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534、535节 血战武关…援军南来

第534、535节 血战武关…援军南来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1834089更新时间 : 2020-09-25 00:41
  八月初八,武关再次爆发了激战。

  数千汉奸军举着盾牌,挤在狭小的空间,冒着唐军密集的箭雨,架着云梯攻城。后面则是数千弓箭手,石炮手,发射羽箭和石炮。

  而数量更多的元军,只能在山道中干着急。因为关城下的战场太狭小的了,根本展开不了太多兵力。

  关城上的唐军床弩,石炮也一起发射。由于元军都猬集在一起,所以每一次打击都能打死打伤很多汉奸军。

  不远处观战的蒙古大将谷牙海,和汉军世候大将严忠济,都是一脸阴沉。

  这个武关,竟然阻挡了他们十几万大军足足三个月!

  死了几万人了,硬是拿武关没办法。再强的军心,也会在这日复一日的攻坚战中耗尽殆尽。

  严忠济早就想撤,几万战死的汉军,多半是他的麾下兵马啊。而蒙古色目兵以不擅长攻坚为由,竟然没有打过一次,伤亡为零。

  但他毕竟是汉将,说了不算。是打是撤,全在蒙古大将古牙海手里。

  说起来严忠济地位可不低,资格也老。他是六大世候之一,出身东平严氏。此人还擅长诗词,被称为“儒将”。

  严忠济有一首《天净沙》,其中两句非常有名:宁可少活十年,休教一日无权。

  你听听,将这样的话堂而皇之写进诗词,其人是何肺腑不问可知。

  “古牙海,这仗不能这么打了,我军虽众,也经不起如此消耗。”严忠济忍不住的再次反对。

  古牙海正在对付一根羊腿骨,他撕下最后一口肉,嘬嘬骨髓扔掉骨头,再将油腻的手在辫子上胡乱一擦,然后钻入马肚子下面吸了几口马奶,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这才钻出来说话了。

  “东平郡公,你没看见叛军今日没再使用那犀利的火器么?说明什么?说明叛军火药已尽,就像蜇过几个人的蝎子,已经没力气了。眼看精疲力尽的黄羊就要摔倒,狼应该放弃追击么?”

  古牙海的意思很明确,继续打。

  古牙海比严忠济年轻十几岁,资历和军功都比不上严忠济,可因为是大根脚的蒙古权贵,就能将严忠济这个老将压得死死的。

  严忠济心中恼怒。你真是吃灯草灰放轻巧屁!敢情死的不是蒙古兵,你当然不会心痛。

  奶奶的!

  严忠济忍住怒气,仗着资格老,指着关城继续反对道:“古牙海啊,叛军战意之强,实属罕见。难道你没看到,就算他们不用那厉害的火器,仍然如狼似虎么?这么打,我军还要死多少人?”

  “哼。”古牙海不满的哼了一声,蒙古话叽里咕噜的毫不留情,“衰老而懦弱的猎人,会对别人说他遇见的猎物勇猛的像老虎,威风的像狮子,为自己丧失勇气找借口。东平郡公,你难道不是这个年老懦弱的猎人吗?”

  “就算叛军是蟒古思的仆人,就算毛兀思婆帮他们施展了妖法,勇士们的箭也会射穿他们叛逆的心,锋利的弯刀也将砍下他们的脑袋。从他们反抗大元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注定如此。”

  严忠济听到古牙海竟然骂自己懦弱,顿时再也忍不住发飙了。

  “古牙海!你还是孩子时,俺就已经随大汗南下攻宋!俺何曾懦弱了去!”严忠济怒道,花白的胡子都根根竖起。

  古牙海“呦呵”一声,眯着眼睛冷笑着看着严忠济,“老家伙,你火气不小啊。你这是和本帅说话么?嗯?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古牙海才是大军主帅?嗯?”

  严忠济老脸涨的通红,却不敢再啰嗦。

  “啊—”

  忽然关城下传来大片惨叫,原来唐军集合了所有神臂弓,一轮齐射,数以百计的汉奸军不死既伤,看的严忠济眼睛都红了。

  攻城的一方,实在太吃亏了啊。

  加上唐军悍勇善战,往往城下十几个汉奸军伤亡,才能换来城上一个唐军的伤亡。

  要这么打下去,就算军心不崩溃,起码也需要再死伤五六万人才能拿下武关。

  正在关城下的元军军心浮动之际,忽然关城猛然大开,三千唐军轰隆隆的冲出来,竟然主动出击了。

  汉奸军打了几个月,一直在仰攻险关,却从来没有主动出击过,这让他们产生了思维盲区,认为叛军兵少,绝不可能主动出击。

  所以唐军突然出击,他们完全懵掉了。

  在唐军凶猛的冲击下,关城下的元军顿时大乱。前面的人发出惊叫,纷纷后退,而后面的人被挡住视线,并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惊慌之下也忍不住后撤。

  加上狭小的战场非常拥挤,一时间不少人都被挤得掉进两边的悬崖。

  “啊——救命!”

  坠崖者的惨叫凄厉无比,更加剧了元军的恐慌。

  “杀!”

  “死!”

  凶悍的唐军手持刀枪,身披铁甲,锐不可当的冲入元军之中,杀的汉奸军溃不成军。

  事实上,刚才打了半天,一直是辅兵在防守。而三千多唐军正规军一直在养精蓄锐,埋伏在城门后面准备出击。

  而汉奸军攻了半天,不但伤亡惨重精疲力尽,士气也消磨殆尽,加上唐军战力本来就比汉奸军强,如此一来简直是虎入羊群,几乎一边倒的屠杀汉奸军,势不可挡。

  数千汉奸军崩溃之下,人人丧胆,争先恐后往后退却,更多的人被挤下山崖,坠崖者的惨叫声回荡在山谷,令人毛骨悚然。

  “轰—”

  正在这时,所剩不多的火药终于用了一次,几门六斤石火炮轰击在密集的汉奸军之中,刹那间死伤一片。

  汉奸军魂飞魄散之下,彻底崩溃了。

  数千人不顾一切的往后面的山道上挤过来,拥挤在狭窄的山道上,坠崖者数以百计。

  古牙海和严忠济眼看溃兵雪崩一样挤过来,只能赶紧后撤。

  于是,长长的山道上,元军不断被层层逼得后撤,两边悬崖不断有人坠落。而唐军追杀着溃兵,溃兵拼命挤着后面的元军…最后所有人和马全部动起来,在狭窄的山道上往后挤。

  宽仅一两丈的险峻山道上,竟然出现这样一幕奇观,当真古今罕见。

  事实上,北方汉奸军的实力很强,虽然比不上唐军,但绝对战力不俗。可数月以来被古牙海逼着打头阵,伤亡数万,军心战意受损很大,就连将领都萎靡不振。此时一旦崩溃,竟然难以挽回。

  崩溃之势如同瘟疫一般,感染了更多士气低迷的汉奸军,使得山道上的挤压之力更加凶猛,传导到后面,就连蒙古色目兵的战马,也纷纷坠崖。

  人挤人,摩肩擦踵,前面的汉奸军挨着中间的色目兵,中间的色目兵挨着后面的蒙古兵,压根没有一点空间。

  不断蠕动,挤压,喝骂,坠崖。止都止不住。就算蒙古兵想要阻止,也挤得没有拔刀劈砍的空间。

  尤其是更狭窄的地方只有一丈来宽,最是危险万分,元军被挤的下饺子般坠落。人和马的惨叫声,更是加剧了人群的恐惧。

  在这种局面下,一切军令其实已经不管用了。拥挤已经成了一种“势”,没有什么力量能立刻阻止这种“势”,让拥挤停止。

  到最后,元军在狭窄的山道上足足退出了十几里,直到来到宽敞地带的元军大营,才停止了拥挤的趋势。

  而唐军一口气追杀十几里,从容不迫拉开接触,撤回关城。失魂落魄的汉奸军,竟然不敢追击,也没了追击的心思。

  无论蒙古兵,色目兵,还是汉军,人人惊魂未定,浑身大汗淋漓,回想刚才的遭遇,兀自欲哭无泪,如同做了一场噩梦。

  这叫怎么回事啊?打仗也没有这么吓人啊。

  人人此时才发现,不断浑身酸痛,两腿也像是灌了铅,疲惫到极点。

  就是古牙海和严忠济等大将,也狼狈不堪,满头油汗。他们被自己的亲兵夹在中间挤了十几里,哪里还有大将的风度?

  “该死!该死!”古牙海大怒之下,喝令亲兵以临阵逃脱为名,连杀几个汉军百户军官,震慑人心。

  严忠济敢怒不敢言,干脆闭眼不看,不闻不问。

  今天这一幕,简直是个笑话。这要传到大都,估计他和古牙海都要成为笑柄。

  最后一清点,光是坠崖的战马,就超过五百匹。坠崖的士卒无法统计,加上被唐军斩杀的,竟然接近万人!就是金贵的蒙古兵,也有近千人坠崖。

  长长的山道上,也都是尸体。

  元军大将们个个脸色铁青,他们的从军经历加在一起,也没打过这种狗血仗啊。

  “明日,继续攻打武关!不能就这么算了!”古牙海咬牙说道,“有敢言退的懦夫,杀!”

  花费的的代价越大,他就越要攻下武关。不然,这会成为他一辈子的污点。

  严忠济也心一横的说道:“就算汉军死光了,也要攻下武关!”

  为了自己的一世英名,严忠济也顾不得心疼麾下士卒了。

  一定要攻下武关!

  …………

  唐军回到关城,清点伤亡,竟然发现伤亡不到百人。

  完全就是赶鸭子啊。

  事实上刘卫泰和李荆都没有想到能打成这样,他们原本就是抱着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念头,击溃攻关的元军,多多杀伤元军兵马。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

  被挤得坠崖的元军,远超被斩杀的元军。当真是意外之喜。

  “李兄,鞑子吃了这么大亏,明天一定会来报复。明日必有苦战。”刘卫泰看着关城下说道。

  李荆道:“鞑子明日来攻,可能会玩什么花样。总之水来土掩吧。”

  两人商量之后,决定将剩下所有的火药用上,应付明天元军的攻势。

  每个队,都在召开社员会议,武士们则是在关城中临时搭建的简陋武庙中,祭祀武圣,加持武道意念。

  人人知道,明日或后日,必有苦战。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午,来到关城下的元军,已经不光是汉军,还有色目兵。

  五千人都是腰间扎着麻布,竟然是戴孝的架势。

  这五千人每人披着两层铁甲,是古牙海“挑选”的敢死士,是从汉军和色目兵中挑选的。被选中的人,只有一种情况下可以活。

  攻下武关。

  武关不破,不活。

  要么死在战场上,要么被自己人射杀,怎么选?

  敢于违抗者,不但会被斩杀,家人也会受到牵连。

  所以这群元军敢死士一来到城下,就带来一种肃然凝重的压力。这是数千带有必死之心的意志力。

  可怕。

  而后方的元军,则是在战场和山道之间设置了障碍,再架设床弩,再后面是严整以待的元军。

  他们对付的是自己的敢死士。要逼着敢死士有进无退。

  根本就不啰嗦,鼓声一响,沉默无语的元军敢死士就拼命攻城起来。

  必死之心加上两层铁甲,让这群敢死士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战力。

  他们带着火油,冒着唐军的箭雨和石头,不顾一切的冲到城门下,在死了数百人之后,终于点燃了城门。

  厚重的城门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元军的意图是,只要烧掉了城门,搬开后面的石块,就能攻入武关。

  这个过程会死很多人,但是敢死士们没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上。

  与此同时,敢死士隔着高高的城墙,向城头的元军发射神臂弩。他们携带了元军中大量的神臂弩,每一次齐射,就压得唐军无法冒头。

  元军敢死士完全就是在关城下和唐军隔墙互怼,连盾牌都不要了。

  一时间,敢死士固然死伤惨重,可唐军的伤亡也明显大起来。

  很明显,古牙海就是要让五千敢死士提振士气,消耗唐军兵力,哪怕这次没攻破武关,也没有关系。

  双方激战简直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很快城门就被烧毁,露出后面的石块。元军敢死士们呐喊着冲上去,死命的搬动石块。

  “杀敌报国!”

  “诛魔卫道!”

  武士们挥舞唐刀,堵住城门,阻止元军敢死士搬动石块。

  小小的城门洞子,爆发了更加惨烈的肉搏之战。

  很明显,武士们的战力在对方之上,但敢死士拼命之下也爆发了巨大的战力,双方嘶吼着厮杀,无时不刻都有敢死士被斩杀。

  但敢死士们不敢退,仍然潮水般涌入城门洞子。

  “杀!”刘卫泰亲自率领大批唐军杀到,堵住了城门洞子。

  城门洞子中传出的惨叫声,简直如同从的地狱中出来,令人毛骨悚然。

  李荆紧张的在城头城头指挥攻击,他看着越来越多的敢死士密集的聚集在城门,立刻下令仅有的五百火铳手发起一轮齐射。

  “砰——”

  一声巨响之后,数以百计的铅弹近距离轰向密集的敢死士,几乎弹无虚发,就是两层铁甲都挡不住。

  数百敢死士不死既伤。

  “轰隆隆—”

  紧接着,几门火炮也利用最后一点火药,发射出最后的炮弹,在密集的人群中轰出团团血雾,打死打伤大片的敢死士。

  以此同时,战意如铁,同样抱定必死之心的唐军武士,也挥舞锋利的唐刀,冲杀出城门洞子,打的敢死士们节节后退,遗尸遍地。

  而唐军也伤亡不小,在敢死士的疯狂攻击下,付出了从未有过的代价。

  终于,还是有敢死士下意识的后退,甚至转身逃跑。

  虽然他们知道逃跑的后果,但是此时或许忘了。

  然而,这些敢死士还没退出战场,后面山道上的元军就纷纷放箭,射杀后退的敢死士。

  督战队的冷酷无情,再次震慑了部分动摇的敢死士,逼得他们不得不回来拼命。

  “莫尔道嘎!”督战的蒙古将领,眼见城门已经打开,可敢死士硬是攻不进去,只好下达了蒙古兵出击的命令。

  战场本来就狭小,上千蒙古兵的加入,就更显得拥挤,逼得敢死士更加疯狂的进攻城门洞子。

  人不断的死,元军不断的补充。整个战场成了尸山血海。很快,城门洞子都被尸体堵住了。

  “杀!”

  双方在城门洞子厮杀,最后唐军干脆把尸体堆起来,元军敢死士就爬上尸体堆,继续往里面攻杀。

  真真惨烈到极点。

  到最后,双方竟然无法白刃厮杀了。因为尸体彻底堵住了城门口,隔绝了双方的接触。

  唐军乘机将大量石块堆砌着堵住城门。然后快速在城门口布置一个防御工事。元军要想通过狭窄的城门洞子杀进来,势必要付出惨重无比的代价。

  敢死士们看到堵住城门的尸体,以及尸体后面重新堆起来的石块,都快要崩溃了。

  “搬开!”蒙古兵们手持弯刀,逼着敢死士搬开障碍,继续厮杀。

  周而复始。

  “杀敌报国!忠武神宫相见!”

  “大唐武士归宿,就在今日!”

  “身殉武道,死得其所!杀!”

  唐国武士们显示出坚韧无比的战斗意志,在武士们的影响下,本就战意坚定的唐军战士,更是奋不顾身,个个如狼似虎。

  元军虽然人多,能源源不断增加兵力,却始终攻不进去。

  唐元两军围绕着城门,厮杀整整两个时辰。五千敢死士,快死了大半了。

  可是仍然没能突入关城中。

  古牙海和严忠济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叛军战力之强,战意之坚,远超他们的预料。他们原本以为叛军主要依仗犀利的火器,而白刃战肯定不如大元精锐。

  谁知一打起来,浑然不是这回事啊。

  此时,就连李荆,也带着辅兵参与城门争夺战。

  这个大特务虽然有武士身份,却并不是擅长厮杀的猛将,此时也不得不上战场了。

  好在城门口的战场很小,一时也轮不到他。

  火铳兵和炮手们也放弃火器,拿起刀枪参与城门争夺战。

  秦岭之中喊杀声震动群山,如血残阳的余晖下,双方的绞杀仍然在继续,毫无停止的样子。

  就是夕阳沉入苍茫的群山,夜幕降临,上天的力量也无法阻止双方的继续厮杀。

  元军点起了巨大的篝火,不断将战场上的尸体抛下山崖,腾出空间,补充兵力。

  直到子时,元军仍然没有拿下城门。

  元军的斗志再也无法遏制的瓦解。到最后,元军的进攻变得敷衍,他们在用这种敷衍,抗拒古牙海的军令。

  就算是战意最强的蒙古兵,也厌恶了这似乎没有休止的夺城战。他们是骑马的勇士,不是攻城的。

  而汉军更是在敷衍,已经丧失了继续进攻的心气。

  古牙海知道军心已疲,只能万分无奈的下达了鸣金收兵的命令。

  回营后一番清点,五千敢死士只剩下数百人。敢死士已经不是攻击主力了,攻击主力变成了新增添的元军。

  元军的总伤亡超过六千,大半是汉军,小半是色目兵和蒙古兵。

  “古牙海,明天还要继续争夺城门么?”严忠济冷冷说道。

  古牙海背着手,脸色在灯光下显得阴晴不定。

  攻,肯定是要攻的。但这么大的伤亡,就算攻下武关,大汗知道后估计也会换帅了。

  “东平郡公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么?”古牙海语气客气了些。

  严忠济摇摇头,“武关没有内应,硬行攻打哪有什么好的办法,无非拿人命去填罢了。不过,不能再以大元兵马去填。”

  古牙海明白了,“那明日就派兵去商州,抓获一批百姓,逼他们打头阵。这法子本帅当初就想用,只是怕大汗怪罪。”

  严忠济道:“古牙海,你虽是蒙古人,但未必比俺更了解大汗。大汗虽然圣明仁慈,曾禁止驱民攻城,却绝不会真正怪罪的。”

  古牙海笑道:“既然你觉得大汗不会真正怪罪,那就辛苦东平郡公一趟,明日去商州吧。”

  什么?把这事交给俺?

  严忠济一愣,发现古牙海笑容中的奸诈之色,这才知道进了古牙海的套。

  …………

  武关城上,唐军的伤亡也清点出来。刘卫泰和李荆知道数目后都是一阵默然,久久不语。

  唐军的伤亡达到两千,其中大多是是正规军。

  唐军正规军此时已经只剩一千七百多人,加上辅兵,堪堪四千人。而元军可以源源不断增兵。

  唐军每个人都轮战了好几遍,人人疲惫万分。元军一退,很多人都忍不住躺在地上。

  武士们拄着唐刀,到处搜寻其他武士的尸体。

  两百多武士,此时只剩下一半左右。

  失去主人的唐刀,就上百把之多。

  守关数月以来,从未有今日之惨烈。这也是唐军伤亡最大的一天。

  刘卫泰拄刀坐在地上,对面坐着特务李荆。

  “李兄,你连夜出关吧。把这里的消息告诉君上。”刘卫泰说道,“就这么定了。俺能守一天守一天,能守两天守两天。”

  李荆点点头,“好,我会走的。要是你死了,我会经常会去武庙看你的。”

  他当然不能留在这里,他要亲自回去复命。他不是武将,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厮杀。

  刘卫泰笑了笑,“那就谢过李兄了。武士战场就义,乃是武道归宿,俺并不遗憾。只是不能向君上请罪了。”

  “俺以前叫三九,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君上赐俺命为卫泰。是君上,让俺活的像个人物。君上把武关交给俺,俺也不知道能守几天。俺,惭愧,愧对君上。”

  李荆点点头,“我们都是君上和夫人的学生,经历也都差不离。君上给了我名字,夫人教会我做事。所以,我不能在武关陪你,我还要留着这条命,报效君上和夫人。”

  刘卫泰哈哈大笑,“那你好好活着,也代俺多多报效君上。”

  李荆看着天上的圆月,“今日是不是中秋?上月此时,我们还有八千兄弟,现在只有四千。”

  刘卫泰眼睛也湿润了,“来的时候,俺记得全军正军加辅兵,共一万零三人。现在喘气的只有四千,很多人都化成灰了。”

  几个伤员发出痛楚的呻吟,军医们不停的诊治,忙得满头大汗。武士们却喝道:“哼哼什么!死不了!”

  忽然一个武士咦了一声,看着南方道:“好多灯光…”

  什么?

  刘卫泰和李荆一起站起来,往南看去,果然看到大片的灯光逶迤而来。

  两人眯着眼睛看,慢慢的,喜悦之色在脸上浮现出来。

  “哈哈哈!”刘卫泰突然放声大笑。“看来俺还没有这么快进武庙,俺还能继续报效君上!”

  李荆也忍不住大笑,“是大唐的兵马!君上必定已经打败忽都帖木儿了!”

  唐军将士听说援军到来,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

  两人没有猜错,李洛派出的援军,终于到了。

  李洛派遣了五千兵马,以及大量的火药,粮食,军器补给,来增援武关。

  验明身份后,整整五千援军开进武关,整个武关一片欢腾。

  在看到大量的火药物资后,所有人都是踏实无比。

  有了援军和物资,起码能再守半年!

  元军,已经没有太多攻坚的心气了。

  率领援军队伍的,赫然就是长江水师的韩韶。这五千援军是坐船从汉水来的,虽然都是唐军老兵,却不是一个完整的旅,而是一个混编旅,从各部队抽调编成,更有利于守关。

  所以五千援军没有旅帅和旅监,只有几个团总。

  “韩兄!好久不见啊!”刘卫泰和李荆看见韩韶都很高兴。

  韩韶更是高兴,“君上一直惦记你们,生怕你们死了,原来还活的好好的!哈哈!”

  李荆问道:“韩兄,既然援军来了,那君上已经大败忽都帖木儿了吧?”

  韩韶点点头,“不错,完哲都,张弘范,忽都帖木儿,这三人全部全军覆没。如今我唐已经收复两江,福建也快被拿下。”

  刘卫泰等人闻言,都是长长松了口气,激动的说道:“君上威武,大唐威武!”

  “大唐威武!君上威武!”

  “大唐威武!君上威武!”

  武关上的呐喊越来越大,惊天动地,无数夜鸟展翅飞起,连元军大营也惊动了。

  “大帅,武关叛军,好像来了援军!”

  探哨很快给古牙海和严忠济带来一个让他们心惊肉跳的消息。

  PS:今晚就到了,蟹蟹大家!晚安!月底求支持。蟹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