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693、694节 汉家王师已到,不怕羞见先人了!

第693、694节 汉家王师已到,不怕羞见先人了!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唐军占据葭萌关,李洛当天就入住城主官衙。葭萌关就是昭化山城,由于关中和蜀中的商贸一直很发达,所以这个关城其实也是和商贸中心,很多关中和蜀中的货物都能在此见到。城中百姓,竟也不下万人。

  只是,城中百姓已经皆做左衽,剃发易服了。

  唐军一占据此地,还没下令,就有很多百姓自发的剪了辫子响应唐军。一时间,男子们都成了和尚头。

  不少父老喜极而泣,“我汉家王师已到,不怕死后羞见先人了!”

  当然,还是有不少人没有去辫,直到李洛下令剪辫蓄发,恢复汉家衣冠,他们才剪了辫子。

  这些人,都是害怕元军再打回来的,倒不是希望髡头辫发。

  当天,李洛率领众将,去城中的先主祠庙,上香祭祀刘备。李洛在祠庙说道:“帝以益州疲敝之师,征伐汉中,北望关中旧都,念念不忘兴复汉祚。而曹操势大,终难遂愿,抱恨白帝城。”

  “千载之下,朕敬而缅之。今发宏愿,必据汉中,攻克散关,恢复关中,再兴汉唐霸业。届时,朕当在关中立昭烈庙祭之…”

  三国英雄,李洛偏爱昭烈,侧目魏武,轻视孙权。盖因为昭烈起步太低,屡战屡败,雄心如铁,百折不回,终三分天下而有其一。而其仁厚大度,远迈孙曹。

  李洛祭祀了刘备,下令修整一日,第二天就领兵往宁强关而去。

  而此时数百里外的褒谷口,正发生一场激战。

  唐牧终于在唐国特使的指引下,率领一万多义军,花了两天时间,从秦岭秘境突然出现在褒谷口。

  汉中元军主力都压在葭萌关,宁强关和阳平关,汉中郡城也需要防守,所以褒谷口只有两千多元军。

  褒谷口地处汉中之北,是远离前线的后方,驻兵少当然正常。可是守军万万想不到,唐牧贼军会大着胆子主动前来奔袭。

  褒谷口也算一座险关,可是毕竟只有两千多人,还被突然袭击,顿时岌岌可危。

  一万多义军在唐牧和特务们的指挥下猛烈攻城。两千多元军拼死防守,战况之惨烈,超过葭萌关之战。

  这些义军虽然当兵时间不长,可大多都是从关中逃来,反抗剃发的赳赳老秦,他们敢打敢拼,悍不畏死,一个个骂着“草你先人”,奋勇攻打关城。

  加上他们被特务们操练了半年,武器装备也得到改善,所以战力已经很不弱。

  “杀!”

  “杀鞑子!”

  “草你先人的鞑子!杀!”

  这些之前饱受压迫的关中汉子将褒谷口的元军当成了泄愤的对象,他们杀红了眼,在特务的鼓动下打了鸡血般冲击城门,死伤一波,又扑上一波,前仆后继,抬着巨大的檑木撞击城门,架着梯子攀爬。

  “嗖嗖嗖—”

  “轰轰—”

  元军的弓箭和火器不要钱的倾泻而下,打的义军死伤狼藉。可是他们的人数毕竟太少,还要兼顾三面城墙,连续作战一个多时辰后,终于坚持不住了。

  终于,越来越多的义军战士登上城头,元军人少,堵都堵不住。顿时,城头就爆发了惨烈的肉搏战。

  头盔下露出小辫子的克尔钦军,和束发戴巾的义军殊死搏杀,高喊杀贼。而义军则高喊杀鞑子。

  同是汉人,相互之间却如同仇雠,杀的刀刀见肉,鲜血飙射。

  义军虽然抢了汉中军器局的军器,却只有三成人有甲,而元军却是人人有甲,所以义军吃了很大的亏。往往两个义军死伤,才能换了一个元军死伤。

  一时间,城头的义军岌岌可危,甚至很快要被元军赶下城头。

  正在这时,“轰隆—”一声大响,东边城池终于被撞开了,大量的义军战士如洪流一般涌入,冲击的元军节节败退。

  随着义军主力源源不断攻入关城,元军终于大势已去。

  最后,剩下的九千义军全部攻入,围杀一千多元军。

  “杀!”

  “草你先人!死!”

  “为了口军饷,先人都不要了!甘心为鞑子卖命!杀!”

  义军们凶狠的挥舞刀枪,斩杀平时这是狐假虎威,数典忘祖的假鞑子!

  剩下的元军就是投降,也活不了。

  转眼间,元军就全部被斩杀。很多义军砍下元军的首级,拎着小辫子大笑,“贼你达的瓜怂!恁丑的小辫子,看你咋个见先人!”

  镇守褒谷口的副万户周粲,是随忽必烈西征过的汉军将领,他死前大喊道:“大汗,奴才呼和不花可是尽了忠鸟!”

  他举刀对着义军大吼:“天杀的贼求!日你先人…”骂声未讫,就被一蓬乱箭射成刺猬,人还没死透咧,一条义军大汉就上前挥刀,噗通一声砍下他的头颅。

  “贼你娘!”那大汉骂道,“你的脑壳,倒能值点钱!”他拎着呼和不花(周粲)人头的小辫子,对着唐牧喊道:“当家的!银子咧!”

  不远处杀的血葫芦一般的唐牧,见状脸色一沉的骂道:“你个二求货!额们是唐军,不是贼求!你管额要银子?瓜怂!莫有!”

  那大汉一听,顿时嫌疑的扔掉周粲的人头,“换不得银子,那额要个求!”一把扔了人头。

  一个青年呵呵笑道:“刘大,银子虽然没有,但这元军将领的脑袋,怎么也能换个九品队正呐!你确定不要?”

  什么?九品队正?

  刘大一听,立刻一个虎扑,再次抢到扔掉的人头,咧嘴笑道:“好得很咧!能换个队正!额赚大了!”

  他只是个什长,却能一下子封队正,当然高兴。

  唐牧懒得搭理刘大这憨货,他收起刀,问那青年道:“特使,接下来怎么办?关中的鞑子援军,是不是要到了?”

  那青年望着北方皱眉,“在下估摸,鞑子援军很快就会来增援汉中。陛下可能还在攻打葭萌关,要是鞑子援军进入汉中,三关就更难攻克了。”

  唐牧点头,“末将明白了。在陛下攻下三关之前,要把鞑子援军堵在褒谷口。”

  特使赞许的看了唐牧一眼,“就是这个意思。”

  很快,义军的伤亡就统计出来,竟然伤亡了近四千人!

  唐牧倒吸一口凉气,心疼的之抽抽。

  可他明白,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鞑子援军应该快到了。

  “传令!陛下的大军快到了!额们要守住褒谷口,挡住鞑子援军!”唐牧传下军令,命部下赶紧掩埋鞑子尸体,剥下盔甲,准备守城。

  果然,仅仅过了半日,北方就传来人马噪杂之声,紧接着,出现大队大队的元军。

  原来,陕西等处行省平章政事哈赤牙哥,竟然亲自率领五万元军来援汉中!

  好几天前,忽必烈的怯薛侍卫就飞马赶到奉元(西安),告诉哈赤牙哥,李洛可能亲自率军攻打汉中,让他火速增援汉中。

  哈赤牙哥闻报大惊,立刻点起五万兵马,星夜南下,国大散关,出斜谷口,沿着褒斜古道来援。

  可是接到探马来报,哈赤牙哥顿时傻了眼。

  他竟然来晚了一步,褒谷口被唐牧贼军占据了!

  “传令,攻打褒谷口!一天之内,一定要夺回褒谷口!”哈赤牙哥又惊又怒,他又不傻,哪里不知道唐牧投唐了?

  “乌思麻力,你部打头阵!”哈赤牙哥指着不远处的关城,“一天打不下来,提头来见!”

  “喳!”汉军大将王邯(乌思麻力)大声领命,“末将遵命!”

  随即,王邯的一万克尔钦军就整队出发,连修整都没有,就直接攻打唐牧义军。

  顿时,褒谷口再次爆发了激战。

  “我要剥了唐牧的皮!”哈赤牙哥本来没有把唐牧这个“祸乱”陕西多日的“贼寇”放在眼里,却想不到唐牧躲在秦岭半年,竟然搞出这么大动静。

  他很担心,李洛现在到了哪里,有没有打下葭萌关。按道理,葭萌关有国族大将歹淖尔亲自坐镇,还有两万兵马。以葭萌关的险要,李洛大军没有十天半月决计打不下来。

  可问题是,那可是李洛啊。此人一向奸诈如狐,诡计多端,谁知葭萌关到底能守多久?

  汉中之南有三道险关,最坏的结果,是李洛不但攻下了葭萌关,还攻下了宁强关和阳平关,那汉中就再也守不住了。

  想到这里,哈赤牙哥更是焦急,恨不得立刻打下褒谷口,驰援三关。

  …………

  哈赤牙哥的担忧已经成为现实。

  就在他赶到褒谷口不久,李洛就兵临宁强关下,接着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宁强关。

  原来,青山带着歹淖尔的尸体,率领上千“残军”,惊慌万分的赶到宁强关,告知守将孙养瑞,说周权投降叛军,放李洛入关,元帅歹淖尔战死,他抢到元帅的尸身,好不容易逃了出来。

  青山是歹淖尔的亲信幕僚,很得歹淖尔信赖,孙养瑞不但认识他,和他还很熟。

  所以,孙养瑞完全没有怀疑青山的话。

  “阿铎兀木将军,”青山面带惊慌的说道,“李洛亲自来攻,声势浩大,周权投降,大帅战死,在下要护送大帅遗体去汉中了……”

  孙养瑞也心中惊慌,他想不到坚固的葭萌关这么快就失陷了。他这宁强关虽然也易守难攻,可只有八千兵马,如何能挡得住李洛?又能守多久?能坚持道援军来么?

  “青山先生。”孙养瑞陪着笑脸,“本关兵少,青山先生既然带出来一千多兵马,能不能把兵马留下帮助守城?”

  什么?

  青山立刻面露难色,“可…在下可是要护送大帅遗体北上的……”

  孙瑞福连连作揖,“哎呀,青山先生,这叛军马上就要来了,守城才是一等一的大事啊!兄弟只有八千人,要是你一千多人留下,守城在更有把握……”

  青山苦笑一声,“好吧。那我就留下来帮你守一守,但在下先说好,要是守不住,我可要先走。”

  孙瑞福松了口气,“好!那就多谢青山先生了!”

  两人刚刚安排好守城事宜,唐主李洛就亲率大军赶到,虽然是个长蛇阵,可滔天的气势仍然让孙瑞福心惊。

  “轰轰—”

  唐军一到,二话不说就发炮轰击。元军守军顿时更加慌乱。不过,他们毕竟是克尔钦军,汉奸军中的精华,仍然在孙瑞福的指挥下,冒着唐军犀利的火炮有条不紊的守城。

  唐军兵力在此地形下难以展开,虽然元军不到万人,但孙瑞福自信,要是没有周权那样的开城叛变,他起码能守五天,能坚持到援军到了。

  然而,另孙瑞福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杀!”

  青山带来的,被孙瑞福央求留下守城的一千多“残军”,忽然变脸一般,对着身边的“袍泽”大砍大杀,被袭杀者,转眼间就超过千人!

  这还不算,与此同时,青山竟然亲率三百余人,突袭城门下的兵马,很快占据了城门的位置。

  变生肘腋,猝不及防。等到孙瑞福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他亲眼看见“残军们”扯下头盔下的假辫子,一边砍杀自己的部下,一边打开城门。

  青山是奸细!

  孙瑞福刹那间恨意滔天,差点狠狠甩自己两个耳光。

  他母亲的青山,老子上了你的恶当了!

  可是,他就是在捶胸顿足,也来不及了。

  原本,元军要是拼死一搏,还能堵住城门,可是发生如此变故,元军军心大乱,眼看唐军已经进城,顿时斗志全无。

  “撤!”孙瑞福无奈之下,只能火速传令撤出宁强关。可青山的“残军”趁势猛攻,紧咬不放,元军就是从容撤出关城都做不到了。

  一场混战,元军伤亡惨重,孙瑞福只率领数百人逃出宁强关,惶惶如丧家之犬,逃往第三关:平阳关。

  唐军大将朱颔一路尾追,一直追着孙瑞福来到平阳关。

  平阳关有一万多元军驻守。可平阳关外的空间比较开阔,能够展开上万兵力,攻打起来更加容易。

  眼看唐军源源不断携大胜而来,又见到狼狈不堪的孙瑞福,平阳关的守将顿时人人自危。

  谁知道谁会突然投降唐军?

  每个人都有可能啊!

  如何人人相互猜疑,这城如何守得?

  葭萌关和宁强关这么快就被唐军攻下,都是因为奸细内应。难道平阳关就没有?谁敢保证,下一刻没有叛将出现?

  阳平关守将,蒙古万户官巴彦呼图格,看着麾下一群汉将,目光阴冷。

  汉人,果真还是靠不住!

  葭萌关也好,宁强关也罢,不都是因为汉人罗阔其(叛徒),才导致陷落的么?甚至,连都元帅歹淖尔都被害死了。

  想到这里,为了以防万一,平日就性格乖戾,瞧不起汉人的巴彦呼图格,立刻做出一个决定。

  但事实上,还真是他冤枉了麾下的汉将。他们对大元还是忠心的,起码目前,并没有谁想要背叛。

  他低估了这群汉奸走狗的忠心。

  “来人!”巴彦呼图格猛然站起来,手握刀柄。帐内的汉将惊愕的看着他,都是心生不妙。

  “在!”一群戈什克进入大帐,“请将军下令!”

  巴彦呼图格看着一个汉人幕僚,“告诉他们,我要暂时解除他们的兵权,让他们配合一下!”

  那汉人幕僚甚至一颤,用蒙语劝解道:“主子,奴才以为,猜疑会是毒药,让自己人因为寒心而愤怒,让敌人因为庆幸而高兴……”

  “狗奴才!”向来缺乏好脾气的巴彦呼图格怒了,他指着那汉人幕僚骂道:“是什么迷失了你的心窍?让你敢违抗我的命令?是谁给了你胆量,敢于教训你的主人?难道你的心已经不再忠诚?”

  汉人幕僚扑通一声跪下,颤声道:“是奴才大胆,请主子责罚!”他再也不敢啰嗦,用汉语对汉将们说道:

  “诸位将军,万户官人让诸位暂时歇息一下,这打仗守城的事,就交给蒙古国族来干吧……”

  什么?

  汉将们面面相觑,都是不敢置信。万户官人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解除他们的兵权啊!

  守城的兵马,几乎都是克尔钦军(汉军),可是大敌当前,兵临城下,却要解除汉将们的兵权,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一个汉将大着胆子说道:“万户官人,我们都是大元的忠臣,大汗的奴才。对于大元大汗,我们可是忠心耿耿呐。万户官人还请三思才是。”

  巴彦呼图格听到翻译,冷冷说道:“本将知道你们忠心。放心,只是暂时委屈你们一下,事后这兵嘛,自然还是还给你们。”

  汉将们听到翻译,仍然不甘心就此交出兵权。这倒不是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贪恋兵权,而是一旦真的这么做了,就会军心涣散,平阳关就更难守了,那大家不是全部完蛋?

  “万户官人,我们是大汗的克尔钦军,大汗和朝廷是信任我们的。万户官人无权解除我们的兵权。大敌当前,我们应该同心同德才是。这事要是大汗知道了,万户官人只怕不好交代啊。”一个汉将大着胆子反对。

  “放肆!”巴彦呼图格听到翻译勃然大怒,再也忍不住的骂起来,指着那汉将的鼻子,“我看你就是罗阔其(叛徒)!狗奴才,反了你了!你牛粪一样的契塔(汉人),也配拿大汗来压我!”

  “来人!拿了这个大胆的契塔!”巴彦呼图格粗暴的下令。

  “喳!”一群戈什克一拥而上,不容分说就拿下那个汉将。

  “他是罗阔其!杀了!”巴彦呼图格杀气腾腾的喝道。

  很快,那汉将就被推出大帐,紧接着外面一声惨叫,很快一颗人头就送了进来,人头上的眼睛,兀自怒目圆睁,死不瞑目。

  其他汉将大气也不敢喘,只能乖乖就范,被集中看管起来。

  巴彦立刻让所有的蒙古兵接管兵权。一个蒙古籍的戈什克(亲卫),原本不过相当于牌子手(什长)的军职,却一下子成为百户,甚至千户。

  百户以上的汉将,全部撤撤换。

  元军顿时军心大乱。

  巴彦呼图格可谓走了一步臭棋。蒙古兵骤然担任百户千户,又是蒙古兵不擅长的守城作战,如何能指挥如意?

  更别说汉兵们看见熟悉的将领全部变成蒙古兵,哪里还有战心?

  平阳关之外的空间比较大。第二天,唐军摆出上百门火炮一轰,心存抗拒的汉兵坚持没多久就崩溃了,临时充当指挥官的蒙古兵们大砍大杀,也无法阻挡他们溃退。

  “忽呜赫豪宁!(杀)”巴彦呼图格带着蒙古兵拼命督战,可失去有效指挥的克尔钦兵,已经一盘散沙。他们,甚至听不懂蒙古军令。

  轰轰!

  又一轮凶狠的火炮袭来,血肉横飞中,汉兵们发一声喊,就潮水般冲下城墙,任凭蒙古兵声嘶力竭的阻止都无济于事,甚至汉兵还对他们挥起刀枪。

  彻底乱了。

  “轰隆—”一声,失去防守的城门终于开了,如狼似虎的唐军一拥而入……

  原本能坚守数日的平阳关,当年刘备和曹操鏖战多日的平阳关,仅仅半天就被唐军攻破。

  可以说,自古以来攻破平阳关者,从来没有这么神速。

  一万多元军不是被俘,就是被杀。

  “自毁长城”的万户巴彦呼图格,也在乱兵中战死。一群被巴彦呼图格软禁的汉将,也被唐军俘虏。

  李洛攻下平阳关,汉中腹地的通道被彻底打开。李洛亲率大军出了山道,前路豁然开朗,如入无人之境般席卷汉中!

  驻守汉中城的一万蒙古色目骑兵还算聪明,他们得知李洛大军连破三关前来,情知汉中已然不守,最终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他们提前放弃汉中城,走西北陈仓道,退入关中。汉中既然注定失守,那就没有必要死耗了。

  华夏3984年,洪武二年八月三十,出兵仅仅半月的李洛,便占领汉中。

  如此神速,简直亘古未有。以至于不久之后,就出来一出蜀剧新戏《半月定汉中》。

  此时此刻,攻打褒谷口五日,已经即将攻下褒谷口南下救援的陕西平章哈赤牙哥,得知消息后,久久不语。

  “中堂官人,还要继续攻打褒谷口么?”一员汉军大将请示道,众将一起看向哈赤牙哥。

  他们轮番猛攻褒谷口,谁知唐牧的贼军如此难缠,加上他们没有携带攻城器械,竟然足足五天也没能攻下褒谷口!

  眼看即将攻下,却又听到李洛攻入汉中的消息。

  真是倒霉啊。

  现在怎么办?要是继续攻打褒谷口,就意味着继续南下,与李洛在汉中决战,夺回汉中。

  很显然,这就几万人,和李洛亲自率领的大军决战,赢得可能几乎没有。

  那可是李洛!

  哈赤牙哥恨恨看着快要被攻下的褒谷口,痛苦的闭上眼睛。

  太晚了啊。

  要是提前几天攻下褒谷口,驰援三关,李洛就没这么容易攻占汉中城了。

  可惜,没机会守住汉中了。

  现在,他反而不能攻打褒谷口了。因为他不敢和李洛决战。

  为今之计,只有退回去,守住斜谷口和大散关。

  还要守住周至,防止叛军从倜傥骆道攻入关中。

  “传令!撤兵!”哈赤牙哥当机立断的做出了撤军北归的决定。

  正在猛攻褒谷口的元军突然撤军,顿时让岌岌可危的义军化险为夷。

  守城鏖战五天的九千义军,此时只剩下五千人,很多人还带着伤,已经是强弩之末。

  最多一天,褒谷口就会被元军攻下。

  谁知这个节骨眼上,鞑子竟然扔下七八千具尸体,主动撤军了。

  “哈哈哈,陛下大军已到!汉中已在大唐之手了!”唐国特使大笑道,“我们没有白守褒谷口!”

  亲手格杀数十元军,已经精疲力尽的唐牧一屁股坐在地上,忍不住放声大笑。

  陛下大军已到,他们有救了。

  可是唐牧笑着笑着,忽然又哭起来,最后嚎啕大哭。

  一万多义军啊,现在只剩下五千多人能战,伤亡过半!

  这怎么不让他伤心?

  五千多义军将士很多人也放声大哭,哭声惊天动地。这五天的守城战,实在太苦,太惨。

  很多兄弟,都已经不在了啊。

  要不是元军没料到褒谷口被义军占领,没有携带攻城器械,他们也守不住五天。

  不过,经此一战,义军的战力将会提升一大截,成为真正的精兵!

  李洛攻下汉中,汉中三十多万百姓归唐。唐主首先下令,恢复汉人衣冠,临时委任新的官吏,罢黜汉中路各州县官吏。

  李洛的马蹄甚至没有在汉中停留,连修整都省了,就率军北上,于九月初三来到褒谷口,见到了坚守褒谷口的唐牧义军。

  关城上的义军看见气势雄浑的唐军前来,看到唐主的龙凤呈祥旗大纛,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唐国特使首先高喊:“王师已到!皇帝陛下万岁!大唐万岁!”

  义军将领也梗着喊起来:“陛下万岁!大唐万岁!”

  最后五千多义军也被调动起来,一起呐喊。

  紧着着,一匹高大的白马从唐军大阵中缓缓而出,一身华丽盔甲李洛在侍卫和将领众星戴月般的簇拥下,来到关城之前。

  唐牧等义军将领,早在唐国特使的带领下出城迎接,对着大纛下的唐主下拜行礼。

  “平身!”李洛笑呵呵的跃下马背,亲自扶起唐牧,赞许道:“果然不愧是关中之虎,真虎将也!”

  唐牧身材高大魁梧,虎背熊腰,浓眉大眼,一看就是那种十人敌的猛将,难怪能做得这秦岭绿林之主。

  唐牧诚惶诚恐的说道:“末将没能早为陛下效力,惭愧!”他想不到皇帝如此年轻,还如此平易近人,顿时更加心生敬仰之感。

  李洛将自己的紫鞘龙凤金纹唐刀摘下,“唐牧归唐,此乃大唐之大吉也!唐牧,朕以此刀赐你,卿当勉之!”

  PS:今天就到这了,大家晚安,蟹蟹支持,求订阅票票!安!天寒多加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