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497、498节 民心归唐…紧急军情!

第497、498节 民心归唐…紧急军情!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吴兴县衙,新县令孙顺福正在打着算盘,很是认真的核查账本。县衙留用的几个书吏,见此都很无语。这个唐国的新官人,和大元朝的官人完全不同啊。

  孙顺福本是海东一个村正。他没读过多少书,只是能识字会算账而已。可由于精细认真,实干任事,就被挑选为“从征储员”,随大军来江浙,轻轻松松一个七品县令就落到头上。

  这不是连升三级了,而是连升三品!

  “从征储员”总有七八百人,绝大多数都是海东任职两年以上的乡村官吏。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读书不多,但熟悉基层,长于实干。

  吴兴县原来的达鲁花赤和县衙官吏,被杀的杀,罢的罢,大多数都没了。能留用的,也就是几个没有什么劣迹的书吏。

  而县令,县丞,主簿,县尉四人,全部是海东来的村官。凭借五百驻军的镇压,他们很快就掌握了县政。

  “禀县令官人,叶将军和完颜将军送回了清剿沈家的账本。”一个唐军骑兵进来汇报,“沈家男丁都已经公审伏诛,女子全部为奴,这是沈家田土钱粮的账本,请官人带人去清点造册。”

  孙顺风打开一看,既惊且喜。

  沈家竟然有这么多钱粮田土,真是死有余辜啊!

  良田超过十五万亩!

  这还得了?

  吴兴田亩,估计也就五六十万,等于说一个沈家,就占了全县三成的土地!

  依附沈家的佃户、匠户、猎户、渔户有多少呢?共有九千户,男女三万多口。

  可整个吴兴县,真实户口也不会超过三万户。三分之一的人口,被沈家控制!

  无万户侯之名,有万户侯之实。

  沈家还藏有三万多石粮食,黄金四万多两,白银七十六万多两,还有三十余万贯的钞票,五千多匹各色布料,大量的盐铁茶,香料…至于古董珍玩字画,难以估算。

  这勒索了多少民脂民膏啊!

  “走!出城!”孙顺福有点兴奋的站起来,顾不上天近黄昏,就带着一帮属员风风火火出了县衙。

  沈家的物资缴获,一定要尽快登记造册,呈报给湖州城的杨旅帅。

  …………

  唐军目前实行的是军管,所以暂时并没有任命知府级别的官吏。杨青雀既是唐军驻扎湖州路最高将领,也是湖州“镇抚使”。

  镇抚使,这不过是李洛在特殊时期提高效率的权宜之计罢了。

  天色已晚,镇抚使府内的杨青雀,仍然在处理要事。

  所谓要事,当然就是清乡和练兵。

  如今,五千新兵全部招募完成,统一集中在湖州城外临时大营,按照唐军的法子开始训练了。

  清乡,也完成的差不多了。湖州路著名的沈家,丁家等汉奸豪强,全部被连根拔起。

  除了七八家豪绅主动投效,退田输粮,终获保全之外,大部分豪绅被唐军镇压。

  一个个坞堡和庄园被攻破,男子被杀,女子为奴,财产充公。乡间百姓人心大快,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拥护唐军。

  用不了多久,扬眉吐气的乡民就会知道支持唐军有多么重要。

  接下来,就是选拔乡村官吏,控制乡村之权了。

  杨青雀在灯下铺开一张白纸,一个个娟秀的字迹在笔端生出。

  “臣湖州路镇抚使,旅帅杨青雀,谨奏君上以闻……”

  “…截止五月二十,湖州六县一州清乡已毕,共剿杀汉奸豪绅二十一家,剿灭湖霸三家,天目山匪两伙,破坞堡营寨三十九处……收缴粮食三十七万余石,黄金十八万余两,白银三百六十万余,田土一百零五万亩……”

  “……五千新军,已训练数日,臣日日亲自督导苦训,不敢稍有懈怠。新军田土,皆已按照每人二十亩分配,新兵军心昂扬…一月之后,可用来守城驻防,则我唐军将不再散布于各地…”

  杨青雀写完之后,派人通过驿站,送到临安行在。

  蒙元虽然野蛮,但要说这驿站之便捷,当真远迈唐宋。唐军恢复江浙后,接受了庞大的驿站,通信行军十分便捷。

  在杨青雀禀奏李洛的同时,江浙十几个路、府的镇抚使,也纷纷上了奏章叙职。

  湖州路发生的事,吴兴县发生的事,同样在江浙其他州县发生,而且都很相似。

  唐国以雷厉风行之势,行之铁血手段,迅猛无比的推行清乡之策,让整个江浙如遇风雷涤荡,直有日新月异,天翻地覆之变。

  偌大的江浙,不知道有多少百姓一夜之间改变了命运。他们从刚开始的忐忑不安,退缩逃避,逐渐变得心气高昂,欢呼雀跃。

  由懦弱而勇敢,不过旬月之间。而读书士子,更是欢欣鼓舞,如久旱逢甘霖。

  有士子写诗道:

  “甘霖绵绵降江东,吴越津津说唐公。莫道六月炎夏苦,江南竟至有春风。”

  又有士子诗云:

  “凤凰山下故宫开,钱塘江中鱼龙来。武穆显灵风波日,范蠡待命越王台。山外青山楼还在,不见西子舞徘徊。唐公既有天下志,劝君莫惜王佐才。”

  江浙士子,因为文天祥的关系,也因为懂得华夷之辩,是最先拥护唐军的群体。如今不但江浙,就是江西福建等地的士人,也有很多人赶赴江浙,面见文天祥,求见唐公李洛。

  一时士人入江浙,如过江之鲫,竟成士林佳话。

  ***心归唐,除了恢复汉家的李唐旗号,以及为民做主的政策外,特察局在民间的宣传也起了不少作用。

  李洛暂时没有时间接见拜访的士子,但他高兴之余,欣然下令恢复科举,明年春天开考。当然,为了稳固人心,他并没有改革科举内容。

  海东那一套,眼下就拿到中原来施行,那是自找麻烦。这样的蠢事,李洛当然不会干。

  李洛还没有大规模录用江浙士子,因为眼下统治江浙的不是唐廷,而是大都督幕府。唐廷仍然在海东。军管时期,暂时也不需要那么多士人。

  …………

  六月六日,李洛已经收到所有清乡完毕的报告,而且乡村官吏,也全部选拔任命。

  整个江浙,镇压了三百多家顽固不化的豪强巨族,解放被控制的人口四百余万,收缴粮食六百余万石,金银折合七千余万两。以及一千二百万亩田地。

  以及物资,难以计算!

  等于说几百家豪族的多年积累,全部便宜了唐国。

  但是,李洛看到数字,并没有多少欣喜。

  “金银太多了,折合白银七千多万两。”李洛神色古怪的对崔秀宁说道。

  江浙是最富庶之地,人口最密集,金银存量也最多,这七千多万两,估计要占天下三成金银存量。

  七千万两,这个数字,和李自成拷虐明朝北京贵族官神得到的数字一样。

  可是李自成得到了七千万两白银,结果怎么样?军队缺粮严重,很多时候饿着肚子和清兵打仗。

  乱世之中,金银的用处,往往比不上野菜。

  崔秀宁也对这些金银麻木了。

  “粮食只有六百多万,看来豪绅们把粮食都卖了。”崔秀宁道,“江浙的大米,一石已经涨到二两,福建涨到了三两半,江西行省更是涨到了四两…南风数省只打了半年仗,粮价就翻了好几倍。”

  “预计明年上半年最严重,南方估计有三千万以上的人缺粮。还有,别指望交州和象州(安南和占婆)的粮食,他们现在都自顾不暇。”

  李洛道:“加上这六百多万,现在我们有一千六百万石储备,就是今年再拿下江西和福建,赈灾也够用了。”

  崔秀宁道:“我们的重视度排名是,人口资源,粮食资源,金银。人口资源最宝贵,因为一旦大量消耗,我们就是得到天下,也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复元气。为了人口,我们一定要舍得粮食。”

  李洛很认同崔秀宁的话,他最害怕的是,战争无法在几年内结束,结果像汉末三国那样,六千万人口打的不到一千万人口。

  元廷户部纳税人口数字是六千万左右。但根据估算,此时的真实人口数量,应该有一亿。

  比如江浙行省,官方统计的纳税人口数字只有九百多万。可最新的统计数据,诸色人口是一千四百六十万人(包括接受赈济的流民),比官方纳税人口数字多出五百多万。

  李洛翻阅了最新的汇报,心里估摸这数据,眉毛渐渐皱起,“秋粮最少会减少一半以上。而真实人口又比我们预计的多两百多万,所以今年江浙粮食缺口,最少六百万!”

  之前林必举估算的是缺口最少四百多万石,那是少估算了真实人口。现在真实人口数字终于出来了,那么李洛的数字才是对的。

  “而且,这六百万石粮食,还只是今年的赈济粮食!明年春稻五月底才成熟,也就是说,我们明天还要提供小半年粮食,这又是六百万!”

  “一年之内,光是江浙,就需要一千多万石粮食赈济。但既然江浙现在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就不能让人饿死。”

  崔秀宁沉吟着说道:“我们能不能主动出击,不在江南打仗,而是将战场推到江南之外?那样秋粮就不会减产太多。”

  李洛站起来,来回走动:“不行,主动出击,会让我们的后勤线拉远很多,很容易被元军骑兵骚扰。第二,我们的机动力,比不上忽都帖木儿和完哲都的铁骑,主动出击会被拖死。第三,新兵刚刚开始训练,我们兵力不足。以寡敌众,还主动出击,机动性还不如敌人,这仗风险太大。”

  “最稳妥的,就是以逸待劳,让元军主动来打到我们,我们才好利用地利人和,缩短后勤路线,减小机动力对战争的影响。当然,这样一来,对江浙的生产破坏是无法避免的。”

  “我们等于多拿几百万石粮食,换取打赢战争。”

  崔秀宁当然不会不懂战争,她说道:“那为何不能各个击破呢?现在我们几万的机动兵力还是能抽出来的,就不能派出五万兵马,突然进入江西,帮助黄华攻打完哲都,先灭了完哲都几万骑兵?”

  李洛没有做声,神色却有点尴尬。

  崔秀宁叹气道:“果然啊,你们男人……明明都是反元的汉人势力,却没有联合的意思,甚至巴不得别人完蛋。”

  李洛笑道:“我也没办法。黄华也好,萧隐也好,他们真的不能救。你要知道,他们几家,最危险的就是这几个月,挺过去了,就会涅槃一次,就真的会做大做强,对百姓的影响力,也会倍增。”

  “到那时,他们几家占了几个行省,我们要统一南方,要拓展地盘,就必须要和他们打。呵呵,那就太丢人了,蒙元还在虎视眈眈,汉人几家势力相互兼并攻打,别说会消耗实力,就是民心,就难以挽回了。”

  “所以,不如坐视元军消灭他们。不能让他们有机会熬过这个槛。我们能做的,就是暗中提供军事情报,促使他们联合,让他们坚持的更久,消耗更多的元军实力,也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我宁愿和元军大战,也不愿意和他们打内战。所以对不起了,我们不能出兵救援。”

  崔秀宁很无语的摇摇头,她知道李洛这么做是对的,也是最理智的。一个人可以这么想这么干,但如果一个民族的人都这么想这么干,那就很致命了。

  “好吧。他们几家这个月就可能完蛋,我们既然要坐视他们被灭,那就准备以寡敌众吧。”

  根据特察局的情报分析,萧隐等人已经撑不下去了,本月之内,应该就会完蛋。

  元军加快了攻打他们据守的城池,处境最危险的是黄华,赣州和洪都这两个大城,连半个月都守不住了。

  江西离江浙很近,现在出兵相救还来得及。

  虽然黄华还有好几万兵马,但如今士气低落,元军故意围三缺一,每天都有人偷偷逃出城。

  正在这时,忽然李织求见,她的神色有点难看,一看就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君上,夫人,最新的江西军情,黄华打算降元!”

  什么?

  李洛一愣,这小子降而复叛,叛了又降,还杀了元廷江西行省的高官,他还敢投降?投降还能被接受?

  崔秀宁宁眉头一皱,“完哲都会接受他投降?”

  李织道:“同意了。双方已经初步接触,完哲都的条件是,投降之后,黄华所部五万兵马,立刻打头阵,攻打江浙!黄华本来也不想投降,可他山穷水尽,不降也不行了。他之前曾经写求援信给君上,但被元军截获了。”

  崔秀宁皱眉道:“也就是说,倘若他还有救,就不会降元?”

  李织道:“从陈让的情报分析,的确如此,他很清楚就算降了元,也不会有好下场。”

  李洛突然说道,“情况有变,不能让黄华降元,立刻出兵救援黄华!”

  真的是计划不如变化啊。想不到黄华还打算投降,而完哲都竟然还会接纳。

  黄华一旦投降,就是个很大的麻烦,也是个很大的变数。而出兵救援,才能最大化的消除这个麻烦和变数。

  黄华不降,少五万元军。黄华降了,多五万元军。

  一来一去,相差十万!变数太大了。尤其是对本来兵力就少的唐军来说,影响很大。

  “来,我们来合计合计,如何出兵,才能利益最大化。”李织离开后,李洛就赶紧拿出一份地图,两人紧急的商议起来。

  PS:今天本来要请假的,肚子痛,但还是坚持写了几千字,因为毕竟从来没有断更过。蟹蟹大家支持,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