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警花追我到元朝 > 第774、775节 御驾亲征…恭喜陛下!(第二更)

第774、775节 御驾亲征…恭喜陛下!(第二更)

小说:警花追我到元朝作者:武猎字数:3156513更新时间 : 2021-03-30 12:02
  九月中旬,数学大家朱世杰一家,终于被特察局的特务带到江陵。一起来的,还有北地姚隧和王恂的家人。

  直到此时,李洛才下诏,一起召见朱世杰、姚隧、王恂。

  朱世杰刚被“请”来也就算了,而姚隧和王恂二人,五月份作为伪宋使者被扣押,足足被软禁了四个多月。

  李洛召见之后,随即授朱世杰为大唐数学堂大学士,正三品,掌管大唐最高数学研究和教育。

  授王恂为钦天监正,正三品。掌管历法,天文,测绘等事物。

  授予姚隧为太史令,负责整理宋史,金史,西夏史,辽史等资料,为开修《宋史》、《金史》、《辽史》做准备工作。

  一日之内,任命三名正三品大员。还都是名留青史的大学者。所以唐主很是高兴。明明重阳节已经过了,还要因为三位大学者归唐,而赏赐群臣重阳糕和桂花酒。

  如此举动,朱世杰等三人也非常感动。

  相对“求才若渴”的忽必烈,大唐天子显然对人才更加看重。

  “陛下,交州牧陈让,象州牧马宣礼,缅州牧宗昼,联合奏请陛下征伐真腊和暹罗!”

  九月十四,李洛忽然接到特察局在南方的消息。

  “真腊和暹罗无礼之极,陛下登基两年,竟然至今不派使者朝贡。非但如此,两国还秘密结为盟国,还数次接待海宋使者,三国结成反唐联盟!”

  “三国联军四十万,号称战象二十万头,宣称绝对不让大唐入其国门一步!”

  “这还是第一步,他们还打算联合天竺之北的萧梁和大理,甚至派了使者走海路去联络元廷阿姆河行省(原伊利汗国)平章,约定多国反唐!”

  “他们断定,大唐必定南征,只有联合抱团反唐,才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李洛听到这些情报,立刻召开御前军议,讨论是否要对南洋三国用兵。

  平心而论,真腊(吴哥王朝)和暹罗(素可泰王朝)联合抗唐并不奇怪。换了任何脑子正常的国王,都不会再对唐廷抱有幻想,这也是为何大唐已经很强大,李洛已经称帝两年,两国却没有朝贡的原因。

  李洛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两国来朝贡。

  真能怪真腊和暹罗么?

  不能。

  因为看看李唐干的事就知道了。

  吞安南,吞占婆,吞蒲甘,吞日国,吞高丽……面对如此贪婪成性的虎狼之国,只要是明君,就会低调备战,而不是派出使者来朝贡。因为那不但毫无用处,还能引起唐廷关注,更快的对他们用兵。

  很遗憾,如今暹罗国王甘兰亨,正是一个明君,泰史上被称为甘兰亨大帝。此人在泰国的地位,类似于始皇帝在华夏的地位,他建立了泰国历史上第一个强盛时期,泰文就是此人创制的。

  甘兰亨已经在位十多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横行南海、扬武耀威的唐军战舰,让他已经很清醒的认识到,李唐绝对不会放过暹罗。为了自保,这两年他只做一件事:练兵图强,结交外援。

  而真腊国王因陀罗跋摩,也不算庸君。而且此时的真腊吴哥王朝仍然很强,领土囊括后世的老挝。

  既然对李唐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两个国王也懒得多此一举的派使者去江陵虚情假意,白白纳贡了。

  这让想当天可汗的李洛,感受到了冷落和失落。

  李洛当然早就想对三国用兵,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无非是蒙元的压力,而两国又不弱。

  每拖延一日,三国的兵力就强大一点,所以南征宜早不宜迟。不然,等到明年北伐,三国很可能乘机在背后捣乱。

  “陛下,根据军情,三国联军总有四十万以上,还占了地利。若要战而胜之,控制其国,非最少十几万精兵不可。”太尉江钧说道。

  林必举说道:“陛下,眼下钱粮充足,财务上可以打,军务臣不管,只是敢问陛下,打下来后,这两国如何处置?”

  兵部尚书都烈道:“陛下,臣以为,还是不要纳入大唐领土的好。这不能占了一地,还让他们当唐民的道理啊。而且,大唐也缺奴隶。”

  李洛早有定计。本来,蒲甘和占婆都没有资格作为本土,只是因为东控后世的印度洋,南临后世太平洋,对华夏的战略位置太过重要,加上蒲甘和占婆北部中原移民不少,这才能被纳入本地。

  而真腊和暹罗,是没有资格被纳入本土了。

  这两国在李洛的定位中,只能是唐属暹罗,唐属真腊。当然,会被分为很多相对独立的唐属地区,说白了就是后世的殖民地。

  两国不再统一,也不再存在王室,而是会变成一片总督区,总督区之下,则是几十个松散的领地。

  唐属总督区,不算大唐本地,却算大唐领土。总督区的子民不属于唐民,而是准唐民。

  领土区还算好的,最差的是将来的海外领,那就是纯粹的殖民地了。

  至于海宋,就是打败他们,李洛也不打算占领其地,总要给他们几年时间教化当地土著,多为大唐做做嫁衣。

  李洛说了自己的看法:“不纳入本土,算作领土,设立两个总督辖区,分而治之。”

  “南洋三国如此无礼,朕决议讨伐之。以免北伐后顾之忧。军师府,可有大将军人选举荐?”李洛问道。

  军师府的两位太尉都是皱眉,想不出能合适的人选。

  原因其实很让人无语。

  这些年,只有四个人统率过十万人的大军出征过。这四人除了李洛,就是文天祥,陈淑桢,江钧三个太尉。

  其他人,最多统率几万人打过仗,打的还是方面之战。

  从他们当中选拔一个能统率十几万大军南征打灭国之战的人,并不容易。

  其中能勉强作为南征统帅的两个人,杨序在镇守东州(高丽),防备蒙元;朱颔在兰州黄河之南地区,也防备蒙元,都是责任重大,不能轻离。

  而萧北,武岩,张敛,杨青雀等人,统帅之才还差了一些,还需要一些磨练。虎古纯粹是骑兵大将。

  “陛下,让臣去吧,臣本是南人,也不怕水土不服。”南阁太尉陈淑桢说道。

  李洛作为皇帝,不宜再轻易出征了。文天祥坐镇关中,江钧主持军师府日常事务,最适合的反而是陈淑桢。

  但杨汉明却提出反对。

  “陛下,臣以为,此战还是陛下亲征为妥。因为南征要对付的不光是两国,还要加上海宋!要对付的其实是三国,大唐将领虽然众多,可如今能做到一战而下者,唯有陛下!”

  “如今已经快到十月,此时准备,最快也要在十一月才能出兵。而明年大唐还要北伐,这南征之战,最多只能打半年。不然,北伐就会大受影响。”

  “除了陛下,没有那个将帅,能在数月之内打败三国,平灭真腊和暹罗。这暹罗就很难打,当初海宋也打过,结果铩羽而归。要是一旦没打好,陷入旷日持久之战,那我大唐就南北为战了。”

  杨汉明的意思是,如今南洋三国勾结反唐,这南征必须要打。可是要速战速胜,几个月之内就打完,不给北方蒙元利用此事的机会。也不为北方留下后顾之忧。

  可如此一来,就必须经验丰富的名将来打。

  杨汉明这么一说,陈淑桢立刻不再坚持推荐自己出征。

  因为,她根本没把握几个月之内就搞定南洋三国联盟。先别说海宋的实力已经很不弱,就是暹罗,那也绝对是强敌。

  十几万大军南征,在地形不利的地方和数十万敌军打仗,以唐军之强,虽然大败不容易,可一旦打得不好,小败却难免,更别说痛快大胜了。

  要是误了北伐大计,她就是以死谢罪,那也于事无补。

  李洛也是皱眉。

  他不想再出征。在外征战,风餐露宿,哪有在家舒坦?

  可这一仗,时间实在赶得不巧。

  拖着不打吧,南洋三国不可能老实不惹事,必定会在明年北伐时捣乱,趁唐军主力北伐,三国联合出兵攻唐几乎可以肯定,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那就只能现在就打。

  考虑到明年北伐,用兵南洋的时间,也就不到半年。不到半年,要劳师远征解决三国几十万联军,这难度,不是名将根本搞不定,就是名将,也可能翻船。

  最保险的,只有自己亲征了。

  林必举道:“臣认为,此战重大,陛下亲征,战事的确是最有保障。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陛下呢?这胜败兵家常事,谁能保证一定能速战速胜?万一陛下有个闪失,我大唐如何承受的起?这亲征之议,还请陛下三思啊。”

  崔牧说道:“陛下,若要御驾亲征,则非带二十万大军不可。没有二十万大军护驾,臣便是死谏,也要劝止陛下亲征!”

  杨汉明也建议,非带二十万大军不可。要不然,就是主张御驾亲征的他,也会反对御驾亲征。

  二十万大军!

  事实上整个唐国,只有李洛和文天祥统帅过二十万大军。

  “好!军师府下令,朕决议亲征。统水师三万,陆师十七万,十一月初十之前,陆师大军务必聚集在缅州!”

  李洛正式下令。

  为何要在缅州集结而不是在交州?因为从交州攻打真腊和暹罗,山高林密,而从缅州进攻,就容易多了。

  军令当然是秘密的,调兵事关军事机密,当然不会颁发明诏。

  随着密旨下达,军师府迅速拟定战略战术,推演地形,而兵部也调遣将领,准备粮草军械…整个唐军立刻开始调动起来。

  唐廷大事,立刻秘密转到南征之上。重臣们都知道,陛下在江陵不会待多久了。

  此时,距离李洛登基称帝两年了。

  九月十五,圆月皎洁,秋风清飒。宫中望月亭设了家宴,皇帝和皇后,以及所有天家成员,全部在亭中赏月宴饮,其乐融融。就是身体不太好的颜铎,也很是高兴。

  “太子哥哥,这个给你。”一个比李征小不了太多的小女孩,将一只剥好的大虾,放在李征碗中。

  “长安妹妹,我也要一只。”皇次子吴王李律奶声奶气的说道,看着长安公主李微。

  “不给。要吃自己剥。”瓷娃娃般漂亮的小姑娘小嘴一撇,“你又不是太子,我给太子哥哥的。”

  李律没心没肺的说道:“太子哥哥,你让我也当当太子吧,我要吃长安剥的虾!”

  此话一出,正在喝酒的颜铎,顿时咳嗽起来,他身边的李征赶紧给他捶背,“大父…”

  李洛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崔秀宁也笑容寡淡下来。

  没错,所谓童言无忌,这只是两个五六岁的孩子说的话。可是这话,太敏感了。

  孩子们倒无所谓,可大人们听着却觉得有点败坏兴致。

  驸马杨汉明赶紧说道:“吴王小殿下,你为何一定要吃长安公主剥的虾呢?”

  李律回答:“我看长安剥的很好,剥的比我完整。”

  杨汉明又问李微:“长安公主,为何给太子殿下剥虾,不给吴王剥呢?”

  李微对李律皱皱鼻子,“太子哥哥很神气,对我好,他们都说太子就是这样的。吴王,哼,总是惹我恼,一点不像太子。”

  “哈哈哈!”大人们一起半真半假的哄笑,气氛又重新欢快起来。

  正在这时,忽然甲等侍卫杨栝一脸喜色的来到亭外,下跪叩拜道:“恭喜陛下,恭喜娘娘!”

  李洛顿时停住酒杯,“有何喜事?”

  “陛下!”杨栝抬起头来,已经泪光涟涟,“郑和,郑和回来了,华夏洋远航船队,数日前就到了松江…”

  什么!

  李洛猛然站起来,“传令礼部,准备迎接郑和!迎接华夏洋远航舰队!”

  “遵旨!”

  李洛哈哈大笑,“好啊,好啊,几年了啊,郑和他们,终于回来了!”

  他万万想不到,在亲征南洋之前,还能见到郑和的远洋船队回来。

  崔秀宁也忍不住抬手拭泪,欢喜无限。几样农作物这次没找到也不要紧,只要人回来就好。

  “朕要亲自出去迎接!”

  “陛下,郑和还没到江陵,总要后日才能到。”杨栝提醒道。

  李洛反应过来,“那就刚好准备两天。”

  李征等孩子看着李洛,不知道父皇为何忽然这么高兴。而李征,更是牢牢记住了郑和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