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675、676节 大唐《赐姓诏》...称臣纳贡?

第675、676节 大唐《赐姓诏》...称臣纳贡?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华夏3984年,洪武二年二月初二,龙抬头。

  整个筑紫岛的户籍土地清查工作全部完成,由各县呈报大唐天子。秀宁、海鹿两郡十三县,共得二十七万余户,男女九十五万余口。田亩十一万七千余顷。

  除此之外,各处牧场共缴获元人战马一万七千余匹,牛两万两千余头。没收元人财物折银二百四十万元,粮食一百二十四万石。

  李洛看到户籍,不禁有些无语。他记得,九州岛在他征日时,尚有人口一百四十余万。这才五年,竟然损失了五十万人口!

  人口损失超过三分之一。

  可见蒙古色目贵族在岛上的统治到底有多么残酷。

  “少贰君,夷狄如虎,民生疾苦啊。朕甚怜悯之。”李洛叹息道。

  少贰信资心忠腹诽,面上却不敢流露丝毫,叩首道:“陛下仁慈爱民,真乃千古圣君,百姓如久旱逢甘露,自此有福了。”

  李洛点头,面露怜悯之色,“此岛百姓,来华夏上古流民,炎黄支脉,亦是大唐赤子。传诏,蠲免两郡赋税一年。另外,拨粮三十万石,赈济灾民。”

  少贰信资一愣,立刻站起来,退后三步,隆重下拜,连叩首三次,哽咽道:“陛下…仁慈!臣…之前有腹诽之心,死罪!”

  没错,在他看来李洛的确虚伪,可是李洛在虚伪,也推行均田令,给予华夏百姓同等待遇,也蠲免一年赋税,赈济灾民!

  君王能做到这一步,就算再虚伪,那也是仁君!再虚伪,那也真是为了天下!

  为了天下,为了百姓而虚伪,那还是虚伪吗?

  李洛让侍卫扶起少贰信资,“少贰君,你与朕相识多年,算得上是朕之故人。你心中所想,阵如何不知?”

  少贰信资满脸通红的说道:“臣惶恐,无地自容。”

  李洛笑道:“你腹诽朕,却能坦然相告,那朕也不加罪于你。你之所想,也在情理之中。你认为朕是外人,是来侵占日国,所以一直耿耿于怀。”

  “可是,朕真的是外人么?你们曾经的天皇,亲口告诉朕,他是徐福的后裔。很多华族,包括你少贰家,祖先也是来自中原。朕不把你们当外人,为何你们要把朕当外人呢?”

  “朕在江南时,就定下了安南人日国人皆为华夏族,属于华夏族汉人族群。这个待遇,南洋的土著可没有,海东的番人同样没有。真当你们是外人,难道朕不会把你们当奴隶么?”

  少贰信资长揖道:“是臣浅薄无知,不知圣心远大。既然我等不是外人,同文同种,那就该回归母邦,再做夏民。”

  李洛面露微笑,少贰信资终于上道了。或者说,这个男人成熟了。

  “那你说说看,如何回归母邦,再做夏民呢?”李洛目光灼灼的看着少贰信资。

  少贰信资能不能用,就看他接下来的回答了。

  他的命运前途,掌握在他自己手里。

  少贰信资深吸一口气,肃然说道:“陛下,岛上百姓,多无姓氏,请陛下下诏赐予百姓姓氏。再请陛下,赐臣汉姓!”

  李洛很想笑出来。嗯,不错,这个少贰信资真的不傻,出息了啊,有前途。

  “这…”李洛装模作样的思考一下,顾左右道:“诸卿以为如何?”

  武岩和萧北等大将一起说道:“陛下,少贰信资所请甚好,臣等赞同。”

  “好吧。”李洛点头,想了想,“笔墨!”

  须臾,笔墨纸砚备好,李洛刷刷连写百字,却是“刘、王、张、陈、杨、周、郑、吴”等一百个常见汉姓。

  却唯独没有李,因为李是国姓,不能滥赐。

  此事,绝大部分日国百姓是没有姓氏的,只有简陋的名字。不是他们不想有姓,是因为贵族不许。

  蒙元五年的殖民统治,将日国文化阉割的差不多了,而且开始胡化。此时正是最好的汉话时机。而且日国文化本就是汉化的,就更容易了。

  李洛写完,对少贰信资说道:“张贴各县,让县中官吏按照户籍取名,重新制作户籍黄策。本来有姓氏的,也要改为其中的汉姓,以示统一。”

  “至于你,朕就赐予你秦信这个新名。从今往后,你就叫秦信了。”

  “臣,秦信,谢陛下赐名!”少贰信资心中五味杂陈的谢恩。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这未必就是坏事。哎,只能如此了。但愿,少贰家,不,秦家能继续保持富贵。

  眨眼间,老母鸡变鸭,少贰信资成了秦信。

  唐主的《赐姓诏》下达,百姓们都是高兴的。因为本来他们就没有资格用姓氏,后世知道明治时代,才因为天皇颁布《平民苗字许可诏》,让他们有用姓氏的权利。

  而现在,大唐皇帝允许他们有姓氏,他们哪有不高兴的。

  不高兴的,是极少数原本有姓的人,这些不是华族后裔,就是武士后裔。但是在蒙元的统治下,幸存的他们早就成了破落户,甚至很多之前沦为奴隶。

  现在,就算他们不满,那也无用。

  同时,李洛下令蠲免今年赋税,赈济灾民,恢复生产,顿时进一步赢得了民心。在百姓心中,和蒙元贵族一比,大唐皇帝简直是圣人。

  此时的日国底层百姓还没有太多的民族意识,谁对他们好,他们就认谁。至于神国云云,天皇云云,那是什么,能吃么?再说,神国早就亡了,天皇也早没了。就是当初无处不在的神社,也都没了。

  被改为夏东县的萨摩国,之前的守护府早就变成了县衙。蒙元县令和达鲁花赤被镇压后,又换上了唐国来的官员。

  县令是唐国来的乡正,县尉(县警都尉)也是唐国调来的警官。只有县丞和主簿,是日人。新任命的乡正村正,也都是日人。

  当然,他们已经不是日人了,统统改成汉人族群,隶属于华夏族。

  夏东县的县丞原来叫原田利仁,本是华族出身,后来成为蒙古贵族的奴隶,吃了几年苦头。因为精通汉学,被选拔为县丞。

  《赐姓诏》下达后,原田利仁选择了刘姓,因为他祖上刘阿知,是汉献帝的玄孙。不光是他,很多华族大姓,都是汉献帝的后裔,这个他们自己都是清楚的。

  大部分华族,祖上都来自中原,这根本不是秘密。

  现在改回刘姓,认祖归宗,刘利仁反而更高兴。

  刘利仁刚从外面主持赈济回到官衙,就被县吏请到县令官房。

  “县令官人。”刘利仁对县令陆卷益行礼道,“不知召下官何事。”

  他的汉话非常流利,而且带着中原口音。

  陆卷益指着案前的坐垫,“县丞官人坐罢。本官就是问问,这某某信徒还俗之案,到底怎么回事。”

  陆卷益是洪武元年的进士,考中之后授了九品乡正。做乡正数月,就被选拔为随军吏员,轻轻松松当了七品县令。

  刘利仁正坐下来说道:“禀县令官人,鞑子在时,本县新修的某某寺强制百姓皈依,还强抢很多民女入庙,简直罪大恶极。”

  “王师到后,虽然将色目庙主正法,可是,很多被强迫皈依的人,受某某蛊惑已深,竟仍然坚持信奉。下官就烧毁某某经,强令他们改信,谁知他们趁下官不备,竟然举火自焚,烧死了十三人!”

  陆卷益神色不愉的说道:“这些人当真愚昧,被强制皈依五年,竟然如此冥顽不灵!”

  刘利仁苦笑道:“此事重大,肯定是要上报的。县令官人就说是下官失职,以至于多人自焚而死……”

  陆卷益摆摆手,“你不了解圣上,圣上怎会怪罪?再说本官还不至于把责任推给你。本官刚得到消息,临近的鉴真县,也发生了自焚之事。此事,绝对不是一例两例,圣上不会因为此事罢黜我等。”

  “只有一件,华夏族绝不能信仰某某,碰都不能碰!要是还有敢皈依的,一律以违抗王法论处。”

  刘利仁明白了,圣上一定非常忌惮百姓皈依某某,没有丝毫容忍。也是,就某某那做派,的确不能容忍。

  “县令官人,圣上有大功于百姓,各地都在传颂陛下圣人降世,是不是该上尊号?”刘利仁忽然说道。

  上尊号?陆卷益一愣,立刻心动起来。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真是灯下黑啊。

  二月初八,秦信(少贰信资)和一批文官联合上奏,请给大唐天子上尊号“大仁至圣皇帝”。

  跟随李洛征日的将领都懵了。什么,还能上尊号?这不怪他们,他们都是武将,大多数出身寒微,不懂这个操作啊。

  那么,唐国文臣文天祥和郑思肖等人,为何有没有给李洛上尊号呢?

  很简单,文氏和郑氏等人都比较矜持,没来得及主动给李洛上尊号,竟然让新归唐的秦信等人拔了头筹。

  秦信等人力请,说是民意如此。醒悟过来的唐军将领们也跟着力请,于是李洛推辞之后,只能“无奈”的接受。

  于是,李洛就成了“大仁至圣皇帝”。

  可是这位大仁至圣皇帝,听到关于自焚的奏报后,却“一点都不仁”。

  皇帝下令,禁绝信仰皈依某某,欲自焚者,悉听尊便!

  天道,才是该信奉的,大唐以道家为国教。不信道家却信某某,就是违抗王命。

  接着,皇帝下诏修建五大道庙,任命道官。又下诏开办乡村学堂,采用大唐统一教材,一如唐制。

  二月初十,李洛命张敛率军万人渡海到四国岛,收复四国,推行和九州岛一样的政策,收得人口三十二万余。

  二十五,李洛下诏将四国岛改为东海郡,设置六县。

  同时,在三郡招募新兵万人,再留下唐军万人镇守。投降的高丽军和汉军,也筛选之后编入唐军。

  之后,李洛率领大军离开九州岛,浩浩荡荡开向本州岛。

  本州岛的元军,顿时陷入恐慌之中。

  …………

  就在李洛经略九州岛和四国岛之际,元廷使者阿达礼终于来到江陵。

  虽然唐元是敌国关系,可元廷使者光明正大的来,礼部还是要正式接待的,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

  话说阿达礼一路走来,越看越是心惊。他万万想不到,南方竟然变得如此安定,到处都是一片祥和,到处都是朝气勃勃,与之前大不一样。

  伪唐,绝不可小视!

  二月初一,元廷使者得到摄政皇后崔秀宁在朝会上接见。

  “大元朝滴使者阿达礼,见过王后。”阿达礼旁若无人的在大殿上行个抚胸礼,大喇喇的对高高在座的崔秀宁说道。

  他没有称呼皇后,也没有自称“外臣”,显得倨傲无礼之极。

  他很有些惊讶,外界鼎鼎有名的妖后,竟然是个如此年轻美貌的女子。

  唐廷大臣们人人怒目而视。

  “大胆!见到皇后陛下安敢不跪!”兵部尚书都烈首先发难。

  文天祥冷然道:“阿达礼,虽然夷狄不知礼,但你作为使臣,难道也如此无礼么?”

  其他人也纷纷斥责,甚至要拿下阿达礼。

  忽然,只有五岁的太子李征,指着阿达礼,用清脆稚嫩的童音说道:“大胆鞑子!见到母后不跪,不怕死么!”

  阿达礼顿时也惊愕伪唐太子小小孩童,竟然也如此咄咄逼人。

  崔秀宁冷冷看着阿达礼,声音冷清的说道:“阿达礼,你来此何干?”

  她早就收到元廷派使者谈议和的事。

  议和…好啊。那就议议。

  阿达礼对满朝唐臣的斥责熟视无睹,他傲慢的挺胸抬头,仰视着大唐摄政皇后,语气生硬的说道:“唐国王后呵,阿达礼来这南方,是奉了我家大汗滴好意思,来和你每谈议和滴。这唐王不在,主意你可拿得不拿得?”

  崔秀宁凤目一眯,“议和?主意我自然拿得,你倒说说看,你家可汗给的议和条件。”

  武将们一听说议和,顿时有点急了。

  阿达礼见到崔秀宁似乎对议和很感兴趣,立刻更加倨傲,“当然是称臣纳贡,才是议和的诚意呵,两国才好处个唐国王后,你道是也不是也?”

  崔秀宁微微颔首,“哦?那倒也是。纳贡多少?”

  阿达礼心中冷笑。哼,什么妖后,果然只是个空有皮囊的女子而已。

  “每年,黄灿灿滴好金子十万两,白花花滴好银子一百万两,当年新打滴粮食一百万石,这个数目,可是大汗滴仁慈,大汗的好意思,你每要晓得才是呵。”

  意思是,这么大纳贡数目,还是大汗仁慈。那要是不仁慈,该要多少?

  崔秀宁笑了,点头道:“好。”

  什么?

  很多大臣都急了,只有文天祥等少数人面露微笑。

  阿达礼更是露出笑容。

  却听崔秀宁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大汗,本后同意了。你们每年向大唐纳贡足金十万两,足银百万两,粮食一百万石,就在扬州交割。嗯,既然你家大汗要向大唐称臣,那每年几个年节,包括大唐皇帝和本宫的寿辰,你们都要以臣子之力上贺表…”

  什么?她说什么?

  谁先谁称臣?

  阿达礼又不傻,哪里不知道自己被伪唐皇后耍了?

  “轰—”的一声,满庭唐国朝臣轰然大笑,都用看傻子般的眼神看着元廷使者。

  不少人都是心中惭愧。怎么能担心皇后答应称臣纳贡呢?傻啊。

  阿达礼一张大饼脸变得铁青,他冷冷扫视了一样指着自己轰然大笑的伪唐朝臣,又看看面带微笑的崔秀宁,干巴巴的说道:“你想好了?这就是你对大元的答复?”

  崔秀宁冷笑:“本宫当然想好了。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要是按约称臣纳贡倒也罢了。如若短缺一两金银,少了一石粮食,少上一次贺表,哼哼,就别怪大唐兴师北伐!大军一到,悔之晚矣!”

  阿达礼气的差点笑出来。

  “唐国王后,你很勇敢呵。”阿达礼竖起大拇指,“你知晓不知晓,如今呢,大元就是大蒙古国,大蒙古国就是大元呵,咱虎狼一般蝎虎的兵马,少说也有百把万也,光是骑兵的马鞭,就能堆成大大一座山包子,你晓得么?”

  “还北伐和大元打战?你每见识过真正蒙古大军的厉害么?你每在南边灭的官军,那多是大元的偏师,你每还没领教过大元看家兵(主力)滴厉害!”

  崔秀宁冷然道:“阿达礼,你的嘴巴很硬。等大唐王师打到大都,希望李和你的主子还这么自信。”

  阿达礼知道没什么好谈的了,他冷哼一声,敷衍的对崔秀宁行个抚胸礼,就自顾自的转身离开。

  “哈哈哈!”唐廷君臣们顿时都不顾礼仪的大笑起来。

  皇后娘娘这一出,真是太解气了,纯粹是戏耍了蒙元使者一次。

  “肃静!”御史中丞李扬举起笏板说道,满殿顿时肃然噤声。

  御史台,有维持朝议礼仪的职责。

  文天祥出列道:“皇后陛下,眼下已经是二月,征日之战很是顺利,海宋也不敢挑衅,是否下诏开科举春试了?”

  崔秀宁点头道:“准。定于三月初九,各州举行州试。”唐国的举人考试不叫乡试,而叫州试,时间是三月。进士考试不叫会试,而叫国试,时间是九月。

  举士可以做官,但只能从十品起步,一般多是当乡村教师,而且不能担任三品以上官职。进士是正九品起步。

  崔秀宁又道:“此次科举,要更加正式。凡是出身有劣迹者,一律不许参考。林卿,政事堂遴选十四州考官,报本宫审核。相关考题,本宫会亲自选定。”

  林必举出列举笏道:“谨遵懿旨!”

  新任的政事堂左相杨汉明出列奏道:“皇后陛下,通政司收到蒲甘女王阿耶的奏章,说蒲甘三百万人民心归唐,奏请举国归附,求为大唐一州。请懿旨,朝廷如何回复?”

  这事早向崔秀宁奏报过的,之所以在今天提出来,其实是大政公示的程序,汇报的对象表面上看是崔秀宁,实际上是五品以上所有朝臣。

  这么做的目的,是一旦君主的决定有不妥之处,这么多朝臣一定有人能指出来,从而及时纠正。

  崔秀宁道:“不准!驳回批复后本宫用印。”

  “遵旨!”杨汉明道。

  所谓“不准”,当然是假。这是所有大臣都心知肚明的事。

  等到蒲甘女王再次上奏请求归唐,大唐才会“勉为其难”的接受归附。

  这本就是不能省的程序。

  退朝之后,崔秀宁回到龙章宫,侍卫石珊瑚禀报,凤凰乡侯辛苦求见。

  “传她进来。”

  “诺!”

  辛苦穿着一身朝服,显得成熟了些,她进入殿阁,一丝不苟的下拜道:“臣凤凰乡侯辛苦,拜见皇后陛下!”

  “平身吧,座。”崔秀宁淡淡说道。平心而论,她不太喜欢辛苦这种人,之所以对她还算照顾,还是看了辛弃疾的面子。

  辛苦在李洛面前很放松,可在崔秀宁面前,反而不敢随意。

  “谢娘娘。”辛苦换了一个亲近的称呼。她拿出淑女的姿态坐下,开门见山的说道:“他们暂时不会动手了,因为陛下没有回来。”

  果然是要等李洛回来再动手。

  崔秀宁站起来,看看殿外的那棵大树。

  倘若半夜有人从大树下面的地道潜出,十秒钟之内就能冲入大殿。

  要是不知道对方的阴谋,被刺杀的可能很大。

  “你的任务是什么?打探宫内的消息?”崔秀宁问。

  辛苦笑道:“娘娘圣明,就是打探宫内得消息。还有,必要时给陛下和娘娘下毒!甚至,让臣色诱陛下,然后...”

  崔秀宁冷笑:“本来,还想留他们一条性命,现在是他们自己不想活。”

  辛苦道:“请娘娘示下。”

  崔秀宁道:“你只要做一件事,就是促成他们开一次秘密,促使他们合流......”

  辛苦笑的很灿烂,崔秀宁的计策,也是她想过的。

  就是要借这次机会,给机会让他们拧成一股绳,让所有暗中反唐的实力全部“团结起来”。

  然后...一锅端!

  PS:今天就到这啦以后每天的更新时间提前到九点,我发四!因为我不想让追读的朋友熬夜!光祈福有什么用,要行动!所以,我明早会起大早码字!求票票,订阅!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