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663、664节 大唐宗室不能当米虫,不能是废物!

第663、664节 大唐宗室不能当米虫,不能是废物!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织造司的司织使,可是正三品,乃是十二卿之一的官位。

  大姓新朝,自有雅政,与历代不同。唐廷除了三府九部,竟然整整设立了十二寺(司)。

  唐廷保留了鸿胪寺、大理寺,裁撤了太常寺、光禄寺和太仆寺。将这三寺的职权分别并入礼部和兵部。

  又增设了交通寺、医卫寺(前司医局)、环卫寺、矿务寺、海务寺、大检寺(最高检堂)、织造司、禁卫司、通政司、司录寺。

  加上翰林院、大唐学宫、钦天监、天师府、詹事府、医道学宫、太医院、信访廨(特察局)、宣传廨、内政府、太乐署、宪兵署、专营署、印版署、大唐银行、太书馆,这十六个衙门,一共四十个,统称“四十衙门”。

  这京城四十衙门,都是三品以上!

  其中,军师府、政事堂、御史台、天师府、内政府五个是正一品衙门。

  但是,天师府只掌管道教,道庙,道官,祭祀,不管理军政要务。内政府只掌管皇家内政事物,包括宫廷役使,内库,御马,宫苑,出行,仪仗,宗室等事物。

  可大天师虽然不是宰执,却是国师,当然是一品。内政府的内政大臣虽然不管理军国大事,可天家无小事,职责重大,也是一品。

  四十衙门,共编制一到十品官吏万人。但绝大多数是九品十品的末员,五品以上有资格参加常朝奏事议事的,也就是三百多人。这三百多人,就是所谓的“朝廷”。

  李洛下了一道圣旨给吏部,办好了黄道婆的任命文书,新鲜出炉的司造使就走马上任了。织造司的官吏,几乎都是精通纺织的女子。

  “好了。有了黄道婆,大唐的棉布很快就能普及,我们不但能衣被天下,将来还能多收很多水。”李洛很是高兴。

  织造司可不仅仅是推广创新纺织技术,奉旨造办御用官用织品,还要管理天下织造作坊,棉花和桑蚕贸易,监察商部的纺织业税收。

  是个很重要的部门。

  不光是织造司,就是专卖司衙门,也有监察商部的专营税收业务。商部掌管国营和民间商业商税,权力很大,也很容易出现贪腐。这样一制衡,商部就被很多衙门的眼睛盯着。

  唐廷收入有五块,一是户部收的农林牧渔之税;二是商部负责征收的商税;三是盐铁粮等国家专营收入;四是矿业收入和海洋渔业收入;五是战利品收入。

  但是,这些部门虽然有税收考核的指标,却不能管钱花钱。钱全部要交给财部保管,划拨。

  “来,媳妇儿,我们来合计合计粮食专卖的事。”李洛坐下来,“这事,我觉得不够细,容易造成贪污。”

  “我觉得也是。”崔秀宁拿出一个本子,在李洛傍边坐下来,两人开始耳边厮磨的嘀咕。

  没错,粮食也是唐廷的专卖品!

  唐律规定,民间商人禁止经营粮食。看看古往今来的粮商有多富裕,又起了多么坏的作用就知道,在粮食极其宝贵的古代,粮商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古代亩产低下,遇到天灾人祸几缺粮。粮食这么重要,却放任商人经营。这当然不是以前的皇帝愚蠢,而是没办法。

  为何?

  因为粮商本身就是大地主大官僚。他们靠着垄断获取的土地田连阡陌,打了那么多粮食,当然要卖了,可不就成了粮商?

  皇帝还能禁止他们卖自己的粮食吗?既然不能,也就管不了。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处在土地兼并这里。

  如此一来,他们丰年时打压粮价,盘剥农户。荒年时囤积居奇,扰乱天下。他们像蚂蟥那样吸饱了血,个个富得流油。可是朝廷和小民,却吃了大亏。

  现在不同了。李洛就是不让他们再经营粮食。这样既能让朝廷吃到这块肉,也不然百姓吃亏。

  擅自经营粮食超过十石,就要坐牢。超过百石…就是谋反!

  粮商只能有一家,那就是朝廷!

  “大方向是好的,完全可以干。问题是……”崔秀宁道,“你看这样行不行?”她把本子递过去。

  李洛看了一会儿,又写写画画一番,笑道:“现在差不多了!”

  两人策划的方案已经出来了。

  农民的粮食卖给谁?卖给各地乡村公所,乡村公所再将粮食押运到县城的管库,成为国家的粮食。

  根据当地情况,定出合理的价格,既不让百姓吃亏,也不然朝廷吃亏。

  然后,官府再开仓卖粮。卖不完的,就用来做军粮。要是还卖不完,就作为战略储备,用来赈济,或者酿酒。

  这中间的差价,本来是被粮商赚走了。可现在落到了朝廷的口袋。

  农夫缴纳粮税,只缴纳实物。

  那么,如何防止地方官吏在买卖粮食时中饱私囊呢?

  好办。

  农户卖粮先不拿钱,而是收骑马印画押的粮票。收粮食的是乡村公所,接受和保管粮食的是县衙。可是卖粮食的,却是专卖署在地方的分所,收钱的却又变成县衙。把钱发到农户手中收回粮票的,又变成乡村公所。

  然后,差价利润上缴财部,商税上缴商部。

  农户卖多少粮食,就拿到多少粮票。价格又是定了的,有多少粮票,就有多少粮款。

  每个环节都要对账,每个环节的对账画押。谁要是想贪污,就必须同时搞定农户,乡村公所,县衙,专卖署,商部,财部。

  太难了,太容易暴露了。

  “现在也只能做出这样了,再想贪污粮食的确不容易。”崔秀宁也比较满意。

  女人说到粮食,蛾眉又是一皱,“化肥的事,我想了很久,我是没办法了。别说我们不是化学家,就算是,也搞不出来,别想了。”

  男人有点不信,“这么难吗?”这个大唐天子初中没毕业,根本不知道化肥有这么难。

  崔秀宁摇摇螓首,“化学博士都不行,此路不通。农家肥的产量是有限的,还不如想想如何改良稻种。就算去美洲找到土豆番薯玉米,也比搞化肥容易。”

  李洛摸着下巴,“我们的远洋舰队,去南美洲有些危险了。但可以试试。东太平洋什么时候风最小?”

  崔秀宁思索了一会儿,“东太平洋的飓风高发期是在四月到六月,好像五月最频繁。要是出发,最好现在就派出舰队。冬天刚好能避开飓风高发期。”

  “不过,虽然三样东西都是在南美找到的,可南美洲很大,鬼知道哪里能找到。”

  李洛皱眉,“你还记得三样东西的具体原产地么?”

  崔秀宁放下笔,苦苦思索,“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我不确定。我只能确定,其中有国家和三样东西有关。”

  范围缩小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李洛还是不甘心,“还能再缩小一点吗?”

  崔秀埋头趴在岸上,露出后颈脖子上细柔的绒毛,好一会儿才抬起头说道:

  “还能肯定的是,是在离海不远发现的。哥伦布并没有深入内地长期逗留,而且很快就带回了很多作物,好像是第一次远航就带回来了。所以肯定是沿海不远。”

  “第二,哥伦布是从大西洋出发的,但他的目的是寻找去亚洲的航线,主要活动点是在加勒比海!”

  崔秀宁的地图学很不错,她立刻划出南美洲的大致地形,用笔在加勒比海之西的狭长地带一点,“你看,这里是哪里?就是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结合的范围,美洲中部!”

  她用笔在加勒比海的东部陆地画了一个圈,“就在这个区域,玉米,番薯,土豆,西红柿,辣椒都有!你要知道,哥伦布大叔航海后很快就带回了这么多东西,说明东西在海岸不远,而且土著肯定都知道!”

  李洛看着她圈起来的位置,有些激动的说道:“真有你的!这范围很小了!”

  崔秀宁有些得意,“国际刑警组织的成员,都要熟悉世界地图的。尤其是南美和金三角这些地方。不然,犯罪分子一出海,你不熟悉地图,怎么判断对方的逃跑路线?怎么拦截?”

  “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哥伦布并没有绕过好望角,他是从欧洲直线航行横穿大西洋到达的,距离其实并不算太远,大西洋比太平洋窄多了。”

  “我们要是从南海出发往东,到达中美洲,是最近的。多远呢?大概三万五千里以上,哥哥,三万多里哦。呵呵。”

  李洛叹息道:“的确是太远了啊,舰队的风险太大了。三万多里,我去,那不是要几个月?”

  崔秀宁用笔又在纸上画了画,立刻出现一幅太平洋的简图。

  “逃犯你看,从海南出发,到菲律宾,到密克群岛,到马绍尔群岛,再到夏威夷之南,再到墨西哥之南。这中间,基本上能画出一条不规则的直线。”

  “我们把航线分解为五段,平静每段距离就能缩短到六七千里,每段花费一个月,五个月到中美洲。花两个月登陆找东西最少,一来一回最少一年,一年啊哥哥,这还是非常顺利的情况下。”

  李洛明白了,“嗯,如果这么连接着走,的确能减少很多风险,路上还能有补给。我觉得,能干!”

  “咱们派出一支小舰队先试试,探探路,碰碰运气。我们的船是可以的,罗盘也有。就派五艘军舰,一千人。”

  崔秀宁道:“要在菲律宾停留补给的,菲律宾现在在海宋手里。”

  李洛无所谓的说道:“那就派出远洋舰队,护送小分队到菲律宾。等小分队在菲律宾休整补给之后,大舰队再回来。”

  崔秀宁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可是你马上要征日了,远洋舰队抽不开啊。”

  李洛道:“日国就是我们掌心的孙猴子,跑不掉。还让远洋舰队护送探险小舰队去菲律宾吧。”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从北方先去北美洲,海路不远。到了北美之后,再顺着西海岸近海航行,往南一直到南美西海岸。”

  崔秀宁道:“这个法子看似安全,北美到北方的海路也近。可是绕的距离太远了,要远一倍都不止。距离一远,遇见飓风的可能就增加很多。”

  李洛也只是说说,他也觉得这路线不靠谱。“那还是走直线吧。”

  崔秀宁问:“那派谁当小舰队的头头?我们的水师将领,有超远洋经验的,一个都没有。就是郑和,罗昱,刘拓,韩韶四人,也都是在近海活动,最多一次航行半个月。”

  李洛想了想,忽然想到一个任务,“你觉得石岩怎么样?”

  石岩是石珊瑚的父亲,曾经是海上大盗,绰号海狼王。此人当年经常在日国和南洋之间远航,在海上二十余年,经验很是丰富。

  投靠李洛后,石岩当起了富家翁,已经好几年不出海了,他也不做官,一心享清福。

  崔秀宁摇头:“石岩我今年还见到一次。此人锐气尽失,已经完全没有冒险精神了,他只愿意享清福,就是官也不想做,你觉得他合适么?他如今的性格,保命惜身为第一。一旦派他远航,遇到不顺他一定会下令返航。”

  李洛知道,崔秀宁的性格分析很靠谱,还没有失手过。她这么评价石岩,那么石岩就真的不合适。

  “那就让郑和去吧。只有他最合适了。”李洛说道。既然石岩不合适,那最合适的就是郑和了。

  崔秀宁点头,“郑和为人忠诚,性格坚毅沉稳,又很有天分。虽然年轻,却不冲动,心思缜密,又很有胆魄,是最好的人选。”

  “那就这么定了。就任命他为东巡舰队都督。”李洛道,“我们先把要找的东西画出来,特点也仔细写出来,就说是老君托梦指引要找的东西。”

  崔秀宁笑道:“行吧,这事我来弄。远航的事要准备完全,不急在这一天两天。”

  远航美洲这么大的事,小两口不到一个时辰就定了下来。

  搞定了这件事,李洛又提起朝政,“我们设置了四十个衙门,可是大多数衙门只是搭了个架子而已。现在公司开业不久,公司文化的基础要打好。我们需要尽快完善一些制度了。”

  崔秀宁也来了兴趣,“说吧,怎么干?”

  李洛道:“先从李家自己身上开刀。我们不能犯明朝的错误,到最后宗室拖累了整个国家。”

  “我是这样想的。我们的儿子除了太子,都是开国亲王,世袭罔替,毕竟我们儿子少嘛。”

  “可是,开国亲王除了袭爵的儿子,其他儿子必须要降三等,只能封郡公。”

  “郡公的儿子袭爵,就降一等当县侯。其他儿子降三等,只能当一等伯。”

  “降到正七品的云骑尉为止。云骑尉下一代,就是闲散宗室,不在给俸禄。”

  崔秀宁扳着指头算,“那就是说,我们往下数到第六代,绝大多数人没有爵位了?”

  李洛点头道:“对,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嘛。”

  “这还是开国亲王的子孙。那后世之君所封亲王的子孙呢?”崔秀宁问。

  李洛道:“第一,我们的儿子除了征儿,都是开国亲王,世袭罔替。但从征儿开始,他的儿子就不能全部封亲王。因为他的妃子多,儿子一定少不了。”

  “征儿的儿子,除了太子,其他儿子爵位分为国公,郡王,亲王三等。而且必须年满十八岁才能独立建府,封授田土,领取俸禄。”

  “还有,全部递减袭爵,不能世袭罔替。世子降一等袭爵,其他儿子全部降三等袭爵。还有,最多只有十个儿子有爵位,其他的全部是闲散宗室。要是谁一口气生了几十个,对不起,多出来的自己养活,朝廷不负责。”

  崔秀宁皱眉,“那闲散宗室没有俸禄,怎么生活?”

  李洛道:“可以当兵,考科举,从商,当理士,当道士,甚至种地也行。但就是不能当米虫。不过,闲散宗室见到任何官员,都不用行礼,除非对方是高他辈分的宗室。”

  崔秀宁扑哧一笑,“行,你都能狠心,我还不能么?这是好事,不能让国家养那么多子孙,那是会害了他们。”

  李洛继续道:“所有人,无论皇族宗室还是贵族官员,都要纳税。只有烈士家属,才能享受二十年的免税待遇。”

  “同意。”崔秀宁点头。

  “所有宗室,考试不及格不能按制度袭爵。不及格的,只能在原有爵位上再降一等。这么干不是帮国家省钱,而是要鞭策他们上进,不要变成废物。”

  “还有,虽然爵位递减袭爵,但要是立了功,就可以升爵。比如一个县侯,立刻大功,就能升级到郡公或者国公。”

  “总之,我们的宗室管理制度,既要为后代有宗室该有的待遇,也要让他们有压了。”

  崔秀宁道:“鞭策宗室上进的制度是好,但有没有可能有得宗室太过上进,上进到想到朱棣呢?”

  李洛笑道:“朱棣靠的是什么?是明初诸王能掌握很多护卫兵权。大唐的亲王没有军队的,最多只有一群护卫,靠什么造反?”

  “要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宗室能当上朱棣,那只能说皇帝无能,朝廷无能,说明他太有本事,那就该他来当皇帝。”

  崔秀宁没有反对,“那就这么定了。还有,宗室和官员的纳妾制度,是不是该管管了?不能有权有势就无休止的纳妾吧?本来女子就相对少,还让不让民间男人娶媳妇儿了?而且,后世之君妃子太多,也容易短寿,分心,昏聩。”

  李洛打了个响指,“媳妇儿说的对。是要规定一下。”

  “这个我之前就想过了。后世之君,所有嫔妃最多不能超过三十六人。亲王不能超过十八人,郡王不能超过十二人……”

  “一品官员不能超过九人……七品之下不能超过两人。没有品级的,不许纳妾!”

  “不过,皇帝可以赏赐名额!”

  PS:蟹蟹支持,这天气啊,感冒一直好不了,难受。求各种支持,朋友们晚安,注意龙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