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741、742节 真是太恶心人了!(加更大章节)

第741、742节 真是太恶心人了!(加更大章节)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2868800更新时间 : 2021-02-13 21:27
  忽必烈不知道什么叫“优化不良资产”,可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优化不良资产。

  自从伪唐占了陕西全境和河套,这次又霸道无比的吞下高丽,忽必烈就明白,中原对于大蒙古国来说,已经不是“首善之区”。

  作为一个英主,忽必烈当然拥有敏锐的目光和前瞻性。他比任何蒙古贵族都看的更清楚,也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局势就是“南强北弱”!

  南方的人口,钱粮远超北方。就是唐军战力,也不在大元铁骑之下,而且实力还在增长,此消彼长之下,异日一旦唐军大举北伐,大元挡得住么?

  唐寇火器之犀利,远胜大元,水师之强更是举世无敌,这东边和辽东海岸,想打哪里就打哪里,大元铁骑日日提防,疲如奔命,何时是个头?

  伪唐民心,也尽在李洛掌控。此人慷豪族贵家之慨,搞什么均田令,轻徭薄赋,摊丁入亩,改土归流,大肆邀买小民之心,哄的好几千万草民死心塌地的卖命。

  而且伪唐拿到陕西,川西,河套,得到大量战马,最弱的骑兵也越来越强大。到时骑兵和火器配合,大元怎么打?就算打赢了,那要死多少金贵的蒙古勇士?

  国族人口太少了,死一个少一个,都没办法补充。要是在中原损耗过大,他拿什么镇住西方偌大的领土?

  本来,即便这样,忽必烈也决定在中原和唐军决战,用中原的地形,发挥蒙古铁骑的威力,狠狠教训唐军,就算打烂中原,十室九空,他也不心疼。

  可好死不死的是,这北地的汉人心气,忽然就高昂起来,胆子越来越大,竟然仗着伪唐撑腰,开始大规模的抗税抗役。

  “驱除鞑虏,恢复中原”这样的悖逆狂言,不知何时就传遍整个北国,就连乡间小儿,也都会说!

  而之前强势的地方豪族和村社保长甲主,竟然不敢过于逼迫,害怕他们造反,害怕唐军北伐后惩处他们。

  收上来的钱粮,越来越少。能征发的劳役,也越来越少。相反,草民和奴隶的脾气却越来越大。

  反意最烈的河南淮南等地,甚至有草民公开对收税的豪族叫嚣:“你们这些二鞑子别欺人太甚,等到南边大军一到,看你们怎么死。”

  这还得了?

  要是换了往日,官府早就出兵镇压了。可如今竟到了众怒难犯的地步,一旦镇压杀戮,那就是遍地反旗,伪唐就会趁机大举北伐,到时汉军还靠得住?蒙古大军就会四面楚歌,处处皆敌,陷入中原的泥潭!

  这是忽必烈最不愿意看到的。

  平时,他视汉人为犬羊,可此时他猛然发现,汉人平时固然是犬羊,可一旦被逼急了,那就是豺狼,就是滔天大火。

  现在的北地,反元之心如火如荼,就是一个即将被点燃的火药桶。朝廷敢镇压抗税,立马就会引爆。

  他知道这一切是伪唐奸细策划的阳谋,说明北地已经被伪唐奸细渗透的不像样子了。朝廷很难消灭那些奸细,就是查,那也很难。

  再说,就算消灭那些奸细,现在也没有什么用了。

  大元占着中原,为的什么?不就是为了钱粮和奴隶?可钱粮越来越难收,奴隶越来越不听话,这中原不就是鸡肋?

  不能为了这块鸡肋,和伪唐拼消耗。这极西之地,人口不少,大有可为,保留实力打下极西之地,好好经营西方,对大蒙古国才最划算。

  一旦陷入中原的泥潭,损失太大,不但中原要丢,就是西方,也可能压不住了。

  可是,绝不能就这么把中原让给伪唐!

  想要中原就来打,汉人和汉人打,你们汉人打生打死,死的越多对大元越有利。

  如此一来,大元不但能最大限度的保留实力,还能最后捞几把,还能保持超然的姿态,就是最后退出汉地,也不会太丢脸面。

  里子面子,都说的过去。而李洛得到的,就是一个难以收拾的乱摊子。

  这一招,当然是万般无奈之举。可除了这么干,已经无法应对如今的局面了。

  “哎,如今才知道辽太宗的苦衷啊。”忽必烈叹息一声,苍老的声音中饱含无限的无奈。

  耶律德光当年在汉地做皇帝,想统治中原,可是中原百姓处处反抗,他只能退出汉地。

  忽必烈熟读史书,还认为耶律德光轻言放弃,害怕汉人蜂起造反,不是草原雄主所为。可是如今看来,应该也是耶律德光的无奈之举。

  当时形势逼人,耶律德光总不能拿数量有限的契丹勇士,和数量巨大的汉人拼消耗吧?草原本部还要不要了?

  如今他这个蒙古大汗,也不能让金贵的蒙古勇士,陷入四面楚歌的汉地。

  “大汗说的在理,聪明的猎人不会为了瘦骨嶙峋的猎物,就让自己陷入狼窝。大汗是大蒙古国至高无上的主人,当然要替国族的生死存亡考虑。既然北地的汉人难以控制了,那就这么办吧。”伯颜说道。

  乃颜还是一头雾水,他看着伯颜,“伯颜那颜,你和大汗究竟是什么意思?”

  伯颜笑道:“大汗想立宋国废帝为皇帝,恢复宋国。”

  什么?乃颜不可思议的看着忽必烈,“大汗,这汉地,可是咱蒙古勇士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啊,就这么不要了?”

  历史上,忽必烈为了削藩,逼反了东道宗王乃颜等兀鲁斯汗。可因为李洛崛起,元廷迫于压力没有削藩,而是笼络东道宗王,所以乃颜不但没有像历史上那样造反,还成了元廷的助力。

  忽必烈叹息,“乃颜啊,朕也是无奈之举。你不知道,这北地的汉人和奴隶越来越不听话了,抗税抗役,天天喊着驱除鞑虏呢。”

  “那怎么成?”乃颜不满的说道,“难道朝廷不能剿杀么?由着那些奴才不听话不纳税?”

  伯颜苦笑,指指南方,“怎么杀?一杀就会到处造反,伪唐几十万大军再杀过来,汉军也可能反叛,敌人太多啦,蒙古勇士就算打赢了,还能剩下多少?西边还能压得住么?”

  说来说去,还是国族人口太少了,死不起。

  乃颜等人明白了,可还是不服气,“大汗,道理是这个道理,可真就把整个汉地扔给宋国废帝?”

  忽必烈道:“那也不至于。这黄河之北,还是在大元手里。只是把河南江北,扔给赵宋罢了。”

  忽必烈其实是把后世的河南省、安徽大部、江苏大部、山东大部,从黄河到长江直接的广大区域,扔给所谓的“赵宋”。

  如此一来,新成立的赵宋,就在中原和伪唐对峙。而大元就能以“赵宋”宗主国的超脱地位,退居黄河之北。

  这块地方的反元之心,也是最强烈的。而黄河之北的汉人,就听话多了,对大元的敌视淡泊不少。

  如此一来,中原百姓“驱除鞑虏,恢复中原”的口号,就立刻没用了。

  你们不是喊着驱除鞑虏,恢复中原么?好啊,现在赵官家复位了,你们还是大宋的百姓,你们已经恢复中原了。

  要是还造反,那你们就造赵官家的反吧。大不了伪唐过江,灭了赵官家。或者,和赵官家“中原逐鹿”,打生打死。反正死的都是汉人,被灭的也是汉人之国,与大元何干?

  这一招“宋人治宋,汉人治汉”,伪唐当然不会承认。可那又如何?

  横竖,都是伪唐的麻烦,汉人的麻烦。

  再怎么样,赵宋复立,还是对一部分汉人有吸引力的。起码,能起到分化瓦解的作用,制造人心混乱。

  而大元,就能收缩防线和兵力,压力大减,也不需要太多钱粮维持了。同时,还能令赵宋纳贡,补充钱粮。

  “朕准备在开封扶瀛国公复位,大元和宋国结为君臣之国。每年,纳贡粮食两百万石,布帛一百万匹,食盐三十万石,金银不取。”

  忽必烈冷冷说道。

  黄河之南的中原地区人口不少,含流民还有人口一千多万,这个纳贡虽然沉重,但不是承受不起。

  “忠心可靠的汉军还是大元兵马,那些不太可靠的汉军,全部送给赵宋。作为重建宋军的底子。哼,朕要赵氏推行均田令,招揽流民,收买民心,抵抗伪唐。”

  不得不说,忽必烈这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真是太狠了。

  竟然打算让赵宋推行均田令!

  为何他自己不干?因为他是蒙古大汗,是贵族豪门的皇帝,他不能失去他们的支持。

  而赵显一张白纸,反而可以干。

  “所有在河南江北有庄园牧场的国族,全部交出庄园牧场,送给赵宋。朕在西边补偿他们,只会比中原更多,不会比中原少。”

  这也是一箭双雕。一方面,交出在中原的庄园牧场,让赵宋掌握大量土地,有利于赵宋迅速站稳脚跟,收取民心。

  另一方面,也能趁机将中原的国族和色目权贵,迁移到西边,增加在西方的实力。

  忽必烈等于说要推出赵宋,在前面和李唐打擂台,让汉人相互残杀。所以,赵宋必须要有一定的民心支持,要能坚持的更久,要有实力给李洛造成麻烦。

  “大汗,”乃颜也明白过来,这一招的确是无奈之举,可大汗并没有做错。

  “奴才有三个担忧。一是,万一赵宋还没有站稳,伪唐就北伐怎么办?二是,万一赵宋变强,不再称臣纳贡呢?三是,万一赵宋直接降唐呢?”

  忽必烈无所谓的摇头:

  “只要中原不大规模造反,伪唐是不会立刻北伐的,他们的骑兵还没有训练好。至于赵宋变强了不纳贡,哼,他们没有那个胆量。降唐?一旦做了天子,岂能说降就降?怎么也要先打个你死我活。”

  “这汉地我们多半待不住,能拖一年就拖一年,能拖两年就拖两年,就是走,也要拿到最后的好处。大元需要很多功夫准备,赵宋,就是争取功夫的。”

  安童道:“大汗放心就是,只要有一年功夫,就能多带上百万听话的奴隶去西边,什么东西都不会少。”

  忽必烈点头:“这事要抓紧办。蒙古大军和叛军,还是要狠狠打几仗的,但准备西迁之事,一刻也不能停。打赢了就不走,打不赢就能立刻走。”

  陕西、河套、高丽的丢失,让忽必烈无奈的认识到,他必须要准备退路了,倘若仓促万分的被迫退出中原,那对大蒙古国的威信就是难以承受的打击。就算退,大元也要从容不迫、不失体面的退。

  “打的赢就留,打不赢就走”,如此丧气的决定,对强势一生的忽必烈来说,原本是绝无可能的事。可如今,他只能这么打算。

  赵宋,对大元来说,不但是用来缓冲的棋子,还是一只能薅羊毛的羊,更是一块遮羞布。对伪唐来说,却是一个足够恶心的麻烦。

  那么,就让赵宋…复立开封故都,重新号令中原!

  “来人,传瀛国公入宫觐见!”忽必烈下令,“朕,有些想念那个好孩子了。”

  “喳!”怯薛侍卫立刻出宫传旨。

  没过多久,南宋废帝瀛国公赵显,就战战兢兢的来到大明宫,他不知道皇帝为何传见自己,难道是自己不能活了?

  想到这里,赵显就双腿发软,满身冷汗。

  “奴才赵显不花,拜见大汗,万岁万岁万万岁。”赵显一见到忽必烈,就立刻慌忙不迭的推金山倒玉柱般的下拜。他的声音在颤抖,身子也在颤抖。

  赵显此时已经是个十七岁的少年。因为赵宋皇家的好基因,当真生的身姿潇洒,面如冠玉,好端端一个丰神俊朗的浊世佳公子。

  只是,这美少年此时惊慌失措,加上髡头辫发,破坏了他的风度气质,全无好男儿的模样。

  “哈哈,瀛国公平了身子吧。”忽必烈温和的笑道,像个慈祥可亲的老猎人。

  “喳,谢大汗。”赵显惊魂甫定的爬起来。

  “赐座。”忽必烈道。

  什么?赐座?

  赵显愣住了。他被召见多次了,之前哪一次都没有赐座啊。

  这…

  赵显顿时吓的再次跪下,“奴才…”

  “好了,瀛国公受惊了,无须多礼。”忽必烈对赵显的懦弱很是满意。

  赵显这才诚惶诚恐的用半个屁股坐在凳子上,小心翼翼的眼观鼻,鼻观心,大气也不敢喘。

  “瀛国公,还想做天子否?”忽必烈似笑非笑,突如其来的说道。

  但听“扑通”一声,赵显连人带凳子摔倒,帽子都飞到一边,露出丑陋的小辫子。可他完全顾不上,只是满脸惊恐的趴在地上,连连磕头,带着哭腔说道:“大汗,奴才冤枉,冤枉…”

  随着他的磕头,耳朵上的金环也敲打着地面,发出“叮叮”脆响。

  “哈哈哈…”伯颜和乃颜等大臣宗王,看见赵显怕成这样,都是哄堂大笑。

  忽必烈也忍不住莞尔。

  “扶瀛国公起来。”忽必烈吩咐侍卫,“瀛国公,你不要害怕,朕不会亏待你。”

  赵显这次满头大汗的起身,兀自神色惊慌,心跳如鼓。

  忽必烈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单刀直入的道:

  “你是汉人的皇帝,这中原嘛,本就是汉人的。开封,更是你家故都。朕要把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土地,全部还给你赵家。不过,你能不能在伪唐眼皮子底下守住中原,就看你的本事了。”

  什么?

  赵显虽然担心懦弱,但他不傻,也不是个孩子了。忽必烈的话说到这份上,他那里还不明白?

  忽必烈这是要立自己为傀儡,和南方的李洛打擂台!

  这中原汉人天天喊着驱除鞑虏,恢复中原,赵显自然是知道的。此时一想,忽必烈这么干,那是要用大宋的旗号,消解中原百姓的反意,让北方汉人和南方汉人对抗。

  那么,就算李洛北伐,也不再是恢复中原,驱除鞑虏,而是变成了灭宋!变成了汉人争统!

  赵显的心跳得厉害,他抬眼一看,忽必烈苍狼般的目光正打量自己,那目光带着不容置疑的霸道。

  他吓了一跳,赶紧垂下眼帘。

  很明显,忽必烈不是试探自己,他是真要这么干。

  这的确是恢复大宋的机会,可是一想到要和李洛对抗,赵显的那一丝侥幸之心就烟消云散。

  没错,大宋复立开封故都,的确能吸引一些汉人民心,可那有什么用?唐军一旦北伐,他拿什么抵挡?到时结局只怕更惨。

  可是,他又怎么敢拒绝忽必烈?

  “大汗,奴才,奴才无能,实在…”赵显快要哭了,“奴才做不来啊。”

  忽必烈拉下脸,“瀛国公,朕不是和你玩笑。这宋国皇帝,你愿做要做,不愿做也得做,明白么?嗯?”

  赵显吓得一激灵,“是是,大汗说让做,奴才就做,奴才皆听大汗圣旨。”

  赵显心中既是惶恐,也有一丝期待。

  事实上,也由不得他不答应。

  “好。那朕就册封你为大宋皇帝,建都开封,这中原一千多万人口,全部给你。”

  “朕还给你二十万汉军,以为大宋禁军,吃你大宋之饷,为大宋而战,再招募二十万新兵,这军器盔甲,一应借给你。”

  “还有,这中原的庄园牧场,也全部给你,用来招募流民,施恩百姓……”

  忽必烈一条条说出来,听得赵显惊呆了。

  竟然是全力扶持大宋复国,还要帮助大宋收拾人心,建立军队。而且蒙元官员和权贵,全部撤到黄河之北。

  朝廷大权,全部由大宋做主。条件只是,称臣纳贡!

  而且,今年之内,大元铁骑还会驻扎中原,帮助大宋抵抗唐军北伐。大宋只要提供粮草即可。

  足足半天之后,赵显才又惧又喜的离开大明宫,由侍卫护送着回到瀛国公府。

  就从这一刻开始,瀛国公府的保卫,上升到亲王级别。

  此时,故宋太皇太后谢道清已经去世,但赵显之母全太后还在世。

  全太后听到赵显转述的忽必烈之言,大惊失色的说道:“儿啊,这官家你做不得啊,南唐如此强大,你做了官家,还要做一次亡国之君啊!”

  赵显垂泪道:“母亲,如今这官家,儿是不做也得做,又能怎样?”

  母子两人抱头痛哭。

  …………

  元廷速度很快,仅仅三天后,忽必烈就下诏,册立赵显为大宋天子,年号弘德。

  接着,借助赵显的名义,封留梦炎为平章政事,叶李为枢密使。所有汉官,全部一股脑塞给赵显,组建新的“大宋朝廷”。

  忽必烈由抽调二十万不太可靠的汉军,改为宋军。

  一切官名,全部恢复宋制。

  接着,忽必烈下诏,说有感于宋主仁德,还给中原故地,以安汉家之心。因宋主恳求,特将中原庄园牧场,悉数归还大宋,以全大宋爱民之心。

  一连几道圣旨之后,大元皇帝“礼送”“大宋君臣”离开大都,前往开封。

  黄河南岸的开封,一夜之间就换上了大宋的旗帜。开封官吏摇身一变,就成了大宋官员,开始紧急布置迎驾,多年不用已经废弃的开封皇宫,又重新打开。

  城中百姓惊闻,大宋复国了!

  用不了几天,赵官家就要在开封登基了!

  五月初一,“大宋君臣”浩浩荡荡来到开封。当日,赵显就在开封金朝故宫登基为帝,改元宏德,尊母全氏为皇太后。

  然后,赵显大封百官。甚至,赵显还在元廷授意下,封在关中坐镇的文天祥为秦国公,上柱国,平章军国重事。令文天祥率部归正,扶保大宋。

  同时,“大宋天子”下诏,中原已经恢复,百姓可安矣。还说要推行均田令,减免赋税,赈济流民。

  与此同时,河南江北的蒙元色目官员以及村社蒙古保长,也开始奉旨北归。

  赵显又下诏,恢复汉家衣冠,尊崇汉家旧俗。

  短短几天时间,这些令人震惊的消息就风一般吹往中原大地!

  …………

  五月初六,李洛刚刚回到江陵,还没接受群臣祝贺,就收到北方急报。

  四月二十五,忽必烈册立赵显为大宋天子,送到开封即位,元廷疆土退到黄河之北……五月初一,赵显在开封即皇帝位,年号弘德。

  更恶心人的是,赵显下诏宣扬中原已经恢复,还下诏推行均田令,甚至封文天祥官爵,“令”文天祥率部归正,扶保大宋。

  太恶心了。

  唐廷得到消息,一片哗然。

  忽必烈竟然不声不响的做下好大事!

  尤其是崔秀宁,气的折断一支笔。

  布置大量特务,煽动北地反元抗税,本是她指示特察局策划的阳谋。元廷要是镇压,就会激起北方大起义,唐军借着起义北伐,让蒙元四面楚歌,粮草断绝,从而最短时间内打败元军,收复中原。

  元廷要是不镇压,财政会越来越困难,北伐也越来越容易。

  可谁成想,忽必烈竟然来了这一手,搞出个什么赵宋复立。

  明天就是李洛生日,所谓的大唐万寿节,朝廷内外都准备妥当。可李洛此时也缺了几分兴致。

  “特察局评估过没有,赵宋在开封复立,对北方民心有多大影响?”李洛问崔秀宁。

  崔秀宁放下一份资料,“已经评估过,初步调查是,影响还是不小。”

  “尤其是赵显的诏书,说要减免赋税,推行均田令。还有他很快就能接受大量的庄园土地。他收买民心当然没有那么容易,可中原的反元之心,也会冷却下来。”

  这是明白着的事。元廷都退到黄河之北了,中原地区将由赵宋来直接统治,这驱除鞑虏…就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千万别以为中原被金元统治多年,赵宋就丧失影响力了。就算七十年后元末红巾军起义,当时势力最大的刘福通,还打着大宋的旗号,一度成为抗元主力。

  尤其是在河南和淮南,说是民心思宋或许夸张,但却都知道大宋。淮南十几年前还是南宋领土,十四五岁的少年,都做过宋人,别说中老年了。

  “大起义,暂时是很难爆发起来了。”崔秀宁苦笑,“就是北伐,也肯定要和伪宋打。”

  事实上,这时代的底层百姓没有那么多民族大义。头上不再是鞑子皇帝,换了汉人朝廷,欺负他们的保长老爷也走了,也不用再剃发留辫了,赋税比以前轻了,他们还会冒着风险起义么?

  北方大起义的酝酿机制,被破坏了。

  李洛也摇头,“我真没想到,忽必烈会这么有魄力。他这么干,损失很大,起码要弥补蒙古贵族的损失,还会少很多人力资源。”

  崔秀宁冷笑:“这就是他够狠的地方。但他有底气这么干,西域和中亚西亚东欧,有的是土地,他还怕没土地补偿贵族?他巴不得贵族去西边。人力资源…反对他的百姓,那是敌人,不是人力资源。”

  “他也是没办法了,这是不良资产,必须要剥离掉,不然还会导致良性资产恶化。只是,我们低估他了,低估了他的狠。”

  李洛皱着眉头,“本来,北方爆发大起义,我们就乘机北伐。可现在,只能等到骑兵彻底练成再出兵。没有大起义配合,就必须要有强大的骑兵。”

  崔秀宁很郁闷的说道:“最恶心的是,他们竟然打算学我们搞均田令,也准备对地方豪族动刀子了。这样搞法,真能收揽到民心。一旦北伐,就要和汉人打。”

  在古代,所谓民心最善变,也很好糊弄。北方百姓只是听说南方好,可究竟怎么好法,他们又没有感受过,怎么会有切身体会?

  你说伪宋是傀儡,问题是底层百姓哪里会管什么傀儡不傀儡?别说现在,就是后世的伪满洲国,不也有很多不明所以的底层百姓,张口康德皇帝,闭口康德皇帝?

  唐军打败伪宋很容易,绝对是摧枯拉朽。可打的赢是一回事儿,被恶心到也是肯定的。而且,伪宋的地盘上,还有大量元军协防。

  有“皇军”骑兵在,也不是那么好打的。

  “能不能趁着伪宋立足未稳,出兵灭了?”崔秀宁道,“还是以北伐驱除鞑虏的名义,直接打到开封,端了伪宋朝廷。”

  李洛摇头,“那就要和元军大打出手,我们骑兵新军还没有练成,又没有大起义配合,太被动了。元军巴不得我们现在就北伐。还能不能策划大起义?”

  崔秀宁道:“北方汉人被杀怕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起义的,除非元廷镇压他们抗税。可现在,元廷没有镇压,反而推出个伪宋搞均田令,剥削温柔了,他们哪里还会冒险起义?当然是能忍就先忍着。”

  李洛摊摊手,“那就没办法了。他们不起义,我们骑兵少,只能先训练骑兵。”

  北方敢于起义的人,这些年基本上被杀光了,剩下的是能忍就忍。承受临界值不到,是不会起事的。现在这个临界值,还不够。

  忽必烈准确的把握了这个度,就是不把他们逼到必须要造反的地步。

  没有大起义配合,缺乏骑兵的唐军也可以北伐,但一定伤亡重大,旷日持久。大起义在军事上虽然帮不上大忙,却能瘫痪元廷各地的统治,让唐军不用大量分兵就能轻而易举控制地方。

  “特察局就算能策划起义,那规模也大不了,很快就会被镇压。”崔秀宁道,“现在先不要想这个。这也不全是坏事,起码说明,忽必烈大叔怕了我们。不敢和我们拼消耗了。现在,你还是好好过生日吧。”

  李洛也不再想这件恶心人的事,“你不是给我准备了生日礼物么?是什么?”

  崔秀宁也高兴起来,“明天宴会上念礼单,你就知道了。”

  李洛哈哈一笑,“行,你就把惊喜留在最后吧。”

  崔秀宁坐下来,找出一本奏章,“你才回来还不知道,群臣上奏,说你收了高丽,要给你加尊号呢。你看。”

  什么?还加尊号?

  李洛接过来一看,果然是上奏请加尊号。尊号都定好了:广道大德。

  如此一来,他将变成:广道大德开天立极文成武运大仁至圣皇帝。

  十六个字了!

  这,是不是太过了?

  李洛想了想,还是决定推辞。“中原还没恢复,不能这么干,我还要脸,这次就不要了。”

  “真不要了?”崔秀宁促狭的笑了笑。

  李洛咬牙,“不要了。我要脸。”

  PS:为盟主大大加更章节,蟹蟹朋友们支持,有你们陪伴,天寒地冻也是暖融融的。还请大家注意防疫,一定要好好的!求票票,彩蛋,订阅,书评!晚安!

  成了鸡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