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576、577节 酃县之战…一群人骗一个人

第576、577节 酃县之战…一群人骗一个人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腊月二十,永州的元军忽然有了动作。

  安南元军大将也速迭儿,统帅三万骑兵和五万步兵,北上宝庆(邵阳)。这部分兵力,全部是李洛南征安南时的部下。

  元军中的特务,立刻将元军战略意图传递出来。元军有几十万人,大营漫山遍野,人马噪杂,根本没人留意特务出来传递消息。

  “元军果然要攻打宝庆,企图攻占潭州(长沙)抄我军后路。”李洛笑道,“可宝庆有江钧的五万兵马扼守,也速迭儿啃不下这块骨头。”

  “情报说,云南王采纳了李庭和博罗欢的建议,将剩下的三十万大军分为两路,一路十万,用来攻打酃县。一路二十万,用来攻打我军援助酃县的兵马。”

  文天祥道:“元军果然要主攻酃县,围点打援。这个军略,的确是最符合元军的。”

  酃县是衡阳盆地战略地位仅次于衡州城的地方,一旦攻下酃县,元军就可西攻衡州,北攻衡山,不但能将联军截断,还能直入江西。

  所以,对联军来说,酃县是必救之地。元军分出十万大军攻打酃县,任何地方的联军一旦救援,就会遭到剩下二十万元军的“打援”,这样就会逼迫联军决战。

  “魔军的真正意图应该不是攻占酃县。”梁国赵王萧焱说道,“酃县有三万大军防守,十万魔军围攻十天也攻不下。魔军估计只是想逼迫我军野外决战。”

  李洛点点头,这个萧焱还不错嘛,竟然还能想到这点。

  “寡人巴不得和元军决战,酃县到衡州七十里路,这个地盘足够摆得下几十万大军决战了。不过决战之前,就让他们攻打酃县,我们不救也不动。等到酃县岌岌可危,那十万元军也疲惫了。”

  萧焱眼睛一亮,“我明白大将军的意思了。不动则已,一动惊人。等到魔军偏师快要攻下酃县时,我军各地兵马突然全部同时出动,围攻另一路二十万魔军主力。以多打少,以快打慢。”

  “到那时,十万魔军偏师还在攻打酃县,来不及撤回,又骑虎难下。而我军三十多万兵马就可合围二十万魔军主力。”

  李洛不得不对萧焱高看了一眼。此人倒是把他的意图说了个七七八八,虽不全中,也不远矣。

  难怪特务回报说梁国赵王是个人才,不是个纨绔草包。

  李洛的战略,其实就是调动敌军,以空间换取时间,在特定时间形成局部兵力优势,各个击破。

  他的兵马看似分散,看似在守城,其实都是陷阱。元军攻打任何一个要地,一定会分出大量兵马。而自己偏偏不救援,就等一个突然合围的时机。

  利用元军围点打援的意图,反过来合围元军。这也是后世那位伟人的经典战术。

  萧焱又道:“大将军,听说也先帖木儿不是无能之辈,还有李庭和博罗欢辅佐,难道他们看不出大将军的意图么?一旦看出来,就会放弃攻打酃县吧?”

  文天祥笑道:“赵王多虑了。元军三十八万战兵,已经分了十万去打宝庆。永州只剩下三十万。如果他们不攻打酃县,那么我军就能出衡州攻击北上宝庆的元军,让那八万元军腹背受敌。”

  萧焱苦笑:“谢文山先生解惑,在下明白了。魔军的意图不止一个,除了围城打援,还要掩护也速迭儿攻打宝庆。”

  李洛笑道:“所以元军一定会打酃县,这是他们最好的方案。”

  “他们看到我军摆出防守的姿态,一定会认为我军怕了他们的骑兵,只敢守城,不敢野战。怎么会想得到,我军突然会全部出城打野战?这就是出其不意。”

  萧焱忍不住又问:“大将军,既然酃县如此重要,为魔军所必攻,为何三万守军全是我梁军?”他认为这是李洛故意要削弱梁军。

  李洛摇摇头:“赵王,寡人知道你心中所想,但你必是误会了。寡人这么做,是因为……”

  萧焱听着李洛的解释先是惊怒,慢慢的又露出敬服的神色。

  原来还有这一步棋!

  萧焱心中叹息,唐王李洛果真不是浪得虚名。

  看似简单的一步棋,却近乎阳谋,环环相扣,让魔军不知不觉间就被牵着鼻子走。

  先摆出防守的姿态,示敌以弱,再诱导敌军分兵攻城围点打援,最后突然暴起,转守为攻!

  看似一幅对酃县见死不救的怂样,其实早就等着暴起反杀的那一刻。

  这就是利用云南王刚立下灭国之功,携大军东来的傲慢,扮猪吃虎啊。

  “大王,江陵急报!”忽然一个侍卫进帐说道。

  萧焱听到江陵急报,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却听那侍卫说道:“五日前,吕文焕的大军已经出川,往江陵而来。估计江陵此时已经打起来了。”

  李洛问道:“吕文焕有多少兵马?”

  侍卫回答:“说是有十万之众,汉军蛮兵各半。”

  萧焱听说是十万兵马,这才稍微放心。江陵一带也有十万梁军,暂时不会有事。但萧焱还是写了封信给萧隐,谏言萧隐守城,不要与吕文焕野战。

  “大王!”又一个侍卫进帐禀告,“刚得到的消息,田家岑家黄家等十几家土司的大军,已经到了海南海北道,准备攻打宋国广州!”

  宋将罗谡听了也是心中一跳,广州城只有五万兵马守城啊,官家他们能守的住么?

  “南路元军有多少兵马?”李洛问。

  “回大王话,有十五万人,其中有一万骑兵!”

  李洛大笑道:“好啊!南西中三路元军都到齐了!”

  文天祥道:“西路的吕文焕和南路的田谨贤一时半会打不下江陵和广州。只要衡阳大胜,这两路元军不败也败!”

  三路元军东来,意味着整个南国的大战也爆发了。湖南道,江陵,广东道都将成为战场。但最关键的毫无疑问是湖南道战场。

  “传令给闽州的尚铸和査尹南,让他们随时驰援广州!”

  “传令给江西武岩,让他随时驰援江陵,堵住吕文焕东来之路!”

  李洛连下两道军令。

  看到李洛如此仗义,萧焱和罗谡都松了口气。

  李洛不得不准备支援赵宋和萧梁,因为这两国是唐国屏障。

  一旦吕文焕击败萧隐进入江西,或者田谨贤击败赵良钤进入福建,那对兵力空虚的唐国来说就是难以忍受的灾难,而且衡阳联军也会陷入包围。

  …………

  距离衡州联军大本营七十余里的军事要地酃县,此时已经杀声震天。

  元军已经冒雪攻城半天了。

  由于这半天只是试探攻城,死伤并不大,血迹很快就被雪花遮掩,只剩下一个个被雪花覆盖的尸体轮廓。

  也先帖木儿为了快速拿下酃县,围点打援,同时掩护也速迭儿北上宝庆,他整整分出了十万兵马去打酃县城。

  与此同时,也先帖木儿所剩的二十多万大军也缓缓跟上,与酃县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

  他身边还剩下二十万大军,其中整整十万骑兵,光重骑兵就有两万,随时准备出击,剿杀任何出城援助酃县的联军。

  他相信,十万铁骑在手,就是反贼主力大军在前,也能破之。

  可恨的是,反贼占据了衡阳所有城池关隘,竟然不出来野战。他必须逼贼军主力决战。贼军一日不出来,他就一直攻打酃县。只要占了酃县,这仗就好打了。

  负责攻打酃县的是元军副帅相芒果失。他统帅的十万大军,就有八万是金齿军、建都军等蒲甘十二部落的兵马。

  这些兵马都是步兵,装备轻便而又坚韧的藤甲,用来攻城还是不错的。

  “酃县城中有不少金银财宝和粮食,打下酃县,都是你们的!”相芒果失对金齿王和建都王等人许诺道,“大王也说了,到时会给你们表大功劳,封你们在蒲甘做世候大官人呵,生生世世享受富贵也!”

  金齿王和建都王听了,一起咧嘴大笑,喝道:“传令,让二郎们再攻!”

  “第一个冲上城头的儿郎,赏五个漂亮女奴,升三级!”金齿王悬赏许诺。

  蒲甘蛮兵们闻言,个个野兽般大喊大叫,兴奋的眼睛都红了,如同打了鸡血般嗷嗷叫着冲上去。

  金齿王和建都王相视一笑。大元治理蒲甘,还是要靠他们。

  只要能换来大元世候的地位,就是这些兵马死光了又如何?蒲甘国几百万人,还怕到时没有兵?何况这次他们只带了一半兵马来华随征。

  “呦呵!呦呵!”

  数万部落兵在头领的督促下,呐喊着抬着云梯,冲向被加高到三丈的酃县城墙。而元军中的石炮也一起发射,大片的石弹砸向城头。

  高大的箭车也被拼装起来,推着逼近城墙,然后元军弓兵在高大箭车上发射床弩和羽箭,攻击城头的守军。

  城头的“梁”字大旗,顿时千疮百孔。

  “呜呜呜—”

  “咚咚咚——”

  元军和守军的号角战鼓一起吹响,方圆数里之内,都是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就连大雪也无法冷却。

  大雪当然给攻城的元军带来了不便,可同样给守城的梁军带来不便。

  “诛魔!”

  “诛魔!杀!”

  梁军的弓箭和床弩也发射了,拼命向城下倾泻箭雨。很多军士拿着长长的推子,冒着元军密集的矢石,去推翻架到城头的梯子。

  不时有梁军士卒被矢石击中,城头上很快就血迹斑斑,死尸狼藉。

  正在攀爬云梯的元军,在梯子被推到的刹那间,纷纷大叫坠落。爬的不高的还没事,可爬的高的人掉在地上就不死既伤。

  一个快要爬到城头的蛮兵跌落城下,蓬的一声摔在地上,五脏碎裂不说,就连牙齿也摔的飞溅出来。

  一个牙齿飞到一个蛮兵脸上,让他哇哇乱叫。

  一时间,双方死伤上千,兀自剿杀不已。

  梁军大将董虎臣,亲自上城督战。

  于是衡阳战场上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十万元军围攻酃县,附近城池的联军没有一兵一卒来援,衡州城的联军也没有出动,竟然是一副各扫门前雪,谨守自身城池的架势。

  而百里外的元军主力,也就地扎营,没有出兵的动静。

  似乎都忘了酃县城的攻防战。

  酃县城下,终于有蛮兵开始攀上城头,可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领赏,就被守军围杀,尸体扔下城墙。

  直到黄昏,元军阵中才传来收兵的鸣金声,数万蛮兵又潮水般退了下去。

  城下重伤未死的蛮兵,足足有七八百人,一个个在冰冷的雪地里哀嚎。他们很少见到雪,甚至从来没见过,本来觉得很新鲜,可是最后却要死在雪里。

  没有人管他们的死活。事实上想管也管不了。

  第一天攻城,元军就伤亡了两三千人。可对于拥有十万大军的元军来说,这点伤亡完全可以承受,根本不算什么。

  守城的梁军也伤亡了一千多人,损失也不小。

  第二天,第三天,元军继续攻城,双方继续流血。元军没能攻下城池,守军也不好过。

  “不着急。这城池没有十天是攻不下来的。一旦攻下来,就有反贼好看了。”元军大将相芒果失一点也不急。

  三天下来,元军的伤亡已经超过八千。可相芒果失肯定,城内守军的伤亡也有三四千人。

  别看梁军有城池可据,可在元军大量的抛石机和高大箭车下,城池的作用已经被弱化了。

  相芒果失相信,拼着再伤亡几万人,就能拿下酃县这个战略要地。

  他觉得李洛并不算聪明。酃县这么重要的地方,竟然没有布置重兵,而且害怕大元的骑兵打援,又不敢来救援。

  就靠城中守军自己死守,又能守多久?

  夜幕降临,城外的元军大营燃起灯火,照亮了雪夜。而城内的梁军将领,正在参加军议。

  “魔军攻城三日,死伤惨重。”董虎臣说道,他是崔秀宁第二批学生,如今却成了梁国诛魔军中领军。

  一个叫张罕的统领说道:“将军,唐王不拨给我们火器,又顾忌元军骑兵打援,不来支援我等,其他城池也各守各的,酃县坚持不了太久啊。”

  别看他语气对李洛不满,但他其实也是唐国特务,崔秀宁第三批学生,已经做到了统领的军职。

  梁国军制,以五千人为一营,营设统领。参加军议的六个部将,全部是统领。

  另一个统领肖柱也不满的说道:“就是!将军,再过一段日子,说不定酃县就陷落了,难道唐王就不管我等?殿下是副帅,为何也不派援兵?”

  此人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可他还是唐国特务。

  董虎臣苦笑道:“唐王才是大将军,殿下只是副帅,联军兵权在唐王手里,他不同意救援,殿下又能如何呢?”

  又一个统领说道:“我的营伤亡最重,都折损了上千人了,这样下去又能坚持多久?唐王不是名将么?他不可能不知道酃县的重要,为何之前不拨火器,如今又不派援军?”

  董虎臣冷笑道:“唐王是唐国的大王,又不是我大梁皇帝,他怎么会拨给我军火器?想都别想!”

  “至于不派援军,那也正常。你们想啊,魔军那么多骑兵,怎么派援军?援军还没到,路上就被魔军骑兵截杀了。俺看,唐王也有苦衷,他不是不想救,是不能救。”

  一个叫刘放的统领摇头:“看似唐王有苦衷。可要是酃县失手,联军就被动了,局面大坏,岂不是更加糟糕?”

  董虎臣眯眼道:“唐王的意思,是各城池坚守不战,让魔军骑兵无法逞威,在雪天消磨元军锐气。日子一长,魔军就会士气低迷。到那时,再主动出击。”

  刘放道:“这倒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谁叫魔军骑兵那么多那么厉害呢?可是,要守多久?”

  “多久?”董虎臣摇头,“怎么也要守一个月才行。直到耗的元军士气低落为止。”

  “哈!”肖柱一拍桌案,“一个月?一个月后,我等还不知道有没有命在。”

  张罕也叹息道:“一个月是有些久了。魔军不顾其他城池,只盯着酃县打,我看最多再守半个月。”

  “住口!”董虎臣终于发怒了,“魔军虽然数倍于我,可我军还有近三万,粮草军器充足,只要拼死一战,未必不能守上一个月!怎可做此颓废之语!你要蛊惑军心么!”

  张罕脸色一红,抱拳道:“末将食言,将军息怒。”

  董虎臣露出无奈的神色,环视众将,语带神秘的说道:“唉,告诉你们也无妨。其实吧,是唐王的火药没了,火器不能用,无法克制魔军十万骑兵,所以只能防守。这都是无奈之举。”

  “没了唐国的厉害火器,联军和魔军野战,多半会输得很难看。所以,还是好好守城吧。”

  众将听了,脸色都有点难看。

  董虎臣麾下五个统领,全部是唐国特务。整个诛魔军,事实上全部被李洛暗中掌控。

  只有一个叫汪渭的统领,不是唐国特务,同时也不是诛魔军的人。汪渭本是梁国忠卫军的一个统领,这次划到董虎臣麾下,暂时随董虎臣驻守酃县。

  汪渭听到这里,三角眼中闪烁不已,皱着两条毛毛虫般的粗眉问道:“将军,那唐国的火药,什么时候才能运到衡州?这一直龟缩城中,不敢野战,实在憋屈啊。”

  “俺也不清楚。”董虎臣瓮声瓮气的说道,苦恼的揉揉鼻子,“鬼知道呢。俺曾听殿下说,此战全靠血勇,不要再指望唐军火器。如今,城池可是比火器保险啊,火器没了火药,屁都不是。”

  “好了,牢骚也发过了,此事万万不可泄密给部下,违者军法处置!嗯,还是好好商议怎么守城吧。”

  众人讨论了半天,这才散会,回到各自的军营。

  汪渭的军营在西门,任务是协助张罕守卫西门。

  清冷的雪光下,汪渭带着几个亲兵,时而神色激动时而神思恍惚的踩着路上的积雪,一边往军营走一边思索怎么样才能开城投降。

  没错。汪渭早就有降元之心。他部下的几个千户长,也早就和他一条心了。

  大元如此势大,萧隐李洛这些人,又能支撑多久?失败是板上钉钉的啊。要是现在不投降,晚了就来不及了。

  他不想给什么梁帝、唐王、官家陪葬。

  去你娘的,老子的命老子自己做主!

  至于满城袍泽的性命,只能对不起了,无毒不丈夫。反正你们迟早要死的。

  汪渭对反元大业一直暗藏悲观,只是因为他为人机灵,这才做到统领的位置。

  他隐藏的很好,除了几个相约一起降元的部将,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的心思,起码他自己这么认为。

  他虽然早有降元之心,可却一直没找到机会,也拿不出像样的投名状,担心降元后得不到封赏。

  可是现在,他觉得机会来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李洛的意图他都知道了,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唐军没火药了!

  这消息就是送上门来的投名状啊!再加上拉过去几千兵马,一个副万户不敢说,千户肯定没得跑。

  哈哈哈哈。

  汪渭很想大笑。他的心跳得厉害,觉得自己的脚步越来越轻快,踩在雪上就像踩在云朵上,如同喝醉了一般。

  舒服。

  回到自己的军营,汪渭又恢复了冷静,吩咐亲兵道:“传五个千夫长来议事。”

  很快,五个千夫长陆续来到汪渭的军帐,他们看见汪渭坐在油灯前,阴阳闪烁的脸在灯下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统领。”五人一起抱拳行礼。

  “坐吧。都不是外人。”汪渭挥退亲兵,目光幽幽的压低嗓门道:“时机到了。”

  五人神色一喜,齐声道:“真的?”

  汪渭点点头,“你们听俺号令便是。其他的先不要多问,这次不但保的你们性命,还要让哥几个某个前程。你们回营后,管好几个百夫长,免得到时有人反对。”

  “我等只要打开西门,放元军入城就行了,就算做不到,起码也要带着兵马逃出城。”

  五人神色兴奋,异口同声的说道:“全听统领官人安排。”

  汪谓不知道,其中有个千夫长在暗骂他败类。

  汪渭道:“今晚西门刚好是我们守夜,俺会派个可靠的兄弟偷偷出城送信,先通知元军。”

  众人一起点头,各自安排去了。

  汪渭连夜写了一份信,信中没说秘密,只说愿意投降,开西门放元军入城,希望元军接应。

  夜半时分,西门悄悄打开一条缝隙,一个人影溜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天快亮时,忽然元军大队突然出营,再次发动了攻城之战。

  “魔军来了!上城头守城!”紧接着大批诛魔军就冲上城头。

  汪渭眼见西门主将张罕部上城头守城,心紧张的快要跳出胸腔。

  “杀!”城头的喊杀声传来,汪渭知道机会来了,他暗自传令下去,几个千夫长立刻率领亲兵封住西门,准备命令亲信打开城门。

  可正在这时,变故发生了。忽然一个百夫长大声说道:“不对!统领可能要打开城门投降!”

  什么?

  汪渭所部很多将士面面相觑,不是说要出城出击一次么?怎么变成开城投降了?

  汪渭听了又惊又怒,他本来是以出城出击为借口,带兵出城。只要出了城,部下士卒不想投降也不成了。

  谁知临了临了被一个百夫长看穿了。

  “放肆!给我开城!”汪渭喝道,他的亲兵顿时冲上去开城门。

  那百夫长喝道:“俺没猜错,统领要降敌!大伙儿跟俺上,别让他开城!”

  如此一折腾,汪渭所部顿时乱了,不知道怎么办。正在此时,听到动静的张罕已经带着大队兵马冲下城头。

  “杀!开城!”汪渭再也无法伪装了,干脆直接率兵杀过去。

  等他们打开城门,张罕的大队兵马已经封住了内城门。汪渭的大半兵马都被隔绝在城中。

  “汪渭!你敢造反!杀!”张罕率兵冲杀过来,汪渭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只能带着上千兵马冲出城去。

  而前来接应的元军刚冲到西门附近,听到门内喊杀声同时,就看到汪渭狼狈不堪的冲出来。城门被堵住,元军被冲的连连后退,差点没打起来。

  等到汪渭逃出城,城门再次被关上,里面还传来守军的怒骂:“汪渭狗贼!”

  “放箭!”城头的守军也怒吼着倾泻箭雨,前来接应的元军和汪渭不得不撤回去。

  汪渭只带着上千兵马出城,当真郁闷的很。他想不到事到临头竟然出了岔子,导致少了几千兵马不说,也没能成功接应元军进城。

  好在,终于逃出城了。

  汪渭不知道的是,他刚刚逃出城,董虎臣和张罕等人就松了口气,心中都暗笑不已。

  成了!

  这个局布下了,元军必定会上当。

  毕竟,那汪渭可是真的投降,并不是诈降,元军根本无法怀疑。

  “放下兵器!”汪渭在元军监视下,不等元军吩咐就主动下令跟他出城的部下放下兵器。

  很快,汪渭就被带到元军大营。

  “罪将汪渭,拜见大帅!”汪渭一被带到相芒果失面前,就干脆利落的下跪,砰砰磕头,“罪将开城时出了点岔子,还请大帅责罚。”

  “你就是汪渭?你可是真心归降?”相芒果失锋利如鹰的眼睛直直盯着汪渭。

  汪渭“一片赤诚”,他“心中无鬼”,当然毫不心虚,干脆果断的说道:“罪将早有投效大元之心,如有半句虚言,天打雷轰!”

  相芒果失也是老将了,当然不至于看不清诈降。他问了几个问题,已经断定汪渭是真降无疑。

  “既然你降了大元,那总少不了你底好处。你且下去将息将息,到时本帅会抬举你个官人做,不教你白走这遭。”

  相芒果失虽然确定此人真降,可此人只带了一千兵马出来,没有太大价值。他也提不起兴致,打算随便给个小官就打发了事。

  “大帅。”汪渭很是机灵,他见相芒果失的神态寡淡,就知道对方瞧不上自己,立刻抛出了机密。“末将此次来降,主要是为了两件重要军机。末将打算禀报给大帅,还请大帅抬举。”

  哦?相芒果失立刻来了兴趣,“你说,你说!你说的有用,本帅就为你请了军功呵,给你个大官人做,教你好生受用!”

  PS:今晚就到这了,蟹蟹朋友们的支持,求票求订阅,晚安。无力感,身心俱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