月来,李洛处处退让,行省大权几乎是拱手相让,堂堂平章节堂,只做些修城修河建仓的小事,唯一做的一件剿灭湖盗的大事,还办砸了,折损几千水师。

  这让行省上下对李洛的印象每况愈下。都觉得越国公患得患失,锐气不再,已经甘做傀儡。

  甚至有人私下说他并没有真本事,只不过是运气好,才打赢了几仗。如今运气没了,自然就绷不住了。

  也是,一个二十六七的年轻人,凭什么立那么多功劳,做这么大的官?

  靠本事?

  当然是靠运气了!

  运气岂能持久?等到大汗发现他其实能力平庸,就有他好看了。

  这些议论已经不是秘密,就连白莲教也知道。

  所以,首阳道人并不怀疑李洛的话。当然,内心对李洛也有点鄙视。堂堂主印官,却被自己的副手压制,是有些无能了。

  首阳道人再拜道:“敢问中堂,既然无法阻止右丞官人乱政,为何不奏明朝廷呢?”

  他希望李洛能奏明元廷,让元廷出面阻止忽都帖木儿。

  其实,如果不是忽都帖木儿相逼,白莲教未必一定要反。本来,就有很多人反对起事,认为元廷势大,起事必败。可忽都帖木儿如此酷毒,他们不反也不成了。

  倘若元廷阻止忽都帖木儿,承认白莲教,甚至封教首名号,那白莲教就更不愿意造反了。

  李洛道:“本官已经上奏朝廷了。最快也要年后才能得到朝廷旨意。你们就再忍一忍吧。等到年后,看看朝廷是否准我所奏。”

  “本官也会下文申斥各地官员,让他们收敛。但他们是否听命,本堂也不敢肯定。”

  首阳道人很是失望,心道你口口声声本堂本堂,却就这个本事,白白做这么大官儿,丢人。安南被你所灭,也真是冤枉。

  既然李洛帮不上什么忙,首阳道人就后悔来见李洛了。

  主要后悔两千两黄金,所送非人。

  亏了。

  如今湖广是右丞忽魔头做主,忽魔头和李洛又不对付,当然会和李洛唱反调,怎么可能放白莲教一马?

  早知如此,还不如去找左丞大达立。大达立拿了黄金,只怕还好使些。

  “那就谢过中堂官人了,贫道告辞。”首阳道人也懒得和李洛多说了,打算回到总坛禀报,再带黄金去求左丞大达立,参政亦思马因,高达等人。

  这些人要是进言,忽魔头说不定会听进去。

  首阳道人忍着腻味给李洛行个大礼,就告辞离开。

  “哈哈哈!”首阳道人一走,傍边的亲卫们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李洛看着首阳道人的背影,也微微一笑,自顾自的斟上一壶温好的黄酒,慢慢喝着,一边欣赏台下含苞欲放的腊梅。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痛快啊,痛快。

  把酒赏梅,君子醉谁。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之心事…你怎么会明白呢?

  “启禀主公,这是水师密信。”亲卫杨栝递上一个蜡丸。

  李洛放下酒壶,捏碎一看,上面是罗昱的亲笔,说的是三千水师已经接管长江江防了。

  洞庭湖大败后,如今元廷江河水师是最虚弱的时候。

  可以慢慢偷运军器铠甲了。

  这是比运兵更难的一步。兵被发现,完全可以说是奴隶是民夫,可是盔甲兵器被发现,就不好说了。

  能不能以平章政事的军令,光明正大的运输军器盔甲?

  不能。

  因为元代虽然管理粗放,但少数单位的管理却远比宋朝精细严格。

  为了防止造反,元廷的军器管理制度极其严格,非常精细,甚至到了极端的地步。

  军器主管军器的衙门是武备寺,虽然只是正三品衙门,但不受兵部和枢密院制约,而且体系严密。

  武备寺在各地有大量直属的制造局,匠人司,杂造局。这些制造局生产的军器,全部“长押赴都,缴纳有司”,统一管理,统一分配。

  可是地方上,根本不能存储军器。比如,一个县只许存放五副弓箭;一个府,只许存放七副弓箭;一个路,只许存放十副弓箭。

  而且,每样军器还要有编号,损毁补充都要有记录。这还不算,就这些相当于没有的库存军器,还必须达鲁花赤管理,其他官员无权提调。

  遇到盗贼,官兵武器不够,“斟酌缓急拨付,事毕还库,令达鲁花赤提调。”

  弓箭如此,更别说盔甲,床弩等军器了。

  元廷对军器的管控,历代最严最苛,史上无出其右。严到什么程度呢?连行省平章政事都无权插手军器。全部由武备寺和枢密院统一管理。

  所以,偷运就是李洛唯一的办法。

  “让李荆来见我。”李洛下令。

  “诺!”

  半天之后,李荆来到平章官邸。“请主公示下。”

  李洛一字一顿的说道:“就让白莲教,三月造反吧!”

  “诺!”李荆毫不犹豫的领命。

  李洛又问:“夫人让你怎么做?”

  李荆道:“襄阳,长沙等杂造局制造的军器,每年都要押着进大都。日期是正月到三月之间,但日子不固定,路线也不固定。夫人的意思是,帮助白莲教,抢了各地杂造局押解到大都的军器。”

  “夫人还吩咐,让潜伏到白莲教的兄弟,帮助白莲教组织人手,适当训练一下兵马,再拿到一些兵权。不能让白莲教成为乌合之众,也不能让白莲教太强。”

  李洛听了崔秀宁给特务的指令,差点笑出来。

  这媳妇儿,够狠啊,桃代李僵加借鸡下蛋,连环计啊。

  白莲教,有的受了。

  李洛点头:“那你就按照夫人说的办。我只要一个结果,烟花三月,白莲教反!”

  “诺!”李荆领命。

  “还有广元和均州之事,一定要严防死守,不能出半点差错!”

  “主公放心,微臣哪怕肝脑涂地,也要帮我唐将士抢占剑门和武关!”

  …………

  腊月二十五,忽必烈收到了湖广右丞忽都帖木儿的奏章。忽都帖木儿密奏,李洛处置白莲教的措施不当,害怕白莲教造反而一味怀柔,应该以雷霆手段,先下手为强,剿杀白莲教。

  忽必烈回复忽都帖木儿,白莲教反迹已露,多半会反。然纵反,亦有大反小反之别。他提醒忽都帖木儿,倘若相逼太甚,则小反也成大反。

  皇帝责令忽都帖木儿服从李洛之命,对白莲教软硬兼施,剿抚并用,釜底抽薪,不可鲁莽行事。

  看来,忽必烈仍然非常清醒。

  然而,由于年关在即,元廷各级官衙都封印了。等到忽都帖木儿收到忽必烈的批复,怎么也要在年后。

  正在这时,原本心情还不错的忽必烈,又接到一个让他心情恶劣的消息。

  在南海县造反的赵良钤和林桂芳,仗着自己手中的瑶人和畲人精兵,数次打败广州路管军总管王守信。

  腊月九日,王守信率军万人与林桂芳大战皂幕山北,忽然新会反贼黎德率军三万增援林桂芳,王守信腹背受敌,兵败身亡。

  宋军声势大振,赵良钤乘机联络其他反元势力,佯装攻打广州。完哲都火速派兵追击,却在霞紫谷中伏。那里正是山林,元军骑兵难以逞威,山中瑶兵,畲兵,客兵(客家)趁机围杀,元军再次大败。

  完哲都折损了几千骑兵,只得撤兵,上奏请罪。

  赵良钤声势更涨。腊月十五,宋主赵良钤“御驾亲征”,率领汉、瑶、畲、客家(也是汉人)、僮等各族壮丁数万人,号称十万,攻打广州!

  这还不算,蛰伏在仙霞山脉山区的黄华残部,看见机会难得,突然冲出大山,趁着完哲都攻打赵良钤,攻打赣州!

  赣州路总管府总管曹不花战死,黄华率万余人攻占赣州。

  忽必烈看了这些奏报,如何不怒?

  想必此时,赵良钤已经兵力临广州了城下了!

  而黄华也在赣州招兵买马了。

  江西行省本来兵马不少(广州属于江西行省),可由于李洛征越,江西兵马已经被抽调过,加上元军新败,此时江西行省兵力比较空虚,这才给赵良钤和黄华等人钻了空子。

  “大汗!完哲都虽败,但大元铁骑实在不习山林之战,请大汗息怒。”

  知枢密院事伯颜出列说道。

  忽必烈道:“昔年,九拔都曾在崖山写下,张弘范灭宋于此!九拔都,这赵良钤既然自称赵宋宗室,你就再灭宋一次。”

  一个相貌堂堂的中年官员出列跪拜道:“喳!微臣领旨!谢恩!”

  此人正是已经从日国回来的张弘范。

  与忻都灭日后,张弘范再次获得了忽必烈的重用,调回大都,担任中书左丞,兼任侍卫亲军武卫军都指挥使。

  说起来很讽刺。忽必烈的侍卫亲卫,人数最多的就是由汉军组成的武卫军。而且,武卫军还是侍卫亲军的主力,高达五万人,尽是北方汉家健儿。

  也就是说,忽必烈的禁军主力,是汉军。

  忽必烈将侍卫亲军中最强的武卫军交给张弘范,显然忽必烈恢复了对张弘范的信重。

  “传旨,撤阿舒特穆尔江西行省平章之职,由张弘范接任江西行省平章,授平南大将军,剿灭赵良钤,黄华!”忽必烈下了圣旨。

  张弘范当真是雷厉风,他怕赵良钤攻下广州,又怕黄华攻下洪都(南昌),导致局面败坏,所以年都不过,冒着北国的大雪,心急如焚的南下。

  可以说,忠于我大元之心,如火如荼,可昭日月。

  张弘范没有带领大军,他南下镇压赵、黄之乱,要调动的是湖广和江浙兵马。

  平南大将军,有这个权力!

  …………

  李洛得到这些消息时,已经在回海东的船上。

  这男人心中平静如水,波澜不惊。

  蒙元建政以来,哪年没人造反?

  不稀奇。只是与历史上有些不同罢了。

  黄华也好,赵良钤也好,不可能是元军对手。江西虽然空虚,但江浙,湖广,福建,三个方向有几十万元军。

  云南行省更是有十几万成建制的重兵集团。

  新设立的交州行省(安南),象州行省(占婆),又是十几万元军。

  可以说,整个南方的元军,有六十万以上。这还不算受元廷调动的土司蛮兵,大理兵。

  黄华和赵良钤要做大,不是没可能,但容错率太低,成功太难了。

  偷运兵马已经到尾声,李洛不急在一时,一切的布置按部就班来做,利用湖广平章的权力,低调做自己的事,润物细无声。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李平章已经沦为湖广官员心中的庸才。起码在政事上,李洛的表现很不及格。

  既然没有什么漏洞,又不急于一时。就没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回海东过年了。

  回海东除了陪妻子家人过年,当然还要检阅一下军队。

  唐国公,不能太长时间不出现。他已经四个多月没回海东了。

  就在李洛回海东之际,江陵(荆州)一处隐秘的江心岛屿上,白莲教总坛高层正准备召开密会。

  江心岛的天然岩洞内,此时已经坐满了上百人。这个岩洞显然只是个临时议事的地方。

  这也是白莲教各坛的规矩了。极少在同一个地方,召开第二次大会。这次,趁着年关官府封印过年,白莲教难得的喘了口气,也好召开一次大会。

  在座的百十人虽然看着高矮胖瘦,有男有女,但都是白莲教的中高层。职位最低的,都是坛主。

  众人的座位,也是昭穆有序,并不是杂乱无章。

  其中,赫然就有十三岁的大佛女辛苦。而且她的位置非常靠前,显然地位很高。

  李洛一离开鄂州,小丫头就立刻离开平章府,回到荆州总坛。

  “大佛主到!”

  随着一个明显被压抑着嗓子的唱喝声响起,先是一群披着羊皮大袄的汉子挎刀进来,紧接着又是几个身穿红衣的挎剑女子。

  最后,一个戴着面具、身材修长的男子,身穿名贵的水獭皮裘,手里捧着一个小暖炉,不快不慢的进入岩洞。

  此人便是四省白莲教联盟总坛的大佛主,萧隐。

  “大佛主!”

  众人一起下拜行礼。唯独三个佛主,大佛女辛苦,以及大佛子,只是弯腰鞠躬,不用跪拜。

  看来,大佛女辛苦是排名第六的大人物了。

  但是,连她都没见过萧隐的真面目。

  好几次开会,大佛主萧隐都是戴着面具而来。

  那么,既然他一直戴着面具,大家怎么知道他一定是大佛主呢?

  简单,因为声音,还因为那双手。

  大佛主的声音与众不同,令人过耳难忘。像是…沉重大门被推开的那种感觉。

  说不上好听,也说不上难听。总之很特别,别人想学都学不来。

  而且他的手,修长洁白,没有茧子,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人。与大多数人都不同。

  大佛主在主案上坐下,手里仍然捧着暖手炉,说道:“诸位兄弟姐妹,大伙都起来吧。”

  他的声音,犹如一扇很久没被打开的大门,慢慢被一个小孩子吃力的推开。

  是大佛主,没错。

  很多人都想。

  其实,里面还是有少数人见过萧隐真面目的。当然这些都是萧隐最信任的部下。

  萧隐为何要戴面具?

  当然不是为了装神弄鬼,更不是故作高深,而是为了保护自己。他怕太多人认识自己,增加被出卖的风险。

  他不但戴面具,就连名字,也做了处理。

  萧隐这个名字,的确是真的,是他的本名。但他在外面公开场合用的名字,却不是萧隐。

  PS:各位,今晚就到了啦,七千字大章节哦!求票票,求支持!大家太棒了,真的很给力!蟹蟹!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