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宋时风流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夜色正酣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夜色正酣

小说:宋时风流作者:官笙字数:1385656更新时间 : 2021-01-16 20:21
  宴会上,歌舞丝竹,欢声笑语,好似完全不记得前不久才狼狈撤兵,大帐外无数士兵在哀呼惨叫。

  梁太后亲切的与党项、汉等贵族大臣交谈,各种封官许愿,对女眷更是亲切,拉着好多人说话。

  不知道多少人受宠若惊,又惊喜莫名。

  在西夏举行‘猎后宴会’的时候,宋军的进攻脚步丝毫未停。

  宗泽的虎畏军已经攻破洪州,进攻宥州,一路攻城略地,直奔嘉宁军司。

  而楚攸相对平坦,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大城,此刻正在柔狼山与西夏的西寿保泰军司对峙。

  而种建中最为顺利,他的骑兵包围了祥佑军司,另一部分则横扫四周城池,将祥佑军司给孤立了起来。

  在他们进展顺利的时候,大宋的各路援军相继踏过宋夏边境,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多少抵抗,倒是投降的人大有人在。

  庆州。

  这里是新的情报中心,各路情报每天都在这里聚集。

  赵煦亲自坐镇,看着各路的捷报,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减少过。

  章楶的表情一直平静,心里却有些不宁。

  他们进展的太顺利了,他在担心有些将领会阴沟里翻船,将眼前的大好形势翻转。

  他看着兴奋不已的赵煦,没有说出口。

  赵煦看着宗泽,种建中的的捷报,暗自点头,笑着与章楶道:“章相公,从祥佑到嘉宁,再到盐州,这一路如果能拿下来,那就万事无忧,大事可期待了……”

  章楶微笑点头。

  其实章楶并不知道,这一路,其实就是明长城!

  赵煦却知道,看着地图,判断着其中的局势,心头盘旋着各种念头。

  他没有新建长城的想法,这种看似抵御,实则画地为牢的自困的行为,赵煦深恶痛绝。

  赵煦继续看着地图,盐州往西北,就是兴庆府,兴庆府四周不少城池,是西夏最为繁华的地方。

  说起来,宋军各路之所以这般顺利,除了西夏的横征暴敛,穷兵黩武外,还有就是梁太后抽走了大部分兵力,使得这些地方都空虚了下来。

  不过一二百万人口,动辄征调三五十万大军,‘穷兵黩武’四个字已不足形容了。

  赵煦认真的看着地图,盯着西夏后撤,停留的地方,自语的道:“也不知道折可适能不能建功……”

  他的想法是,尽可能的挫败,消耗西夏兵力,国力,争取和平时间,好让他完成国内的变法。

  但如果折可适轻敌冒进,就有可能将宋朝目前取得的战略优势,全都给毁掉!

  章楶同样在担心这一点,沉着的道:“官家放心,折可适向来稳重,不贪功,不会太过轻敌的。”

  赵煦看了他一眼,轻轻嗯了一声,没能打消他心底的不安,自然,心里还有隐隐的期待。

  西夏的‘猎后宴会’正在举行,随着气氛的蔓延,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了败仗,开始欢欣鼓舞的喝酒吃肉,载歌载舞。

  不足五十里外,折可适一直悄悄尾随。

  折可大带着侦骑,一直在严密的监视着,眼见西夏停军,兴高采烈的喝酒吃肉,他心里十分不爽。

  ‘明明是败军,怎么比他们还过得舒服,高兴?’

  折可大只带了几百人,但凡多一点,他就忍不住冲进去了。

  折可大没有妄动,连忙命人回传给折可适。

  等折可适收到信,与种师中等人,面面相窥,这刚刚败军后撤,这就忙着举行宴会了?

  种师中明锐的感觉到了什么,凑近一点,低声道:“折帅,这或许是个机会。”

  折可适深思一会儿,道:“你准备好,你大前锋,我随后就到!”

  种师中带的是三千轻骑,速度快,而折可适是步兵,还要潜行。

  “是。”种师中有些兴奋的应着。

  到了晚上,梁太后喝的有点多,但还是拉着一些人叙话,除了封官许愿,也要做出实际的安排,确保他的权力得到保证。

  李乾顺则若有若无,完全是局外人,没人在乎他。

  他躲在他的大帐内,连出门都不行了。

  不时有各处军报送来,都是告急,求援的。

  但梁太后以及党项高层却不以为然,他们都不认为宋军会长期占据这些地方,这是他们夏国的传统国土,宋军不过是‘浅攻扰耕’,或者是乘机劫掠,很快就会退走。

  当然,他们也无力救援,总共剩下十万人,不可能派出去四处救火,还得拱卫兴庆府。

  在这个时候,梁太后决不允许手里的兵权有一丝失控的危险!

  到了第二天,宴会继续。

  想要抚平战败的情绪,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但能在城外安抚住这些人,回了兴庆府,就可以省下不少力气了。

  觥筹交错,高谈阔论。

  宴会之上,一派祥和。

  嵬名阿埋,妹勒都逋作为这一战战败的‘罪魁祸首’,虽然梁太后没有说话,到回京之后,他们二人怎么也逃脱不掉。是以,两人只是偶尔出现在宴席上,大部分时候,被关在大帐内,进出不能随意了。

  嵬名阿埋在默默喝酒,长吁短叹。

  他其实是一个有能力的将领,只是他一身能力,被牢牢束缚住了,这一战,在他看来,完全不是他的过错,若非梁太后一意孤行,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罢了……”嵬名阿埋叹气。他不止一个人在梁太后手里,家眷被关在另一处,一点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另一边的妹勒都逋好不到哪去,作为监军,一样‘罪责深重’,已经有不少人在弹劾他了,只是现在才开始试探,按照惯例,一旦回京,他就会被投入大牢。

  “难逃一死了……”

  妹勒都逋长吁一口气,他很清楚,损失这么大,不死几个人,是抚平不了兴庆府上下,也不足将梁太后摘出来。

  他与嵬名阿埋,必须死!

  与他们想比,嵬名阿山则有些‘受宠若惊’,因为他打了一次胜仗,梁太后拉住他,几乎逢人就说,依此掩盖大溃败的事实。

  猎后宴会举行的十分成功,梁太后安抚住了不稳的力量,加上有些醉酒,到了晚间,便被两个小太监,扶着进了大帐。

  其他党项、汉贵族则更加高兴,三三两两的继续喝酒,畅谈回京之后的抱负。

  没人知道,这时,种师中的三千轻骑已经离的没多远,正在夜色中,快速逼近。