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711、712节 再过关陇道,往事七百年。

第711、712节 再过关陇道,往事七百年。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3156513更新时间 : 2021-03-30 12:02
  “要是用工五十万,能否两年完工?”李洛有些期待的问。

  两年?

  张志纯一愣,“敢问陛下,这修建皇宫城池的木料砖瓦,可都齐备了?”

  李洛摇头,“不曾。”

  张志纯苦笑:“陛下恕罪。如此说来,哪怕五十万劳力,两年之内也势必无法完工。此工程量度,是大都数倍,更甚于隋唐长安城。就是规划得当,也非三年不可啊。”

  必须三年么?李洛闻言微微颔首,这个时间他还能接受。

  张志纯见李洛并无嗔怒之意,心中一松。他稍一思索,便侃侃而谈:

  “陛下,这大料,尤其是梁柱最为紧要,刚砍伐的大树,还是活木,势必无法使用。最少要提前一年砍伐,然后浸泡泥塘最少半年,再晒制最少半年,才能使用。”

  “砖瓦和石料所需数量巨大,没有一年烧制和采掘,根本不敷使用。所以,这光建材准备,最少就要一年。”

  “以臣所见,工程先分两期,前期所有人只准备材料,挖掘地基,沟渠,太液池,四沟,积累土方。中期再修城建宫,后期再雕梁画栋,栽植花木。如此一来,不耽误人工。”

  “陛下可先派人伐木,烧制砖瓦,采掘石材……”

  李洛点头道:“善。张道长所言,正是此理。朕想将此工程委托道长,授予城建大臣之职,挂工部侍郎衔,道长可愿接任?”

  张志纯哪怕早就知道,此时心中也有些激动,赶紧稽首道:“谢陛下信重。贫道必不负君命。”

  他一直对工程营造之术很是沉迷,也造诣颇深。修建帝都和皇宫,乃是每个鲁墨门徒的最大夙愿,他哪里会不愿?这可是青史留名的大好事啊。

  “好。那朕就封你为城建大臣,工部侍郎。劳力物资,任你调配!朕再下旨组建总督城建事物衙门,参与工程的能工巧匠,又能安排职司,升降任免,委你全权!”

  李洛说完,就命御前奉事韦素,起草对张志纯的任命诏书,同时下诏成立总督城建事物衙门。

  “贫道,谢陛下!”张志纯欣然接旨。

  不知道他是否清楚,他这一接旨领命,果然就成为青史留传的华夏名人。

  第二天,总督城建事物衙门,就挂牌成立了。

  张志纯虽是道士,却显然是个实干派。他一接印上任,就下文书给益州牧李益,让他调用俘虏万人,在川蜀各地深山砍伐金丝楠木五千株,以为栋梁。

  他要求金丝楠木必须有长三丈以上,径三尺以上的直干才能合格。

  限三月之内,通过嘉陵江水路,行船运到关中。

  再征发关中俘虏三万人,分赴陇山,北山和秦岭伐木,用作一般木材。

  又征发三万人,到终南山采掘石料。征发万人烧炭,用来烧制砖瓦。

  还征发五万人,挖掘护城河,沟渠,地基,太液池,深井。征发五万人用烧制砖瓦。

  安排的井井有条。

  可如此一来,人力就不够用了。

  李洛下诏,再征发南方十几万俘虏进入关中,再招募二十万关中汉中陕南民夫,以每月两块银元的酬劳,参与修筑工程。

  参与工程的能工巧匠,超过万人,劳力将会达到五十万!

  唐国数年来得到的几十万战俘和奴隶,八成都投入到长安工程。

  这使得长安工程的浩大,直追万里长城和大运河,超过骊山陵墓和阿房宫!

  耗时将达到三年,耗费钱粮将达到一千多万石。

  唐国数年来发的战争财和抄家财,经此工程将彻底告罄。

  这还是因为大半人工免费,建材免费,要不然,根本就修建不起。

  为何永乐皇帝修不起太大的皇宫?因为他没有那么多的俘虏可用,他的木料也需要花钱买,大树可是有主人的,几乎都在豪绅和商人手中。

  明朝修紫禁城,需要金丝楠木,去四川砍伐,还需要向当地土司购买。因为出产金丝楠木的山林,是土司辖区,要花钱!

  南洋进贡名贵木料给朱棣,看似没有花钱买,可是明廷却大量赏赐,其实还是花了钱。

  包括石场,砖瓦厂,大多是有主人的。朱棣不能为了修建宫殿,就将私人产业据为国有。

  大半都要花钱买,还没有那么多免费俘虏当劳力。那么,紫禁城修的小气也可以理解了。

  可李洛不同。这个男人太霸道,他利用豪绅大户投靠元廷,大肆抄没他们垄断的产业,革命比较彻底,使得政府掌握了大部分的山林水泽和土地矿山。

  可以说,唐廷最接近真正的“莫非王土”,和后世很是相似了。历代地方豪族私人占有山林水泽和矿山的事,在唐廷不会再有。

  因为这些,大半都是国家的!

  后世在大兴安岭砍树修铁路需要买吗?开采石油需要买吗?不需要。

  这样就省掉了巨额建材费用。

  圣旨一下,数十万人动了起来。长安城的百姓,也纷纷外迁到城外,因为城中要大挖土方了。一个个砖瓦厂,一座座砖窑,开始在长安周边出现。

  为了维护秩序,镇压俘虏作乱,唐廷就调了五万兵马进入关中。

  动作搞得惊天动地。

  …………

  冬月初九,唐军再次出师。文天祥率军六万北上,攻打陕北,进而攻打河套。而此时,河套地区已经大雪纷飞。这注定是一次艰难的远征。

  李洛亲率大军西征,将通过关陇古道,过陇山,攻略整个陇西。

  当年,武侯就是通过六出祁山,入关陇古道,经街亭,征伐关中。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

  这次出兵的战略目的,就是尽占整个秦国故地,封锁河西元军和塞北元军进攻秦地的通道。

  如此,关中才能真正的固若金汤。

  陇右后世属于甘肃,可现在属于陕西。可以说,后世整个甘南,全部是陕西行省的地盘。元廷在陇右设置巩昌都总帅府,下辖有平凉、临洮、庆阳三府十五州。

  冬月十三,大军到岐山,过五丈原,李洛亲自祭祀武侯。

  冬月十五,李洛的大军行进五百里,来到陇州。陇州已经被改名为陇安县,划归凤翔郡管辖。

  出了陇县,就是关陇古道了。

  守长安必守陇右,守陇右必控河西。晚唐,河西、陇右失守,吐蕃逼近陇山,大军直逼长安,掐断了丝绸之路。

  李洛的行军路线,计划从长安到陇安县,出大震关翻越陇山,通过固关,沿马鹿、关山草原,过长宁驿,清水,达秦州(天水),这是最便捷的一条路。

  这条道路在晚唐时为抵御吐蕃人,曾故意破坏过,或道中植树,或巨石塞路,但元廷后来又大力修复过,现在仍然比较好走。

  汉朝时,陇山古道五里一燧,十里一墩,三十里一堡,百里一寨,很是发达热闹。

  冬月十六,李洛出陇山,来到大震关。但见陇山逶迤,关城巍巍,古道森森森。这里是西出陇山的第一个关隘,也是丝绸之路最东边的关隘。

  此地,之前商旅每天络绎不绝,驼铃悠扬,很是热闹。可是自从李洛进攻关中,唐元大战,烽火四起,关陇古道立刻变得冷寂起来,不复之间商旅往来的盛况。

  大震关早被元军主动放弃,此时阆然无人。唐军大摇大摆的入关,修整半日,就进入山中古道。

  这就是关陇古道了,周初的武庚就是通过这条道,被武王放逐到陇右。秦人是被周武王放逐的殷商后裔,秦人东来,就是通过这条山道进入关中。

  李洛骑马行走在关陇道上,看见路边古拙的石雕、残破的条石,以及关隘旧址,不禁心怀古之幽思。

  《诗经》中与关陇道有关的,李洛所知的就有其中有《车邻》、《小戎》、《蒹葭》、《驷驖》四篇。唐代李白、王维、岑参、高适等也皆有诗篇。

  秦人东进,张骞通西域,光武灭隗嚣,武侯征关中,唐玄奘西行取经…都和这条古道有关啊。李洛这样雅盗,后世还来过这里…找宝,还在路边的古驿遗址找到过几块唐朝石刻,停留过一段时间。

  陇山九回,不知其高。关中汉子服兵役西征戍边,到此瞻望,莫不悲思。

  李洛看到匆匆赶路的唐军将士,不禁想起杜甫《秦州杂诗》,轻轻吟出其中两句“西征问烽火,心折此淹留。”面露怜悯之色。

  随侍的司录郎中孟徽见状,立刻记载:“二年冬月十六,上过大震关,入陇山道,悯古来将士戍边之苦,诵杜工部《秦州杂诗》。”

  随侍的韦素也赶紧说道:“陛下乃仁君圣主,武伐暴虐,德也。况陛下公正严明,爱惜将士,必不使关西老将,望月听笛,驻马落泪也。”

  这韦素可真会说话啊。

  李洛微微一笑,“卿多妙语,朕始知之。”

  韦素的这番话,出自王维的《陇头吟》,其中有““陇头明月迥临关,陇上行人夜吹笛。关西老将不胜愁,驻马听之双泪流。”

  王维这首《陇头吟》,是说将士常年出征,却得不到应有的封赏,替他们感到不平,讥讽朝廷赏罚不公。

  而韦素说李洛必然不使“关西老将不胜愁,驻马听之双泪流”,表面看是夸赞李洛爱惜将士,赏罚分明,但其实也是巧妙的谏言李洛。

  能谏言,还能说得这么好听文雅,也就是文臣了。

  冬月十八,大军终于通过元军放弃的固关,前面豁然开朗。竟是一大片高山草原,一眼望去,天苍苍野茫茫,白云悠悠,缓坡起伏,令人心旷神怡。

  这就是著名的关山草原了。

  秦汉隋唐的战马储备,这片草原贡献很大。冠军侯击匈奴的战马,就出自关山草原。

  原本,这片草原拥有十多万匹战马。可是元军在关中大败后,元廷陕西巩昌都总帅府官员惊慌之下,立刻将关山平原的战马,全部转移到北边的甘肃。

  巩昌都总帅府,听起来名头吓人,可之前兵马都调入关中,被唐军歼灭,此时可谓极度空虚,不得不指望北面的甘肃行省。

  而甘肃元军本来实力雄厚,驻扎了重兵集团。可如今全部调往了西域镇压四大汗国故地,眼下只有几万兵马,还不是精锐,根本挡不住挟大胜之威,兵锋正锐的唐军。

  大都调兵的圣旨传到遥远的西域,再调兵马回甘肃,一来一回起码几个月,根本来不及。

  可以说,无论是陕西巩昌都总帅府,还是北面的甘肃平章衙门,都没有多少兵力可用了。远水不解近渴,谁能料到大元在关中败得那么快,那么惨?

  甘肃行省平章衙门这段时间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将关山草原的十多万匹战马,转移到遥远的凉州一代,都不敢留在巩昌(陇右)。

  这个情报,李洛早就知道,所以当他看见空旷的草原时,并没有失望。

  “陛下,这关山草原,当真是一片宝地啊!”随征的旅帅唐牧叹道,“我大唐有了这块草原,何愁没有战马和骑兵!”

  同样随征的颜隼笑道,“你不知道,益州西北的松潘草原,也在我大唐手里。加上这关山草原,大唐就有了两大草原!”

  松潘草原也是高山草原,原本是吐蕃的地盘,面积和关山草原相当,方圆都超过百里。有这两个草原在手,唐军的确不再发愁战马了。

  李洛纵马跑上一处熟悉的缓坡,驻马瞭望草原,不禁有些感概。

  之前,他就曾站在这个地方,欣赏草原风光,和他一起来的,是他的那个师兄。

  他记得,当时夕阳西下,草原上秋风浩荡,一个身穿田野工作服的男子,正迎着夕阳往前走。那男子一手举着单反相机,一手拎着一把猎刀,回头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师弟!快点!晚上我们在草原深处夜宿!敢不敢?和古人同眠啊!”

  还是这片草原,哪怕到后世,这里仍然水草丰茂。可是中间却隔了七百多年的漫长时光。

  此时也是夕阳,草原上霞光万丈,壮美无比。李洛迎着夕阳眯着眼睛,似乎有点恍惚,仿佛又看见那个男子,站在缓坡下回首微笑。

  师兄……

  想起这个人,李洛说不出心中是何滋味。

  这是一个带自己入行,曾经帮过自己太多,曾经像兄长那样关爱自己的人。

  可是他从崔秀宁嘴里知道,师兄就是出卖自己的人,是崔秀宁发展的眼线。

  是这个男人,让自己的“光辉事迹”被警局全盘掌握,还给警方提供了大量证据。要不是穿越到古代,他应该还在吃牢饭,肯定没有出狱。

  呵呵,师兄啊,你出卖了情同手足的师弟,可那又如何?你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吗?你不是被师父利用,就是被执法者监视,你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可是我呢?我做了皇帝,掌握千千万万人的命运,也掌握自己的命运。

  而你,不能!

  李洛心情复杂的收回思绪,传令道:“今夜,在此宿营!两日之内,必须穿过关山草原!”

  “诺!”

  …………

  唐军即将来袭的消息,最先传到秦州(天水),顿时让秦州官员一片慌乱。

  “镇守官人!不得了!伪唐大军来袭!已经过了关山草原,估计马上就要出关陇道,直扑清水县了!如何是好啊!”

  秦州知州朵失塔赖匆匆忙忙的冲入达鲁花赤古尔不花的官署。

  朵失塔赖,听起来地地道道的蒙古名字,可他其实是汉人,本名王成。

  达鲁花赤古尔不花,才是真正的蒙古官人。

  “来了就来了!大不了打仗!不然本镇有什么办法!”镇守官人怒了,蒙古式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本州只剩一千多兵马,本镇能怎么办!你们这些契塔(汉人),怕死也没用!”

  古尔不花说完站起来,“来人,披甲,所有兵马出城,去清水堵住叛军,不让他们出关陇道!”

  什么?知州朵失塔赖(王成)愣住了。

  一千多兵马,堵截伪唐大军?那不是扯么?这点兵马能堵得住,那何必放弃大震关和固关?

  可是,他哪里敢劝阻?

  “镇守官人,赶快向巩昌都总帅府救援,发兵抵抗啊!”朵失塔赖带着哀求的神色说道。

  “求援?”古尔不花冷哼一声,“都总帅府的兵马,都在关中被无能的平章哈赤牙哥葬送了,整个巩昌三府十五州,现在也凑不出两万兵马!求援有个屁用!”

  “还是拼命吧!你既然怕死,就不要去!”古尔不花轻蔑的扫了知州一眼。

  朵失塔赖顿时语塞。

  等到古尔不花率领最后的一千多兵马离开,他还是枯坐在官署,大冷天的急的满头是汗。

  州衙属官们,也都愁眉苦脸,一筹莫展。不少官员都想不管不顾的带着家眷逃跑。

  就在知州朵失塔赖等人如坐针毡、犹如末日降临的时候,突然一个衙兵气喘吁吁的闯进官署,大声嚷嚷道:“知州官人!镇守官人没有去清水县阻击叛军呐!镇守官人往西去了!”

  什么往西去了?那是逃跑!

  朵失塔赖又不傻,哪里不知道古尔不花带走了最后一点兵马,是逃跑保命的?

  自己怎么就相信,他会带着这点兵马飞蛾扑火般的去抵挡叛军?

  蒙古人野蛮彪悍不假,可是他们不傻!

  毫无意义的自寻死路,他们怎么会干?

  傻的是自己啊。

  “快跑!快跑!”朵失塔赖再也顾不得了。一把手的镇守官人都跑了,他这二把手还留在这里干嘛?等死么?

  朵失塔赖一边收拾官印和文书,一边大声道:“叛军势大,只能暂时避避锋芒,留待有用之身,好为大元效力!”

  ps:今晚就到了,这章需要查的资料太多了。头发晕,眼睛花了。蟹蟹大家支持,求订阅票票!等我喘口气加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