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532、533节 唐国国君,致书蒙古大汗

第532、533节 唐国国君,致书蒙古大汗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315025更新时间 : 2020-11-25 04:37
  “寡人,早就不是元廷征南大将军,你向大将军投降,与寡人何干?”李洛语带调侃的说道。

  陈益稷反应也很快,立刻整个身子扑倒在尘埃中,“陈益稷,向唐公投降!拜见…拜见君上!”

  “哈哈!”李洛忍不住放声大笑,猛的用马鞭一指,“你曾是安南的监国亲王,跪拜寡人这个唐国国君,你是心甘情愿么?”

  他这句话暗藏机锋,就看陈益稷怎么回答了。

  陈益稷是个软骨头不假,但是他足够聪明,尤其是小聪明。

  他立刻反应过来,大声道:“在下如今是君上马前臣仆,跪拜君上心甘情愿呐!至于安南故地,本就是君上打下来的,自然归君上所有。”

  李洛闻言很是满意。嗯,这个陈益稷的回答过关了。

  到时唐军收复交州(安南),此人还有大用。既然有利用价值,那就养着吧。

  “好,既然你诚心归附,那寡人就饶了你。松绑!”李洛下令道。

  陈益稷大喜,他松绑之后再次主动下拜,“微臣谢君上活命之恩,一定肝脑涂地…”

  “住口!”

  忽都帖木儿大怒,“陈益稷,蟒古思(蒙古传说的魔王)吞噬了你的勇气,毛兀思婆(妖婆)嚼碎了你的骨头!就连无角的母羊,懦弱的兔子都比你更像个勇士!你会像草原上到处乞食的野狗那样,被戈壁上的大肠虫(魔虫)吃掉的!”

  这真的是蒙古最恶毒的骂人话了,其实已经算是诅咒。尤其是萨满太太操纵法器说出来时,会让被诅咒的人崩溃。

  好在忽都帖木儿不是萨满太太,陈益稷也听不懂这么复杂的蒙古话。

  不过,陈益稷知道忽都帖木儿在痛骂自己。

  陈益稷涨红了脸,破口大骂道:“你不过是个野蛮嗜杀的屠夫!有何资格辱骂我!哼,一群不开化的鞑子,会是什么下场?你就是榜样!”

  他一投降李洛,立刻抖了起来,对之前的主子再也没有丝毫畏惧。

  唐军和梁军诸将看到两人互怼对骂,都是忍不住露出讥笑。

  几个汉官也学着陈益稷,要求投降。之前李洛当湖广平章时,他们还以为李洛被忽都帖木儿架空,浑然不把李洛当回事。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李洛怎么可能会被忽都帖木儿架空?那不过是在布局造反罢了。

  自己等人,真是愚蠢啊。

  李洛才不会接受这些昔日同僚的投降。这些人早把灵魂出卖给了蒙元,帮助蒙元压榨百姓,倍加酷烈,没有一个好东西。

  “梁公,他们就交给你了。是死是活,梁公决定吧。”李洛都懒得杀他们,一股脑全部交给萧隐。

  萧隐巴不得,“那就谢过唐公了。”接着下令道:“把他们带回江陵,当着全城百姓之面斩杀!”

  “陛下!饶命啊陛下!”

  “陛下!我愿为大梁效力啊!”

  几个行省汉官哭着喊着求活命,可哪里还能活?

  李洛也懒得再和俘虏们啰嗦,他将忽都帖木儿等人交给萧隐,然后当场释放了大达立。

  大达立是蒙古将领中少见的正直之士,既有武将的忠勇,也没有其他蒙古将领的凶残野蛮,所以李洛决定饶他一命。

  李洛当场写了一封信:唐国国君致书蒙古大汗。

  书曰:“唐国国君李洛,致书蒙古大汗。华夏子民,文明之属,未可一日为臣奴。九州沃土,农耕之所,未可一日为牧场。

  寡人之言,可汗不可不察也。

  可汗以百万部族,役亿兆夏裔。以蒙昧之属,凌万里大国,此乃取祸之道也。自古以小博大者,莫不逞强于一时,岂可久乎。以可汗之明,当知中原不可往也,往而不可辱也,辱而不可敌也。

  只见当年南来汹汹,不知异日惶惶,匹马不能北归乎?上位者,胡不居安思危,高瞻远瞩,审时度势,以为后世筹谋?

  可汗既为蒙古明主,宁谋一时,不谋一世焉?若天下反旗猎猎,中原狼烟四起,则奈之何,岂非悔之晚矣。

  汉家子民者,非陌上牛羊,实笼中狮虎也。牢笼者,赵宋之桎梏也。赵宋既亡,而狮虎出之。可汗乃以虎狼之兵,制狮虎之民,其可得乎?其必相噬,而寡者败,众者胜。此乃天道也。

  以寡人所见,设若可汗还我河山,回归漠北,则相安无事,天下太平,何乐而不为也。

  纵不愿北归,何不趁春秋鼎盛之年,率军西征。极西之地,丰原万里,可为牧场,以可汗之能,蒙古大军之勇,将更甚拔都西征也。

  极西之南,又有万里丰土,百草丰茂,宜为牧场,封建功臣。其民肤黑貌丑,懒散愚昧,正可为奴。

  此两地,岂非天赐可汗?天予不取,反受其咎。以此时大元之力,西征莫可挡也。届时可汗灭国之多,恐成吉思汗亦不能及。

  可汗西征之日,唐元修好之时。彼时,寡人可助可汗西征,进位西方大可汗……”

  李洛这封信语气还算客气,彰显了自己的气度。意思只有一个:中原不是你们野蛮统治的地方,迟早要被推翻。要是你们有眼光,要么主动回到漠北,要么西征,征服西欧和非洲。

  忽必烈当然不会拿这份信当回事,但起码能在他和元廷大臣心中种下一颗种子。说不定这可种子将来真能破土发芽,推动蒙元更大规模更彻底的西征。

  李洛很清楚,哪怕他恢复中原,也只能驱除鞑虏,而无法彻底灭掉蒙元。人家本来就是马上民族,真打不过了,骑上马就跑,你能追的上?明初那么强势,也没能灭掉蒙元啊。

  就算不能彻底灭了元廷,也要迫使其西征,让他们去西方世界和非洲逞威风吧。

  最后,李洛让大达立带着这封信,送他过江北归。

  数天后,忽都帖木儿惨死于江陵。至于怎么死的外界不得而知,据说是死于一种恐怖的虫刑,而弄死忽都帖木儿的人,传言说是光明公主殿下。

  阿普穆哈被腰斩,其他好几个汉人高官,也都被萧隐斩首于市。

  监利之战的缴获,李洛全部让给了萧隐。一万多俘虏,两家平分,全部充做军奴苦力。

  湖广元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出,整个南方一片震动。各地元廷官府和拥护元廷的势力,惊惧之余无不对李洛切齿痛恨。

  不知道多少调兵的命令在签发,也不知道多少势力在策划反扑。尤其是湖南道的大地主和西南土司贵族,全部动了起来。

  忽都帖木儿的湖广大军已灭,李洛接下来的重点就是援助剑门关和武关了。

  这两关的唐军坚守数月,粮草武器已经将尽,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李洛要支援两关,而萧隐则是在李洛的默许下,招兵买马,收复湖广其他州县。在李洛的纵容和扶持下,萧梁的实力迅速恢复。

  李洛则是驻军在鄂州,住进自己曾经住过的平章官邸,调兵遣将支援两关。

  “君上,我军的火药不够了。”马致远有点忧虑的拿着簿子来见李洛,“这次支援两关,火药不能少。可能一月之内,我军没有火药补充。”

  李洛笑道:“千里兄,你这个行军司马倒真是称职。放心,火药之事,夫人已经在解决了。”

  所谓解决,其实也没有好的办法,无非是想法设法增加产量,重新积蓄火药而已。

  唐军起兵四个月以来,数万火器军和水师消耗了大量的火药。光是运到两关的火药,就超过二十万斤。海东生产的火药,只剩下两成不到了。

  一场大战就能用完。

  黑火药不像黄火药,消耗量实在惊人。火铳兵发射一发,就要耗费一两多药。火炮发射更是论斤计算。

  唐军得到环鄱阳湖的三万工匠后,技术人才已经极大充裕。可硝的供应却一直紧张,极大的制约了产量的扩大。而李洛也完全不记得哪里盛产硝。

  …………

  秦岭之中,武关之上,响彻了半天的喊杀声,再次沉寂下来。

  元军又一次进攻,终于被打退了。

  唐军旅帅刘卫泰精疲力尽的坐在墙垛上,骂道:“这些汉奸军,真是没完没了,前后死了几万人了,还要继续为鞑子卖命。”

  关城之北的狭隘战场上,横七竖八都是汉奸军的尸体。有被射死的,也有被火铳打死的,也有被火炮轰杀的。

  元军攻打武关已经三个月了。

  武关牢牢挡住了北方元军南下的通道。为了迅速打开通道,元廷令北方汉军轮番攻打。几个月来,汉奸军攻关数十次,伤亡数万人,却始终望关兴叹。

  尤其是武关上的火炮火铳,让汉奸军丧胆。可在蒙古色目将领的严令下,汉奸军不得不一次次硬着头皮攻打,消耗唐军的弹药。

  这个战术虽然是拿人命去耗,但也不是没有效果。唐军的火药,快要告罄了。

  五千正规唐军,只剩下三千多人。五千辅兵,只剩下两千多人。

  满打满算六千。

  更要命的是,唐军是两面守关。一面要抵抗关北的元军,一边还要抵抗关南的湖广元军。

  这点兵马硬是两面防守几个月。关北的元军最少有十万以上,而关南的湖广元军,也有一万多人。

  简直是车轮战。以至于每个唐军战士都很疲惫。但是他们的战意仍然很强,在武士和社员的作用下,每个唐军都抱定了必死之心。

  大特务李荆也在关上,他此时完全没有那种士子模样的潇洒气质,也是一身盔甲,胡子拉碴。

  “刘旅帅,虽然我等不知道外界的消息,但我肯定,君上的援军快到了。”李荆说道,一边用唐刀刻着一个木牌。

  刘卫泰手柱唐刀,看着险要的关山,神色平淡的说道:“就算没有援军,没了火药,也要死战到底。我等多守一个月,大唐就强大三分。”

  一个团总过来禀报道:“旅帅,战死将士的遗体已经火化完毕。”

  刘卫泰点点头,“知道了。还有多少火药?”

  那团总摇摇头,“几乎空了,只够一次火铳齐发的。”

  李荆吹吹木牌,露出刻出的“李荆”二字,说道:“那就不要用了,最后再用吧。火炮也不要用了。那些汉奸军,似乎对我军的火器习惯了。这关城上有元军射上来的箭,不用就是浪费。”

  刘卫泰道:“我军的弓和床弩,如今也没有多少能用了。弓弦坏了都没有补充。接下来主要靠长枪。”

  “好办。”李荆笑道,用木牌指指南边,“那里有一万多湖广元军,一直配合关北元军攻关,之前没有出关收拾他们。”

  刘卫泰眼睛一亮,“李兄的意思,是我军主动出关,灭了南边的湖广元军,夺了了他们的军器?嗯,这倒是个好办法。那就这么干。”

  刘卫泰站起来,往北一看,发现元军已退,今天应该不会再来攻关了。那么,刚好趁这个空档,灭了关南的湖广元军。

  “传令!集合兵马三千,随俺出南关,主动出击!”刘卫泰干脆利落的下令,带上头盔,“李兄,关城上就交给你了。”

  而此时关南下的湖广元军大营,正弥漫着惊慌的气氛,军心荡然。

  原来,这里的元军已经接到忽都帖木儿大败,湖广元军全军覆没的消息。

  他们本来有两万人,是忽都帖木儿派来攻打武关南城的汉军偏师。可几个月以来,却完全拿武关没办法,还伤亡了上万人。

  如今仅存的万人,早就疲惫不堪,苦不堪言,本来就士气低迷了。如今听到李洛大胜,忽都帖木儿大败的消息,如何还有战心?

  “撤!武关不能待了!中堂官人一败,湖广已无大军。李洛和萧隐贼军随时会来,我们必须立刻撤退!”管军万户吴禄厚说道,手中的腰刀狠狠劈在地上。

  一个千户说道:“将军,我等并无军令,擅自撤退,到时朝廷怪罪下来…”

  吴禄厚皮笑肉不笑的的瞪着这个千户,“王千户怕朝廷怪罪,那就不用撤了。你就留在这里,继续攻打关南,说不定打破关南,那就是大功一件啊。”

  其他几个千户都附和着笑起来。

  白痴。现在不撤,等着李洛萧隐来杀么?中堂都死了,还顾得上朝廷军令?

  王千户被噎的哑口无言,只能乖乖闭上嘴巴。

  正在这时,忽然一阵惊天动地的喊杀声传来,惊的大帐中的元军将领一起跳了起来。

  怎么回事!

  难道李洛或萧隐来了?

  想到这里,吴禄厚赶紧拖刀就走,一边大喊亲卫。

  一群千户也轰然冲出大帐,呼喊自己的亲卫,冲上战马。

  第一时间竟然不是组织抵抗,而是逃走。

  “将军!关城中的叛军主动出关了!”几个元军冲进大帐喊道,可是他们顿时傻眼了,中军大帐中哪有吴禄厚的影子?

  不但吴禄厚,就是一群千户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叛军主动出关了!”几个元军大喊,可是没有一个千户将领出来回应。

  原来,吴禄厚等人此时已经率领亲卫从大营之后骑马逃出。

  实在是忽都帖木儿全军覆没的消息吓到他们了。关城中的叛军从来没有出关攻击过,所以此时他们下意识认为李洛或萧隐来了,完全想不到刘卫泰会主动出关。

  不过,就算他们知道唐军主动出关,选择组织反击,以他们的战意和士气,也很难做到以众敌寡。

  “杀!”如狼似虎的唐军手持刀枪杀向元军大营,如入无人之境。

  失去指挥的一万元军,士气荡然无存,怎么可能是唐军的对手?一时间四处逃窜,被斩杀数千人。

  最后,死的死逃的逃,算是全军覆没。

  而唐军的伤亡几乎可以忽略,简直是在一边倒的屠杀敌军。

  刘卫泰缴获了大量的军粮,弓箭,全部运到关城。其中光是弓弦,就有两万多根,足够守军用很久了。

  PS:今晚就到了,明天多补。新编辑告诉我,十月十三日上大封推。哎,自从限免之后,成绩受到很大影响。但愿大封推是个好推荐吧。这数据看的我都没有心气了,二十四小时追定还凑合,几乎全靠老读者在订阅,新读者没有。求支持,蟹蟹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